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二章 狼窝除暴 第二章(1)庙会警讯

bjunqing2008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URL] 护城河南岸的铁蒺藜网是立式的平面铁蒺藜网,只有人头多高,对柳青、夏云凤、夏云燕这样的轻功高手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儿,轻轻松松地便给他们飞越了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的心中已经全无挂碍,便从田野里插着一路向着东南方向奔去,奔向了县大队的临时驻防地李官庄。 ——他们三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护城河南岸的铁蒺藜网是立式的平面铁蒺藜网,只有人头多高,对柳青、夏云凤、夏云燕这样的轻功高手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儿,轻轻松松地便给他们飞越了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的心中已经全无挂碍,便从田野里插着一路向着东南方向奔去,奔向了县大队的临时驻防地李官庄。

——他们三个人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钱文昌已经安然无恙地返回到了钱记杂货店睡起了大觉;而镇内骤然而起的枪声不过是林慕岳等内线的伪军兄弟为了掩护他们转移敌人视线而摆出的迷魂阵:敌人就是出击的再迅速、出动的人马再多,也只能是“鸭子孵鸡——白忙活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柳青三人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李官庄驻地。李玉岩、苏俊杰等县大队的领导和战友们一听说他们已经将罪大恶极的叛徒赫连喜一枪毙命,还击毙了多名日伪军,都惊喜地跳了起来。一到晚上,召开了由县大队全体战士参加的庆功大会为他们庆功,把小哥仨都给捧到云彩眼里去了!

在庆功大会上,李玉岩代表渤海军分区给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分别颁发了“锄奸英雄”的奖章,并宣布给他们小组记了集体一等功。他还风趣地表彰柳青三人说:“人们俗话常说‘阎王叫人三更死,不能留人到五更’,咱们的锄奸英雄说是在一个月内将叛徒赫连喜给除掉,结果是如期给办到了,这跟阎王爷的法力相比那可真是不相上下,他们个个都是‘活阎罗’呀!”

自此以后,人口一顺,柳青“拼命三郎”的绰号又给换成了“柳阎王”。过了不久,这绰号便在新海县和附近地区给传扬开了;把一些作恶多端的叛徒和日伪军头目给吓得心惊胆颤,人人“谈柳色变”,在私下里诅咒他人时都忘不了要脱口说上一句:“谁他娘的再不醒事,就让他出门撞上‘柳阎王’!”再其后,因慕其帅气的丰姿,有些文人墨客为求文雅,又将他易名为“玉面阎罗”了!


柳青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烟稠密的大街之上,将叛徒赫连喜给一枪爆头又全身而退,有力地打击和震慑了叛徒汉奸和日军的嚣张气焰。为此,许多叛徒汉奸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儿,助纣为虐的行为收敛了很多;但是,另有个别罪大恶极的叛徒汉奸自知难逃严厉的惩罚,不仅疯狂地进行反扑,还挖空心思地加强保命措施,何家桥的伪军中队长高春树就是其中的一个。

高春树是个惯匪出身,时值中年。长得牛高马大,一身横练的好功夫,一杆扎枪使得出神入化,平生罕遇敌手;且在火器兴盛以来,他勤钻苦练,不论是长枪短枪都玩儿得跟吹糖人似的,能百发百中,弹弹咬肉。仗恃着这些本事,他极为自负,骄狂异常,向不把县大队及境内的其他抗日武装看在眼里。

为了讨好日本鬼子,独霸一方,他不仅敲骨吸髓地盘剥当地的老百姓,搜刮民脂民膏用以资敌;还追随着日军疯狂地屠杀抗日军民,在他的手里被残害的抗日战士和老百姓不下百十人。此外,他还泯灭天良六亲不认,竟丧心病狂地将其给县大队做堡垒户的亲妹夫都给活埋了。

夏季大扫荡过后,由于共产党八路军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遭受到了严酷的摧残,一时难以复振,他认为是自己人生的黄金季节到了,便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地肆意横行了起来,其倒行逆施引起了极大的民愤。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之中,他已经成为了瘟神魔鬼的化身,民众要求铲除他的呼声越来越高。

倏忽之间,一个月的时光一晃就过去了。眼瞅着高春树疯狂肆虐的凶焰日益高炽,李玉岩、苏俊杰等县大队的领导和战士们早就已经忍无可忍了,为了杀鸡儆猴,打击日伪势力的嚣张气焰,振奋抗日军民的战斗意志,经过慎重研究,决定倾力将何家桥日伪据点给拔掉,并剪除这个人面兽心的汉奸卖国贼。

其时,在经过敌人的夏季大扫荡以后,县大队的军事力量大为削弱,要进攻何家桥这样敌人坚固设防的据点,不仅在兵力上没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在缺乏攻坚所需炮火的情况之下,也殊少制胜的手段。而何家桥日伪军据点虽然不大,只有一个中队的伪军和一个小队的日军驻守,总兵力不过二三百人,却依仗着工事坚固,火力威猛,易守难攻,是一块极难啃的硬骨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强攻不易,若想端掉这个狼窝,就只能是采用智取的手段了!

