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媒体托拉斯劫持真相(转载)

x1010wang 收藏 1 40
导读:警惕媒体托拉斯劫持真相(转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钱云会案”中南方报系媒体人及其专家学者众生相


岁末年初,无论是传统的电视报纸杂志,还是纷繁芜杂的论坛博客微博,浙江温州村长钱云会之死都是大家争相传播和讨论的头条。围绕着村长之死的种种疑云,网民个个争论不休,一条生命的远去,让这个新年在热闹喜庆当中有了一丝丝的幽怨,而比幽怨更多的,则是一股来自以南方报系写手带来的强大功利和暴戾之气。人死之后的血腥味,让嗅到味道的部分“媒体人”、“学者”和“评论家”们这个新年过得格外繁忙,发报道、写评论,微博上争论不休,将争夺的焦点聚集在温州乐清蒲岐镇寨桥村这么一个小到大多数中国人都不可能知道的村寨里,也让自己赚足了眼球。平心而论,媒体在这件事情上热情似火是有道理的,多年上访、征地强拆、强势政府、公民维权、多人谋杀……还有村民们集体跪在村口,以及血淋淋的照片,太多太多惹眼的标签让我们有理由愤怒,但是,作为一个成年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保持冷静,需要提醒自己看待事情不能掺杂情绪,情绪会干扰你对事件的认知,对方向的辨别。毕竟……真相只有一个。


坦白讲,如果说过去南方报系媒体人曾经还有过一些成绩的话,那么,在此次公众事件中南方报系媒体人及其常在这些报纸上发表文章的学者、专家、教授、评论人等等一干写手的表现,着实让人失望,也让人不由得怀疑当年的许多报道和评论,是否真如他们所标榜的客观、公正以及逼近真相?乐清村长之死喧嚣到今天,我们在此稍加梳理,试图厘清那些一篇篇所谓的独家报道是怎么一步步炮制出来的?那些专家、学者、记者等吃传媒饭舆论的人面对舆论监督时,又表现出怎样的不淡定、不冷静以及不和谐?


还是把话题撤回事件本身,情况大概是这样的。2010年12月25日,浙江温州乐清县蒲岐镇村干部钱云会被车辆碾压致死。当地村民及舆论普遍相信钱死于谋杀,当地政府经过调查表示钱死于普通的交通事故,但媒体与官方分歧过大,一时间舆论争论不休。事实上,包括南方报系媒体人及其常在这些报纸上发表文章的学者、专家、教授、评论人等等写手在内的许多人,并未真正介入和了解此事,却在各大媒体撰写评论,并各大微博上频频发言,斩钉截铁的态度让人没有理由怀疑他们。因为事态发展到后期,与写手们的断定相去甚远。坦白讲,我很疑惑,也在反复问自己……或许,他们比较了解真相?或许,他们根本没有抵达现场?也或许,他们其实是一个庞大的传媒团队,大到可以导控舆论的方向?


简单看看,这其中比较惹人瞩目的人物有:曾参与创建《21世纪体育报》的记者李承鹏;曾为《南方体育》、《南方周末》等媒体撰写专栏,参与创建《新京报》并担任文化娱乐部主编的记者王小山;曾获选2010年《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50人之一,南方报系的好朋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南方报系专栏常客笑蜀;原《南方周末》记者连岳;南方报系专栏作者、律师斯伟江;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总编辑,南方都市报系管委会主任兼南方体育主编、新京报总编辑程益中,原《南方周末》记者石扉客……

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渺小如斯,见了谁都点头哈腰,对这些如雷贯耳的大教授、大律师、大记者、大学问家自然是高山仰止,只是,我们需要的是真相,不希望被不真实信息干扰,我们不能被唤起莫须有的仇恨。恨国家、恨政府、恨民族、恨周围的人、或者干脆恨我们自己。拜读“南方”多年,这个问号越来越大,大到让我怀疑过去的一切。各位只需把“钱云会案”稍稍捋一捋,就会看到那些信誓旦旦表示得到可靠消息政府有猫腻、以各种怀疑手段针对当权派,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怀疑党和政府的,必定或多或少都有南方报系的身份背景。有时候我们在想,他们究竟来自哪里?


