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三章:四渡赤水河(三)

likangjiang 收藏 13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凌晨三时,令人生厌的冷雨终于止住了,天上沉甸甸的乌云,被刺骨的北风无情地吹开了;夜空闪烁着一些稀稀落落的星星。战斗如期展开,红色的信号弹升起在深邃的天穹,显得格外璀璨夺目。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枪炮声,一发发的迫击炮弹集中落在黔军指挥部或黔军大队人马居住的院子里,腾起了一朵朵桔黄色的火光,不久又燃起了几处大火。整个板桥镇鼎沸了,哭喊叫骂声连绵不绝,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敌人乱成一团。此时,几十把军号同时在东、西、北三面吹响,伴随着越来越近震天动地的喊杀声,混乱之极的黔军大都失去了指挥,黑夜中不知来了多少红军,根本组织不起有效地抵抗,大多数黔军士兵的心目中只有一个字:逃!逃得越远越好!黔军逃走还有一个习惯,喜欢脱掉衣服跑,这下倒省了不少手脚。少数军官想拦阻、想制止,根本无济于事,最后也只得随着大家跑,一溃而不可收拾。南面没有枪炮声,没有红军,是逃生的唯一通道,大家都往这个方向逃,拥挤不堪,踩死跌伤的不少。上万人奔逃的场面何等壮观;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丢掉了武器弹药和身上的所有累赘,就象后世冬季万民长跑运动会一样。洪旅长命令各团留下一个营打扫战场,其余的继续猛追不舍。直追出十二、三里,俘获了大部黔军。回到板桥镇,天已大亮。

退守在娄山关关口前黑神庙的几个团的黔军,耐心地等侯遵义来的援军,好一起反攻娄山关。援军本应拂晓时赶到,但左等右等直到八点钟,还杳无音信,便猜想大事不妙。又见山上红军从关口猛扑下来。原是彭老总接到我师洪旅长的消息,便指挥部队向山下进攻,以图与第二旅形成上下夹击之势,全歼这股黔军。可惜这股黔军狡猾得很,沿着熟悉的小道逃走了。

第二旅这一仗打得非常漂亮,以伤亡不到百人的代价,击溃黔军六个团,俘获黔军近5000人,几乎缴获了全部的武器弹药和全部的作战物资。吃早饭时,丁政委率领的旅直和炮兵营亦赶到了,立即组织成员对俘虏的清理。上午十时左右,红三、红一军团的部队陆续到达板桥,从这里补充了足够的武器弹药,便继续向前追击溃败的黔军。彭军团长和杨政委,林军团长和聂政委经过板桥时,对洪旅长及第二旅的这次战斗给予了高度赞扬。捷报传到中革军委,主席、朱老总、周副主席、洛甫等中央首长一个个都喜笑颜开。朱老总高兴地说:“这个近卫师硬是要得,以三个团击败黔军六个团,俘获缴获如此之多,而本身伤亡甚少,堪称精典之战。”

“老毛!你那个陈树相,我越看越不简单哟!连手下的将领一个个都这么厉害!”洛甫一脸认真地对主席说道。

“强将手下无弱兵嘛!还不都是跟主席学的。这叫做名师出高徒!”周副主席也凑趣说。

主席摇摇手笑着说:“行了!你们也用不着这样夸我。这娄山关一战只是个序幕,好戏还在后面罗!”

傍晚时分,主席随着中央纵队健步登上云海苍茫的娄山关。此时的娄山关,硝烟将散,血迹未干,寒风凛冽,林涛怒号。久雨初晴,西边即将下山的夕阳,呈现出一片嫣红。主席伫立关口,俯瞰群峰,心潮起伏,诗兴勃发,一首脍炙人口的壮丽词章随口吟出: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乘胜追击的一、三军团各部沿着桐梓至遵义的公路两侧向前疾进。红三军团的先头部队是十一团,由军团参谋长邓萍亲自指挥。中午,当他们追击到遵义城北公路边的董公寺时,便与前来阻击的黔军遭遇,随即双方展开战斗。从板桥和娄山关败退下来的黔军笫四、第六、第十五团,遇到了率军前往娄山关增援的军长王家烈、师长柏辉章;当听说娄山关已失守,红军立马就要追过来时,王、柏二人不约而同掉头就往回跑。一口气就跑到距遵义约七公里处的十字铺一带停下来,依仗公路两侧的小山坡仓促建立起防御阵地。跟踪追击的红十一团遭到黔军强大火力的阻击,被迫后退。待到军团主力赶到后,彭老总立即派出两个团向左、右两侧迂迥。柏辉章发现黔军已腹背受敌,便急忙下令全师撤回遵义城内。三军团也跟踪追到遵义城外。

回到遵义的王家烈又接到追剿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的电报:督促他坚守遵义城,并告知中央军的两个师正急驰北进,明天便可解遵义之围。还有绥阳、鸭溪的黔军也正向遵义赶来。但王家烈还是不放心,下午四时,带着自己的亲信和警卫队出南门迎接中央军去了。

