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二卷 野战医院奇遇 第二十二节 乱世孽缘

巴顿战刀 收藏 17 1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size][/URL] (一) 彭孟镇瞪了彭小文一眼,骂道:“少给老子装蒜,立夫本来撮合你们就是一番好意,要不是抗战今年已经给你把亲给提了,现在你给老子惹这个事情出来,我还没想好怎么给孔部长交代呢!” 立夫?陈立夫?孔部长?孔祥熙? 那这个二小姐,说的是那个同性恋混世魔王孔二小姐!彭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彭孟镇瞪了彭小文一眼,骂道:“少给老子装蒜,立夫本来撮合你们就是一番好意,要不是抗战今年已经给你把亲给提了,现在你给老子惹这个事情出来,我还没想好怎么给孔部长交代呢!”

立夫?陈立夫?孔部长?孔祥熙?

那这个二小姐,说的是那个同性恋混世魔王孔二小姐!彭小文觉得自己头晕,怎么穿越到这个二世祖身上来了,现在什么大特务头子什么民国的孔二小姐什么四大家族都跟自己扯上关系了,我的娘啊,这趟穿越弄的也有点太复杂了!

彭孟镇看到彭小文痛苦的表情以为他伤痛又发作了,赶紧把医生喊过来,叮嘱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三)


关于这个混事魔王的故事彭小文可是听的太多了。

有个故事说在南京的时候,孔二小姐驾车兜风,因违反交通规则,被警察教训了几句,她一怒之下竟拔出手枪,将该交警当场击毙。后来南京流行一句话:“你不要神气,小心出门叫你碰上孔二小姐”。

后来在重庆的时候,时有日机空袭,实行灯火管制,一次孔二小姐驾车回家,大开车灯,被执勤兵阻拦制止,谁知她一边破口大骂:“滚你妈的蛋!”一脚猛踩油门撞将过去,把执勤兵撞飞在路边。

另外还有在重庆中央公园,孔二小姐遇见龙云的三儿子,两人素不相识,不知所为何事,竟同时拔枪互射,结果打伤不少游人。

还有在成都时,孔二小姐甚至亲自挥拳,跟一名空军飞行员搏斗。

还有就是这个二小姐以男人自居,在重庆担任嘉陵公司总经理时候与一名军官太太公然同居,还有三妻四妾,彭小文想着就头疼,这个事情就不要让我见证了,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我穿越过来是打小鬼子的,老天爷啊,我好忙的!

怕什么来什么,彭孟镇离开的第二天,彭小文刚刚尝试着能下地行走的时候,护士通知他说,孔小姐来了。


(三)


彭小文躺在床上装睡,带着好奇心的他眯着眼睛偷看,进来的不是什么恐怖的混世魔王打扮,是个穿一件白底染着蓝色碎花旗袍的姑娘,眯着眼睛看不清长相,模模糊糊看到梳着两条辫子,不短也不算太长,从打扮上看,还是相当有女人味的。

而且这个女子的脚步放的很轻,似乎是怕把彭小文吵醒了,就这个细节来讲,彭小文想,不会是历史记载有错误,是故意扭曲孔二小姐的形象吧。

女子怀里抱着一束鲜花,轻轻放在床边,是康乃馨的味道,彭小文喜欢这个花,这个细节又让彭小文迷糊了,这反差好象大了点吧。

正想着,这女子轻轻笑出声来了。

“好了,大英雄,醒了就醒了就别装了,看你那眼皮直跳,我都替你难受的慌。”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声音也好听,笑起来也挺甜。

彭小文只好睁开眼睛,尴尬地笑了一下。

“大英雄,好点了吧,你昏迷的时候我都来了三次了!”女子说着去床头,把那一束鲜花换成刚拿来的。

“呵呵,好多了,这花......都是你送的啊,谢谢你了孔小姐,呵呵。”彭小文想,这怎么着先谢谢再说吧,可是老爸说的什么把天戳个窟窿,怎么不象啊!

