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啊!!]南京保卫战惨烈无比 为尊严 知其必败而战(有中国国家档案馆文献为证)

老蒋一号 收藏 273 63964
导读: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团以上指挥官有:饶国华,姚中英,朱赤,肖山令,华品章,司徒非,谢承瑞,易安华,李少霞……他们的尸首,都没能从战场上运出

当年国军并非像现在某些别有用的心小人说的那样在南京保卫战中只知逃窜不管市民(有中国国家档案馆文献为证)

注意:如您是那类别有用心,诋毁英雄的低俗种类的话--请自动离开本页,此页不欢迎你们.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万里长城十亿兵, 国耻岂待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入东京!!!

借我铁骑三千,兴我浩荡中华,血洗东京城祭我中华列祖,铲平富士山立我英雄丰碑!

扬我祖先雄风,强我华夏民族,杀尽日本狗祀我列祖列宗,灭绝倭寇种换我永世安宁 !

壮志饥餐东瀛肉,笑啖渴饮倭寇血。富士高扬华夏旗,樱花醉戏扶桑姬

我驾铁骑八千万,宇内扬四海狼烟,东京废墟遥祭祖,扶桑鬼子尽数歼!饮马亚马逊之边,张弓自由女神前,血染恒河诛印越,纵横英仑马扬鞭! 白金诸宫成碎片,多瑙河畔血水淹, 贝加尔湖任垂钓,卢浮宫前舞翩翩!中华龙腾浩气掀,汉旗指处扬遍天, 敢犯龙之天怒者,踏遍千山也必歼。

借我三千虎贲、复我浩荡中华,

剑指天山西、马踏黑海北;

贝加尔湖张弓、库页岛上赏雪;

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祖,

旌旗指处、望尘逃遁,

敢犯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9.18 血祭东京

九一八日幽魂哀,

千秋血仇何时休?

待到东京血洗城,

遍地樱花散落时!

时国耻几代羞,

恨不抡刀断鬼头。

相逢泯仇何须笑,

当人久让自扼喉。

富士山头扬汉旗,

樱花树下醉胡姬

汉唐梦龙今复起,

重展天威灭倭夷

大江南北十亿兵,

国仇就在今生平;

中华傲立世界日,

铁甲十万灭东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团以上指挥官有:饶国华,姚中英,朱赤,肖山令,华品章,司徒非,谢承瑞,易安华,李少霞……他们的尸首,都没能从战场上运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37年12月28日,上海英文报纸《伦敦时报》报道,“南京挹江门边,尸体堆积成山,高及一米……”

自古以来,南京若是失守,从挹江门逃往长江,渡船而走,是唯一生路。战前,唐生智为了“破釜沉舟、死守南京”,让两艘可坐七八百人的轮渡开去汉口,只剩几艘小火轮,还交由36师看管,不许守城官兵私自渡江。然而,战事即起,他仓促逃离,10万守军溃败,原本称为“逃生之门”的挹江门成了死亡集中地。

南京代市长、宪兵司令部司令肖山令随人流涌到这里时,只见挹江门城门紧闭,下面挤满士兵百姓,秩序混乱。守城的军队还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不肯开门放行,有人借助水管攀爬,有人从城墙上摔下去,跌断了腿,有人掉进河里。

好容易城门开放,人群更加混乱,相互踩踏。溃败中的士兵,有的竟然向前面人群投掷手榴弹,“炸”开一条道路,踩着尸体通过城门。

兵临城下时,肖山令不愿随唐生智撤退。雨花台、紫金山战事吃紧,他急调宪兵部队支援。溃退江边,他更不许部队乱了阵脚,命手中没有武器的士兵后退,宪兵部队就地抵抗。

追杀的日军没有料到,败退之军还有心抵抗,并且是背长江水一战。

如今,挹江门下俨然一个花鸟市场。三三两两的人蹲在地上,守着鸟笼做生意,城楼拱门正好庇荫。“渡江胜利”纪念碑前,是个剃头挑子。

城楼不高,拾级而上,不过十余米。城下,一道护城河。“挹江”的意思,就是“扼住长江”。显然,从这里渡过护城河,就可进入长江。

即便到了中山码头,噩梦才真正开始。码头无船,日军在此射杀4、5个小时,5万1千多名中国军民死亡,长江水为之变色。随江水漂走的人数难以统计。

肖山令战斗直到弹尽,举枪自杀。死时,半截身子在江水中立着。

他是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37年12月,原籍江西宜春的87师259旅长易安华奉命驻守中华门右翼阵地,即光华门、通济门一带。他把妻子和孩子送回老家,临别时说:“等着领我的抚恤金吧。”

