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应当如何自重

褪毛加菲猫 收藏 22 388
导读: 最近和ID网络卫士为了信息安全技术起了点争执。当然他猜的不错,我和中国保密局和中国国家安全局毫无关系,否则也不可能在这里说些什么。我不过是个对于信息安全技术比较感兴趣业余人士罢了,所说的其实都是从公开的信息中提取的资料,自然也不涉及国家机密,所以不必费心扣帽子。 大约几个月前,看见一条报道,说某走私集团为了监控海关缉私队的出动情况,在缉私队办公地点对面专门设了观察哨。一旦缉私队出动立即通风报信。当然,这是非常原始的监控手段,却依然很有效,很多时候缉私队出动扑了空,甚至可能会怀疑出了

最近和ID网络卫士为了信息安全技术起了点争执。当然他猜的不错,我和中国保密局和中国国家安全局毫无关系,否则也不可能在这里说些什么。我不过是个对于信息安全技术比较感兴趣业余人士罢了,所说的其实都是从公开的信息中提取的资料,自然也不涉及国家机密,所以不必费心扣帽子。



大约几个月前,看见一条报道,说某走私集团为了监控海关缉私队的出动情况,在缉私队办公地点对面专门设了观察哨。一旦缉私队出动立即通风报信。当然,这是非常原始的监控手段,却依然很有效,很多时候缉私队出动扑了空,甚至可能会怀疑出了内奸,却不料是被人用最低级的手段算计了。当然,我不由的想问一个问题:走私集团是怎么知道这是缉私大队办公地点的呢?可能你会说:你弱智呀,缉私大队门口不是挂着牌子吗?


缉私大队门口挂着牌子,因此被走私集团反监视,这个问题就一目了然了。


前阵子研究抗战史,国民政府海军和日本相比非常弱小,因此下了狠心将大量船只沉没在长江中堵塞航道,以此造成全歼堵塞线上游的日本炮舰和商船的可能。结果国军刚开始实施计划,日本上游舰只就纷纷突围到了下游。耗资巨大的堵塞线最后战果寥寥,很显然,是有人泄密了。谁呢?当时的行政院主任秘书(大约相当于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主任)黄竣参加完会议后,立即将情报卖给了日本特务。也就是说,黄浚早就被日本拉下水了。当然,我们说黄浚是汉奸,卖国贼,杀了他都不足以泄愤---但是同样一个问题,日方又是如何知道黄浚是行政院主任秘书的呢?


以上,提出的是一个很简单,但是很尖锐的问题。涉及经济案件,涉及国家安全的信息,最初是如何泄露的?


物理界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说一个醉汉在昏暗的路灯下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一个好心的路人上去问他“先生,你找什么呢?”“我找钥匙”醉汉回答,好心人有意帮他忙,就问:“那么请问,钥匙再去那里掉的?”醉汉指了指远处一篇黑暗的墙角“在哪里”。好心人诧异了“你在墙角掉的钥匙,干吗跑路灯下找呢?”醉汉理直气壮的回答“这里看得见”。


“这里看得见”就是最好的回答,所以走私集团没有去试图拉海关某人下水,只要花几千元雇个小弟每天在海关对面的茶楼里坐着就行了。同样日本也不需要去拉参加国防会议的要员,只要知道一个主任秘书参加会议就行了。这是最简单力所能及的事情。当一个警察在破案,或者涉及什么重要的事件中,如何才能做到保密呢?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制服是什么含义。早年我们以为制服是一种福利,也有人说军人,警察穿着制服是一种权威,是代表国家(警服上有国徽)。其实制服最初出现并没有这么崇高的含义。古罗马时代,应征的壮丁一旦加入军团穿上制服,其罗马公民的特权就终止了,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罗马军团的战士而不是普通罗马公民。也就是说,当穿上制服,士兵也罢,警察也罢,其个性已经消失,制服象征其不再是个人,而是团体的共性。或者更简单说,穿上制服的人,就不再是某一个更个人,而是“警察”或“军人”。一方面这是因为军人,警察都是严肃的纪律部队。本网警察很多,其含义我不用多介绍。另一方面,同样也是保护穿着制服的个人,因为穿着制服的行为不再是某人的个人行为,而是这个制服所代表的集体的行为。


以此,事实上很简单,当警察作为一个整体时,作为集体中的一员,只要整个集体牢不可破,他就是牢不可破的。某海关缉私队作为一个海关团体的一部分,其同样是牢不可破,黄浚作为国民政府一部分,同样也是牢不可破。所以,敌对者如果试图攻破团体的防线,就必须将团体转化为个别个体:走私集团不能和海关对抗,但是某海关缉私队却是很容易监视的;同样日本在1937年也不能要求国民政府停止抗战,但是国民政府的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个人却是可以收买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个体被区别了,被标示了。既然“某海关缉私队”挂着牌子,谁都知道它身处的位置,某人是行政院主任秘书,自然有条件接触机密资料。


所以,给所有正在办案和准备办案的警察一个建议:永远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你的身份。尤其不要标榜你的身份。如果你是刑警大队长,你把你身份公诸于众后,有什么效果?“宫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识穷乏者德我”了吗?也许你的权力会让你或家人,亲属获得一些便利,但是同样,你的身份也会让你成为别人腐蚀渗透的对象。前不久文强案,其实我是很惋惜的,因为在我的电脑中,很长时间保留着当年媒体盛赞文强队长破张君案件的文章。


工作就是工作,生活就是生活,脱下警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民。如果能保持这样的心态自然很好。当警察绝对自己的制服,自己的身份很神气,因此炫耀时,请注意,没准你正在被一些别有用心标识出来。


以上,事实上是当年在某娱乐场所,看见一个在几个年轻人簇拥着,虽然穿着便服,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的人,忽然萌发出来的一点想法。在这种地方宣示自己的身份,怎么说都是不明智的表现,当然如果有什么别的企图,就是另一回事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