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先生对清朝的客观评价

五十六朵花 收藏 35 2986
导读:一直以来,就对关于“剃发易服是罪恶”的普遍说法不甚苟同,且有所怀疑,我们中国人是个容易情绪化的民族,很多貌似已经盖棺定论的结论,并不都是站在客观、公允的立场上。譬如对秦始皇历来就褒贬不一,法家对始皇伟业赞不绝口,儒家则恨不得批倒批臭! 从本位历史观的角度出发,以慌汗史观为依据,对剃发自然是深恶痛绝,毁文化、毁精神、毁人格,是是夷狄强加给汉族的“羞辱”等等,总之就是罪恶!剃发,成了满族的原罪。 剃发易服伴随的是专制与残酷,这点无需否认,但中国封建历史上,类似的专制无处不在,为什么某些人偏偏抓住剃发这件

一直以来,就对关于“剃发易服是罪恶”的普遍说法不甚苟同,且有所怀疑,我们中国人是个容易情绪化的民族,很多貌似已经盖棺定论的结论,并不都是站在客观、公允的立场上。譬如对秦始皇历来就褒贬不一,法家对始皇伟业赞不绝口,儒家则恨不得批倒批臭!

从本位历史观的角度出发,以慌汗史观为依据,对剃发自然是深恶痛绝,毁文化、毁精神、毁人格,是是夷狄强加给汉族的“羞辱”等等,总之就是罪恶!剃发,成了满族的原罪。


剃发易服伴随的是专制与残酷,这点无需否认,但中国封建历史上,类似的专制无处不在,为什么某些人偏偏抓住剃发这件事不放?

要说‘毁文化’,秦始皇‘焚书坑儒’对文化的毁灭更加彻底!秦始皇的一把火几乎是秦以前的文化典籍全都焚毁了,西周至战国的文化史成了一片空白,至今我们也只能在司马迁的笔下找到一些简略而不全的记载,在考古发掘中找寻那个时代的蛛丝马迹。

要说‘毁人格’,明太祖朝堂上对大臣的廷杖,对士大夫们的羞辱也更为直接!中国文人最讲究的就是:面子。大庭广众之下被脱掉裤子打屁股,试问,有哪个知识分子受得了?枭雄出身的朱元璋本来就瞧不起书生也不懂“尊重文人”这几个字怎么写,尽管明初也曾礼贤下士,但皇帝对于文人基本上是当成奴才来使唤。

还有,中国妇女自宋始一千多年的缠足,夫为妻纲、三从四德等封建礼教的精神枷锁与束缚,对于她们的精神而言,难道就不是一种摧残和扭曲?为什么那些个‘正义人士’对上述史实,选择性失明?


再者,一个人被剃掉了头发,真的就会没了精神,没了人格么?讨论之前,想先请教一下各位的体会,每个月在理完发以后,您是否感觉精神萎靡、一蹶不振?是否感到自卑、抑郁、沮丧,连吃饭、看电视、上网都感到“痛苦”?是否觉得剃发后人生就变的了无生气,没有一点乐趣,站在高层阳台时总想往下跳,过马路特别希望碰到个开70码的能把自己撞飞进天堂?


冷笑话就话不说了,回归正题。


再回过头,看看大清历史上数不胜数的名人:范文程、于成龙、林则徐、关天培、曾国藩、左宗棠、冯子材、刘永福、邓世昌……这些还只是做官的,文化人就更多了,纪晓岚、曹雪芹、郑板桥、袁枚、魏源、龚自珍、王国维……还要继续往下举例吗?

既然说,剃头发会毁掉了人的精神,那大清就只有奴才,而不会有人才,那么上述列举的个个都是奴才吗?既然说,剃头发会毁掉人格,大清怎么还会涌现出那么多能臣武将?忠勇义士?这样还只是汉人,梳辫子的满族的一向英雄辈出、人才济济,这又该怎么解释?

请不抱有偏见的各位,请您客观地比较一下明末清初时期满汉两个民族,请公正的说一句,哪一个更有精神?哪一个更有活力?


不知是谁说过:“只留自己民族的发型就是人,留的别的民族发型就不是人,就是异类、就是禽兽”这种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话?本人孤陋寡闻,不知这是哪一家学说的道理?

但照此逻辑,我们每个人月底去理发,岂不就是去做禽兽、当异类了? 这种观念就是放在现代社会,也够雷人的。还有,古人真的从不碰自己的头发么,那庙里和尚、尼姑们的头发,都到哪儿去了呢?


既然说到了和尚,就不得不提《水浒传》里的花和尚鲁智深,凡是读过水浒的人大概没有不喜欢鲁智深的,鲁提辖的豪爽、仗义、嫉恶如仇的英雄气概无人不钦佩,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脍炙人口。提辖出家后改名鲁智深,那么剃光了头发的鲁提辖是否就没有了“精神”呢?