12月10日上午,日军炮轰光华门。易安华率259旅、陈颐鼎率261旅奋勇抗击。教导总队长桂永清中将调炮兵团立即入城,设阵地于明故宫,援助前方守军。

下午3时,日军推进到光华门下护城河。旅长易安华亲率一个加强团向东北方向的敌阵穿插。261旅陈颐鼎旅长率两个加强营由北向南猛攻。日军前锋被夹在城墙和易、陈两支部队之间,易、陈二部又被夹在日军前锋与日军后援之间。

晚8时,又一支十余人的日军敢死队冲入光华门外城城门洞。团长谢承瑞率守军把汽油灌入城门洞,继而投下火种,火烧日寇。火未熄,便打开城门率领一排战士反击,全歼日军。

一场混战。一昼夜血战,入城之敌全军覆没。易安华头、腰、臂5处受伤,但坚持不下火线。

次日,日军猛攻雨花台阵地,三面包围中华门。12日,易安华得知雨花台失守,指挥部队向唯一的缺口莫愁湖方向出击。转移途中,中弹牺牲。

关于易安华阵亡处,一说光华门,一说雨花台,也有的说是莫愁湖。即便黄埔军校网站,也不清楚易安华生辰,有资料显示,他卒年37岁。

南京保卫战中牺牲的将级军官,尸首都无处可寻。也可以说,南京处处埋忠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37年12月8日,日军指挥官松井石根下达总攻击令,飞临中华门上空的,是两三百架战斗机,90多门高射炮日夜轰炸。任你藏“兵三千,粮万担”,狂轰滥炸三天三夜后,城墙偏西的中华西门撕开近百米缺口,中国守军88师官兵随城墙坍塌坠落,日军由此疯狂涌入。冷兵器时代藏兵洞的百般心计,一无用处。飞机大炮来犯时,中国军人赖以抵抗的,还是明代城墙。

明代筑城时,为了坚固起见,墙向内微微倾斜,呈梯形斜坡,而非垂直地面。没想到,68年前的战斗中,这个倾斜更易于日军架设云梯,攻上城头。

正门墙石坚固,日军炮轰只在中间拱门上留下一处明显痕迹,青石炸裂,露出内层红砖。

守卫中华门的,是刚刚从淞沪战场上退下来的87师和88师。他们在没有给养的情况下,徒步300余公里,来到南京。而日军方面则是装备精良、完完整整的9个师,30万人。

如今,城墙不再连贯,中华西门荡然无存。随导游手指,越过树林枝梢,隐约才见远处另一段城墙。

中华门马道,连接城门与藏兵洞明楼。任小姐说,马道是后来为了方便游览而修。若战时如此,就起不到阻敌作用。

要辨别中华门上新旧建筑,只需留意砖缝间的粘合剂。古代用糯米汁、石灰和桐油调和成剂,涂抹青砖之间,时间久了,便有白色粘液渗出。藏兵洞顶上倒挂下来、形似钟乳石的物质,便是古代粘合剂。

一进藏兵洞,膝盖发凉。深36米、高27米的拱洞,太阳只能照到洞口。城墙上新枝旧藤蔓延一片,古代现今粘合剂混为一“城”,同样令人产生倒错混杂之感的,还有藏兵洞口纪念品小摊上悬挂的日语招牌。

“他们也知道那段历史,”任小姐接待过不少日本旅游团,“日本游客听讲解时,大多神情肃穆。”

日军从光华门、中山门、中华门等多路攻入南京,作为南大门的中华门最后一个陷落。中华门历经千年风雨,毁坏最严重时期,便是抗日战争。

城头垛口,斑斑弹孔正对之处,是雨花台。88师262旅长朱赤,就在那里倒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血染雨花台

