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八章 携巨款出山

msbinghe 收藏 12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size][/URL]   刀兰家靠一口在院子里的井吃水,李政提了水到了黑影里,脱了身上的衣服认真地洗了起来。在搓身上死皮的时候,李政发现身上的肌肉都明显鼓了起来,刚开始怀疑是肿胀的缘故,可用力捏了捏后没有疼痛感,李政心想,可能是海洛因或蛇毒破坏了自己的感觉,让自己试不出来身上的痛,也没理他,全身洗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刀兰家靠一口在院子里的井吃水,李政提了水到了黑影里,脱了身上的衣服认真地洗了起来。在搓身上死皮的时候,李政发现身上的肌肉都明显鼓了起来,刚开始怀疑是肿胀的缘故,可用力捏了捏后没有疼痛感,李政心想,可能是海洛因或蛇毒破坏了自己的感觉,让自己试不出来身上的痛,也没理他,全身洗了个干净后就换上了衣服上了竹楼。

刀兰给李政熬了粥,热了米饭,还炒了两个菜,李政已经两天没吃到正经饭的了,不一会儿就把饭菜横扫一光。刀兰坐在李政的对面看着李政吃饭的样子,笑着说:

“阿正,姐做的饭好吃吧?”

“嗯,好吃,我要是再住下去,非发胖不可。”

“那你住下来不走好不好,我以后每天给你做饭吃。”刀兰半真半假地问道,

“那怎么能行,还得回去上学呢,”李政一愣,不知道刀兰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自己的本科学历也不是盖的,随口就化解了她,

“那姐长得漂亮不?”

“漂亮,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了。”李政知道女人都喜欢男人夸她漂亮,虽然有些女人明明知道自己很丑,但还是喜欢别人夸她,因为每个女人都坚信,女为悦己者颜,不管自己长得如何,总会有一个男人认为自己是最漂亮的。

“你今晚过来跟我睡好不好?”过了一会儿刀兰小声地说,两个大眼睛注视着李政。李政不敢看她,生怕自己把持不住,连忙边收拾碗筷边说:

“饭做得不错,看来我得给你双份的伙食费。”

刀兰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接过李政手里的碗筷说:

“别害怕,跟你说着玩的,考验你一下。”

“那我先睡了,两天没睡觉了,困死我了。”李政连忙逃回了自己的屋里,关上了门。

躺在床上,李政想着刀兰刚才的话,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想着那辆车还有那些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夜里,李政做了个梦,梦见刀兰在自己的床上,光着身子,自己抱着她,她搂着自己,她忽然又变成了一条蛇,紧紧地缠着自己,勒得自己喘不上气来,李政想呼救,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这时,那四个毒贩拿着枪冲了进来,向自己要那些钱,他们的脸上还流着血。李政又梦见自己在开那辆车,却怎么也开不动,后来才发现车上根本就没有方向盘,李政又下车拎着两箱子钱跑,却跑不快,一下子跌倒了,箱子破了,钱散了一地,李政抓起来看时,钱都变成了白纸。

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夜,第二天刀兰叫李政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吃过了早饭,李政对刀兰说道:

“在你这住了不少日子了,我也快开学了,还得回家看看,吃过早饭我就要回去了。”

“急着回去干什么,是不是昨晚我吓着你了?”刀兰一听,很惊讶地看着李政,

“本来我就打算在这住十来天的,这也差不多了,主要是快开学了,我得赶紧回去。”

“那好,你回去吧,早点离开这也好,免得再出去有危险。”

“这次来彩云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兴,以后有机会带着你儿子到辽北找我玩吧,管吃管住。”

“那好,有机会我一定去。”刀兰笑着说。

李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刀兰送了他一个她亲手做的傣族花包,还有一块普洱茶砖,李政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他的,只好把随身的一把瑞士军刀送给了她。

临别时,刀兰把李政送出了院子,站在门口,不舍地问道:

“你会来看我吗?”

