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二章 一

刘才友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紧急通告: 近奉曾国荃大帅字谕,长毛洪匪秀全为解南京之围,从江南调派猛将陈匪玉成部,将经过我县支援坚守吉庆之余匪,故令我县士绅组织壮士编成地方乡勇,阻挠来犯之匪。我县士绅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人出人,勿误。 县令 胡嘉 这张通告贴满了大街小巷,小村大庄,同时各乡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一九五四年的夏天,天气酷热,太阳毒辣得很,把灌木叶子都烤焦了。再加上洪水漫天,暑气蒸腾,人们活动的区域又很小,蚊虫又出奇的多。村民们逃得急,没有带出多少衣裳,实际上大家平时也没有多少衣服可穿。男人大多光着膀子,身上被叮得红一块,紫一块的,又发痒,一抓,伤口溃疡了,淌着黄水,脓水,散发奇腥的臭气,甚至严重的伤口处都长出了蛆芽。头发长长的,胡子蓬松,老远看去不就是个野人。

这些乡亲们都还可以忍受,反正大家都是旧社会出生的,过惯了苦日子,常年泥里滚水里爬,到荒年还成群结队的出去要饭。最难忍受的还是饥饿,不知从什么地方爬出来的饿虫就喜欢往人心里钻,往人骨头里钻,饿得人见到了野草都亲,差点儿喊爹了。

荒唐村村民大多聚在刘公山,因为这座山头是在明朝的时候,被刘氏出钱买下来的,专门用作葬坟的。刘公山其实就是刘氏祖坟山,从明朝中叶起,荒唐村刘氏列祖列宗都埋葬在这里。刘氏文曲星刘大櫆先生就葬在这里的刘家沼淇地。因此,一旦长江破堤,刘氏大多逃到这里避难,寻求祖宗的佑护。

只是新中国,不准老百姓外出要饭,外出的各条道路都被武装民兵封锁了,老百姓困守愁城,眼看着树皮草根就要耗尽,洪水却没有一点退出去的迹象。

县委书记方春来同志经常驾着小船到各个山头来看望乡亲,有时也带来一点粮食,但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饿死的人还是在不断地增加。方书记每次都要安慰大家一番,说些激发人心的话,给大家打气,说毛主席周总理不会忘记这里受苦受难的同胞,主席愁得几天没睡着觉,总理好几顿没吃就放下碗,他们都在挂念着乡亲们哪!说到这里,方书记总是很动情,眼泪滚滚,总要带头喊几句“毛主席万岁”。方书记每次来,都说救济粮已经在路上了,只是路途难走,耽误了时间,他一再拜请大家,相信毛主席,相信政府,相信党,就耐心点,等下去吧。

就这样,一个多月过去了,乡亲们渐渐绝望起来,男人们都时常跪在列祖列宗的坟墓面前,嚎啕大哭;女人们都跪在观音菩萨面前,默默祈祷。







紧急通告:

近奉曾国荃大帅字谕,长毛洪匪秀全为解南京之围,从江南调派猛将陈匪玉成部,将经过我县支援坚守吉庆之余匪,故令我县士绅组织壮士编成地方乡勇,阻挠来犯之匪。我县士绅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人出人,勿误。

县令 胡嘉


这张通告贴满了湖东大街小巷,小村大庄,同时各乡乡长,地方上的士绅,各姓族长都被召到县城,当面聆听了县太爷的训话,也接受了任务,各乡务必在一个月之内组成一支千人团防队,加强军事训练,加强协防联守,共同抵御来犯之敌。

小老百姓谁也不敢怠慢慈禧老佛爷的圣意,被硬性派捐抽丁,也不敢说出一句埋怨的话。大家都被官方的宣传吓怕了。

长毛是何等厉害人物,据说是从广西深山老林里杀出来的妖魔鬼怪,浑身长满了绿色的毛发,两只眼睛有铜铃那么大,血红血红的;胳膊比最粗的树干还要粗,那嘴比窑门还大,舌头一卷,站老远的那么一个人,就被卷进它的嘴里,囫囵吞下去,嚼也不需嚼一下。两臂的力气有多大?天也,一把拽住个人,两臂一张,人就给它撕成两半了。——它们不但要抢皇帝的金銮宝座,更要将好好的老百姓生吞活剥了。

四乡的老百姓谁不怕呀?为了消灭这样的野兽,家家户户都自觉地捐出自己准备留着种子的粮食,有儿子的也积极送儿子到团防,并一再嘱咐儿子要好好学习武功,保卫家乡,可千万不要让长毛占了县城啊。


荒唐村时任族长刘明举,时年六十,务文多年,连半个举人也没有考到,还是秀才;在村里办了个私塾,给荒唐村的玩童启蒙。他一生顽固地坚守着“君子固穷”的观念,每日拿豆腐当佳肴,白菜当美味。就是野菜草根树皮也是碗中常客。然而,他一点不以为苦,还时常向乡民炫耀桐城派文章,炫耀先祖刘大櫆的光辉。虽然老弱多病,却也活得清闲自在。这次领到胡县令的令谕,守乡护土,非常责任,自知承担不了这样的重任,就把族弟刘明武找来商议。