到达雨花台,正值夏日正午。白花花的阳光令人目眩,空气里有一丝浮躁。

乳白色花岗岩几乎覆盖了雨花台。不见朱赤的鲜血,也不见集束手榴弹爆炸留下的弹坑。

登上雨花台最高处,两军交战主战场。不过是一个坡度平缓的小山头。望下去,一马平川。飞机大炮发明以前,也许易守难攻。1937年12月9日起,日本第6师团在谷寿夫指挥下,猛攻雨花台。南京西、南两个方向的小山丘很快失守,雨花台危在旦夕。

日军头戴钢盔、手持三八枪,在飞机大炮掩护下,从山脚杀上来。而守卫阵地的262旅此时只有沟堑战壕和有限的武器防守。

第一天,韩团长指挥下,敌人进攻失败,落日下的阵地,出现了暂时宁静。

天黑,朱赤亲赴战壕,组织战士们收集日军留下的武器。朱赤嘱咐手下,把军中所有手榴弹集中起来,准备做地雷用。

战壕就在今天脚下石阶下面。当晚,朱赤手下工兵连开始行动,把一箱箱集束手榴弹埋到地下,捡回一支支步枪。

天蒙蒙亮,日军攻势又起。集束手榴弹大显神威,一次次阻断敌人进攻。这样一个小小的山头,朱赤部队守了4天。

11日,日军再次发起猛攻,对雨花台阵地狂轰滥炸,朱赤只剩一个特务连的兵力,突围无望。

他命令士兵把几十箱手榴弹的盖子全部打开,用绳子把导火索串连起来,摆在阵地前沿,等到日军进攻到阵地前沿时,几百枚手榴弹全部爆炸,日军血肉横飞。

终于弹尽,日军再往上冲,没有遭遇任何阻挡。朱赤身中日军子弹而亡,口袋里还放着结婚照片和一封未寄出的家书。

朱赤阵亡后,旅长高致嵩继续作战,亦血洒雨花台。南京保卫战中,88军6个团长牺牲3个。

12月12日雨花台失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在南京保卫战中

原国军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兼第一旅旅长 周振强回忆

国民党军队从上海撤退后,我率教导总队一部撤回南京,继续参加保卫南京的战斗。桂永清在参加了一次军事会议后,对我和胡启儒、邱清泉说:“在会上,校长问大家谁愿担任守卫首都的总指挥时,连问三四次,都无人作声。后来由校长亲自到唐生智家里劝说,唐生智才勉强答应担任守卫南京总指挥的任务。”

守卫南京的原计划是守南京外围汤山之线,因兵力不足,才改为防守乌龙山炮台、紫金山、雨花台之线。当时防守乌龙山炮台的是徐源泉的第二军团。守卫牛首山的是俞济时的第七十四军所部王耀武的第五十一师和冯圣法的第五十八师。牛首山失守后,这两师退守南京水西门。守卫雨花台的是孙元良的第八十八师。宋希濂的第三十六师守卫南京下关一带。原计划守卫南京通济门外红毛山之线交由王敬久的第八十七师担任,因他的部队没有到达,由教导总队派兵一营暂时防守,等第八十七师到达后移交。另有粤军邓龙光部也集结南京城内。教导总队奉令守卫岔路口、紫金山、孝陵卫到工兵学校之线。

当时我们判断敌人主力部队是由京杭国道(宁杭公路)向南京前进,而敌人攻击重点是紫金山、雨花台;由此教导总队兵力部署的重点是保卫紫金山。兵力部署大概如下:

我率第一旅步兵第一、二团,军士营,附工兵一营为右翼队,担任紫金山老虎洞、西山到工兵学校之线的防守。步兵第三旅旅长马威龙率本旅第四、五两团为左翼队,担任紫金山老虎洞左侧到岔路口之线的防守。骑兵团在汤山、青龙山之间占领警戒 阵地,阻击敌人前进。炮兵团在富贵山一带占领阵地。步兵第二旅旅长胡启儒率领本旅第三、六两团和工兵团(缺一营)为总预备队,集结在太平门、中山门附近(据李西开和彭月翔回忆,胡启儒率步兵第二旅(辖第三、第六两团)附工兵一连,担任陵园新村、中山陵两侧、灵谷寺至老虎洞南侧一带地区之守备,并未作总预备队)。