似乎不是,鲁智深照样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醉打山门、智斗泼皮、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反倒是越来越“豪气冲云天”了。可见,剃发与否和人的精神、人格之间并无多大关联。剃了头发不见得就没了“精神”;反过来说,即使留着头发的,也不见得就有了“精神”,譬如水浒里的纨绔子弟高衙内,市井无赖牛二,无耻小人陆谦、奸臣高俅高太尉、官府走狗董超、薛霸……哪个不让人恨得牙痒,他们都是有头发的,可是他们活得有“精神”、有“人格”么?


从心理学角度说,一个人的穿着打扮对其心理是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有多大?是不是大到足以使人舍弃生命?这倒是值得商榷一下。发型对人心理确实有影响,理一个漂亮的发型出门就会引来路人的回头率,而一不小心弄坏了头发就要设法掩饰,不去引人注目。媒体上曾有过某女孩因整容失败而轻生的报道,或某青年因毁容而自杀的新闻,但从没听说过有因为理发失败而自杀的,头发剃了会再生,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


民族的发式和其民族文化有关,但不绝对;商朝和唐朝的发式肯定就不一样,服饰也是如此,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时代变迁会带来这方面的变化,唐朝盛行“胡风”,坊间竞相模仿胡人穿着打扮,皇帝和贵族都在喝葡萄酒、吃烤羊肉、跳胡旋舞;唐朝妇女更以打扮成胡姬为时尚。那时还没有理学、封建礼教也还不怎么强大,妇女更不缠足,甚至可以着男装骑马出游,从描述西域奇珍的唐诗里,就可以看出唐代文化的开放、博大、包容;从那些诗歌里就能读出,唐人是多么自信、健康、昂扬!


对比宋人的唯唯诺诺,明人的奴颜婢膝、清人的暮气沉沉,唐人在精神上的自由、浪漫、开朗,似乎更与现代人接近。而我们知道,唐代本身就是个多元社会,多民族杂居,南北文化、国内各民族文化、中外文化的交流汇聚,相互融合,推陈出新,使得唐代文化呈现出生机勃勃、丰富多彩、新异多变的面貌。


唐亡后,中国王朝走向了加强了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宋推崇儒学独尊据说是吸取了唐亡于胡的教训!而自宋始理学逐渐抬头,占据了文人思想主流,明代则完全尊奉朱熹理学为治国理念,由此夷夏之辩的主题取代了多元并存的文化,中国走向了封闭。而中国人之所以在以后数百年里会跟头发过不去,也就是“盛唐花落去,胡风何处留”的必然与无奈。


这样的话题,说来实在沉重,也必然招来非议,虽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人们穿起了洋装,住进了洋房,开起了洋车,但有谁敢说,中国已经足够开放、再也不怕外来文化的“入侵”?

我们经常看到的是,报纸上某专家对日本动漫游戏文化“入侵”我国,“毒害”青少年身心的不安;电视上某学者对西方文明与古老中国“文化冲突”的担忧;还有,网络上形形色色宣称“不与夷狄主中华”的现代新儒家们的集体鼓噪…… 中国人真有唐人那样“海纳百川”的自信么?

对任何不同与已的文化,都以小人之心时刻防范,对头发、衣服之类的小问题都要嘀咕半天,只不过换个发型而已,有什么可怕的?你们究竟在担忧些什么?


时代变了,像生活方式、服饰发型这样的事物也是会变的,这是时代潮流的趋势,但不管怎么说,古人的发型,衣着都已经不适应现代人的审美观了。

但我们不能因此妄自菲薄,就像电影《黄飞鸿》《霍元甲》里,李连杰实验的黄飞鸿、霍元甲,难道因为留了辫子,就没有了英雄气概吗? 历史巨片《鸦片战争》里鲍国安饰演的林则徐,难道因为留了辫子,就没有了民族大义了吗?《康熙大帝》里饰演康熙帝的陈道明,难道因为留了辫子,就演不出一代雄主的霸气与豪情了吗?


说到底,赋诗也好,发型也好,都不是最重要的;只有人才是关键!---------- 一个有毅力、有抱负、有雄心、有志向、有胆略、有智慧、有本事的人,即使留了辫子,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相反,一个举止猥琐、言谈粗俗、狭隘自私的势利小人,及时给他穿上圣人衣冠,也只是一个东施效颦的小丑而已。古代那些伟人们的高贵精神,是那个时代精神的代表,与生俱来的,谁也模仿不了的;仅凭一件伪衣是无论如何也穿不出来的。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