“愚兄愧为一族之长,遇事不能决断,想就教于贤弟。只因当年先祖伯公在世留下遗嘱,令刘氏子孙以‘为天地立言,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圭臬,愚兄虽无此大德大能,但为任一时,总得保一方平安,保刘氏不遭贼匪之涂炭。”

“兄长所言极是。只是近日曾帅力攻吉庆,为攻克南京扫除屏障。吉庆为安省首府,扼长江之要冲,战略地位不言而喻,匪部自然力救。陈系洪匪手下骁将,又借鄱阳湖新胜之势,必势如破竹,吾等乡勇,实难抵挡。”

“虽然如此,愚兄想来,总要尽人之力,怎不能伸颈就戮,做那案上之肉。”

“承蒙兄长教诲。想来吾等自幼学得一身武艺,却是为何?决不为逞凶斗狠,做那强梁之事。兄长如若信得过吾等,就将此事付托愚弟。弟虽不才,愿率领刘氏子弟,拚死一战,或能免灾。”

刘明举大喜,二人再详细商议,定下策略。俗话说,兵在于精不在多,决定只抽调刘氏子弟中习过武艺的青壮年,数一数,也有百人之众。

次日,刘明武率领子弟兵到县衙报到,胡县令却认为人数太少,声势不壮,很不高兴。直说刘氏大族,又多饱读诗书之士,不乏谋略之辈,在此国家危难关头,怎能惜力不出?连天地君亲师的大道理都不讲啦?未免不让将来之人小看刘氏家族。

刘明武不卑不亢地欠身作答:“大人贵为本县父母,为本地百姓操劳忧急,其心难得,其情可感。然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陈洲刘氏一门虽系大族,然素来以习文为务,不倡习武,故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多,孔武有力的猛士少,让书生上战场杀敌,岂能言胜。只怕坏了大人之事,那时大人再责备晚生办事不力,悔之晚矣。”

县令胡嘉听了这一番话,不由上下打量了刘明武一阵,心里说,怪不得听人言刘氏满门书香,三岁儿即会吟诗作画,果不其然。此魁蛮大汉都能出口锦秀,了不得矣。


那时刘翼德还是十五岁的少年,一大清早起床去替地主刘双喜家放牛。天还没有亮,画眉呀喜鹊呀麻雀呀百灵呀都在树上唱歌,草丛中,虫儿叫得也挺欢。刘翼德骑在牛上,用那刚破喉不久的嗓音哼着民歌小调,

“从来不唱扯谎歌,扯起谎来没奈何。爷十三,娘十四,哥哥十五你十六;娘养哥哥你煮粥。猫砍柴,狗烧锅,兔子车水乐呵呵。桑树林里泥鳅叫,瓦屋檐下鲤鱼窠。去时看见牛生蛋,转来又遇马衔窝。河里行船扎兔子,上山砍柴捡螺丝,捡个螺丝八斤半,剥出米来九斤多,外头装了十八碗,里头还有一大锅。姐在房里梳个头,看见门外人咬狗;捡起狗来砸石头,石头反咬狗一口。”

正唱得高兴,忽然看到远远地一溜人影朝村子走来,无穷无尽的好多人,还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他吃了一惊,不好,又过兵了。他年纪虽然小,但却知道过兵不是好事。那些大兵没有一个跟你讲理,乱要乱抢,前一阵子,驻扎在双水镇的刮民党兵临开到江南前,还放火烧了好多房子,抢了牛猪,连他家正在下蛋的老母鸡也不放过。那些兵可凶了。村里没来得及跑的刘**几人,硬是被抓了壮丁,给绑走了。

他赶忙催促老牛掉头,跌跌撞撞地跑回家,一路都高声叫着:

“不好了,来大兵了,大家快逃啊。”

霎时,村子里骚乱起来,人闹狗叫的,女人们急急慌慌地收拾值钱的物什,有的甚至连破锅也背在身上。男人们眼中最金贵的莫过于牛呀猪呀这些牲蓄,拉着就跑。

刘翼德急忙将三头牛送还地主刘双喜家牛圈,被老地主在院门口拦住了,老地主气急败坏地说:“怎么着?过大兵了你就不放牛了不是?想偷懒是不是?告诉你,门都没有!你必须给老子乖乖地放,要是饿坏了老子的牛,小心你狗命!”

刘翼德急忙分辩道:

“大爹,不是我偷懒。是来大兵了,我怕大兵抢了你的牛。”

“谁敢抢我的牛?就是抢了,也是你的事,叫你老子赔!”

刘翼德听了这话,只得重新带着牛,朝一条很偏远的河流走去,心想,那个地方,大兵应该找不到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