枪王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游戏开始

olaiolai 收藏 1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91.html[/size][/URL] 一名顶级的狙击手,同时又是一个枪械大师,这样传奇般的身份在一般人眼里,自然是充满了神秘色彩,理所当然的,人们自然也会好奇:这样一个通常只在小说和电影里存在的人物,他的家,会是什么样? 看似普通,却处处暗藏机关,一张书桌,一盏吊灯,甚至是一盆花草,随时都会成为攻击的武器;看似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91.html


一名顶级的狙击手,同时又是一个枪械大师,这样传奇般的身份在一般人眼里,自然是充满了神秘色彩,理所当然的,人们自然也会好奇:这样一个通常只在小说和电影里存在的人物,他的家,会是什么样?

看似普通,却处处暗藏机关,一张书桌,一盏吊灯,甚至是一盆花草,随时都会成为攻击的武器;看似坚固的墙壁其实只要挥舞铁锤就能轻易砸开,露出一条早就准备好的退路,可能是一艘快艇,一辆汽车,也可能是一根连接着两栋高楼的吊索,当入侵者冲破层层的关卡阻截后破门而入,看到的往往只是主人扬长而去的背影……这,应该就是很多人心目中的答案吧?

很可惜,这只是电影小说中的情节,现实中,除了极个别的生存狂,基本上没人会把自己的家变成一个堡垒,而杜兵,他所居住的房间更是容不得乱七八糟的乱改,否则,不用等杀手上门,小区的物业公司就会先跟他玩命了。

一间住于城市新建居民小区的普通三室一厅,这就是杜兵的家。走进房间,除了感觉到处都是军事模型和杂志,阳刚气有些过重外,与一般的民宅根本没什么两样。

打开冰箱,冷藏室空空如也,只有几瓶没开过封的调味浆,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垃圾桶里也是新换上的塑料袋,没有半点垃圾。餐厅的桌椅摆放得整整齐齐,如果细心观看,可以看到光滑的漆面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至少有两天没有擦过。

“主人不在家,看来我们应该事先预约的。”

耸了耸肩,坦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手翻开了一本军事杂志。

“哈,居然是俄罗斯的《重金属》,这可是早就绝版的好东西啊,这小子从哪找来的?还这么新。”

另一旁,已经打开了电脑的土狗在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系统后,淡淡说道:“最后一次开机时间是两天前,在此之前,他几乎每天都要上网。”

白狐瞳孔微微收缩,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这么说,这不是一个巧合?”

坦克不以为然:“谁知道呢,或许他心血来潮突然想去旅个游什么的。”

“嗯……我可不这么认为。”像是发现了什么,土狗头也不回的说道:“我想你们应该来看看这个东西。”

好奇的凑到电脑前,看到土狗正在打开一个名为‘给不素之客’的视频文件,白狐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行动居然会暴露,问题出在哪?

视频打开,杜兵出现在屏幕上,虽然是直接用电脑摄像头录制的,画面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看得出他的表情很严肃,绝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好意思,让你们扑了个空,各位一定很失望吧?不过不用担心,我并没有逃,只是城里不相干的人太多,我不想伤及无辜。XZ地广人稀,是个聚会的好地方,我会在那等你们。规则只有一条:不能滥杀无辜!否则,游戏立刻结束!你们要的东西,会马上出现在全世界各个政府,电脑公司,网站管理员的办公桌上……另外,提醒一下,我不喜欢别人乱动我家里的东西,离开前,请把门锁好。”

行动之前,白狐设想过很多种可能遇上的情况,却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这么一段留言,沉默了少许后,淡淡一笑,竟抬手对着屏幕上的杜兵敬了个极不规范的军礼。

“还是第一次接到别人的挑战书呢,既然这样,那我们就XZ见吧,可爱的中国大兵。”

坦克兴奋的发出一声怪笑:“哈,这下又有得玩了。”

“收队……坦克,把东西放回去!”

“就一本杂志……好吧,最多干完活后再跑一趟就是了!”