十二月七日晚上,据骑兵团团长王翰卿报告,敌人便衣队穿着第八十七师士兵的军衣,混在第八十七师撤退的队伍中,袭击了该团驻汤山担任警戒的第一营,该营伤亡很大,汤山已被敌人占领。总队部一面命令骑兵团在青龙山之线极力阻敌前进,于九日拂晓前逐次经麒麟门、岔路口撤退到徐坟附近,担任左侧的警戒,并与守卫乌龙山炮台的第二军团联络;一面下令各队禁止第八十七师的士兵通过阵地,以防敌人的袭击。

我在紫金山看到敌人晚上向我阵地攻击时,麒麟门一带驻有敌人部队的村庄都有灯火,目标很显明。当将这一情况报告桂永清,并同第三旅旅长马威龙、工兵团团长杨厚灿联名建议,要求集中兵力由紫金山的岔路口地区出击,威胁敌人后方。但没有得到唐生智、桂永清的同意,他们的理由是“现在消耗兵员太多,万一出击不成,守南京的兵力就更不够了”。

八日拂晓,大批敌机已向紫金山阵地轰炸,敌人炮兵集中火力向我麒麟门前进阵地射击,步兵也开始向我阵地攻击,敌人的先遣装甲部队已突进到通济门外红毛山附近。因第八十七师没有到达,驻守在红毛山之第一旅第二团周石泉营兵力单薄,伤亡很大。敌人的坦克车已炮击光华门(日军第九师团以主力于八日突破淳化镇,复连夜向西追击,九日拂晓前攻击光华门)。我见到这种情况,除即派军士营营长吴曙青率本营附战车防御炮连增援外,并报告总指挥部,建议由总指挥部调粤军邓龙光部接替红毛山的防务。八日一天战斗结果,我麒麟门一带的前进阵地被敌人占领。

九日拂晓,敌人集中兵力,攻击我紫金山老虎洞阵地。因老虎洞阵地比较突出,在敌人集中陆空火力攻击下,我军伤亡很重。由于增援不易,我决定放弃老虎洞阵地,退守紫金山第二峰的主阵地。十日拂晓,敌人占领我老虎洞阵地后,即开始集中兵力向我紫金山第二峰、孝陵卫之西山主阵地攻击。因为教导总队在孝陵卫驻扎四年之久,地形很熟,构筑的阵地也比较坚固,官兵作战又都很勇敢,由十日至十一日晚上,在第二峰和西山同敌人反复的争夺战中,我队伤亡虽然很大,同时也杀伤敌人很多,阵地始终在我队手中。

十二日晚十时左右,我在紫金山第一峰指挥所看到南京中华门方向和下关方向都起火,打电话到总队部也打不通。派人到总队部去看,回报说,总队长下午五时到总指挥部开会以后没有回来,参谋长邱清泉也离开了总队部,城里部队很乱,都纷纷向下关方向跑去。这时总指挥部的电话已不通。旅部参谋马连桂报告说,第八十八师防守的雨花台阵地已被敌人占领,并有小股敌人攻进了城,第八十八师部队很混乱;又看到粤军邓龙光部队都出了太平门。我当即赶到富贵山总队部,召集部分官兵告知当前情况,并商议决定:第三旅旅长马威龙率本旅同粤军邓龙光部一起突围;工兵团团长杨厚灿率本团到下头煤炭港、燕子矶之间准备渡河器材,骑兵团团长王翰卿率本团占领煤炭港之线担任掩护;第一旅第一团团长秦士铨率本团为后卫(据李西开回忆,十二月十二日秦士铨是随第二旅第三团行动的),从十二时开始逐次由阵地撤退,留一部占领紫金山的天堡城为掩护阵地,其余部队向煤炭港、燕子矶之间方向撤退,设法渡江。我于是日夜一时率总队部特务营约百余人,经尧化门到了煤炭港,即指挥队部渡江,并指定滁县为集中地点。十三日上午十二时才用木排渡江,下午二时到达八卦洲对面北岸时,敌舰已突破乌龙山长江封锁线,亲眼看到渡江的我军官兵在下关一带江面遭到敌舰敌机的射击和冲撞,因而死在江中的约有三四千人,情况极凄惨,目不忍睹。第二天到达滁县,共收容官兵四千多人。后得悉第三旅只有旅长马威龙,团长邓文僖二人突出包围。教导总队参谋长邱清泉、第四团团长睢友蔺、第二旅旅部中校参谋廖耀湘等三人在南京撤退时,化装藏入民间,后又化装成难民才逃出南京。据他们说,敌人占领南京后,即大肆搜捕我军官兵,装上卡车送到下关,用机枪集体杀害,并将尸体投入江中,下关江面都为我军官兵鲜血所染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役殉国之国军将领,英雄啊!!!

