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日本共产党人的反战之殇 外传 第四章 他们离开阵地,迅速没入山林,发现了一卡车弹药和一个日本

平型关人2 收藏 0 8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size][/URL] 第四章 他们离开阵地,迅速没入山林,发现了一卡车弹药和一个日本士兵的尸体 激战已经进行了三天三夜晚。炮火和硝烟中,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鲜红的旗帜虽然被战火烧了几个窟窿,却仍然在高高的山头上飘扬着。在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司令李延禄把总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2.html


第四章

他们离开阵地,迅速没入山林,发现了一卡车弹药和一个日本士兵的尸体


激战已经进行了三天三夜晚。炮火和硝烟中,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鲜红的旗帜虽然被战火烧了几个窟窿,却仍然在高高的山头上飘扬着。在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司令李延禄把总指挥部暂时交给政委和参谋长,自己和中共东满特委书记童长荣来到了关系着整个战斗的主阵地孤独山上。这里的战斗激烈到他无法想像的程度,从山下飞来的日本人的炮弹震耳欲聋,纷飞的弹片如团团乱舞的黄蜂,以致于他们上来之后,敌人密集的炮火和密集的进攻竟让他们找不到再下去的机会,也罢,那就和战士一起战斗吧。

负责守卫这块阵地的是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第一游击大队。指挥员是骁勇善战的队长李光。这个不到三十年岁的北东小伙子,生的十分虎势,手脚灵活,思维敏捷,指挥战斗既有章有法,头脑里又时常冒出一些奇思妙想,因此在装备大大劣于日军的情况下,打退了敌人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进攻。不过,自从李延禄的童长荣来到阵地上后,李光不知不觉中作了李延禄的下手,阵地上的真正指挥成了李延禄。

战斗一刻也没有停息,李延禄命令部队以班为单位轮流吃饭,当第三十五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之后,敌人的炮火停了下来,战场上出现了难得的宁静。李彦禄一命令战士就地休息,一边跃上战壕,依着一块大石,举起望远镜,向山根下的敌人望去。只见,在山下,退下来的日军在山脚下排成了队。一个低个儿的下级军官在挨个搜查士兵们的身子。那个下级军官的左手已经捏着几张纸,右手抻入了一个士兵的衣袋里,当把手从衣袋里拉出时,又捏出了一张纸。那是什么?李彦禄不由地在心里问。但他很快猜想到那是战士们撒发到阵地前山坡上的传单。这些传单是特委书记童长荣战前组织几个有文化的战士写的,虽然用的是日语,但童长荣告诉过他传单的内容。一类内容大体是:日本的士兵们,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穷苦的工人、农民,我们同受地主、资本家的压迫,我们是阶级兄弟,你们怎能把枪对准自己的阶级兄弟呢?另一类内容是:士兵们,你们也有父母、妻子、儿女,请别再为天皇、地主、资本家买命了,你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在等着你们回家呢。当想到传单里这些内容时,李延禄想,这是特委书记童长荣送敌人的子弹,不知它们起作用不?接下来,在望远镜的镜头里,李延禄看到那个下级军官跑到蹩刚一村跟前,伸手要把搜出来的传单递给一个高级军官。那高级军官却不去接,好像让那个下级军官给他念。下级军官一张一张地念着,念了几张之后,那个高级手脚乱舞起来,嘴里喊叫着什么?好像在说“统统地死啦死啦的”之类。就在这时,童长荣也拿着望远镜走到了李延禄的身边。李彦禄说:

“老童,你看,敌人那是在干什么?”

童长荣说:

“你没看到吗?那几个士兵刚刚被从衣袋里搜出了我们撒的传单啊……”

李彦禄:

“难道要枪毙他们?”