然而,智取不是一句空话,在确定作战方针之后,必须要做到知己知彼,方能克敌制胜。——这就需要对何家桥日伪据点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备进行细致的侦察,并据此制定出科学合理的作战方案,从而选择好最易获得震慑效应的攻击目标,选择好最为有利的攻击作战方式,选择好最佳的攻击时间。为了预先做好这些准备,李玉岩和苏俊杰又将柳青三人给搬了出来!

李玉岩向柳青交代道:“咱们这一次袭取何家桥日伪据点,一是要把高春树这个祸害给除掉,二是要把敌人的炮楼给端掉,这就需要首先把敌人据点里的军事部署情况给搞清楚,既要搞清敌人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备,也要搞清什么时候下手最好,好钢用在刀刃上,你们小哥仨就得再辛苦一趟了!”

接着,他又对柳青分析道:“你们这一次去何家桥侦察,不同于上次深入九女河去锄奸,对于叛徒赫连喜来讲,就是扒了皮你们也能认识他的骨头;而高春树这个家伙你们是向未与他见过面儿的。你们此去要首先琐定他这个目标,咱们要从这个祸害下手,制造出爆炸性的轰动效应,好乱中取事!”

“那如果在这次侦察过程中,有机会将他给除掉的话,可不可以下手!”柳青斟酌着请示道。他恼恨高春树眼中无人,太过张狂,已经恨得牙根儿痒痒,必欲致之死地而后快,一时忍不住便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李玉岩解释道:“咱们要拔掉何家桥据点,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高春树这个祸害太过嚣张,但仅仅除掉他一个,还不是我们所要的全部结果。你还是先把重要精力用在侦察敌人的军事情况上吧。你放心,除掉他这个祸害的任务最终还是要交给你们三个人去完成的,你们做好准备就是了!”

柳青回去找夏云凤和夏云燕一商量,两人都非常踊跃。柳青笑道:“咱们这一次到何家桥去,没什么大事儿,主要还是去踩点儿的,过两天就是何家桥的庙会,咱们就借着这个机会进去逛逛好了;不过,你们小姐俩可得要好好地打扮打扮,不要让别的姑娘媳妇给比下去哟!”

夏云凤娇笑道:“上一次咱们扮了一回西瓜贩子,这一次去赶庙会,咱们还要扮装成什么人呀,再要去卖西瓜可是没有的了!”柳青道:“我还没有想好,你们俩也好好想一想,先养足精神,走时现定也不迟的!”

夏云燕笑吟吟地调侃道:“这还不好说,赶庙会的姑娘媳妇多了去了,咱们又不是妖怪,漂漂亮亮大姑娘一个,那还用得着扮装,别瞎操心了!”


何家桥一年有两次庙会,一次在春播之前,一次在秋收之后,一次庙会总要赶上五七天才煞尾,这是自古以来民间约定俗成的定例。这一次的庙会自然就是秋季庙会了。庄户人家没有太多的物资交流机会,庙会是最为宏大的物资交流场合了,一到庙会开幕,十里八乡的人都来赶趁,热闹极了。

庙会开幕的头一天,柳青和夏云凤、夏云燕没有动静。到第二天一早,柳青从一个财主家借了一辆轿车子,连车把式都借了。柳青穿了一领长衫,戴了一付墨镜,打扮成一个阔少,坐在外侧车辕上;夏云凤和夏云燕双双打扮成了小媳妇儿模样,坐在车厢里;三人如同一家眷属,乐乐呵呵地就上了路。

其时,姑娘与媳妇的打扮是最容易区分不过的,姑娘家多是脑后梳着一条黑油油的大发辫儿,而出嫁后的媳妇则大都是梳着盘头的发髻,不用细打量,一眼就可以区分得出来。他们之所以要做这样打扮,主要还是为了在出入土围子关卡的时候减少些不必要的麻烦。自古以来都是人敬富的,狗咬穷的,有了这样高贵的身份打扮,行事就方便的多了。

果不其然,在他们一行来在何家桥东寨门关卡的时候,一大帮灰头土脸的庄稼汉子都在一个个的接受搜身检查,有一个会事儿的伪军小头目便点头哈腰地凑合了过来,笑嘻嘻地帮忙牵着马从寨门给拉了过去。柳青从衣兜里掏出两块银圆信手向那伪军小头目抛了过去,道了声辛苦,便催着轿车子扬长去了。

夏云燕见混进来的这么容易,便向柳青打趣道:“这些二狗子还真拿你当根儿葱了,你是那个财主家的阔少爷呀,穷哈哈的丘八一个!”夏云凤嗔斥道:“你这小妞子怎这么不知道好歹呢,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让那些二狗子黑虎你一臭顿你就老实了!”小姐俩一逗嘴,把车把式也给逗笑了!

“别逗了,有情况!”柳青的面容一肃,突然发出了警讯。这个时候,只见有两个伪军从后面急急慌慌地追了上来,其中一个便是先前帮忙拉车通过关卡的伪军小头目。两个伪军一边大步流星地朝前追赶着,一边还在大声喝喊着,好象是发生了什么紧急大事儿似的?

“快,做好战斗准备!”柳青一时琢磨不透这两个伪军追来的原由,只能从最坏处准备,便悄悄地把两枚金钱镖给摸在了手里!



——大摇大摆过关卡,枝节横生人嗟呀!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