“你叫我什么?孔小姐,咯咯。”女子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又捂着嘴笑了起来,看样子只有20岁不到的年龄。

哦,也是啊,现在是1937年,孔家二小姐是1919年出生,现在也就18岁,那就是说很多坏事情还没干呢,或者是说现在的孔二小姐还不是这个性格?彭小文不禁又多了几分好奇,不过,我哪记得我原来叫你什么,以前看月亮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彭小文一下想到这句台词,不禁也笑了一下。

“行了,大英雄,你就好好躺着吧,你现在可是万众瞩目的宝贝啊,上海的女子中学让你去演讲,都找到我这里来了!”孔小姐大大方方地拉了张椅子坐在彭小文面前,从床头上拿起一只苹果,一边跟彭小文说话一边削苹果。

怎么还有什么女子中学的演讲,彭小文越听越糊涂,穿越过来的复杂事情太多了,一个接着一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只好又干笑了两声。也许他笑的表情显得太傻,把孔小姐又逗乐了,彭小文仔细看了一下,孔小姐笑起来还挺好看。

吃着苹果,孔小姐就给彭小文读报纸,最近这些天,报纸把宝山保卫战和彭小文可是大大的褒奖了一番,夸的跟一朵花似的,就是关于他和颜小小的那个什么战地风流,孔小姐似乎可以地忽略了。

自始至终彭小文没怎么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孔小姐不时抬头冲他微笑一下,搞的彭小文头昏脑涨的,听孔小姐读那些报道的时候,彭小文时不时地走神,不是说自己在部队里还送花追求颜小小吗?颜小小又是什么身世背景,现在她人又在哪里呢?


(四)


“笃、笃、笃。”有人敲门,孔小姐回头,彭小文抬头,看到一个身穿黑色紧身小西装和黑色马裤马靴的头发长长的帅小伙依在门上,左手拿了捧鲜花放在胸前,看来门已经推开又段时间了,孔小姐在读报纸,彭小文在走神,谁都没注意他的存在,他好象有点看不下去两个人的专注,用右手的马鞭子在门上敲了几个,这个是谁啊?

“小妹,你什么时候来的?”孔小姐问道。

小妹?这个帅小伙是女的?彭小文愈发觉得混乱,心里又觉得慢慢清晰了,那就是说,现在依在门上穿紧身小西装的才是孔二小姐孔令俊(后来改名叫孔令伟),穿旗袍送花的是孔二小姐的姐姐,大小姐孔令仪,哦,怪不得。

身份和名字清晰了对上号了,可是这关系怎么更混乱了,不是说陈立夫撮合自己和孔二小姐联姻,怎么跟孔家大小姐也扯上关系了?

彭小文此时只有继续傻笑,除了傻笑,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而且他现在的笑那是相当的无可奈何,正身在军校的自己别说花从穿梭,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过,头大,是不是眼下这个彭小文就是自己的前世,前世欠的风流债太多,到了自己那辈子就变的那么孤独了。

孔二小姐似乎没有跟彭小文打招呼的意思,她仍然依在门上,对令仪说道:“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讲好了公平竞争的,你今天自己来可是没告诉我哦。”

公平,还就竞争?不是说我吧,怎么这么复杂啊!彭小文眼睛瞪的老大。


(五)


“姓彭的,喏,给你的!”孔令俊用脚跟把门磕上,走了两步,把花丢到彭小文怀里,是一束野百合。

“呵呵,谢谢,孔......二小姐。”彭小文对于这个局面没有什么战术能想出来,只好继续打哈哈。

“小妹,你坐这里陪小文说会话吧,我去帮你把花换了。”孔令仪起身去换花,彭小文注意到,窗台还有一个花瓶,那个花瓶里插的是野百合。

孔令俊恩了一声,把椅子拉了一下,她没有坐,把右脚踏在椅子上,右肘搭在膝盖上,摇了下头发,把遮挡眼睛的刘海向旁边甩了甩,抖着手腕,右手的马鞭子在左手上轻轻敲打着,道:“说吧,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