童长荣说:

“日本人已经形同野兽了,他们对同类也是残忍的。”

他们说着,果然看到那个下级军官逼着被搜出传单的日军士兵站在一棵大树杆下。离他们不远,已经有一排士兵举起了枪,瞄准了他们。那个高级军官挥了一下手,很像发出了开枪的命令。待命的几个士兵手中举着的枪立马就响了,对面的士兵瞬间就倒了下去。

举着望远镜观看的李彦禄停止了远望,回头高兴地对童长荣说:

“童书记,看来我们撒出去的传单起作用了。”

童长荣高兴地说:

“是啊。”

李彦禄说:

“想不到小小的一片纸,还真行啊。老董,你再跟同志们多写一些,咱们撒发得漫山遍野都是。”

山下,日军那个指挥杀害拾传单士兵的高级军官是就是蹩刚一村。他的旅团是这次“讨伐”东北抗日救国游击军的主力。三天来,中国这支游击军的山头阵地一个也没有拿下,已使他老羞成怒,在杀死那几个倒霉蛋士兵以后,他又怒冲冲地转身,来到离他不远的炮队跟前。炮队指挥官立马上前,身子一挺,直挺挺行礼说道:

“太君的,有何指示?”

蹩刚一村不满地说:

“你们的,火力的不够!”

炮队指挥官直直地又来了一个日本军礼,道:

“嗨!”

蹩刚一村挥了一下手,示意他立即开炮。

“嗨!”炮队指挥官立马跑到原来的指挥位置,满脸横肉的脸上两片簿簿的镜片闪着凶光,使劲儿挥着指挥刀,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开炮!”

日军炮队的迫击炮一字排开,炮手在往炮筒里填着炮弹。

在山上观察敌人的李彦禄和童长荣看到了这种情况,同时说出了相同的一句话:

“不好,敌人的进攻又要开始了。”

隆隆隆! 隆隆隆!轰轰轰!轰轰轰!

一枚枚炮弹黑乌鸦一般,气急败坏地从山下飞来。

李彦禄马上命令:

“撤离阵地,隐蔽起来!”

战士们纷纷离开阵地。

隆隆隆! 隆隆隆!轰轰轰!轰轰轰!

山下一阵狂轰之后,天上又有数十架飞机从远处飞来。飞机群从肚皮底下扔下一枚枚炸弹后又飞离阵地上空。落到地上的炸弹立即爆炸,硝烟弥漫,火光冲天。爆炸声刚停,李彦禄又向隐蔽起来的战士们喊:

“同志们,迅速占领阵地!”

听到司令的喊声,战士们知道敌人又要组织步兵进攻了,便一个一个鱼贯样跳入战壕。把枪送到战壕上的战士们繃紧着神经,浑身的细胞一下子处于作战状态,个个做出了老虎准备扑食似的姿势。然而,敌人似乎改变了战术,他们并没有派地面进攻的部队来,而是又将一枚枚炮弹射来。飞来的炮弹落在游击军阵地的前沿、后尾,甚至在随着地势弯曲的战壕里开花。一团团炸弹爆炸后的硝烟,如花团一样,此起彼伏起地在各处开放。无数弹片气极败坏地乱射。很快,飞机也飞来了。他们三五成群地来,飞临阵地高空时,把一颗颗炸弹如屙屎样从肚皮底下抛落下来。于是,一团团的硝烟更加密集地花样盛开,乱飞的弹片犹如饥饿的蜜蜂,个个因找不到可餐的食物,哀鸣着死去。阵地上,落满了如此失意地死去的蜜蜂样的弹片。战壕里,,富有战斗经验丰富的救国游击军战士,始终一动不动,他们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熟知每一种炸弹和子弹的脾性,因此一任敌人狂轰乱炸,单等敌人的轰炸结束,进攻山头的敌人上来之时,给敌人一阵猛揍,送敌人回老家。

果然,敌人的轰炸结束了。阵地上一时变得异常寂静,战士们喜悦地感觉到了这种令人兴奋听寂静,抖落了落在身上的尘土,趴在战壕的外沿上,又一次把枪送了出去,等着进攻的敌人上来。

