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间谍:特工在民国很给力 第一卷 风云上海滩 第十六章 扩充枪队惹事端 奢华宴席请厅长

逆脑 收藏 6 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34.html


“诶,听说天下会正在扩招人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繁忙的面粉加工车间里,几个装卸工人偷着闲聊天,以调剂下他们繁重的劳动,从而撑下这劳累的一天,此时一个留长发的工人说道。


“加入帮派?!有什么好处啊?!我娘说了,帮派可不是什么好人去的地方,还是本本份份地做人好!!”其中一个留着短平头略带点憨气的工人道。


“当然有好处了!!凡加入天下会的兄弟工资立马涨两倍!!”那名留长发的工人道。


“工钱加两倍?!!真的啊?!你是说我只要加入天下会了,以后干活就给我原先两倍的钱?!!”一个瘦瘦的工人感兴趣道。“不过这面粉加工厂的老板这么抠门,监工也是凶巴巴的,他们不会这么心慈大方吧?!!”。


“你要指望他们给你加钱,除非太阳打西边出!!”长发男子道“我说的是天下会大哥安先生的工厂,凡是他的工人,无论是码头上扛麻袋的,工厂里抡铁锤的,还是商铺里看店饭馆里端盘子的,只要是天下会成员,统统工资算成原来的两倍!!”。


“哎,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消息可靠么?!!”瘦瘦的工人道。


“当然可靠,是我几个在安先生糖果加工厂干活的老乡告诉我的!!”长发男子说罢脸上还有几分自豪“他们就加入了天下会,每天伙食都是鸡鸭鱼肉,睡的是棉被床单,比我们这的监工吃住还好了!!”。


“是么?!!那我们也加入!!就让你那几个老乡帮忙引荐一下,大不了我们过去做工,不在这鸟地方干了!!”。


“想去啊?!晚了,这消息一出,安先生的工人全都加入了天下会不算,还有不少人要求去他那干活,可人家现在已经不缺人手了!!”长发男子道。


“嘿,要没有工作,加入天下会也是白搭,又不长什么钱”有点憨气的那位工人道“不知道那位安先生还会不会开厂子,若是开了我一定过去,加了工资给我老娘好好买两件新衣服穿!!”。


“就是现在也行啊,听说安先生正在搞什么枪队,凡是被选中的,每月至少10块大洋,比当兵拿的军饷还高,吃住也和我刚说的那些加入天下会的工人一样!!”长发男子道。


“那我们快报名去!!”瘦瘦男子听了激动道,“枪队,岂不是还能领到枪,有了枪,那以后谁还敢欺负咱们?!上个月在街上碰上几个流氓,硬是把我一个月的工钱给抢走了,还把我痛打一顿!!”。


“这个你放心,加入天下会,有枪没枪谁也不敢惹,码头上的青龙帮据说就是惹了天下会的人,被灭门了!!这事你们该知道吧,整个大上海谁都知道,都上了淞沪日报了!!”长发男子道“不过,这想加入是一回事,人家收不收是另一回事,据说那个负责招人的叫唐忠的,曾今是东北军特务营营长,眼光刁着了”。


这不过是上海某个小工厂里小小的一幕工人间的闲聊,但绝不是仅此一处,安贝关于自己产业里的是天下会成员的工人便有优待福利的措施一公布,整个大上海的劳工一片沸腾,都在眉飞色舞地谈论此事,而天下会组建枪队的招募及待遇一出来,设在安贝公馆的报名点几乎要被人挤爆,每天前来排队报名的不下万人,被选中的眉飞色舞,没被录用的则垂头丧气!!

………..分割线……………

“安哥,经过一个月的对报名者的筛选,最后选定了10000人进入步枪队;2000名人员进入手枪队;800人进入冲锋枪队;300人进入机枪队,其中有50人初步选为重机枪手。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枪支来给这些人进行训练”唐忠在公馆客厅向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安贝汇报着这段时间的枪队人员招募情况。“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一个人对他们训练不过来,教官明显不足!!”。


“恩,山上的住房还够用吧?”安贝没太注意唐忠提出的问题,而是先关心了人员的生活情况,“食物是否供应充足?!”。


“由于早已安排,我们在山上的简易营地已经盖好,床铺等生活用的家具、用品等也早早有了准备,食物上有十辆运输汽车保证供应,也没有问题!!”唐诗雅代替他的堂哥说道,作为管家婆,这内务上的事她更了如指掌。


“这就好!!枪械的事我已跟郁金香有了联系,最近会有很多武器陆续分批运来,至于教官,那机枪队的一百人早被你训练成了全能,还有什么他们不懂的,全部放下去做辅导员!!我也搬到山上去住!因此公馆只要留下十来把机枪看家守院就行!!”安贝说道。


“老爷,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一下,你一下公开招这么多人,还都是扛枪的武装,警察厅那边不会有人不知道,这上海警察总共也就才二万的警力,你这枪队组建下来都快有了警察人数的一半!!你不去跑个关系把这事盖住是不行的!”唐诗雅此时插口道。


事实上,警察厅不仅知道了安贝公开招募枪队的事,简直还惊动了上海警察厅!!这么多人的武装,突然出现在上海滩,这还了得?!!