随门将房门关上,几个人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城市,依然是那样宁静。

*** ***

XZ,传说中,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洁白的雪山,圣洁的天池,宏大的寺庙,还有那无数神秘的传说,造就了一个世界上最让人向往的神秘之地。攀登者在这里能挑战世界高峰,考古者在这里能发现人类起源,宗教学家在这里感受最古老的信仰,冒险者期待找到那传说中神秘的宝藏……

但是,只有真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才知道:这并不是天堂!

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了恶劣的气候条件,就像个坏脾气的千金小姐,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突然就会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又会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世界最高的海拔带给人们的并不止是诗人的浪漫,稀薄的空气造成的高原反应会让每一个初到此地的人痛不欲生,交通不便和落后的经济使这里的医疗条件又远远跟不上需求,虽然近年来随着国家建设的投入已有所好转,但现实依然十分严峻。

黑夜降临,月光为荒芜的平原披上了一层银装。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边停着一辆破旧的货车,在若隐若现的火光映照下,一缕炊烟为大地增添了几分生机,几块碎石搭成的野灶上,行军锅飘散出诱人的清香,让奔劳了一天的人暂时忘记了夜风的寒冷,却更觉饥肠辘轳,恨不得立刻就能将那还没有蒸熟的饭菜一口吞下。

“为什么我们非得使用这种落后的方式做饭?如果使用新式的野营炊具,我们早就已经在享受这顿大餐了。”

饥饿和疲劳,加上高原的不适反应,让一向自许冷静的安娜变得有些烦燥,在她看来,杜兵的这种坚持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明明只需要几百块就能买到那种专为野营而设计的便携式炊具,为什么非要使用这种原始的行军土灶?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都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漫不经心的调整着灶火的温度,杜兵笑了笑:“别急,再等两分钟就有得吃了。”

“十分钟前你就这样说了。”撇了撇嘴,安娜也没有再继续报怨。静静的盯着炉火,眼中却隐隐闪过一丝忧虑。

“你说,他们真的会追来吗……这一路上,我们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万一他们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可以吃了,把碗拿过来。”杜兵揭开锅盖,将煮好的肉汤满满的盛上,深深的吸了口气,赞道:“好香。”

接过汤碗,安娜直勾勾的盯着杜兵,不依不饶的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放心吧,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他们也就不值得我们费这么大功夫了。”

好像有点道理……可这个答案也未免太过唯心了,安娜似乎并不满意。

“你好像太高估了他们了。他们再厉害,毕竟也只是一群强盗。在没有一点线索的情况下,除非是拥有国家情报机关那样强大的支持,否则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两个人,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放下刚刚才喝了一口的肉汤,杜兵淡淡笑道:“看来安德烈真的只教会了你枪法,别的你是一点都没学会。如果是他在这,就不会说出这样可笑的话了。”

“什么?”

“只要是有人经过的地方,就必然会留下痕迹。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找出自己需要的答案,这对于一群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娜若有所悟:“你是说:你已经在路上留下了线索?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

杜兵淡淡答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们根本不用刻意留下什么线索,经过的地方自然就会留下痕迹,就算想掩盖都很难。比如,在我们下午经过的那个小镇,他们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不难知道我们所走的方向,然后跟据这个线索大致推断出我们的目的地和下一站可能经过的地区……当然,具体的操作不可能这么简单,追踪目标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如果详细解释起来,怕是一个月都说不完。”

默默用心将杜兵的话记在心里,安娜看着还有一丝余火的野灶问道:“难怪你不肯用先进的炊具,这也是为了给他们留下线索吧?”

“不,这个灶是为了误导他们。”

“误导?一个灶能误导什么?”安娜不解问道。

杜兵将最后一点肉末倒进嘴中,仔细的嚼碎后才一口吞下,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你父亲应该有教过你怎么挖野战灶吧?”

