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十三章

swxaqz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不知道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潘权贵瞄了一眼,提示旁边的李飞接电话。   “喂,您好。”   “你好,是李飞吗?”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梁倩梅,前几天我们在KTV见过面的,那时候你还帮了我们打那些坏蛋。”   “呵呵,梅姐,我想起来了,真是抱歉,没听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在某一个别墅中,豪华的大院,建筑前方是一汪温泉。东侧一条隐蔽的水管冒出热气腾腾的泉水。一枝狗牙花从水管的前端假山的某一角落垂下触及水面,枝条上几朵白色的狗牙状花苞在热气形成的雾状中若隐若现。远些的是一个灯光昏沉的灯柱。一个中年男子闭着眼睛坐在温泉中背靠着水池西端露出上半身。两双娇小的手搭在他身上很专业地按着穴位。

远处传来悠扬动听的京剧曲调,男子嘴里边轻声哼唱着,从他嘴里吐出的却是‘午夜凶铃’般狼嚎声。按摩女偷偷发笑,而中年男子却浑然不知,唱到动情处情不自禁地越唱越大声。

“老板,为何这么高兴?”按摩女问道。

他那微微发福的身材,从喉咙里发出粗犷的声音覆盖美女细腻的柔声。已到中年的江海波没有听到,依旧沉醉在自己的哼调当中,颇有自恋之嫌,随之传来的仓促脚步声却将他惊醒。走来的是高大威武的保镖。一过来就说:“老板方华强叫人送来了这个东西,还传话让您明天去他那里喝杯热茶。”

“是什么东西?拿来我看看?”招了招手让按摩女前去取。

按摩女从泉水池中起身,身上穿着比基尼泳衣呈现出完美的三维曲线。丰满的胸部上面半遮着,露出白皙的肌肤,高挑的身材随着淑女般的轻盈晃动下,在充满了yu望的保镖前走来,足以让他心生无限遐想。可想而知此时的他将视线对着按摩女的夸张表情是怎样夸张。尽管他带着黑色墨镜,但是凭他那双大双眼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就差口水没有从嘴边流出来了。按摩女纤细的小手接过一件极为普通的玉镯,还不忘在肌肉发达的保镖胸口狠狠捏上一把。然后娇媚地挑了挑眼眉。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原本站得挺直的保镖一阵酥软,美美地咽了咽口水。

这件玉镯其实也不是什么名贵的石材所制,按摩女毫不看好地转移注意力,保持优美的走姿走到江海波前,亲手交给江海波。

保镖在那一动不动随时听后老板的命令,而眼睛却一直盯着两名美女胸前花枝招展的衣服看,此时两名美女窃窃私语。

江海波拿着玉镯仔细地看着,良久才发现上面用很细小的工具刀刻了四个字:合作、共赢!

这让江海波想起了当年他们走到一起做生意的时候。那时候两人的关系特好,比亲兄弟还要亲。是生意上的同伙,生活上的玩伴,年轻气盛一路闯南走北互相关照,有福同享有难一起担当。因为两人都很努力、团结,所以没有人敢小看他们,到后来有实力了,更没有什么人敢不给他们面子。现在随着年纪的增大,怕了,有了钱过上了好日子就忘记了兄弟之间的相扶与共的岁月,都忘记了曾经都很努力。人就变得懒了,消极了,怕死了,怕有一天会被别人报复,因为做的坏事太多了。

江海波哼了一句,那老东西又想耍什么花招?上次他把方华强的场给砸了,量他也没有办法查处是老子干的。想跟我斗?哼!你他妈的方华强是什么鸟东西啊?现在想用以前的交情收买我?以为我还是当年心地善良的阿波?........不过以前的事情还挺让人怀旧的。

想着,他肥大的手掌紧紧握着玉镯。反问保镖:“老杂毛还说了些什么?”

保镖愣了一下,没有听清楚江海波说了些什么。方才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而是将注意力放到别处去了。但江海波看出了他的心思,又将话重复说了一遍,保镖才回答说道:“没有他只是让您去他家喝杯热茶。”

江海波点点头自言自语道:“这像他的做事风格。好吧,你先下去吧。”

保镖转身离开之际,江海波又叫住他,迟疑了半许问道:“你对那姑娘有意思?”

