鲎这个字,我该打赌没吃过的人多半不会念,吃过的人多半不会写。鲎是一种海鲜,长相威武,外形酷似一把秦琴,全身分为头胸甲、腹甲、剑尾三部分。在三亿年前的泥盆纪,鲎就问世了,是海洋里的远古遗民,有“活化石”之称。



[原创]跟恐龙同期生存过的怪物!被我吃了!(参赛)


[原创]跟恐龙同期生存过的怪物!被我吃了!(参赛)


[原创]跟恐龙同期生存过的怪物!被我吃了!(参赛)


[原创]跟恐龙同期生存过的怪物!被我吃了!(参赛)


[原创]跟恐龙同期生存过的怪物!被我吃了!(参赛)

鲁迅同学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勇士,那么第一个吃鲎的人简直就是大英雄了。不用说吃,内陆人士也许一辈子都无缘看见,即使见了,也通常会吓个半死。


关于鲎,印象深刻的是幼时有一年全家坐火车去杭州走亲戚,给表哥带了一只鲎作为礼物。火车停停走走,年幼的我够不上车窗外的风景,实在无聊至极,就牵了鲎的尾巴在车厢里来回走动。旅客们都没见过这玩意,当鲎爬到面前的时候,先是惊吓,后是奇怪,当老爸告诉他们这玩意还能吃的时候,他们都傻了。


鲎是冷血动物,血是蓝的,据说药用价值极高,所以杀鲎放血的做法并不可取,最补的吃法应该是清蒸,血就化在肉里了。除了肉,鲎籽实在是美味的东西,鲎卵外层很韧,有弹性,牙齿劈开之后则是无尽的爽脆,比蟹籽有嚼头,用来放汤,令人黯然消魂。金庸先生在《射雕英雄传里》借黄蓉之手做了一道“君子好逑汤”,洪七公老大吃了赞叹不已,真不知道洪老大吃了鲎籽汤会有什么反应?“好逑汤”基于文学的想象,还能用言语形容,鲎籽汤则绝口不能形容之。不过我最喜欢的却是用咸菜炒着鲎籽鲎肉吃,奉化夜宵城有一个摊位,因炒鲎出名,去年的夏天,几乎天天上那里宵夜,鲎是必点之物。


童年跟表哥一起赶海,经常可以捕捉到鲎。丑陋而懒惰的鲎,对爱情实在是忠贞不渝,一旦结为夫妇就形影不离,肥大的雌鲎背着丈夫在沙滩上蹒跚而行,所以捉到一只,就会带出另一只。“海底鸳鸯”的称谓,名至实归。老头我建议以后的情人节改吃鲎而抵制龙虾大餐。论坛上有一位朋友,太太经常红杏出墙,伉俪矛盾日深,其深为苦恼,我嘱咐他,经常带你太太吃鲎,可治不忠不贞之疾。吃了几回,他的太太也渐渐明白他的用意,夫妇重归于好,可见鲎的教育作用。一切登徒子,一切浮浪女,当见鲎下拜,敬若神明方能食之。


市场上,鲎终究是难觅之物。前不久,从海边一船老大朋友那里索得一鲎,心中狂喜,急匆匆回家沽酒清蒸。天已昏黑,江湖夜雨,宇宙洪荒,天地玄黄,灯下看书,神交古人,心想古人持螯清谈的境界也不过如此。



相机拍:佳能500D


像素:1500W


拍摄地点:家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