1.萧山令(1892年-1937年)宪兵司令部副司令兼代理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长(1937年12月担任)。湖南益阳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南京保卫战时负责防守上新河,雨花台,光华门等阵地。12月12日上午,萧山令率部与日军激战杀伤当日全部进攻日军,准备同日军巷战时,接上级命令撤退。该日夜于仪凤门外又指挥宪警与追敌激战,渡江时为日军汽艇机枪扫射中弹受伤,拔枪以最后一弹自戕,壮烈殉国。后追晋中将。

2.朱赤(1900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少将旅长 。江西修水人。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1937年11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2月10日,日军第六师团在光华门攻击失败。逐以两个师团三万兵力在飞机,大炮,坦克的协同下猛烈攻击二六二旅防守阵地。守军奋勇死战,阵地也逐渐被破。12月12日下午,朱赤所率残部一百余人因弹尽力竭全部壮烈殉国。

3.高致嵩(1898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二六四旅少将旅长 。广西岑溪人。1925年7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1937年12月与八十八师二六二旅死守雨花台,光华门重要阵地。12月12日下午,杀伤日军数千后,因弹尽与全旅大部官兵壮烈殉国。追赠为陆军中将。

4.易安华(1900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七师二五九旅少将旅长 。江西宜春人。1925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宪兵科。11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2月参加战斗。与八十八师二六二,二六四旅死守雨花台,光华门重要阵地。1937年12月12日在光华门附近力战殉国。

5.罗策群(1893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少将副师长 。广东兴宁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工科毕业。1937年12月参加战斗。率部与日军在汤山激战。 1937年12月12日夜,为掩护来自广东的八十三军,亲自率整师残部在紫金山冲锋的时候和全师两千将士壮烈殉国。

6.姚中英(1896年-1937年) 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三军一五六师少将参谋长。广东平远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1937年12月奉命率部保卫南京。1937年12月12日,日军用一个师团兵力攻入紫金山东的青龙山。为掩护其他友军。率整师在紫金山东冲锋,杀出一条血路。身先士卒,壮烈殉国。

7.司徒非(1893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少将参谋长。广东开平人。1917年入保定军校第六期,1919年毕业。1937年11月上海沦陷,随军退守南京。1937年12月6日汤山阻击战开始,12月10日奉命突围。随部经太平门突围至句容撤至大水关与日军大部相遇,激战三日,1937年12月13日,因弹尽身中数弹后与数千将士全部壮烈殉国。

8.李兰池(1899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七军一一二师少将副师长 。辽宁锦西人。1926年冬,入东北陆军讲武堂第七期步兵科。1937年12月12日,南京城破,奉命突围,激战中率部与日军于太平门肉博战中,不幸中弹,壮烈殉国。

9.刘国用(1898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五十八师一七四旅少将副旅长 。广东梅县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毕业。1937年11月率部奉命保卫南京,12月9日于牛首山一带与日军激战,1937年12月13日因弹尽与数千将士于水西门外殉国。

10.蓝运东(1899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预备第十师少将参谋长 。湖南醴陵人。1924年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12月于南京殉国。

11.万全策(1902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一旅少将参谋长 。广西苍梧人。入广东西江讲武堂,后进过中训团研究班。1937年12月第一旅防守紫金山工兵学校左侧、孝陵卫、西山、中山门一带,万全策自12月8日起协助旅长周振强与敌交战,主阵地始终未失。至12月11日战事最激烈时阵亡,英勇殉国。