不一会儿,阵地前的山坡上,林立、粗壮的油松杆之间,攻山头的敌人的脑袋出现了。战士们的枪口开始寻找那些可恶的脑袋瞄准阗。这时传来司令李彦禄的命令:“靠近了打,没有命令不准擅自开枪。注意节省子弹。”

此时,李光来到了李彦禄的身边。在无数次战斗中,李光练就了一种本事,他的目光犹如一把尺子,能够准确地目测进攻中的敌人到阵地前沿的距离。望着端着枪上来的敌人,李光对李彦禄说:

“军长,敌人距前沿50米了。”

李彦禄说:

“逞住气,再让他们靠近一点。”

李光没再说话,把目光一动不动地盯在日本兵的头上。过了一会儿,他说:

“30米了,军长。”

李彦禄仍说:

“再靠近一点。”

李光说:

“20米了”

李彦禄还说:

“再靠近一点。”

李光心里说,妈呀,原来军长这么打仗啊。

李光说:

“10米了……”

李彦禄大声命令道:

“开打!”

阵地上几枚手榴弹最先飞出,落地之后在敌群中开了花。跟着机枪、步枪就激烈地叫了起来。由于距离短促,由于停留在战士枪堂的子弹早已急不可耐,因此那些子弹一经战士们发动,就各依着它们主人的意愿,快速地向可恶的敌人飞去,有的飞进了日本兵的脑门,停留在他们的脑浆里发热,发烫;有的钻入日本兵大张着的嘴里,在他们的喉咙里尽情发挥钻探技术;有的射进日本兵的肚里,作为不速之客,慰问着他们的肠胃;有的则直取他们裆里的物件,开着他们的玩笑……一个个日本兵倒下了,后面的日本兵惊恐地转身开跑,紧跟着飞来的子弹就在他们的后面钻孔。有的灵魂吓得飞出了身体,有的被巨痛重重地摔在地上,有的被脚下的树桩绊倒,由于惯性,身子像石头一样在山坡上滚动……

战斗中,军事参谋来报:

“报告司令,我们的弹药不多了。”

李彦禄一边向敌人射着子弹,一边喊了一声:

“李队长!”

不远处的李光立马跑来应道:

“有!”

李彦禄命令说:“

你带一部分人立即撤出阵地,到战场上收拾弹药。”

旁边的童长荣说:“

老李,让我跟他们一起去吧。”

“好的。”

李光喊了一排士兵,和童长荣一起带着他们离开阵地,迅速没入山林。他们从长满油松的山坡,一气跑上到嘎牙下游的河边。那是一条在山谷树林中流畅的河流。河水尚未完全消融,两边是显得还很厚的白冰,中间是一小股欢流的河水。战士在李光和童长荣带领下,沿着河岸搜索。不一会儿,他们就有了颇多的收获,各人肩上已经挎了长枪数支,胳膊上大都挂满了子弹带。他们被这颇丰的收获弄乐了,有说有笑地一边从敌人尸体旁拾着枪支,解着敌尸上的子弹带,一边向前行进着。一个跑在前边战士回来报告说:

“报告队长,我们发现了一辆汽车,车上满是子弹。”

李光问:

“在哪里?”

战士手指着前边说:

“那,就在前边不远的树林里。”

前边不远处的树林里,果真有一辆满载弹药的汽车静静地停在那里。李光眼睛一亮,飞步向汽车奔去,跑到跟前,立即伸手扒着车箱,脚登轮胎,举身一看,嘴里叹道:

“嗬,满满一车木箱子!”