他们都是网络舆论的活跃分子,他们抑或常在南方报系刊发文章,与其保持良好的沟通关系;抑或曾经或干脆现在就是南方报系的人。可能有人觉得有点儿危言耸听,但请仔细想想,南方报系已经非常庞大,不单单只是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等几家报纸,而是一个庞大到令人发指的媒体托拉斯。它覆盖中国大部分地区,影响着对社会有影响力的那群人。简单看看南方报系的公开信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正在致力于高效整合配置资源,实现集团整体效益最大化。集团现拥有“十一报”(《南方日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农村报》、《南都周刊》、《风尚周报》、《理财周报》和与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合办的《新京报》、与西江日报社合办的《西江日报》、与云南出版集团合办了《云南信息报》),“八刊”(《南方月刊》、《城市画报》、《名牌》杂志、《南方人物周刊》、《21世纪商业评论》、《商旅周刊》、《南方第一消费》、《鞋包世界》),四个网站(南方网、南方报业网、奥一网、凯迪网、番茄网),一个出版社(南方日报出版社)。”


请问,这仅仅只是一家普通的媒体吗?你什么时候见过他们为了争论一件事而互相掐架?你见过?反正我没见过,我想那得益于南方报系内部架构的协调机制。


有句古话叫三人成虎,意思是一个人说话或许不能叫人相信,很多人同时都在说一件事情的时候,作为受众,你很难做到不人云亦云。这种环境,也正是谣言诞生的温床。同理,在一个传媒帝国强大到足以干扰和控制其他言论,也到了它劫持真相的那一天。在媒体手里,真相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你可以让她穿花裙子,也可以让她穿校服,或者干脆什么都不穿。


简单梳理一下一个普通的事件是怎么酝酿发酵为一个全国性公共事件的。


在“钱云会案”发轫之初,南方报系的专家学者记者们尚未介入调查,除了凭借自己的人脉口口相传,就和我们守在互联网上一模一样。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就守在电脑面前写出了那一篇篇长篇累牍的报道。或许,现在的写手们都不再需要田野调查?呵呵,就是这个样子。我们从写手们口中得知,当时是有人给钱云会打电话,他出家门后便被一些人按住,然后生拉活拽地拖到车轮下面,随后发生了这起“事故”,因此钱云会是被“有些人故意害死的”。他们甚至直接指出,从肇事车辆上指挥并在出事后离开的肇事者是当地一名谢姓官员,有很多村民因为反对官方被警方带走。此帖一出,更有不少自称是事发现场周边居民的网友们相继发帖“证实”此事,一时间舆论哗然,乱象迭生……


事实证明,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子虚乌有的谣言,至少现在得到的消息是如此。你是否觉得,这些虚假的信息,会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你对一个事件性质的判断?我们姑且不论这件事的真伪,事实上我们都没到现场,除了当事人和当地有关部门,没人可以证明。但那些和我们一样通过互联网了解信息的专家、学者、记者们,就开始告诉我们事件的发展是怎样怎样的,政府是如何如何肆意妄为,而当事人的人生又是多么多么悲惨,“可怜的村主任,上访无门进车轮”……事实上我也认为,如今部分地方政府有些违规真是犯法的行为确实让人反感、愤怒,但大众并没有赋予这些专家、学者、记者们听见风就是雨,进而利用自己的身份张嘴就来、以讹传讹的权利。政府做得不对,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政府哪里不对,而不是你们去编造一些莫须有的行为来教育我们。一些传媒行业需要坚守的原则在实践中被悄然忽视。试问,大众期待的,是真相呢?真相呢?还是真相呢?南方报系的写手们不会不明白。


我不愿意相信南方报系的写手们是恶意造谣,但起码是不负责任地以讹传讹,把舆论指责的火焰引向政府,让政府猝不及防、难以应付,借以体现媒体的监督职能、公信力。这造福了媒体,教训了政府,但最终相信损害的,依然是公众的利益。仇恨被莫须有的东西煽动,后果我无法想象。舌头非常柔软,但却是最锋利的一把尖刀,舆论可以杀人,这是以往已有多次证明。媒体的功利和暴戾之气,煽动民众仇官、仇富、仇警,仇视一切写手们认为应该仇视的人,这可以获得道德上的正义感,也可以博得广大民意的支持,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只是,这是真相吗?


