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九章 兴师问罪出芦荡 聚议破阵搬救兵 第二九章(12)夤夜议兵

bjunqing2008 收藏 0 9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在三虎庄驻防的是小站李修山部下的一个连,他们是在伍代雄介调整封锁包围的军事部署之后新近才从黑龙港以北抽调过来的。 李修山这个人前文书已经介绍过,绰号三秃子,本是活动在天津小站一带的大土匪,投靠日军以后摇身一变成了日伪皇协军津南支队司令。 他手下的这些伪军,其骨干成员多是他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在三虎庄驻防的是小站李修山部下的一个连,他们是在伍代雄介调整封锁包围的军事部署之后新近才从黑龙港以北抽调过来的。

李修山这个人前文书已经介绍过,绰号三秃子,本是活动在天津小站一带的大土匪,投靠日军以后摇身一变成了日伪皇协军津南支队司令。

他手下的这些伪军,其骨干成员多是他在当土匪时的老弟兄,一个个嚣张跋扈心狠手辣,而其下大多数伪军士兵则是最近扩编招收来的无业游民,由于是滥竽充数,战斗力并没有多强。

在这里驻防的伪军连长名叫马云超,是个出了名的色狼。他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三国名将马超“日驭数女”才能精神陡涨,也好上了这一口,当了皇协军的连长以后,又有了钱又有了势,便花钱从天津买了两个娼妓做了老婆。

这两个娼妓一个名叫“雪里红”,一个叫做“黑牡丹”,都是风月场上的五虎上将,床上的工夫十分了得,行起云雨之事来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喜得马云超心花怒放爱不释手,走到那里带到那里。

李修山下令让他调防到三虎庄以后,他抓了一辆轿车子又把“雪里红”和“黑牡丹”一起拉了过来。他是李修山手下的爱将,又是李修山原来手下的八大金刚之一,李修山也就听之任之了。

汤敬渊在路口打响第一枪的时候,马云超正骑在“黑牡丹”的身上做得欲仙欲死,听得外面的传令兵一个劲儿地在外面叫唤,他不耐烦地呵斥道:“你在外面乱嚷嚷什么呀,不知道我这儿正忙着吗,一点眼力劲儿也没有!”

那“雪里红”眼见得马云超武马长枪地越做越起劲儿,心头的欲火正盛,急等着马云超上身入港,也跟着狐假虎威地申斥道:“你们外面有那么多人枪,还能缺连长一个人吗,姑奶奶这里还没上手呢,催什么呀催!”

隔了一会儿,马云超听得村子东面的枪声一阵阵爆响,这才心有不甘地从被窝里钻出来,踢开屋门喝喊着围拢过来的伪军向着阻击阵地方向冲了过去。

从村口到东面的阻击阵地有三四百米的距离,还没有冲到半路,就见到两个被割了耳朵的伪军逃窜了回来。

“马、马连长!不好了,黑龙港的‘草上飞’带人杀过来了!”一个被割了左耳朵的伪军惊慌失措地报告道。

“谁让你们去招惹他了,孔二爷也是你们招惹得了的人吗!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自己是什么个吊样的玩意儿!”马云超没好气地申斥道。

“哎呀呀,我的马连长呀!这又怎么能怨我们弟兄有眼无珠呢?孔二爷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们一班人给灭了,还、还把我们哥俩的耳朵给割了去!”那个被割了右耳朵的伪军又哭诉道。

“怎么,怎么?二十多个弟兄就剩了你们两个?”马云超的脊梁骨里立时冒出了冷汗。他虽然与孔冠奎相熟,也知道他的手段厉害,一听到值班放哨的人马在屁大的工夫里就全军覆没,也不由得吃惊起来。

“就、就剩了了我们两个!若不是孔二爷手下留情,我们哥俩就也就跟着玩完了!”那个割了左耳朵的伪军应道,“他还让我们哥俩给您和李司令带了个话儿回来,说咱们坏了道儿上的规矩,不该到他们的地盘上来寻食儿吃!”

马云超气急败坏地呵斥道:“他姥姥的,就是他孔二愣子懂规矩,难道咱爷们儿就不懂,这不他娘的都是让日本人给逼得么,这小子下手也太黑了,一点情面也不给老子留!”

骂到这里,他突然命令道:“全体都有,就地卧倒,给我打!”将手中的驳壳枪一抡,朝着阻击阵地的方向就开了枪。

其手下的伪军不明所以,可是,有令就得行,也都跟着劈劈啪啪地开起了枪来,二百多枝枪一起射发,一时间打了个昏天黑地。

马云超心内暗道:“他姥姥的,骗骗东洋小鬼子就算了,我才不想把自己的生鸡蛋往石头上去碰呢!”

二百多人朝着漆黑的夜空放了一阵空枪,一场战斗就这样不尴不尬地结束了!马云超又回到自己的窝里去做他的鸳鸯梦去了!


