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中队 正文 九十九 告别

会流泪的鳄鱼 收藏 3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8392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27.html


第二天睡醒的时刻,已经是太阳高照了,睁开眼,见小胖子。赵军、孙帅等都是在默默的坐着,他们见我翻身起来,几乎同时站起来了,但瞬间又几乎同时默默落座了,一个个盯着我,不说话。


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我穿衣起床拿起脸盆走出了宿舍,走至了再也熟悉不了的水池边,洗了一把脸走回宿舍,热腾腾的早饭端在了饭桌上,他们簇拥我坐了,然后齐刷刷围站在我身边,默默的盯着我就要进行的在部队在县中队的最后一次早餐。


我咀嚼着馒头,抬头冲他们笑笑,可无法抑制的酸楚从心底涌起,眼圈红红了。


“班长,你要走了,我怎么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赵大憨打破沉默,第一个开口道。


“说什么,这是?太阳明早会照样升起来。”我努力微笑着回说道。


“我是说,你走了,这里会很沉闷的,就是会像天塌下来一样沉默。”赵大憨顽固的坚持道。


“可不是,喝酒,谈女人,俩个漂亮姐姐轮流来转转,多热闹。。。我在一边呆着,只瞅瞅就感觉舒服的不行。”孙帅大有感触的符合赵军说道。


“奶奶的,孙帅你都瞅你俩姐哪了。。。我说,你现在可越来越变坏了昂。”


“得了吧班长,跟着你,不变坏,那除非是真正的蠢货。”小胖子在一旁听见我对孙帅的批责,不服气的对我回顶道。


“小胖子,我知道你在报复我,恨我没把林倩倩说给你,自己拦怀里了。”


“班长你将来娶了谁,我都得认嫂子。。我真是喜欢林倩倩,一个猴精八怪的美人,可在一旁看着你两亲亲热热的,大吃着醋,也挺来劲的。”


“我出去一会。”再也无法抗拒和这帮生死兄弟离别的滋味,再也无法强装着欢颜和他们嬉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几乎是逃跑般的奔出宿舍,奔出中队。


走着,恍惚的走着,走在这熟悉的街道上,我大脑一片的空白,一切那么的熟悉,一切却记忆不起来了,走至火车站的时候,我感觉就是已经走完了我一生的旅途。


购买了火车票后,我漫无目的而心所驱使的走至了师傅家的大门前,扣了扣们,是大娘开了门,师傅不在,去市里做一个武术比赛的评委了。


“师母,我复原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第一次喊出了师母这两个神圣的字,第一次给她老人家跪下了。


“孩子,你大爷是轻易不收徒弟的,他看好了你的善良和真诚,你聪灵的慧根,你姐姐就是出嫁了,我真想让你当上门女婿。。。我再有一个女儿,怎么也不放跑你。。。。孩子走吧,再怎么说,这里也不是你的家。”


“师母。。。”


“孩子,人生难得有今世,今世难得有缘。。。这几天你大爷坐立不安的,就天天念叨你,这兔怠子不会有事吧。。谁想是你这就要复原了。”


“师母,这里一切,我都舍不得。。。”


“孩子走吧,回到你父母身边吧,只要你心里有你这个大爷大婶,我俩在闭眼的时候,就一定会知道的,会满足的。”


恍惚的走出师傅家的大门,我鬼使神差的又走到了那个酒楼的门前,我知道,我不是想去看辉哥,那里有我纯洁的葬礼,那里有我挥之不去的影子一幕。


“我知道,我走上的这条路,比猫耳洞更危险,是永远回不了头的路,鳄鱼,兄弟一场,哥哥就和你说一句话,不要有仇恨,仇恨会彻底毁了一个人的,我们降临这个世界上都是来受难的。。。我信奉耶稣了,但我知道一切都已经是无法挽回了,她已经走了,她在受难中得到了需求,得到了快乐。。。幸亏她明白了。。。我经常想,在她的身上我变成了魔鬼。”


“我挥之不去”


“鳄鱼,男人就是以撕碎眼前的高贵和美丽,为最大的发泄着的快乐,这是卑劣的自鄙的,和一个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共度一生。。。她走了,我哭了。”


“你还会吝惜她。。。你是在鳄鱼掉眼泪。”耳边响起那夜白皙肌肤上的皮带声,我愤愤的说道。


“鳄鱼,自从战场上回来,我一直被愤怒燃烧着,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魔鬼。。。。那夜你走后,我疯狂了一个晚上,天亮了,她眼角溢着泪,精心打扮自己。。。我颤抖了,我想起了那个跟着城市人走了的女人,都没错,为了自己生活好一点,她们付出的也很痛苦。。。。鳄鱼,来世吧,来世再有一场反击战,让我兄弟俩个,在战场上死去。”