“会的,等我放寒假了就来看你,到时你带着我去看你儿子啊。”其实李政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再来这个地方了。

“那好,我等你。”刀兰轻轻挥手,依依不舍地目送着李政的背影离开。

李政出了村后直插“死湖”方向。因为走过一次,不到中午就到了“死湖”,途中李政还察看了一下藏钱的地方,没人动过。

到了“死湖”,车还停在那,李政先到那个人的坟前拜了拜,说道:

“请放心,不管是对是错,我都会记着你的事,你的钱我也会将他们全都用到正当地方。”

李政用锹将车下的泥土都挖开后,从石滩上搬了些石头垫在了车下,试了几次后将车开了出来。李政再次坐进车里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仔细一想,上次捣鼓这车的时候也没有闻着,这回是怎么了。

李政在车上又仔细地找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最后才发现气味源自于原来放麻布包的地方,原来是海洛因的味道。

车一出来,李政立即将车牌卸了下来扔到了湖里,然后调转车头,沿着河道开了下来,到了藏钱的地方,将埋在那的皮箱和小包都装到了车上,然后就开着车沿着乡村间的小路一直向春明市开去。

途经景阳的时候,李政找了一个加油站把油箱加满,又在路边买了几箱当地的茶叶,将装钱的皮箱压在了下面。开着一个毒贩的车,车里还拉着三百万的现金,李政的心里很紧张。

李政不敢走大路,对照着地图尽量挑一些乡村间的土路走,这样会安全一些。

一直到午夜,李政终于赶到了春明市里,看见路两旁的霓虹灯,李政的心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进了春明市后,李政找到了春明军分区的招待所,顺利地订到了一套标准间,车也停进了院内。住在部队的招待所里,李政比较有安全感,想必在这不会有人查他车上的东西。

夜里,李政睡不着,反复地想着如何能躲避开毒贩的追查,把这些钱安全地运出去。这车是肯定不能开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去买辆车,然后把这辆车处理掉,开着有手续的车能安全一些。

第二天,确认了一下车上的东西安全后,李政就打车来到了春明市的汽车销售一条街。下车后发现,这条街上的车行还不少,一家韩国现代的车行正在搞车展,二十多辆现代的各型车一字排开,还有一些穿着露骨的车模在那摆出各种撩人的造型,吸引着来往的人驻足观看。

李政转了一下,一辆草绿色的现代特拉卡引起了他的注意,从一个挂着销售经理胸牌的小伙子那李政知道了这是韩国原装进口的新款现代特拉卡顶配型,现代V6的发动机,3.0的排气量,小伙子一再向李政灌输这辆车如何款式新颖,如何动力十足,如何驾乘舒适,李政上车试了试,感觉还可以,便问道:

“这车多少钱?”

“不加关税三十二万。”小伙子一看李政问到了实际问题,拿出了一张报价单对他说,

“那加关税后呢。”

“加上挂牌,全险,全算下来得四十万。”

“能提现车吗?”

“要提只能提这辆,要不就预订,三个月到货。”

“有点贵。”李政心虚地说了说,

“如果你提这个车,能今天交上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找找经理,送你五年或十万公里保修加十万元的个人意外险,还有两次保外维护。”

“怎么付钱?”李政又问道。

“现金、支票、转帐都可以。”

“那好,你把这辆车给我留着,我到银行去取钱,一个小时后回来提车。”

“那好,你放心,保证给你留着。”小伙子卖出了一辆车很高兴。

离开了车行,李政到街上买了一个包,然后回到了招待所,到车上去取了五十万出来,回到了房间后将钱上的封条全都撕掉扔到马桶里冲了下去,又把钱十万捆成一捆,捆了四捆后,将剩下的十万分散了放在了包里。

一个小时后再次来到车行的时候,那个小伙子已经等在那了,一见李政背着个包来了,赶紧迎了上来,小声地问到:

“你现在要提车吗?”

“嗯”李政很自然地答应了一声,显露出不屑的样子,

小伙子看了看李政背着的包,然后就把李政领到了车行内,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沓材料让李政看了填写。李政简单地看了看便动手填写,然后用自己以前的身份证进行了登记。

因为没上牌,车的最后成交价格为三十八万五。提车的过程很顺利,车行把所有的单据都给李政了后,小伙子去把车加满了油开到了李政的面前,把车钥匙交给了李政,然后又跟李政交待了一番新车驾驶和保养的注意事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