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九十章

骆马湖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size][/URL] 在宿迁县城内,公安人员彻夜工作。同志们分头查找、搜寻,始终没有发现叛变投敌分子高天华。八月十三日,日军逃窜,当天抗日武装解放县城,高天华即躲藏起来。十三日晚上,乘宿迁城混乱,共产党忙于接收政权,收缴,清点汉奸伪军武器弹药、查点各色人员之际,高天华混出西圩门,大路不走走小路,白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在宿迁县城内,公安人员彻夜工作。同志们分头查找、搜寻,始终没有发现叛变投敌分子高天华。八月十三日,日军逃窜,当天抗日武装解放县城,高天华即躲藏起来。十三日晚上,乘宿迁城混乱,共产党忙于接收政权,收缴,清点汉奸伪军武器弹药、查点各色人员之际,高天华混出西圩门,大路不走走小路,白天潜伏夜里行走;渴了喝些沟塘里的水,饿时就啃些老百姓种在庄稼地里的玉米、萝卜、红芋,胆颤心惊走了半月之久逃到宿迁西、离宿迁有二百四五十里之遥的徐州。时国民党军利用交通的便利,已占领徐州,徐州的市面上已经到处都是国民党的官兵。街面上有徒步行走的一队队国民党官兵,有的乘坐美军的道奇牌十轮大卡车,有的乘坐美式吉普车,有时驰过来一队骑兵。徐州街面上还有零星穿军装的日本人,这些日本人已没有了往日的威风。这些被解除了武装的日军军人见到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军人,无论官兵则点头哈腰,让出道儿,躬敬地站在一侧,让中国的官兵先行。徐州的国民党各级机关已经公开挂牌办公。高天华来到一处挂有“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大木牌的门前,见大门两边各站有一个高大的宪兵,在那里站岗。这两个宪兵头戴美式钢盔,身穿美式宪兵军服,足蹬美式大皮靴,如果不是胳臂上套着印有“宪兵”二字的膀箍和黄皮肤的面孔,人家还以为是两个美国宪兵,在为国民党军事机关在站岗。绥靖公署的大门口,美国的别克、雪佛莱各种牌子的小卧车和美式军用吉普车进进出出。象叫花子一样的高天华被徐州绥靖公署门口的威严所吓倒,想进去又不敢进去,不进去刚自己在异地徐州又无落脚之地,更要命的是身上已没有一文钱。吃饭无着落,做生意没有本钱,做工没有手艺。说本钱也有,就是出卖同志,当过汉奸特务,这就是他唯一的本钱。世界上有一种人,为了一己之利不要脸皮,不要尊严,不要人格厚颜无耻。高天华就是这种人,他在徐州国民党绥靖公署门前逡巡了半日,终于硬着头皮往大门里闯,被门口的宪兵拦下。高天华和宪兵撕扯,被高大的宪兵反剪双手,高天华的头被迫朝下,背后的双手被宪兵往上抬得老高。高天华嘴里喊:“我是宿迁县城共产党,要找你们长官。”宪兵以为这家伙脑子有问题,是个精神病人,就朝大门外猛拖。这时从绥靖公署院内开出一辆小卧车,开到门口一侧停了下来,高天华说的那些话被车内的一个中年女人听到了。她坐在车内看到绥署大门口发生的这一幕,并听到高天华喊叫,命令司机停下,司机把车停在大门外的路边,一个年轻的男副官下车开门,中年妇人下了车,喝住了拖打高天华的宪兵:“住手,把这个叫花子交给我处理。”宪兵见从小卧车里走出来的这个中年妇女,一头新烫的卷发,戴着船形军帽,肩上扛着两朵银色的梅花,穿美式军礼服,胸前打着领带,足蹬高筒女式黑皮靴。该女子虽已年过中年,但脸色白皙,涂着口红,身体不胖不瘦,是个妖饶威严的女中校。宪兵扔下高天华向这个中年女中校敬了个军礼,服从命令道:“是!”又回到原来哨位。女中校走到摊在地上的高天华问:“你刚才说你是宿迁的共产党,我问一个人你可认识,如能认识,就说明你的话不假。”高天华已不抱希望,头也不抬地说:“宿迁县共产党的头头我都认识。”女中校说出一个人名:“张英华你能认识吗?”高天华抬起头。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中校穿着一身笔挺的簇新美式军装,身上散发出不知名的外国香水的芳香,高天华张口说出:“张英华是共产党宿迁县独立团团长,外号‘张烧包’。老家住在黄泥圩,曾在徐州念过师范……”高天华在投敌前,在共产党宿迁县委机关干过,县委主要领导也就那几个人,他怎能不知道几个领导人的底细?所以一口气说出许多有关张英华的情况。那个国民党女中校打断了他的话说:“上车,以后慢慢聊。”女中校原来坐在车后,上车后坐在车前副官坐的位置上。副官只好捂着鼻子和满身臭汗的高天华坐在后座上。司机发动小卧车,向徐州城中心驶去。

这个美丽的中年妇女叫徐莉,是张英华早年在徐州第六师范读书时的初恋情人。两人被迫分手后,徐莉因为有一个在徐州市党部工作的父亲,徐莉师范毕业后,进入徐州党部任秘书,干不到一年,国民党特务组织军统徐州站招聘特工人员。以“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西南干训团”名义招聘。徐莉的父亲就把女儿介绍给军统徐州站站长。徐莉在“西南干训团”结业后,被军统授予少尉军衔,分配到老家徐州任军统徐州站的情报员。徐莉有一次出差到南京时,在南京一个舞厅里结识了韩德勤手下八十九军里的一名团长,二人结婚,徐莉变成了团长太太,虽然徐莉只是一个团长夫人,但徐莉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军统特务,因此在整个八十九军就是中将军长李守维,有时也得买徐莉的账。徐莉等一伙军统特务把八十九军控制得很严,他们在顽军中灌输法西斯独裁思想,什么“全国只有一个领袖那就是蒋委员长”什么“只有一个主义,那就是三民主义”,只有一个政党那就是“中国国民党”云云,八十九军成为一支彻头彻尾的反动军队。一九四0年下半年,江南新四军一部挺进苏中里下河地区的黄桥镇,以图在此建立根据地与日寇作战,可是败退在苏中的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不去跟日寇作战,却视进驻黄桥镇一带的新四军为眼中钉,肉中刺。急欲除之而后快。韩在接到重庆蒋介石消灭苏中新四军的密令后,于十月四日集中二十六个团的兵力攻打黄桥,而八十九军是进攻黄桥镇的主力。韩德勤这个共产党军队的手下败将,在红军时期的江西剿共中,身为师长的韩德勤所率一师人马遭红军痛歼,本人差点成为红军战士的俘虏。蒋介石要杀他,幸亏蒋手下的红人顾祝同相助才无事。国民党一级上将顾祝同,江苏涟水人,而韩德勤是江苏宿迁洋河镇人,说起来二人是苏北小同乡。二人在保定军官学校同学期间,曾相约二人之中日后无论谁得势都要拉对方一把。顾祝同保定军校毕业后,在军阀军队内混了几年,后到广东,适逢国民党在广东开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顾祝同当上了黄埔军校的教官,得以结交蒋介石,从些官运扶摇直上,在国民党军队里曾官至陆军总司令,授一级上将衔。韩德勤在这位苏北老乡的照顾下,也成了封疆大吏,成了国民党高级将领之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