安娜轻轻点头:“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就你看,我这个灶挖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这种灶虽然也有一定的除烟和隔光功能,但效果并不是很好,尤其是在夜晚,只要稍微留意些,就算隔上几公里都能轻易发现,根本不符合特种作战的要求。”

杜兵赞许点头:“你说的没错,这种灶的设计的确没有过多的考虑隐蔽性,但它胜在简单明了,哪怕是个新手,只要有人指导,也能挖得像模像样。一般来说,使用它的多半是些野战部队,因为他们的任务一般都不会太注重隐蔽性,只有那些更高层次的特种部队,才会使用更加复杂和完美的无烟灶。”

安娜若有所悟:“所以,他们只要看到这个灶,就会把你当成一般的退伍军人,从而错误的估计你的实力。”

“不,真正的战士从来不会低估任何对手,何况我还干掉过他们一名成员,只要他们不是傻瓜不可能再犯下轻敌这种轻级错误。我要的,只是让他们猜不到我是一名狙击手,因为在中国军队的编制里,野战部队是没有狙击手的,而狙击手因为特殊的战术要求而养成的习惯,不可能使用这种极容易暴露目标的行军灶。”

安娜佩服得五体投地:“没想到一个灶居然也能有这么多学问……这似乎跟你们中国古代的一个军事典故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杜兵失笑道:“你说的是兵法大家孙膑所用的增兵减灶的故事,我可不敢跟他比……对了,你好像对中国文化很了解,而且中文还说得这么好,应该在中国待过不少时间吧?”

安娜狡黠的一笑,看着杜兵:“如果我告诉你我这是第一次来中国,你会信吗?”

“为什么不信?很多人从来没有去过德国,不是照样会说德语?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天哪,你竟然会说德语?还说得这么流利?”

安娜不敢置信的望着杜兵,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一个怪物。她再一次被杜兵表现出的能力惊呆了。几天的相处,她是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深不可测。精通格斗,枪法如神,多智近妖,一草一木在他手中皆可为兵,更是一个一流的军械大师,造出的枪支甚至已经达到了欧美枪械名家的水准。从他阅读的英文资料可以看出,他显然有着极高的英文水平,那些专业的资料没有五级以上的水准根本不可能看懂。而现在,竟然又说出了一口流利的利德语……天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学会这么多东西,他的大脑难道是一台超级电脑吗?

“没想到你德语居然说得也这么好……虽然口音有些不准,但很多在德国定住多年的移民也未必能达到这种水准呢,我想你一定去过德国吧?”

“没有,我这基本上都是自学。有时候要上网查些资料,一来二去的也就认识了一些国外的朋友,交流多了,也就会说那么几句。没什么用,也就是平时拿来唬唬人,倒也挺有趣的。”

杜兵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所有人都知道要掌握一门外语有多难,别看他说得轻松,可其中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又岂是旁人所能体会的?三年来,他每天睡觉的时间从没超过五小时,几乎把所有能挤出来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那种疯狂的劲头简直就是在玩命,可以说,他的每一分成绩都是用自己的汗水换来的。

长长的吁了口气,安娜显得有些感慨:“我妈妈常说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勤劳,最刻苦,最善良,也最聪明的民族,我以前一直觉得这话有些夸张,但看到你,我真的信了。”

杜兵若有所悟:“你妈妈是……”

安娜笑了笑,眼神变得十分温柔:“她是一个德籍华人。”

看了她一眼,杜兵笑道:“你的母亲一定很美,这点从你身上就能看出来。”

安娜自豪的点头:“她是世界上最美丽,最伟大的母亲!”

看了看时间,杜兵站起身来:“好了,时间不早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天亮之前出发,我们还有四个小时。”

安娜从车厢中拿出一架夜视仪和两条厚毛毯,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配枪,对杜兵说道:“你先睡,两个小时后我们再换岗。”

杜兵没有异议,抱着毛毯走到离车百多米外的一个小土丘后面躺下,用毛毯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土黄色的毛毯在昏暗的光线下与大地几乎溶为了一体,哪怕是离着几米远,也很难发现这里躺着个人。

“当心点,有什么情况立刻叫醒我。”

“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