我无语了,无语的拥抱了辉哥,无语的走出了饭店。


漫无目的的走着,再不知道该往哪走了,该向哪去了,心里只是清清醒醒的明白,不能走回中队去,自己承受不了离别的煎熬,我心想所使得走进了公园,坐在了曾经英雄救美的小溪边,记忆起自己的莽撞的义举,记忆起了小刘娥的恼晕了的俊脸,记忆起了林倩倩的暗香浮动的猴精八怪,我笑了,甜蜜的笑了,坐了很久很久,呆了很久很久。


晚间的送行宴,在县局的餐厅里是极其热烈和宏大的,县里的领导和公检法司的领导全来了,但营造出来的氛围,是我们六人是主角,而他们全部是陪衬,我们六人坐在了主席上,县太爷亲自斟酒陪坐,受到了一生从未有过的礼遇,可以了,还要怎样?只不过是几个即将离去的小兵而已,来对了,因祸得福了,我们热血激昂的三年零五个月,得到了最大的尊重和最可骄傲的回报。


但我心里却总是在感觉缺少了许多,这许多,其实我也明白,那就是只是缺少了一个起初接风宴上的人,一个让我永远怀念的人,他长眠了,再怎么想,也是长眠了。真希望他醒来,我要和他说说,俺现在真是一个男人了,而且是睡了一个很不错女人的男人了。


回至宿舍里原本想默默得走,可紧紧的被给几个人拥抱了,被拥抱着不松开。


“兄弟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再也熟悉不了的话,再也简单不了的话,可此刻,从嘴边吐出,才真真正正体验了她的分量和其中的难言心状的味道。


“唉,鳄鱼,你们的杀人街真不错,就是太贵了。。。。真是杀人,我那天馋了再去,你还能接待我吗?”指导员和李队长来了,指导员嬉笑的拍着我的肩膀,但是未几拍,便侧转了脸。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男人,这都是。。。鳄鱼,等你嫂子不要我了,帮我找个青岛大嫚哦。。我也很能打,也有文化。。。”李队长狠狠捶了我一锤,例外不了,也是掩饰不住的侧转了脸。


孙东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走了,刘斋和陈建是第二天的火车,一一拥抱后, 小胖子骑自行车载着我,孙帅载着马森,我们四人行驶在大路上,天色被夜幕完全笼罩了,大路两边眨起了许多星星,拂面而去的风挺凉,却是那么的让人亲切,始终无语的马森突然大喊出“再见了,再见了,我的县中队,我的青春。”


我被瞬间的感染了,也随之大声的喊叫起来“再见了,再见了,我的梦想的现实,我所爱的你们。”


我和马森孤怜怜的坐在站台上,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彼此虽是心中万般的起伏跌宕,可说不出一句话,我渐渐感觉胸闷憋慌了,我开始呕吐了起来,马森给我捶着背,递上了一个干净的毛巾,我擦拭了嘴,眼前又随即递上了一个拧开帽的军用铝壶“喝吧,少爷,别什么都顺手就扔了,有用得着的时候。”


我火闷的胸膛里灌进冰凉的水,立刻舒服了许多,彼此瞧瞧,然后对视着无语者笑了。


“我们回去会怎样?”马森盯着夜色问我道。


“会怎样?结婚生子,和其他人一样,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


“没有计划?”


“没有,一腔热血都洒在这里了,累了,疲倦了,回去上班睡觉,一天天的活着。”我的回答毫无迟疑。


“你认为你这生,最渴望什么?”


“纯洁美丽的爱情,热血沸腾的战场。”


“我也是,我真后悔那一年的医院培训了,浪费了,听不见刺耳的警报了。。。回家后自己能一个,按时响响给自己听听,不违法吧?”听了马森这句自我乐趣的话,我禁不住紧紧搂住了他的肩膀,兄弟,我的兄弟,是的,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奢华,真的不从是我们的血液,我们青春的激昂,都总无私无欲得燃烧着生命的力量。


列车启动了,我没有挥一挥手,我强烈的感觉着,着挥手的一别,已经是注定了我一生的永恒,熟睡吧,我的城市,我无愧于你的怀抱,我从终点又要回到起点了,但我的青春因你的存在而激昂辉煌了岁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