在南方报系写手们的笔下,现在的党和政府早就应该拉出去枪毙一百遍,只是我个人认为,党和政府没他们说的那么不堪,我以及我周围的人过得也没那么水深火热,不至于那么愤世嫉俗。经过南方报系写手们的渲染、烘托、炒作,等到温州警方调查结束公布结果的时候,你觉得相信的人还有多少?真相也因此迟迟待字闺中。


恰恰在这个时候,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出于对发掘真相的渴望,12月30日、31日,部分网民先后组织了多个独立的民间观察团队来到乐清县蒲岐镇。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则是王小山、笑蜀、于建嵘、窦含章等人组成的多个公民独立调查团,以及在后方观望、力挺的李承鹏、连岳、程益中、王克勤、十年砍柴、斯伟江、石扉客......这些公民独立调查团在来到乐清之前,无一例外是无数次揣测过、揶揄过、痛骂过温州官方,但后来事态的发展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据媒体报道,王小山到达乐清后,向当地有关部门提出三个诉求:调看肇事工程车出事前录像、搜集警方出警时拍摄的现场照片、约见警方称为证人的几名保安。温州警方之前引述了几名目击现场的保安的说法,观察团认为这些人的身份需要核查,他们最后见到了四名保安;观察团到事发地附近的浙能乐清电厂和乐清港湾开发区工地进行了调查,调看了肇事工程车出事前的沿途监控录像。31日下午,于建嵘领衔的公民观察团到达乐清,温州警方发表声明,欢迎学者的观察团来关注乐清事件。基于这样的表态,于的团队先后与乐清市公安局、温州市外宣办、温州市公安局以及温州市市委书记联系。于建嵘也与钱云会的父亲、儿子和女儿进行了交谈……


在此之后,“钱云会案”首份公民调查团调查报告于2010年12月31日晚出炉,“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团公布报告: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王小山在微博表示,他们的调查过程中得到了当地警方的配合,见到了当时目击现场的保安,并查看了肇事工程车出事之前的沿途录像。1月1日,王小山表示:“目前还没有找到证据证明是谋杀。”于建嵘在微博上说:“在不能接触关键证据和证人的情况下,我等非刑侦专业人士,要对钱云会之死是被谋杀还是交通事故作出判断是不现实的。”


很明显,在无数次批评温州警方之后,南方报系写手们组成公民独立调查团没有得出他们所预想的结果。在微博中可以看出,他们的情绪是有些不甘、不舍、不情、不愿。是啊,存着心去挖掘内幕,没想到让内幕给挖了,实在是让写手们自己感到失望。而更感到失望的是被吊足了胃口的广大网民,有想法的网民表示,目前关于钱云会案的证据纷乱,政府和民间的立场都还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和证明力;而没想法的网民干脆破口大骂,亲切问候南方报系写手们全家,让他们在民意面前遭遇巨大的信任危机。


在被网民谩骂之后,微博里的对话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写手们与数量庞大的网民开始对骂。口才好的,占据上风;口才差的,负伤脱逃。媒体也继续写,炮制出更多华丽辞藻的文章,占据了越来越多的版面。只是,大家都翘首以盼的真相,愈发变得扑朔迷离。到今天,我真正感受到“无冕之王”的能量,大到可以控制我们的大脑,左右我们的思想,毕竟我们普通人没有精力和时间去调查每一件事,我们认知世界就寄托在这些写手们的笔头上。但是,他们真的值得信任吗?他们骂政府,但等到他们介入调查公布结论之后,他们也得到了网民的谩骂。我们解决问题的途经是不是出了一些问题?我们是不是对媒体寄予了太多的信任?坦白讲,那些声称自己“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南方报系的写手们,在你们的笔下,我并没有“读懂中国”,反倒觉得越来越乱。谁又能告诉我,谁看到了真正的真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