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二卷.风云再起 第三章.平头显灵(2)

shugangj11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2.3.2 佐世保军港 “小鹰”号航空母舰 23:10 贺海大大咧咧的坐在密封得严严实实的车厢里,眼睛盯着身边的这三名身着蓝色迷彩军服、头戴捂耳辨听器的技术士官们,看着他们正全神贯注的辨别着从灵敏的监听天线上截获的各种讯号。这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工作,他们必须在千奇百怪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2.3.2

佐世保军港 “小鹰”号航空母舰

23:10

贺海大大咧咧的坐在密封得严严实实的车厢里,眼睛盯着身边的这三名身着蓝色迷彩军服、头戴捂耳辨听器的技术士官们,看着他们正全神贯注的辨别着从灵敏的监听天线上截获的各种讯号。这是一件极富挑战性的工作,他们必须在千奇百怪的声音当中分辨并剔出那些自然的、合理的和没有危险的信号。这需要检测者具有极专业的知识和极丰富的经验,因为他们听到的是被放大了数千倍的信号,那可能是忙碌了一天的水兵的鼾声,也可能是偶尔游过舰舷的海豚的低语声,甚至包括了蚊子一类的昆虫的交配声。

贺海惊诧于这辆改自福特商务型小客车的特种车厢里的宽敞容积,在安装了大量的精密设备之后,居然还有足够的空间能让操作设备的士官们舒适的坐在那儿,却一点也不觉得压抑。他们真的很能干呐!一切都体现着利益最大化的理念,看看这一次他们是不是也有一个最大化的收获吧!不然,就是浪得虚名了。

贺海远不及那位联络副官表现得有涵养,刚刚坐上车没几分钟便显出了焦躁不安的神情。他看着这辆“海上城市”里唯一的夜班车在结构简单的“城市街道”上来回的扫马路,心头便不由的起火,他时不时的看看手表,又抻抻领带,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这让一旁专心于监听的士官们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贺海知趣,他朝着为首的那名一级士官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情,然后,闭起眼睛,静静的想起了心事。他希望这三个家伙别让他等的太久。


刚一合上眼睛,脑海中便出现了哥哥贺江的身影,一个长衣飘飘穿窗而入的画面定格在了他的眼前,那是兄弟二人一别十年之后贺江首个映入他眼帘的影像,所以印象至深挥之不去。

就在他来“小鹰”号之前,在他刚一踏上“超级眼镜蛇”的时候,便接到了贺江发来的一则短信。他惊诧于贺江的逃生本能,在藏身之处暴露之后七个小时内便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避难之所。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仅仅算是报个平安而已。从中没有只言片语可以获得他的藏匿地点,但他的手机号码却是安全可用的,通过这个管道,贺海可以随时联络上他,这倒也让贺海觉得心安,毕竟不枉此行。

贺江在短信中没有提及那个追踪而来的杀手,这说明他仍旧处在危险之中,随时都会面临突如其来的攻击。贺海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印着“北脸”LOGO的鞋印,,耳畔似响起了偷袭塔楼时发出的脚步声。他不禁想道,那个“前总统”陈阿鳖虽然身陷囹圄,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竟然还能派出杀手跟踪自己,进而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兄长苦心修炼才得到的安身之所。可见其能量仍旧不可小觑啊!

贺海想也不用想便能断定,欲置贺江于死地的人非陈阿鳖莫属。虽然,兄长贺江出手狠辣得罪过不少的人,但他每一次都是师出有名,敢做敢当,在宝岛上赚足了名望,所以从未结下过江湖恩怨。唯一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就只有陈阿鳖一个人了。因为,如果贺江不死,万一他同意在审理陈阿鳖的诸多违法案件中为当局充当污点证人的话,那么十年前大选时的那次“枪击陈阿鳖”的悬案就会水落石出。而已经有重罪在身的陈阿鳖将会因此而万劫不复,永远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等待他的就只有望不见尽头的牢狱之灾了。

