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首对同性恋人公开举办婚礼(图)

需要自行车 收藏 1 1295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35/12352473.jpg[/img] 2011年,第一天,广东中山一家酒店举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穿婚纱、切蛋糕、拜天地、互换钻戒……和其他“中西合璧”式的婚礼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主角是两个“女人”———32岁的“PACO”和28岁的“水晶”。 这是广东首对公开举行婚礼的同性恋人。 一场婚礼 一百多人见证同性之爱晚上九时零九分,音乐响起。 漂亮温婉的水晶穿着一袭白色婚纱、挽着PA鄄CO的手缓缓走进宴会厅。PA


广东首对同性恋人公开举办婚礼(图)

2011年,第一天,广东中山一家酒店举行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婚礼:穿婚纱、切蛋糕、拜天地、互换钻戒……和其他“中西合璧”式的婚礼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主角是两个“女人”———32岁的“PACO”和28岁的“水晶”。


这是广东首对公开举行婚礼的同性恋人。


一场婚礼


一百多人见证同性之爱晚上九时零九分,音乐响起。


漂亮温婉的水晶穿着一袭白色婚纱、挽着PA鄄CO的手缓缓走进宴会厅。PACO和水晶身高相仿,但略微壮实,穿一身笔挺的灰色西装礼服。两旁的来宾把玫瑰花瓣、彩带纷纷撒向两位新人。


主持人当众读出了她们的宣言:“我们是拉拉(女性同性恋别称),我们也许不为社会所接纳,可……我们将日夜相伴,我们将不离不弃……”


婚礼邀请的来宾有150人左右,多为圈内朋友,每个人的手臂上都贴着粉红色的心,写有各自的昵称和QQ号。做伴娘的是水晶的妹妹,来观礼的有水晶的同事和上司。


妹妹说,在广西农村的父母也已经接受了水晶只喜欢女孩的事实,对于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女儿,他们不能再强求什么,只是说“路是你自己选的,只要你幸福就好”!


婚礼特别请来了中国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同性恋儿子的母亲———吴幼坚阿姨作为证婚人。吴幼坚送给两位新人一对彩虹腕带———彩虹是同性之爱的标志。这个在许多大型活动、公开演讲中都可以侃侃而谈、风度翩翩的阿姨,在这场小小的婚礼中致辞时却一度哽咽了。


她说:“我站出来支持同性恋这五年里,接触了不少案例,能体会到她们有多么不容易。很多同性恋人最初走在一起,后来迫于家人的压力,不得不走进异性婚姻;有的同性恋人得不到社会的支持,感觉无奈而孤单也没能相守到老;还有的人甚至都不敢争取……很多同性恋伴侣也是生活在一起,不过他们绝大多数选择‘悄悄地生活’……这对水晶情侣敢于公开举行婚礼,我很佩服她们的勇敢和坦然……”


一手好菜


先抓她的胃再抓她的心


水晶是广西人,性格叛逆的她13岁就独自来广东打天下,现在在金融界工作。她十多岁时就清楚了自己的性取向与众不同,但她在20岁时曾和一名男性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水晶说,那不能叫做婚姻,她很清楚自己只是为了要个孩子,完成自己作为女人的使命,女儿生下来不久,两人就分开了。孩子由水晶的父母在广西老家抚养,今年已经8岁了。


之后很多热心的同事忙着给水晶介绍男朋友,可水晶都看不上,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几年后,水晶终于遇到了让自己心仪的女孩。同样火热的爱情持续了一年多,最终走到了许多同性情侣难以逃脱的结局———女友出于孝道,服从了父母的意愿,与一名男子结了婚。


这让水晶一度伤心欲绝,直到一年前,在朋友家偶遇同样来自广西的PACO。PACO是中山市的一名教师,烧得一手好菜,只要能叫得出名字的菜她都会做。在朋友家里聚餐,PACO过人的厨艺给水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胃。初次见面,两人彼此都有好感,不过展开追求攻势的还是PACO,半年后两人终于选择走到一起。


拉拉网友小枫曾在她俩的家里投宿过一段时间,便在婚礼中作为“爱情见证人”发言。小枫说,日常生活中PACO对水晶的照顾简直是无微不至:水晶生病要吃中药,PACO在家煲好了,装在保温瓶里,再开摩托车送过去,坚持了一个月;水晶下班回到家里很累,倒头便睡,PACO做好饭等她睡醒一起吃,一直等到晚上10点钟;水晶半夜想喝粥,PACO就给她煮……


一个承诺


让朋友分享她们的状态


记者了解到,很多同性恋情侣也像水晶和PA鄄CO那样坚贞不渝,不过绝大多数选择的是低调地生活,她俩为何选择公开举行婚礼?