12.雷震(1901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三旅上校副旅长。四川蒲江人。1937年12月12日率孤军与日军近卫师团遭遇,血战殉国。追赠少将。

13.谢承瑞(1905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江西南康人。法国里昂中法大学陆军专业毕业。南 京保卫战之初所部与八十七师二六O旅防守工兵学校。12月9日,防守淳化的五十一师败退回城,在尾追的日军第九师团的猛攻下阵地 失守,遂退入光华门与八十七师、一五六师、宪兵教导二团等坚守城垣,并迫退城外日军。12月10日于光华门两度击退破城日军,歼灭残敌,但亦在战 事中为火焰重伤,12月13日凌晨奉命向下关方向撤退,于挹江门因身体虚弱被拥挤失控的人群踩倒身亡。追赠少将。

14.华品章(1902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上校副旅长。于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与旅长朱赤率残部一百余人杀伤大量日军后因弹尽全部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15.韩宪元(1902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八师二六二旅五二四团上校团长。广东文昌人。于1937年12月12日下午,与旅长朱赤率残部一百余人杀伤大量日军后因弹尽全部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16.黄纪福(1902年-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一五九师四七七旅上校副旅长。广东梅县人。1937年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拒敌于汤山。汤山失守后经麒麟门退至大水关集 结待命。12月10日随一五九师调驻明故宫,策应增援光华门的一五六师。1937年12月12日,南京 失守,随六十六军经太平门突围,沿途战斗中壮烈牺牲。追赠少将。

17.蔡如柏(?-1937年)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九五六团上校团长。广西陆军干部养成所毕业。1937年12月13日在汤山与日军第十六师团激战中壮烈殉国。追赠少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战部队

1.中国方面

我军-新四军: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军-国军方面:

刚从上海前线撤退下来的36师、87师和88师,加上从他处抽调来的10个师,总共13个师,再加上由军事学院学生组成的教导总队(共计1万2千余人)、宪兵部队、江宁要塞部队,理想上這些部隊滿編將有15萬人以上,但是部隊都是從上海戰場受創整補中的殘缺部隊,因此實際上沒有滿編,因此中国方面号称十万人。

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唐生智,副司令长官罗卓英、刘兴

第2军团——军团长徐源泉

第41师——师长丁治磐

第48师——师长徐继武

第66军——军长叶肇

第159师——师长谭邃

第160师——师长叶肇(兼)

第71军——军长王敬久

第87师——师长沈发藻

第72军——军长孙元良

第88师——师长孙元良(兼)

第74军——军长俞济时

第51师——师长王耀武

第58师——师长冯圣法

第78军——军长宋希濂

第36师——师长宋希濂(兼)

第83军——军长邓龙光

第154师——师长巫剑雄

第156师——师长李江

教导总队——队长桂永清

第103师——师长戴之奇(代)

第112师——师长霍守义

宪兵部队(3个团)——宪兵副司令萧山令

陸軍裝甲兵團第三連(16輛一號戰車)

江宁要塞部队——要塞司令邵百昌

炮兵第8团1个营:战车防御炮8门

防空司令部所属各高射炮队(大小炮27门)

城防通信营

本部特务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日本方面

鬼子軍隊由華中方面軍任主力,主要由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構成。此外,還有通信部隊、鉄道部隊、航空部隊、工兵部隊、兵站部隊等。

中支那方面軍 - 司令官:陸軍大将 松井石根

上海派遣軍 - 司令官:陸軍中将 朝香宮鳩彥王

第3師團先遣隊 - 联隊長:陸軍大佐 鷹森孝

第9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将 吉住良輔

第16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将 中島今朝吾

山田支隊(第13師團一部) - 歩兵第103旅團長:陸軍少将 山田栴二

第10軍 - 司令官:陸軍中将 柳川平助

第6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将 谷寿夫

第18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将 牛島貞雄

第114師團 - 師團長:陸軍中将 末松茂治

國崎支隊(第5師團歩兵第9旅團) - 支隊長:陸軍少将 國崎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意:如您是那类别有用心,诋毁英雄的低俗种类的话--请自动离开本页,此页不欢迎你们.