我与政委率师主力于二十七日上午赶到离遵义城西北十余里的几个小山村隐蔽起来,严密封锁消息;并派出师特侦营赴遵义侦察。随后,将我们对这次战役的建议火速上报军委:我们的意见是,乘中央军吴奇伟部两个师单独冒进的绝好机会,集中红一、红三军团和近卫师,以优势兵力、火力,全歼中央军这两个师。并建议由我师担负正面阻敌与设伏,由红一、红三军团从两侧迂迥,切断敌军退路,务求全歼,不使漏网。为不暴露我师行踪,我师决定今晚十时攻城,凌晨二时结束战斗。接着布置战斗任务,以第一旅攻占遵义新城;以第三旅攻占老城。

下午二时,中革军委正式下达了遵义战役的作战命令,命令中采纳了我们的建议。这令我和政委非常兴奋。我们按照军委的指令,迅速做好准备,展开行动。晚十时,我师将遵义城团团围住。这一次,我们没有采取强攻,而是采用偷袭的办法。两个旅的特种连,利用夜色悄悄爬上城墙,干掉敌哨兵,控制了城楼,打开城门。大部队纷纷抢入,按照预定计划,迅速进行穿插分割包围,城墙上几十支军号同时吹响,已成惊弓之鸟的黔军,没进行什么激烈的抵抗,大部投降,一部逃出城南门外,亦被我师二旅张网逮个正着。

这一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清理完城内残敌,又忙于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一埸恶战。根据截获的情报:中央军吴奇伟部的两个师已抵达遵义近效,其中第九十三师已进入距遵义城约四公里的忠庄铺,前锋伸至离南门仅五里的洛江桥;其第五十九师亦进至新站,正向忠端铺急进。另有黔军的两个团也到达忠端铺。他们急于反攻遵义,决定明天上午发起进攻。我根据敌我双方的态势,作出了战斗部署:以第一旅100团、101团分别固守红花岗和老鸦山;以102团两个营,分头向烂板凳、鸭溪方向迎击,中途遇敌后,将敌诱入伏击地域,并叮嘱戏不要演砸了,要把握好分寸。第二旅与第三旅分别埋伏公路两侧的山坡树林里,注意隐蔽,做好伪装,防止被敌机发现。红花岗、老鸦山这两个主阵地分别部署五个防空小组,准备对配合进攻的敌机以迎头痛击;此事由师部李副参谋长负责。炮兵部队也要做好防空伪装。各部于拂晓前进入阵地,严禁暴露目标。

第二天上午八时,102团两支诱敌部队出发了,不久就与来敌相遇,抵抗了一阵,佯装不支,便败退下来,且战且走。敌五十九师的先头团,异常嚣张,紧追不舍。十时许,吴奇伟指挥中央军五十九师、九十三师及王家烈的残兵败将,在猛烈的炮火和空军的支援下,向红花岗、老鸦山发起了攻击。对国民党中央军这一套进攻方式,我师早就领教多了,也有相应的对付办法。比较烦人的是头顶上这十几架敌机,不断地俯冲投弹扫射,它欺侮红军没有防空武器,飞得很低,刮起的风吹得山顶的大树直摇晃。突然,布置在两座山顶上的十个防空小组开火了,两架轰炸机冒了着浓烟栽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燃起了一团大火。吓得其余的敌机慌乱地扔掉炸弹,仓惶逃遁。守卫在阵地上的战士们大声欢呼。解除了空中的威胁,战士们的信心更加高涨。沉着地静待敌人临近。山坡下的敌军在督战队的吆喝下,像羊群一样,成营成连的往上爬,待敌人进入到我军的火力范围内,一声令下,上百挺轻重机枪吐出火舌,几百枚手榴弹直往敌群飞去,山坡上躺着数百具敌军的躯体,活着的连滚带爬地退下山坡。于是,敌军又组织第二次进攻。第一旅的三个迫击连对山脚下敌军的集结地进行猛烈轰击,一个团的敌军伤亡近半。敌军恼羞成怒,用火炮疯狂进行报复。然后,又是步兵冲锋,但始终突不破阵地守卫部队的密集火网……

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我终于得到了一、三军团已迂迥到预定地区展开攻击的信息,便立即下达全面进攻的命令。顿时,三个炮兵营,九个迫击炮连突然开火,炸得敌军人仰马翻,死伤狼籍。这时,五十九师的师长韩汉英和九十三师长唐云山都知道上当了,肯定是碰上那个“铁帽子”红军,立刻下令撤退,可是已经晚了,我师两万官兵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三面扑向敌人,敌军的师长见大势不妙,先行开溜。于是,大撤退便成了大溃败。敌军的退路已被一、三军团堵住了,吴奇伟的军指挥部也被红一军团攻占了。我军从四面八荒包围上来,“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的口号声响彻行云,敌军已失去了有效的抵抗,漫山遍野都在抓俘虏。不到六个小时,中央军的两个师,黔军的两个团就被全歼。只有敌军长吴奇伟、军参谋长吴德泽及几个卫兵乘机坐汽车逃走了。后听说吴奇伟刚逃过乌江,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说:“我不走了,就在这里死了算了。回去可怎么向委员长交代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