幸得安贝早早请郁金香跟警察厅长打了招呼,约出来见面,人家心里稍微有个底,才没立刻找上门来。


“恩,我跟郁金香小姐约好,今天下午在‘汤姆大叔’餐厅宴请警察厅长,到时会向他解释清楚!!”安贝点头道。

………分割线………..

上海最奢华的‘汤姆大叔’国际餐厅里的最豪华的包厢内,安贝、唐忠、段云鹏、李圣五和着餐厅经理刘易得早早守候着。


“我说安老弟啊,一个土里土气的警察厅长用得着请我来当陪客吗?!当初张学良在此宴请国联的人,我也没在旁边侍候,倒是蒋委员长光顾时,我理所当然的出来做陪了下!”。坐席上的刘易得见客人久久不到,有点不耐烦道。他被请来亲自作陪,也不知是冲着上海第一交际花郁金香的面子,还是冲着安贝在这里曾今一餐消费80万美元的缘故,不仅如此,这安贝还是个会享受的主,每有什么节日或有什么事情甚至是即兴而来都会到这个‘汤姆大叔’烧钱的地方来烧钱,这一来二去,竟和餐厅里的刘易得混得烂熟了。


“大家等久了吧,厅长有点事耽搁了点时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年轻有为的安贝安先生”就在这时,郁金香挽着一个肚子朝外挺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包厢“这位就是上海警察厅鼎鼎有名的警察厅长王鸣起王厅长”。


“哦,原来阁下就是王厅长,幸会幸会!”安贝听了忙站起来要跟王鸣起握手!!


“哼~~”哪知道王鸣起很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并没伸出手去,他这次来完全是看郁金香的面子,对安贝这样的小白脸实在没什么兴趣!!他认为郁金香之所以肯出面为安贝请他赴宴,大概是因为这个长得还有点帅气的安贝和郁金香有点什么床第上的纠葛,才会如此出力,本身并不看好安贝。


“这位便是餐厅的刘经理,大概二位早已认识了吧”郁金香见状,忙把一旁的刘易得介绍给他。


“哦,是你啊,竟亲自作陪,难得,难得”说到这里不禁朝安贝瞄了一眼,原先眼里的轻蔑已然消失。


这刘易得,肯定不是全上海人都知道其人,但一定是全上海的显贵都知道的人物,除非那些显贵没到过这里吃饭,这是个只允许烧得起钱的富亨进来的地方,即使王鸣起贵为上海警察厅厅长,也难得来这几次,并且都是公食,就他那点薪水,还舍不得私下来这里享受。


所以王鸣起见刘易得竟也被拉了进来,顿时对安贝来头的评估腾腾地往上升。


“人都到齐了,刘经理,快把你们最好的招牌菜上来吧”郁金香笑吟吟地对刘易得说道。


“啪嗒”刘易得没说话,只是朝包厢外打了个响指,立刻几个漂亮的美女端着菜盘走了进来。


“脯羊眼球”, “酥炸西藏耗牛肉”, “非洲河马肉丸”,“ 狮子肉丸”,“ 嫩煎响尾蛇肉”,“ 麋鹿肉香肠”,“ 油炸鸵鸟腿”,“ 海胆卵拌塘角鱼。”。


美丽的服务员小姐上一道菜报一道菜名,不看这菜,光听菜名,王鸣起便能感到这些菜的稀罕了,什么河马、狮子肉丸,鸵鸟腿,…别说是菜吃没吃过,就是这拿来做菜的动物河马、狮子、鸵鸟这位上海市警察厅长王鸣起也只是听过而没见过。


“哎,王兄,怎么不动手了,这些可都是名贵至极的菜啊,来,尝尝这油炸鸵鸟腿,这鸵鸟可是非洲才有的东西,飞机空运过来价格可是到了2万美元一只啊”刘易得用筷子夹了块鸵鸟腿到王鸣起碗中“吃吃看,这可是大补品啊,一块鸵鸟肉能抵得上吃一百只老母鸡”。


