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十八章 终于回家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胡子把手举了起来,后面上来一个人一下子夺下了胡子的枪,然后把胡子拉到子院子里。

进了院子,胡子看清了有两个年轻人,都端着长枪。一个人问道:“大半夜地,你鬼鬼祟祟的在这想干啥?”

胡子连忙解释道:“我想找保成,或者刘寡妇。”

“你是干什么的?找他们干什么?”

“是狗剩儿让我来找他们的。”胡子看着两个年轻人不像是坏人,估计是村里自己的武装。

“狗剩儿在哪?”

“你们是干什么的,保成在哪?”

“你先别那么多,快回答我的问题。”一个人又用枪捅了捅胡子,大声地喊道,

“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不能告诉你们,狗剩儿说要我找保成或者刘寡妇。”

两个人一听,互相看了看后,一个人便出去了。一会儿功夫,又带回来了五六个人,里面有保成。保成来到胡子面前看了看,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保成,你说吧,狗剩儿现在在哪?”

胡子看了看,见他腰里别着一支盒子炮,估计不会错,便说道:“他伤得很重,就在村外的树林里,你们跟我来。”

胡子说着就要往外走,这时又有两个人跑进了院子,来到保成面前小声地说道:“都看过了,村外没问题,岗哨都在。”

保成点了点头,对胡子说道:“走,你带路。”

胡子在前面带着保成一行人来到了村口,找到了鲁胜,保成拿过一盏灯在鲁胜的脸上反复地辨认了一下,确定是鲁胜后,连忙吩咐其他人道:“快,赶紧背他上山。”

“长生,你赶紧去把郎中找来,快。”

长生答应一起就跑了,剩下的人则七手八脚地把鲁胜给抬上了山。

自从上次鬼子来村搜查后,村里人害怕鬼子再来杀人,都自发地在山里搭建了一些临时的住处,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搬到了山里,山里面地势险要,鬼子对地形不熟,村民们感到鬼子一般不会上山扫荡。

到了山上,鲁胜被抬到了一个窝棚里,放到了一张简易的床上,刘寡妇等一些村民也闻讯赶来看望。

保成看了看鲁胜的伤势,不知道从何下手,连忙让人烧开水,再熬点粥。

过了一会儿,长生带了一个郎中回来,郎中把了一下鲁胜的脉,又查看了一下他全身的伤。保成不停地问:“怎么样,没事吧。”

郎中转过头对保成说道:“没什么致命的伤,不过内脏有些出血,我给开点活血化淤的药调理一下就没事了,倒是他的眼睛,进了辣椒水,得马上治,要不就废了。”

胡子在边上一听,连忙说道:“怎么治你说吧,我们全听你的。”说着塞到了郎中手里一块银元。

郎中连忙把银元又给胡子塞了回去,说道:“不用,不用,一会儿你们去个人跟我拿点药回来煎给他喝就行了,眼睛上的毛病我也没药治,你们最好带他进城去看看。”

保成一听,上前说道:

“你给开点药洗洗不行吗?”

“我没看过这样的病呀,以前也没听说谁把辣椒水灌眼睛里,你们还是送他进城吧。”

“进城不行,你看有没有其他法子?”

“有倒是有,不过不一定管用,你们可以试试。”

“什么法子你快说。”

“你们去找一个正在奶孩子的女人,每天用奶水给他洗眼睛,或许能治好,这个我也只是听说,没见过,也没用过,管不管用你们试试吧。”

郎中说完起身收拾东西出了窝棚,保成安排了一个人带着钱跟他一起下了山,然后转身对刘寡妇说道:“你马上去把长春媳妇给找来,他家的家旺不是还吃奶吗。”

“我试试吧,长春刚没了,人家不一定能好意思来。” 刘寡妇边说边往外走,

“不好意思也得来,全村就她一个奶孩子的,总不能让我上外村去找吧。”

刘寡妇走了后,保成和胡子几个人便把鲁胜的衣服都脱了,擦拭身体,包扎伤口,然后又给他换上了一套干净衣服。

不一会儿,刘寡妇领着一个妇女回来了。保成问了一句:“来了啊,家旺呢?”