PACO说,举行婚礼是她给她的一个承诺,要让圈内人共同见证她们的感情。水晶心疼地说,婚礼是PACO一手操持的,准备了三个多月,人都被累瘦了一圈。


广州同性恋亲友会发起人阿强当天也参加了婚礼,已过而立之年的他已经不需要一场婚礼,不过他能理解PACO的良苦用心。他说:“同性恋伴侣双方关系稳定后,也渴望得到家人的祝福,得到亲友的承认,利用结婚这种仪式向周围朋友宣布和分享生活状态,也是给对方的一个承诺。”


水晶的大哥本来要从广西赶过来,但因临时出差没能到场,PACO还没有向父母“出柜”,所以没有双方长辈来观礼成了两个人的一个遗憾。好在吴幼坚代表长辈接受了一对新人行拜高堂大礼,让她们心中略感安慰。


如果说,这场婚礼还有另一个遗憾,那可能就是PACO和水晶不可能拥有一张结婚证书,虽然这对新人认为那已不重要。


■对话


春节先去她家


然后再去我家


羊城晚报记者陈辉


羊城晚报:你们会带对方见家长吗?


PACO:会的,今年春节我们一起先去她家,然后再去我家。


羊城晚报:没能拿到结婚证会不会觉得遗憾?


PACO:不会,就算是异性恋人有一纸婚书也不意味着一辈子就能相守。


羊城晚报:很多人担心同性婚姻没有法律保障,将来分手时财产会成为一个问题。听说你和“水晶”各自都买了房,你们会不会做财产公证?


PACO:没有。我们两个人的感情生活都是一波三折,所以非常珍惜现在。既然选择了在一起,就没有想过要分开,财产两个人会共同经营。


羊城晚报:对你们的未来有什么打算吗?PACO:没想太多,牵着手一路走下去吧!羊城晚报:水晶的女儿将来会和你们一起生活吗?PACO:应该会吧,妈妈都是离不开孩子的。羊城晚报:她来了叫你什么呢?PACO:(想了想)就叫名字吧。


■律师建议


双方权益怎“厘清”可以参照《合同法》


两位同性恋者摆酒结婚能得到《婚姻法》的认可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广东安华理达律师事务所冯世锋律师。


“目前在我国,同性结婚还不受《婚姻法》的认可。”冯世锋说,“摆酒”只是表达了同性恋者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诉求,由于不符合《婚姻法》规定的男女结婚的法定要件,这样的诉求就不可能得到《婚姻法》的特别保护,例如对夫妻间互相扶养义务的规定、对女性财产权的特别保障等。


不受《婚姻法》保护,如何保障双方各自的合法权益?“为了避免伤和气,两人最好对财产的归属早做约定,包括工资、股票收入、知识产权收益、继承、受赠财产等。虽然这些问题不能参照《婚姻法》的规定处理,但《合同法》会予以保护。如果事前没有协议,就得一一举证。”冯世锋说,她们虽然不是法律上的夫妻,但彼此也分担着夫妻的角色分工。冯世锋建议,在协议中,可参考《婚姻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规定对“妻子”一方予以合理照顾。(王晓云)


■学者有话


如何撼动传统观念 论辩说理传播推动


中山大学副教授、性别研究学者柯倩婷:在法律没有合法化的时候,同性恋婚礼是一种姿态,一种民间的表达方式。如果有更多的伴侣大胆站出来,用各种方式表达他们的爱与盟约,也会逐步形成一种风俗、文化,让“同志”的生活更多地浮出水面。


中国“同志”群体间的互助婚姻,在全世界比例最高。互助婚姻主要是因为家人逼婚,“同志”实在无路可逃,只能出此下策。


互助婚姻俗称假结婚,但实际上拿了结婚证,就是真金白银的婚姻,日后的财产、子女、权责纠纷都会非常复杂。我认为,法律和传统文化导致了这一局面。我们批评封建时代的盲婚哑嫁、买卖婚姻,如今,我们又自觉不自觉地参与营造这种压迫的文化。我们对不同性取向者、不婚者、不育者的歧视,就是这种压迫文化的一部分。


如果法律认可同性婚姻,会有助于撼动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但是我向来认为,法律不能替代文化的变革,如果“同志”依然不敢向家人“出柜”,如果家人还是要为传宗接代纠结,“同志”即使有合法婚姻也无法给他们提供更多与家长谈判的筹码。因此,意识觉醒至关紧要,这需要广泛深入的论辩说理以及传播推动。(陈辉)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