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十六

wujin794793160 收藏 7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师长不大满意向旭东,认为他留恋国内,不想过来朝鲜,的确是有点儿冤枉他了。 向旭东接到第一份电报起,交代好工作,当天就上路了。先是在路上耽误了一班火车,之后到了安东又找不到顺路的车,这就耽搁了两天。 谁能料想的到,你着急,敌人却偏偏跟你闹别扭。等他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师长不大满意向旭东,认为他留恋国内,不想过来朝鲜,的确是有点儿冤枉他了。


向旭东接到第一份电报起,交代好工作,当天就上路了。先是在路上耽误了一班火车,之后到了安东又找不到顺路的车,这就耽搁了两天。


谁能料想的到,你着急,敌人却偏偏跟你闹别扭。等他好不容易找到辆来这边的卡车搭上,在半道却被敌机打坏了。向旭东是沉得住气的人,这下也急得坐立不安,算了算,距离师部驻地大概只有一百六十多华里,干脆点儿,背上背包就走上了路。他匆匆忙忙地赶了一天一夜,到了师部驻地的大山沟里,太阳还没有露头。


这是一条林木密密丛丛的山沟,沟中间的村庄早已变成一片废墟,只剩下林木间稀稀疏疏的几间新搭起的草房,被厚厚的积雪压着,显得又矮又小。师部的同志们看起来非常忙碌,一个个肩头上挂着鼓鼓囊囊的挂包,三三两两地钻进茂密的松林里,寻找隐蔽些的地点,着手一天的工作。


向旭东赶到首长们住的一道沟岔子的口上,看见师机要科的译电员,帅青山的妹妹帅红英拿着本硬壳面的纸夹子从侧面走了过来。


她抬眼猛地一见到向旭东,脸上立即浮起一坨红云,兴奋地跳了起来,道:“向干事!你可过来了,叫人好等。首长们前天还发报去催了呢。”


“哦?什么事啊?”向旭东不解地问道


“这可不敢乱广播,保密。”帅红英道:“要是需要你知道,首长会亲自跟你说的。”


向旭东听她的口气很严肃,心里一动,琢磨着准有紧急的事情找自己,忙问道:“首长在哪儿?”


“他们开会才散。”帅红英指着前面大树下,一个挂着草帘子的洞口道:“你现在要见首长吗?他们在那里面,正忙着呢。”


向旭东本来要去组织科,一见到这情景,点了点头,道:“嗯,我找首长。”


“你先等等,我过去送电报,顺便替你问问吧。”帅红英说罢,扭头往洞口跑去。


向旭东放下背包,想休息一下,还没等他坐下来,那边草帘子就又掀开了。帅红英急急忙忙地走过来,道:“首长叫你进去。走!”


向旭东跟在帅红英身后进了屋子,看见师长和政委正边看电报边跟跟炮团的季团长讲话。他走过去敬了礼,政委站起身来,笑着道:“小向来啦,接到前天的第二份电报了吗?”


“第二份电报没见到,我在路上。”向旭东道


“啊,是这样。”师长笑着道:“这么说,我倒是错怪你了。赶的不慢。”


政委指着洞子的另一头,道:“你坐一会儿,稍微等一下,我们这就谈完。”


洞子的另一头,放着一顶美式钢盔,里面生着红红的炭火还冒着青烟。向旭东放下背包挨着炭火旁边的一个木桩子上坐了下来。


帅红英看看师长和政委,走到向旭东身旁,低声道:“向干事,谈话节约点儿,首长们有三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了,一会儿别讲起来没个完。”她招呼罢,转身走了出去。


向旭东往四周看了看,这洞子倒是蛮宽敞。里面虽然不算亮堂,用木箱子摞起的桌子上点着两支蜡烛,墙上挂着的地图前面也放着一支,倒也不觉得很暗。


过了一会儿,季团长谈话完毕,站起身来满怀信心地说:“炮团一定全力以赴,按时完成任务。首长们就放心吧!”说完,他掀开草帘子出去了。


师长揉揉额头,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道:“旭东!过来吧,先跟你谈谈。”


向旭东没有应声。师长一看,他靠着洞壁居然睡着了,而且睡得十分香甜。师长摇摇头,顺手取过身旁的一件棉大衣,轻轻替他盖上。


大衣刚落在向旭东身上,一下把他给惊醒了,马上站了起来。师长和蔼地道:“睡吧,睡吧,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跟别人谈。”


“不,我不困。”向旭东瞪大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顽强地说道。


师长看看他,微笑着说:“是啰!不困,就是想打个盹儿,对不对?”


腼腆的向旭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政委在一边道:“算啦,那就跟小向谈谈吧。你把他弄醒了,他还能睡得着?”


向旭东跟师长走过去,在刚才季团长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首长开口。他估计首长要安排什么任务,可是,政委顺口问道:“在国内怎么样,够忙了吧?”


“还好。”向旭东比较拘谨地答道


师长笑着道:“享受了很高的荣誉,是不是?”


“是。”说到这个,向旭东顿时来了精神,道:“祖国人民太热情了!在朝鲜,很想祖国;回到祖国,一天也呆不住,恨不得马上回朝鲜。”


“说的好!”师长道:“不要老是三言两语的,你讲具体些。”


向旭东想了想,道:“比如带新兵,就很不容易,青年们抢着报名,不让他们来,男的就争,女的还哭鼻子。不管我再怎么样解释,把嘴皮子磨破也不行。这些还好说,只是一听说你是志愿军,欢迎会呀,作报告啊,记者采访呀,什么都来了。人来人往的连饭也顾不上吃,觉也顾不上睡了。


在天津,我们一下车,人就拥上来抬,又欢呼,又喊口号。我被几十只手举起来,朝下一看,抬我的人里头有王副军长——就是那位缺条胳膊的王副军长。我吓了一跳,忙说:‘首长,我是旭东,放下吧,放下我吧!怎么能叫你抬我?’王副军长绷着脸说:‘小鬼!不要说这些,我抬的不是你向旭东,抬得是志愿军!’”


师长听到这儿,忍不住问道:“他不是当了副省长吗?”


“是呀,当时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了。”向旭东激动地说:“我想,我怎么才能对得住祖国人民呢?我……”


向旭东正说着话,帅红英又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缸子开水递给了向旭东,而且还悄悄地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再丢了个眼色。


向旭东立即想起了她前面说过的话,马上转过了话题,道:“首长叫我来,有什么任务?”


帅红英的举动被师长看见了,道:“红英!你做什么小动作?”


帅红英的脸红了下,道:“没呀!”


“不坦白!”师长有点不高兴,道:“示意人家小向少说话,是不是?你这个当机要员的管得真宽!”


帅红英撅起了小嘴,道:“你们已经差不多一天两夜没合眼了。”


“夸张!”师长道:“哪儿有这么长时间。”


“没夸张,其实还要长一些。”帅红英嘟噜道:“自己看不见,眼都熬红了,也不知道休息休息,还说人家呢。”


政委一旁笑着道:“好喽,好喽,你说的对。我们谈话压缩些。老吴,咱们谈工作吧。”


师长感激地看了看帅红英,掉头对向旭东道:“小向,我们马上要打一场艰巨的战斗——一场决定全局的战斗!”


向旭东心里一动,紧跟着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任务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