那个妇女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看躺着的鲁胜,然后对保成说:“宝柱家嫂子搂着正睡着呢。”

保成又说道:“你也知道,这狗剩对咱们全村人有恩,这次又是因为给我们取情报被鬼子抓了,所以说一定得救她,我们找你来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算我求你了。”

长春媳妇听保成这么一说,连忙客气道:“你这说哪里话,什么求不求的,还不都是鬼子给闹的,只要是为了打鬼子,就是要我这条命,我也给。”

“那好吧,我们先出去了,你和刘梅一起,给他把眼睛好好洗洗。”

保成说着,把窝棚里的老爷们儿全都叫了出去,自己和胡子则守在外面。

刘寡妇见男的都出去了,把油灯往床头挪了挪,然后俯下身子轻声地对鲁胜说道:“狗剩儿,我们现在给你洗眼睛,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说完朝长春媳妇示意了一下,扒开了鲁胜的眼皮,露出了通红的眼球。长春媳妇解开了衣服,掏出了奶子,开始向鲁胜的眼睛里挤奶水,刘寡妇则不断地让鲁胜转动眼球,一个洗完,又换另一个,直到长春媳妇挤干了两个奶子里的全部奶水后,刘寡妇才用清水又给鲁胜把眼睛洗了一遍,然后把一块干净的毛巾盖在了鲁胜的双眼上,让他睡一会儿。

保成和胡子坐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胡子则点上了一袋烟抽了起来,保成将两支盒子炮递给了胡子,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胡子抽着烟回答道:“我以前在靠山村的伪军那,这两天才调到宪兵队,是他们的伙夫。”

“你和狗剩是怎么认识的?”

“我在伪军那的时候,狗剩被伪军抓去跟我做了几天饭,后来我让他走了,昨天我听说宪兵队抓了一个要饭的,好像是游击队的交通员,就过去看了看,发现是狗剩,就把他带出来了,再晚了他可能就没命了。宪兵队虽然成立没几天,但他们抓去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的。”

“你还回去吗?”

“回不去了,我杀了宪兵队的两个人,还有那个把狗剩供出来的人,我怕他会坏我的事,也一起给解决了。其实我早不想跟他们干了,就是一直没有去处。”

“那好啊,以后跟我们一起干好了,我们一起打鬼子。”

“等狗剩好了再说吧,我现在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这时,刘寡妇和长春媳妇从窝棚里面出来了,保成和胡子立即站了起来。

“洗好了,你们看着让他睡会儿吧,天亮了再用清水给他洗洗,俺怕那些眼睛里有奶时间长了会发炎。”刘寡妇对保成说道。

“行,你们快回去睡会儿吧,这我们看着就行了。”保成又转头对长春媳妇说道:“麻烦你了,一会儿我让长生他们给你弄只鸡送去,你好好补补,下午再过来给他洗眼睛。”

“没事,你不用那么外道,家旺现在也不咋吃奶了,正准备给他掐了呢,给狗剩洗眼睛还够了。”长春媳妇说完和刘寡妇一道走了。

保成和胡子进窝棚里看了看鲁胜后,又出来坐在了门口说话。

胡子又点上了一袋烟,边抽边问保成:“那个人怎么会招供呢,不说共产党的人打死都不会招吗?”

保成摇了摇头说道:“那个郝福来不是我们的人,当初我们苦于得不到鬼子的活动情况,才找了这么个人给我们提供消息,幸亏他对我们了解得不多,要不我们损失就更大了。”

“你们现在有多少武装,能跟鬼子对抗吗?”胡子又问,

“就眼前来说跟鬼子对抗还不行,我们人倒是有,主要是没有枪,现在能做的就是知道鬼子什么时候来我们这扫荡,我们好提前防备,瞅机会就搞他们一下,再其他的基本上什么也做不了。”保成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鬼子要专门成立一个宪兵队,原来就是专门对付你们这种人的。”

“现在宪兵队有多少人?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保成问道,

“才刚刚起步,刚从日本来了一个叫小野的少佐,听说是专门搞情报的,抽调了一个小队的鬼子,再就是从伪军那抽了一些人,还从社会上招了一些闲散人员,主要是对县城及周边一带比较熟悉的人,现在总共加起来不到一百人。不过有一个问题比较严重,鬼子把宪兵队的里中国人都打扮成了普通人的样子,平时在街上很难分辨他们,他们看到形迹可疑的人就会抓回宪兵队拷问,你们以后也得小心,他们的人随时都会出现在你们的身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