保镖低下头连声说,“没有没有。”

午夜的风传来初夏的清凉,这里地处昏暗的郊区,完全隐蔽在昏暗中的别墅在昏沉的灯光下显得阴森森的。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江海波将头完全侵入水中,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不想那么多的东西。此时的他忧心忡忡,为明天的事情思考怎么办,为他那不争气的弟弟倍感焦急,就在前几天不知死活的弟弟江海平竟然带着一帮粉仔到KTV里对梁文利的女儿动手,打得过还说得过去,可是他竟然败战而归,跑回来哭爹喊娘的。把梁文利得罪了不说,还逞能扬言要干掉梁倩梅全家,将她本人卖到发廊当小姐。当时听到传言的江海波怒气冲天,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对准江海平踹了一脚过去。江海平被踹入水中。江海波则在岸上破口大骂这不争气的弟弟。哪里顾得上斯文?但是骂归骂,以他的个性是不容忍自家人被人欺负的。虽说弟弟无能毕竟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只恨自己对他的呵护太多,以至于水肥过剩导致他目光短浅并且不知所谓。

第二天,一缕夏日初升的太阳所发之光照的水池波光粼粼,几张休闲椅子坐落在周边,传来狗牙花散发的清香,满枝都是盛开的花朵,斜枝被徐徐微风袭过轻轻点上露泉,叶面、花瓣上一小滴一小滴水珠,无不透着祥和美丽。

江海波悠闲地活动着老骨头,做着老人们常作的动作,昨天那位保镖走来问了声老板好之后提醒他要准备出发了,此时车已经做好了准备。叫江海波去换了件衣服。

他可不太领情,见保镖自作主张私自准备好车,还安排自己的事情,原本心情很好的他有点不舒服,张口骂了几句。

保镖不敢说话,等他骂够了又多嘴问了一句:“老板准备穿什么衣服过去呢?”

江海波哼了一声谩骂道:“见那种垃圾,只穿这身衣服就够了。”此时的他身穿花花绿绿的上衣,下面是一条七分裤,屁股后面印着蜡笔小新的小滑头样儿。配上他原本就不是很高的身材。发福的福相除外,俨然一个活生生的民工相,配上脚上那双越南产的高级板仙凉鞋,走在大街上没人会认为他会是一个老板。

当然这是他的一贯作风,不喜欢张扬,做事故意将自己显得更加轻松自在,装给别人看,他完全可以穿着上万块钱的高级礼服套装,但是见方华强这等人物不需要如此,不用对他太客气。只要不怕丢脸,一条短裤走过去也没人敢说什么。江海波心高气傲地吸上清晨的第一支香烟上了奔驰。将去往本市的另一端某一个别墅,即方华强居住的地方。

已是中午,炎热的光线将别墅内的花卉晒得无精打采,护理它的工人躲在一个小房间里悠然吹着风扇,吸上一口红梅。手里头捧着一本书悠哉地过着这夏日时光,给有钱人打工就是不一样,高工资、高品质生活。在室内一台大型的中央空调给整栋别墅输送冷气,此时的方华强拿着电话与另一个人通电话,听声音很是客气,时不时往墙壁上古老样式的吊钟望了望,又转过头往窗外停车场的动静。

远远地,一辆奔驰无声驶来,本身车身所发出的噪音就很少,再加上一路上的树木太多,声音完全被消磨掉。待快到停车场时才听到加油时发出的引擎制动声。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方华强掏出眼镜戴上才认出穿着花色上衣七分裤的是江海波。心里暗暗咒骂,一面吩咐手下准备好茶水。自己也不得不亲自去接江海波。

方华强身上也是身穿普通着装,但至少没有太离谱,没穿拖鞋。走近些一看清楚,简直看见从农村出来即将进城的农民工的身影,方华强忍不住笑出了几声:“江老板果然守约,我李某太感动了。”

江海波,“方老板请客,我哪敢不来哟,不知茶水准备的如何?”

方华强:“已守候多时,江老板这边请。”

两位老朋友见面难免会客气上几句。

方华强见江海波身体肥胖,又如此穿着,难免会奚落几句已达到恶心对方的效果:“好久不见了,江老板还是那样强壮,真让我感到无比的羡慕啊,早听别人说你生意兴隆,每天都忙着跑业务,依我看你这身肌肉恐怕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吧?”说归说,他还用手捏了一把松垮的肥肉赞叹道:“哟,多结实呀!”

江海波笑了笑,心里很不爽,更加决定了择机干掉方华强的想法。强忍着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对他说道:“唉,我哪能与方老板比?听说最近你做了几单生意,钱就赚的满满的,整天就呆在家里悠闲地数钱了,吃的、喝的不用愁,还有几个美眉陪着,生活有你这样的一半就好了。看你这皮肤就知道方老板是用哪一个品牌的护肤产品了,瞧!多白哟!”

方华强看了看自己黝黑的肤色,哭笑不得。这该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了,又粗糙又黑的皮肤站在煤渣旁应该没人认出来了吧?他可一直都想去改变的,但是就是改变不了这个现实,被他这么一说脸上顿时无光。心里极不是滋味。他还是勉强笑了笑说:“哦?你知道我用的是什么牌子的?”

