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尘中,谁为谁轻唱爱之歌

红尘中,谁为谁轻唱爱之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一抹血色夕阳,染红了青松孤独的影子。再一次爬上无名山,俯视山腰的村庄,炊烟伴着傍晚的薄雾冉冉升起,隐隐约约传来村里妈妈催促淘气孩子归家的急切呼唤,属于山村特有的浪漫,令人如痴如醉。山顶上有块千年屹立的风动石,无名山因石而远近闻名。背靠在风动石的怀抱中,耳边呼呼而过的风,带来了远方的倾述。是谁在为谁轻轻吟唱,悄然勾起了我遥远的回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天堂的妈妈,为你轻唱母爱之歌。

我出生不久,妈妈就患了白血病。一直愧疚地认为,是我的到来让妈妈生病的。记忆里,妈妈要么是在去医院的路上,要么是卧病在床;与妈妈的几个很模糊记忆片段,一直深藏心中。记得也是一个黄昏,在外面玩累了,小伙伴都回家吃饭,我也回了家。家里就妈妈一人躺在床上,我坐在屋里的门槛上,哭着跟妈妈说饿了。当时妈妈很伤心,但她实在起不来,自己也在床上哭了。看见妈妈哭,我赶紧停止哭泣,跑过去跟妈妈说,我不饿了,妈妈你别哭,我真的不饿了。那年我三岁,因妈妈生病,我从小大多住在外婆家。有一天晚上,爸爸带妈妈去医院看病,经过外婆家,进来看我,坐了一会儿。我哭闹要和妈妈一起回家。可能是妈妈身体真的不行了,没有同意我回去。我哭得特凶,一直紧跟妈妈身后,甚至躺到地上狠命地哭,外婆紧紧地抱住我,我眼睁睁看着爸爸载着妈妈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小巷的黑暗中,我能感觉到妈妈肯定哭了。为了安慰我,外婆特意起了油锅,给我炸地瓜片。小孩子毕竟是小孩,香喷喷的地瓜片一到嘴里就开心了。那晚外婆的炸地瓜,是我记忆中最香最好吃的炸地瓜,以后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我四岁那年的一个极冷冬夜,妈妈过世了。家里派人来通知外婆。太晚了,外婆没有让我一起去,她和舅舅去了。外婆当晚把我寄在亲戚家。听亲戚讲,第二日早上我告诉他,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一直在锯竹子,我喊着妈妈,就是靠不近妈妈。长大后,舅舅讲,妈妈过世那晚,紧紧拉着他的手嘱咐说,一定要帮她照顾好我;在舅舅承诺下,妈妈安心地闭上眼睛。舅舅确实坚持着他对姐姐的承诺,在我成长路上,舅舅给予了我很多很多。

这就是妈妈给予我的短暂母爱,和妈妈今生母子缘,只盼来生回报。我相信,天堂的妈妈,一定在看着我,在听我为她轻唱母爱之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小院的梨花,为你轻唱真爱之歌。

孩时的梦想、校园的记忆留在那纯真年代。毕业后,忙忙碌碌地工作,一晃好几年,事业渐入佳境,但始终保持如履薄冰的工作心态。将童年的天真和梦想深藏,把青春的菱角逐渐磨平,但内心依然不舍来自童年的那一份纯真。曾有过一段懵懵懂懂的苦恋,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最后还是分手,没有伤是不可能的,但还是朋友,偶尔相遇时都小心翼翼,默契地避免碰触彼此的伤。此后,心情沉寂了好几年,渐渐习惯了平静与孤独。时常陪外婆去寺庙礼佛,可能有佛缘,在外婆的带引下学会了礼佛,而且,每年都和长辈们分别去九华山和普陀山礼佛,用最清净的诚心,求平安,祈福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世人常言人生如戏,但我想说人生如歌,真爱最美。

茫茫红尘,一次因缘际会的转身,望见了小院深处粉白绽放的梨花。这是怎样的缘啊,让我满怀激动的喜悦,洋溢着幸福的阳光。瞥见的那刻起,就注定无法离弃。为梨花轻扬的抚媚而痴迷,为梨花娇艳的舞姿而欢欣,为梨花甜美的芬芳而陶醉。三生的真爱情缘,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我的情感世界不再有彷徨,抉择愈加坚定。准备好了,无论何等的困难与艰辛,都一定要紧紧牵着你的手,与你一起回到我的海边小镇。陪你去倾听,浪花合唱的爱海涛歌。请大海见证,你我真爱无悔的誓言!

红尘中,有你相伴,真好!愿用一生呵护你的幸福!愿与你一起慢慢变老,在夕阳下,为你轻轻吟唱,人生最美的真爱之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center]


本文内容于 2011/1/10 9:26:35 被颍川紫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