孔冠奎、汤敬渊等人走到半路便遇上了接应上来的人马,张铁匠见到孔冠奎等人毫发无伤,还缴获了不少的战利品,大为高兴。寒暄过后,便接应他们一同返回了黑龙港。

等一行人回到鸭子台大本营的时候,吕信文、易树林、庄青山等人已经先期到达,审讯俘虏的事情也已结束。又听孔冠奎等人报告完,黑龙港所面临的四面受困的形势已经全然明了了!

其时,已经到了下半夜,为了尽快打破日伪军的封锁包围,邹同义便把吕景文、吕信文、康洪恩、孔冠奎、张铁匠、易树林、汤敬渊等人聚集在一起,连夜研究开了对策。

邹同义咬牙切齿地恨道:“看来小鬼子和汉奸为了吃掉咱们弟兄,这一次是下了血本了,又像上次在金沙镇似地给咱来了个铁桶合围,咱们大家在一起合计合计,怎么破东洋鬼子的这个‘天门阵’吧?”

吕景文冷笑道:“伍代雄介这个狗娘养的还真有些妖力,竟然又把沧县和小站的汉奸都给调动过来了,他们只所以敢于采取四面围困的办法来封锁我们,来的人马肯定是少不了的!”

“不过,他们要把咱们弟兄给困死在港里是没那么容易的。他们的战线拉得这么长,沿线的兵力必然薄弱,从那里冲都是可以冲得出去的。今天晚上六弟和老孔他们带人出去一打,就给打出名堂来了!”

“你是说,咱们可以打出去?”邹同义质疑道,“这个主意不成,打出去是好打,可咱们打出去以后到哪里去安身呀?”

“照我来看,他们这些狗娘养的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上两次他们在咱们港里吃了大亏,现在就是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直接来进攻的,所以他们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绝户计!”吕景文说着说着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这个事情是明摆着的,也用不着钻到他们的狗肚子里去看的。他们知道进攻到港里来打是绝然讨不了好去的,就想通过封锁的方法先断了我们的粮道,然后把我们给逼出港去再打,让我们失去地利就好剿灭了!”吕景文侃侃道来,一语道破了天机。

“是的,是的,是这么个理儿!”邹同义点头道,“只要咱们弟兄窝在港里不动劲儿,鬼子汉奸的人马就是再多,也是奈何不了咱们的!可是,可是咱这一两千人的吃饭问题是个大问题呀!”

“这一回就得劳动劳动咱们七弟出港去走一趟了!”吕景文说到这里,把目光瞄向了康洪恩。又道:“今天晚上这么一打,鬼子汉奸就知道咱们弟兄在港里憋不住了,往后会封锁得更为严密的!”

吕信文道:“看眼下这个架势,鬼子汉奸不光是在出港的各个要道路口都设了卡子,还驻有重兵,我们在寇家庄村口一打,他们的大队人马就都从村里赶了上来,打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孔冠奎补充道:“我们在三虎庄遇到的情况也是这样,如果是白天的话,他们的人马上来的还会快些,看来这些王八日的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的!”

吕景文道:“有准备咱们也不怕,他们的战线拉得这样长,咱们从哪里打也能够打的出去,他们就是把所有的路口都给把持住,还能够把咱这黑龙港全都给封锁包围起来呀,哪得多少人马呀?办不到的!”

“还是刚刚二哥顾虑的对,咱们一旦离开了自己的巢穴,再去找这么一块安身立命的地方就难了,所以既要坚守阵地,又要打破封锁,才能够破了鬼子汉奸的这个牢笼计!”吕景文把他的破解之策给挑明了。

邹同义在一旁听得明明白白,干崩捷脆地决断道:“那好,就劳动七弟出港去走上一遭,去找许县长和秦老弟共同想想办法,咱们合兵一处,破破鬼子汉奸的这个鬼八卦!”

康洪恩见到大家的目光都瞄向了自己,慨然应道:“这没有问题,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想他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哪个弟兄陪同七弟去走一遭?”邹同义看着大家问道。

“我陪同七弟去好了!”吕信文朗声应道。

“还是我去吧!送康老弟出去搬救兵,还是隐蔽一点好。我们手枪队里都是个顶个的好手,行动起来会利索些!”孔冠奎争执道。

吕景文笑道:“咱们要顺利地把七弟给送出去,还得预先摆个迷魂阵,好来个声东击西,浑水摸鱼呀!”

又道:“我看不如这样,就让老孔带人送七弟出港去,六弟带人在后面给打打掩护,二哥和各位弟兄看怎么样?”

“好!”邹同义把抽得火红的烟袋锅向桌子上一磕,笑道:“就这样办好了!”



——康洪恩能够顺利地出港去搬来救兵吗?能够打破敌人的封锁吗?欲知后事如何,——请看《边城烽火》的姊妹篇,即:《渤海怒潮》(已经在军事科幻栏目另行开列了新的书目,搜索即得,敬请读者朋友继续关注支持。)!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