可是,他是如何知道了我来此地寻到了兄长的下落呢?我可是通过远东特课的帮助才得以获悉兄长的藏匿之所的,难道,远东特课与陈阿鳖…

正当一个大大的问号在贺海的脑海中慢慢勾勒出来的时候,他被身边三个士官之间细细簌簌的响声惊动了。他连忙睁开眼睛朝他们望去,果然,从那三个人的神情让他感觉到有异常的情况发生。


一个细微的讯号,在示波器上显示为一个振荡极小的齿波讯号,如果不是因为被放大了数十倍,那它几乎就是一条略显粗糙的直线。贺海见那三个士官交头接耳的一通议论,便也抻长了脖子凑了过去,却茫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已经切磋了一阵的三个士官中有一人提出放弃追索,似乎是想把它归类于普通的正常信号,另外一人却坚决反对,坚称该信号有重大嫌疑,看着这二人正在争执不下,贺海的心中也在斗争。

他想,此番独自领命调查“小鹰”间谍案,可谓是一个草率的决定。当然自己也是上支下派身不由己,不管老板是出于何种企图让自己来趟这一趟浑水,总要有一个结果出来才好,哪怕是小题大做也好。既然,连舰队司令部都接到监测报告说“小鹰”号上有疑似信号发出,何不借题发挥搞他一下,也好让自己的此番查谍任务有个结果出来。即使这样可能会因无果而终导致得罪了“小鹰”号的舰长,一但被问询起来,自己也可以往舰队司令部的身上推,毕竟他们按照监测报告的提示派来了监测小组,这么好的机会怎可以不加以利用呢?

想到这儿,贺海已经拿定了主意,他要抓住眼前的这个极为牵强的可疑信号大做文章。就在这时,那个一直看着自己的两名同事争执不下却保持沉默的士官突然说话了,他的态度让贺海禁不住大喜过望。

“二位不必再争了,我推断这是一个由微小放射源上发出的低频脉冲信号,是由复杂的数字信号转换而成的。我怀疑它包含的内容一定不像它的外形那么简单。”

“你想要追查这个信号?”

持放弃态度的那名士官问道,他因自己成为了少数派而有点气急败坏。

“我要求你们追查这个可疑信号,找出它是从哪个舱室发出的,这对我们评判它是否有用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贺海不失时机的插话了,他不想让三个士官之间因为决策问题而产生分歧,因为接下来的事还需要他们齐心协力才能够完成。

“是,长官。”

三名士官异口同声的回答。立时,车厢内又变得鸦雀无声了。车子重新缓缓的启动,前面驾驶室内的那名士官依照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信号强度,开始了寻找这个信号源头的艰难过程。


贺海见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意愿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于是重新合上眼睛,继续让自己进入半休眠状态,以维持自己脆弱的耐心。这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则是他的老板,中情局亚太事务主管佩奇.波特兰。

“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非常手段,懂吗?”

老板在嘱咐贺海的时候眼睛是眯缝着的,这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的沧桑感,他眼角的皱纹是天生的,大约是西部蛮荒的气候造成遗传因子突变,让这个牛仔的后代即使隔了好几代仍然像是整天骑在马背上一样的皮肤粗糙,这是约翰.韦恩或是贾里.古柏再怎么化妆也无法神似的。

贺海明白老板的意思,他学习过讯问的技巧,为此他在培训期间常常被噩梦折磨着。贺海那时想,要不是因为年轻,怕是早就患上神精衰弱了。然而,通过了讯问课程的贺海不但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并且也没有因此而患上失眠症。而今,他从中情局的特工培训中所学得的这一切,很快便会派上用场了。


车子在舰岛靠近尾部的一个角上停了下来,贺海睁开眼睛与那三位士官对视了一下,三人几乎同时对他点了点头。贺海明白,那个微弱的信号就来自“小鹰”号的舰岛内部。

“带上便携式检测设备,我们要找到这只老鼠,看看它究竟藏在哪个洞里。”

贺海朝那三人命令完,转身跳下了车,但很快他又转身说道:

“留下一人继续监测,其余的跟我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