点击超过1万、3万,各奖励50工分---龙魂魅影

本文内容于 2011/2/2 15:37:50 被龙魂魅影编辑

2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希望能够善待国军将士的遗骨,想想当年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人生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多么美好,但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他们牺牲了年轻的生命,但是死后这么长时间在我们国家却得不到应有的评价和对待,很多抗战老兵在建国后还深受迫害,他们受的亏欠太多了。 一想到也许他们的遗骨也许会被那些开发商草草处理,不知道会被甩到哪里去的,我就想哭,如果我们是这样对待自己民族为国为民牺牲的人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些后世子孙今后遭受任何的苦难都是报应的。



腾讯新闻原文如下: 中新社宜昌9月1日电 (记者 上官纯青)在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黄花乡南边村宜巴高速公路工地,近日施工中发现许多遗骨。经当地文史专家考证,遗骨应为抗战时国民党75军预备第四师将士遗骸,该地埋葬的数量至少有3000余具。 该施工坑位于黄花乡南边村村委会背后的一片山坡上,工地负责人刘先生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情景:挖掘机挖了一个小坑,因为下雨,部分泥土被冲刷后露出了白骨。经询问周边群众后得知,这里曾埋葬过许多抗日牺牲的将士。随即工人将这些遗骨集中起来,小心地存放到另外的地点。 据当地73岁的村民秦德标介绍,在抗日战争时期南边村村委会一带是一处野战医院,抗战将士在保卫宜昌的战斗中受伤后都被送到这里治疗。由于伤员众多,当时的医疗条件又有限,许多受伤的将士都在这里牺牲。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政协文史委员会专家简兴安告诉记者,《宜昌县文史资料第9辑》中对这段历史有真实的记载,根据抗战老兵的回忆以及后来发现的一块残碑记载,国民党75军预备第四师至少有3000余牺牲的将士埋葬在此处。 1938年,时任国民党75军预备第四师师长傅正模带领部队,与日本侵略军正面作战,转战于河南、湖北,参加了武汉保卫战、忻口保卫战、随枣会战和襄樊、沙宜等战役。






向先烈们致敬!楼上别争了,成王败寇,各领风骚而已.

 以下是引用jxmaxima 在第22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昱暗 在第223楼的发言:
首先声明,我不是果粉。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大部分人不愿去面对,但真实存在的事实。屠杀友军,屠杀是什么含义,是真刀真枪的干,还是避开敌人的锋芒,让友军不敢放开手脚与敌人征战因为他背后的“友军”。毫无疑问,两个党派在抗日中都想保存自己借敌人之手消耗彼此的实力,都知道,抗战后会有内战,不可避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在抗战中留有余地防备彼此,不敢倾力一战。关于南京弃守,这是整个抗战的战略部署,难道你要让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一人拿一把大刀和日本人厮杀么,可笑,要是那些人都翘了,谁来统一指挥全国的抗战(可能有......

如果你不是果粉,那就请你站在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做人不要忘本。

好!老百姓,我就给你讲讲老百姓.当年日军攻入南京城后,不是没抵抗,中国国家档案馆资料说有几只国民党陆军部队(包括教导总队)不愿抛下老百姓执行蒋的撤退命令,所以他们与日军最先攻入的精锐展开了惨烈的巷战,没随大部队逃处城的市民家家大门紧闭,连捡起战死勇士们身边武器继续与鬼子搏斗的胆量都没有,甚至有重伤的国军士兵砸门希望暂避一下都不给开门,还大言不惭的说怕找麻烦(人性啊!!!)这些人最后基本都被鬼子用枪托砸烂大门拖到街上击毙(有一些直接被烧死在家里).上海沦陷前,上海市民很多人都拿起武器(刀,短枪,甚至木棍)走上街头阻击鬼子,没能力战斗的,给以四行仓库守军为代表的国军残部送食物送药品(甚至有位爱国的老杂货铺老板,把自己店里所有的食物,纱布等物都捐给了国军.他为了爱国,连破产都不在乎,何等的爱国的激情啊),这些使得鬼子在夺上海时精锐的海军陆战队折损的非常严重,不得不增兵.回头说南京,哼...那些懦夫死了活该....

2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