江海波不怀好意地说:“那是我无意中知道的,我平时也挺喜欢用些护肤品,有一次太匆忙,没有看就匆忙抹了两下就走了,也没留意是什么牌子。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现皮肤明显的变白了许多,一看用的护肤品上面写着"本产品属女性专用产品,特别是对于45岁以上的女性效果更佳明显。今天看到方老板,才知道这东西用在方老板的身上效果居然这么好。”说完他禁不住笑了出来,眼镜眯成一条直线,看不到此刻方华强难堪的表情,若是看到的话保管他会立即闭上嘴巴然后躲得远远的。

方华强故作镇静:“其实江老板并没有注意到下面有一行小字,用的是拉丁文所写,"此产品男士使用效果会更加好。"可惜我不懂拉丁文所以一直放在那里,却不知是那个婊子把它用完了,等我回过神来时,那个婊子也不知跑去哪里了,害我怎么也找不到。不会跑到你那里去了吧?”

江海波听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骂他是婊子,脸一下子变青,不知不觉两人来到大厅,一阵由中央空调输送的冷气迎面袭来,方才的种种不愉快也随之降解。一进来便闻到一股花香,人顿时觉得精神了不少,江海波一眼看见摆放着的几束插画作品,由衷感叹道:“没想到方老板竟有如此雅兴,玩弄这般玩意儿。”

方华强不以为然地道:“人上了年纪就不免会害怕生病,这种花有好多功能,可以让人的心情没有那么烦躁,更加重要的一点是他可以增强食欲,以及其他的yu望。尤其是散发的清香闻上一会便觉世界很美好,所有的事情都是美好的。今天鄙人请江老板来可不是单纯的欣赏这些残花败絮的。有一件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生活在这世道上就是为了钱而生活。”

“哦?说说看到底有什么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的?”

“先不急,我们先坐下来喝杯茶慢慢分析当前的情形。”

两人坐下来,方华强开门见山直言现在有发财的机会,但是风险与机遇同在。不用太多猜测江海波便知道这一定与毒品犯罪有关,他们之间有过这样的合作,大家都形成了一种默契.他对巨大的利润怀着一种倾向,逐渐进入到了合作当中。尽管这样,双方对如何分赃问题还是难以解决.方华强缺乏的是资金,还有一个关键的一点:想让江海波给他提供保护。为何这么说?江海波的人际关系是很复杂的,黑道白道的人都认识。所以只要他提供了帮助,即使只是转移警方的视线也是好的。

两人从一开始就展开明争暗斗的讨论,都试图想知道对方的意图,江海波很了解方华强这个人的为人,深知这个人是一个好势力,自以为是并且贪图美色。

而在方华强的眼中江海波更知道这个人一肚子的油水,心机重,平日里不爱运动,将大多数时间用作算计别人,所以才会这么肥胖的。两个人都是江湖上的老手,谁都不肯给谁更多是好处,但谁都不想就此失去合作的机会,导致的后果是很明显的。

几个小时后,江海波满脸笑容的出来了,他的朋友送他到门口,似乎看起来很成功。离别时两人依依不舍,方华强还给他无尽的挽留词。可当一转身便又是另一幅表情,江海波狠狠对一个小花盆踢了一脚才上了车。而方华强一回屋就自言自语喝下一小口热茶,不知是茶太热了,还是刚才的合作有点亏,竟一手将其扔到对面的墙壁上。

当天晚上,潘权贵就接到了下家的电话,说愿意出较高的价钱在明天进行交易。而地点是人流量较少的边阳街。时间是早晨六点钟进行。细节是:将货物放在边阳街第二个小巷口,往前十米的破烂木柜背面,然后走出来从一个身穿红色上衣,戴一顶灰色七匹狼牌子的鸭舌冒的中年人手中接过钱,双方进行验货完毕后确定是所需的货物之后交易就算完成了。

已经沦落到没有钱花差一步就得讨饭过日子的他一口答应了下来,也许做事这样有些马虎。连问也不问对方的名字,不过这是一个江湖规矩,不容许随便乱问。毕竟这是一项违法犯罪的活动。

李飞问正在兴奋状态中的潘权贵:“这么简单?万一他们玩猫腻不给我们钱,那我们岂不是很亏?”

对方白了他一眼好气没气地说:“他们敢?以为老子潘大爷是好欺负的?”在心里美美地数着一张一张的银票。为了明天的交易能够顺利进行他们不得不摸黑前往边阳街摸清地形,这是为了能够有充分的时间准备。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期间,李飞偷偷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对点进行埋伏,希望明天能够摆脱这场战斗,战胜它,结束它。

摸清地形也是为了更好的逃跑,当然,对他而言这是无谓之举,可潘权贵既然提出来了,就不得不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