李光从腰间抽出一把日本刺刀,插进箱子的缝中,一用劲儿,木盖开了,里面露出了斩新的子弹,他的脸上立刻跳跃上了兴奋。再去撬另外一个箱子,竟是手榴弹。这让跳跃在他脸上的兴奋舞蹈起来。

“报告队长,汽车的发动机坏了。”一个战士跑过来报道说。

李光跳下汽车,转到车头一看,汽车的发动机果然已经砸坏。他想,为什么敌人不将弹药拉走?是谁破坏了它?正蹊跷间,忽听身后的战士又说:

“啊,这里有一具日本兵的尸体,你们快来看。”

李光转身,果见离汽车不远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旁边躺着一个日本士兵的尸体。他跑过去一看,静静地躺在石头旁的日本士兵双目紧闭,一脸安祥,就像睡着了一样。在他右面的太阳穴上有一弹孔,孔内流出的的血液尚鲜。

一个战士发现了什么似地说:

“瞧,那块石头上压着一张纸条。”

不远处一块石头大如碾盘,大石上果有一小块石头压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李光从石头上将石块下的纸条拿起来,展开一看,是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一页带血的小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日文。李光看不懂,把它他递给身膀的童长荣说:

“童书记,我认不得日文,您给看看。”

童长荣一看,脸现激动之色,对凑过来的人说:

“同志们,这是一名日本共产党员,我们的同志。这信是他留给我们的。”

“上面写的什么,童书记?”

童长荣激动地给战士们念了起来: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

我看到了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知道你们是共产党的游击队,你们是爱国主义者,是正义之师。我很想与你们会面,同去打倒共同的敌人,但我被法西斯恶兽围困着,走投无路。我决心用自己的生命来说明一切。我把运来的十万发子弹,赠送贵军,它藏在背面的树林里。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射击,我虽身死,但革命精神长存!

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

日本共产党员 依田助男

战士们一听,齐声叫道:

“啊,是我们的同志。”

读书过信后,童长荣觉深情地望了一眼神情安祥的伊田助男,伸手抚摩着依他的脸,为他拭去鲜血和泥土,又握住他的手,轻轻呼唤着:

“依田助男同志……”

童长荣眼里有泪水颤动,他直起腰对身后的战士说:

“全体立正,脱帽,致哀!”

站在依田助男身膀的众战士动情地脱帽,默默地向这位来自日本的共产主义同志致哀。

隆隆隆! 隆隆隆!

山那边的阵地上传来的火炮声越来越紧。董长荣立马命令道:

“全体扛子弹!”

致哀的战士们听到命令,立即来到汽车旁边,扛着子弹箱,向激战的阵地跑去。

一箱一箱的子弹扛来了,李彦禄既快活又感到奇怪,便问道:

“哪来的这么多子弹?”

一个战士放下子弹箱说:

“报告军长,我们在嘎牙河下游的树林里发现了一辆日军汽车,车上装满了步枪子弹。”

战事紧张,李彦禄来不及多想,立即命令道:

“赶快把子弹发给同志们。”

一箱一箱的子弹、手榴弹、崭新的枪枝扛到了阵地上。由于枪支弹药得到了补充,阵地上的火力增强起来。在密集炮火攻击下,攻上来的敌人又一次被打了下去。

这时,太阳也快落山了。李彦禄在山头上观察到敌人开始撤离阵地,知道敌人要休工了,而明天,他们还会来的。好吧,你们要休息了,我们也需要养精畜锐,鬼子们,明天咱们再见。

战斗停息后,战士们开始从阵地上往下抬战火中牺牲的战友的遗体了。

李彦禄和童长荣站在一旁,默默地凝视着每一张担架上战士的面孔。

抬着依田助男遗体的担架走了过来。

李彦禄发现抬的是日本兵的遗体,便说:

“慢,怎么回事,为什么把他也抬来了?”

童长荣说:

“这是日本同志,刚才的子弹,就是他送给我们的。他是一名日本共产党员……”

李彦禄惊愕地“啊”了一声。

一个战士递给李彦禄一个笔记本子,说:“

“报告司令,这是从汽车上司机座椅下发现的,里面全是日本字,我们认不得。“

李彦禄接过笔记本,递给童长荣说:

“童书记,我也不认识日本字,你给念念吧。“

童长荣说:

“是依田助男同志的日记,打扫完战场,回到军部我再给你念吧。”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