听得是非洲运来的,并且是2万美元一只,王鸣起赶紧一口对着硕大的鸵鸟腿就咬了下去,只感到口齿间的肉鲜嫩而润滑,刚咬下去时,肉汁像水般冒了出来,几乎将嘴填满,味道极其鲜美,王鸣起狼吞虎咽地把这块鸵鸟腿吃完后,赶紧又夹起一块塞进嘴里,一边心里嘀咕着,当警察厅长这么多年,无论是来作陪重要人物,还是单位来这搞宴席,都还没吃到这样的菜了,也难怪,一只鸵鸟就2万美元,那一只鸵鸟腿折合下来也得几千美元,是没几人吃得起的,平时自己参加的宴席一桌菜能够上几百美元的档次就算得上阔绰了。想到这里,又朝安贝瞄了一眼。


“王厅长,来,小弟不才,来上海这么久还没拜上你这么个大菩萨,我先进你一杯!”安贝拿过王鸣起的杯子倒满了一杯‘路易十三’,然后再跟自己倒满,向王鸣起敬道。


“哎,王厅长,这杯酒你可得喝,就是不给安兄弟面子,也要给这瓶酿窖了百年的人头马面子,这在市面上可是8万美元一瓶哦,并且是有价无市!!”还没等王鸣起表态,刘易得就在旁边助兴道。


8万美元!王鸣起一听差点椅子没坐好一屁股坐在地上,人头马他喝得就少了,‘路易十三’的人头马则只是听闻,现在才知道竟然这么贵,整个大上海所有一万警员的薪水往高了估计每月总共也就5万美元,这瓶酒的价钱快能给他警察厅管辖的所有人员发两个月工资了!!


“这么贵?!多少人能喝得起啊?!!”王鸣起竟顾不上自己高高在上的警察厅长身份,脱口而出。


“你还别说,这样的酒从我们‘汤姆大叔’在上海开张以来,历史上就开过三次,一次是上海大亨荣德生给国外的一个重要议员开的,那瓶酒价值4.5万美元;一次是张学良给国联的人开的,那瓶酒价值3万美元;一次是杜月笙给我们的蒋委员长开的,那瓶酒2万美元。由于就开过这么几瓶天价酒,所以这酒价钱我是记得清清楚楚,不会有差,可也赶不上给你开的这瓶8万美元的‘路易十三’啊!!”刘易得介绍道,他还遗漏了安贝第一次独自来吃饭时开的却是瓶10万美元的酒。


刘易得说的那些可都是大人物,大到自己在这些大人物的面前就好比蚂蚁一样的微小,可今天他却喝上了比那些大人物高档得多的酒,这样的酒别说是王鸣起一辈子都喝不起的,可能也是那些大人物今生都不会有机会喝上的,顿时既是兴奋又是感动,对今天宴席的主人更是高看了不知多少眼。


“安老弟,这些天传闻有人在上海滩招募枪队队员,听说是你干的?”王鸣起和安贝碰过酒杯后,主动俯过身子去低声说道。


“嗨,什么枪队?!都是谣传,只不过是招些能够保家护院的下人”安贝按事先管家婆唐诗雅跟他设计的话说,唐诗雅告诫过他,这枪队可不是想招就招的,这上海是老蒋控制的地盘,他怎么能容许别人在他的地上招募跟军队一样装备的武装人员了,安贝听了忙吁出口气,忘了这是在战局非常敏感的民国,即便是在美国那样可以公开招募雇佣军的地方,也要事先经过很多程序审批才行,在中国,私自拉起武装,和造反没什么区别,这造反,又是中国统治者的最大忌讳!!


“嗯”王鸣起低声应着,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反对,在这之前,他对安贝搞这么多人的枪队还以为是虚张声势,但今天一见这场面,别说安贝要搞支枪队,就是要搞支军队也是有这财力的!!


由于对安贝的实力有了重新认识,所以接下来王鸣起很愿意和安贝谈每一句话,还不时给几句肺腑之言,他明白,像安贝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今后可能很多事还要找他帮忙!他也乐意结交这样一个大亨,仕途与钱财是永远分不开的!!


晚宴便在很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过去了,王鸣起临上车时,安贝赶紧过去塞过一个盒子,并说道“一点小小意思,还请笑纳”。盒子虽不起眼,但王鸣起明白这盒子里的内容一定能给他惊喜。


“哇~~~,郁金香,这个安贝究竟是个什么来头?!!”王鸣起上车坐稳等车开动时,急不可耐地打开盒子,里面竟是黄澄澄的两块金砖,他接过箱子时就觉得很沉,但却没想到会装有每块5公斤重的两块金砖在里面,但想到刚才开的那瓶‘路易十三’时,便又觉得理所当然,喝的酒这么贵,送的礼自然也不会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