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此成陌路

尘烟万里升流年 收藏 2 749

我们总这样冠冕堂皇地说:我要找到非常相爱的人,才会在一起。而遇到了自己很爱的人就一定极力争取,不会放手。


可是到最后呢。


最后呢?


——BY林小乐



11月12日,我再次看到了秋逸。此时她正在和一个男人在婚纱店里挑着婚纱,神情安然,眉眼都是温柔。突然,喧闹的大街变的那么安静,而我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直以为再见时我会是笑着祝福她的人,原来即使时光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的感情却仍然停留在3年前的今天,那么炽热,那么汹涌。原来我一直是那么的想念她。。。。。。


认识秋逸其实是很老套的情节。在我们学校附近有座不高不矮的山,闲来没事的时候我总喜欢去山上看看,很不幸的是我在某次的例行活动中崴了脚,天又不幸的开始下起了小雨,但我却幸运的遇到了正在急忙下山的秋逸,被她扶着到了学校的医务室。在这过程中,没有浪漫,只有狼籍。那时候的我们尚不懂什么叫一见钟情,但我知道在医务室相互对望的瞬间,情愫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如果说在此之间我还只是个孩子,那么从那天起我彻底的开始蜕变。在后来的交往中,我知道了原来秋逸和我一样,也是商学院的学生,只不过她比我低一级。但是还不算太迟,因为我们都还年轻,还不用去理会毕业时就要失恋的痛苦,我们还可以依偎着过3年,还可以继续笑着看时间的炎凉。秋逸一直都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每天她都会很细心的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学校旁边的“逍遥居”喝我最爱的小米粥,而每次她望着我喝粥时宠溺的表情,就仿佛我置身于火炉旁边一样,那般的炙热,却又不舍得逃离。


时至今日,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和她看过的每一场电影。那时候的我们常常会在周末买上两袋爆米花,两杯奶茶跑到学校附近的一条小街里,那里有一家小小的电影院,我们可以尽情的享受只要1块5一场的盗版电影,当时的我们尚年轻,口袋空空,而王府井电影院的电影票却贵的叫人望而止步。时至今日,我还清醒的记得我和她走过的每一条街。那时的我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十指缠绕,穿梭于长沙的每一条街道,曾在火宫殿里,有捏面人的老人额外的多送我们一个兔子宝宝;曾在华海大道里,在据说是中国最高的摩天轮里我们深情相吻;曾在湘江边,一起观赏巨大的烟火盛宴,那时候秋逸指着天空远处闪烁的烟火说:“我们的爱情就像这烟火,绚丽而耀眼”,可终究我们都忘了,烟火它拥有的只是瞬间的辉煌,短暂的都让人记不起原来的模样。


我是林晞,象征着第一抹阳光,我有一个很快乐的童年,家里是慈祥的父亲和漂亮的妈妈。在我记忆里,曾经我们一家三口,过着世人很是羡慕的快乐生活。那时候的我无忧无虑,还不懂的什么叫“东窗事发”,突然有一天,父亲脸色沉重的回到家,接下来是母亲一直的痛哭,后来父亲走了,被抓了,别人告诉我,父亲从此失去了长达20年的自由。而母亲也因为忍受不了别人的风言风语选择了离开。于是,这个家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在之后的十四年里,我一直在思考她离开时的那句话。她说:“孩子,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得已,但注定逃不过这一切。”


从那以后,我开始封闭自己,我过着只有自己才看的懂的生活。我远离出生的城市,来到遥远的南方,黑暗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遇到秋逸。我向秋逸隐藏了我所有的过去,那些我不愿再记忆,再回想的过去。我更换了自己的名字,从此我叫林小乐,只属于秋逸一个人的林小乐。


我们一直相爱着,即使是我毕业,她实习。就这样时间过去了6年,她说要带我去见她的母亲。在此之前,我预习了无数次和她母亲见面的情景,但我没想到第一次,我就遭遇了我莫大的耻辱。秋逸的母亲是一个干练的女人,眼神里一直是面对敌人的目光,让人如坐针毡。在秋逸去厨房倒茶的空当,她的母亲说出了我藏匿了整整18年的秘密,她叫我离开秋逸。言语是那般的肯定,不容我有任何的逃离。在那一刻,世界在我的眼前全部坍塌,为什么宇宙如此之大,但什么狗血的情节都会让我遇到,原来秋逸的母亲就是当年那个一敲定音,决定了我父亲一生的法官。她绝不会允许她的女儿和一个有着如此不堪背景的男生在一起。那天,我是仓皇而逃的,就像被别人扒光了衣服,赤裸裸的受到了凌辱一样,我无法想象秋逸知道后的情景,我只有逃,全然不顾秋逸在身后焦急的呼唤。


在这之后,我开始变的很敏感,秋逸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可她越对我好,我越是担心可能会到来的惊涛骇浪。她的母亲一直对她守口如瓶,她告诉我我必须主动的离开秋逸,甚至愿意出钱来让我离开她亲爱的女儿。秋逸开始对我闪烁的目光感到怀疑,她隐约的开始察觉那次我和她母亲的见面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想爱秋逸至此,是该告诉她真相的时候了。我和她相约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大学附近山上的爱情坡,我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想着我们会一直相爱到老。可笑的是,就在秋逸快到达的时候,我接到了监狱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父亲病了,急需手术,而手术费高达10万元。在父亲进入那座有着高大铜墙铁壁的房子时,所有的亲戚在一夕间几乎断绝和我们所有的来往,10万元,我该怎么办?绝望之际,我想到了秋逸的母亲,那个说给我50万就我离开她女儿的女人。


秋逸,你终于忘记了我们的过去;你忘记掉了曾经有一个男孩,他说过就算到老,也会一直牵着你的手走下去;你忘记了世上还有一个我,我叫林小乐。


以前的我总是习惯于在午夜醒来,我一直会梦到一个哭泣的男孩,可我不知道他是谁。今天小宇说去试婚纱,是的,我就要和小宇结婚了,他是个体贴的男孩。在婚纱店的外面有一个男人正在哭泣,突然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呵呵,算了,以前的事忘了便忘了,从此我只看得见现在。

——BY 秋逸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