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不知道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潘权贵瞄了一眼,提示旁边的李飞接电话。

“喂,您好。”

“你好,是李飞吗?”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梁倩梅,前几天我们在KTV见过面的,那时候你还帮了我们打那些坏蛋。”

“呵呵,梅姐,我想起来了,真是抱歉,没听出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和你见个面聊聊天。哦,那天你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有答谢你呢,有空吗?请你喝杯茶。”对方讲道。

“我问一下我的兄弟有没有空。”李飞回过头来问道,“去吗?”

“梅姐叫你去你就去,别不给面子呀。”潘权贵说着,手上还拿着一支烟没有点上,在鼻子边嗅了几下,“好烟。”

李飞回答对方的话:“我兄弟说今晚有空,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恩,就在上次认识的KTV旁边,哪里有一个蛮高档的小茶馆,是广州老板开的。今晚七点钟说好了,不见不散哦.....”

李飞:“好的,到时候见。”

潘权贵问道:“她说给我去吗?”

李飞白眼看他:“我李飞有那么贱吗?哪次有茶喝不叫上你这个兄弟?今晚七点,在上次打架的地方,旁边有一家茶馆,现在是北京时间亮点。外面热着呢,老实在这里呆着吧。”

潘权贵问道:“我说,她是不是看上你了,三番两次打电话过来找你?”

李飞:“你丫的怎么会这么想呢?这不是我们救了她一命吗?整天闲着没事情做,净瞎想。拿去看,免得闷得又瞎想。”一本书飞过去.........

在一家装修颇为高档的茶馆里,客人并不是太多,整个大厅只有三三两两的服务员在站着。相比之下旁边的KTV就显得热闹多了。一边是恬静的小家碧玉,一边是粗犷的野汉之风。形成两种不同的夜文化。

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茶馆里面,伴随着清雅的音乐,几个人在一间包厢里坐着。服务员穿着红的的长袍,这样看起来与这颇有民族特色的茶馆更加使人轻易联想到中国的文化。她的倒茶功夫相当老练,粱倩梅对他们讲,每次来这里都会点名让她来沏茶。

潘权贵带着怀疑的眼睛看了很久,当然他的爱好之一就是盯着某一漂亮美眉看。尽管人家不会理睬,他仍然会很乐意这样。

“饮茶是为了修身养性,懂得泡茶并不一定可以泡得出好茶出来。像沏茶这样一门手艺,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人还没学会,等有朝一日学成了,我亲自泡上一壶好茶给你好不好?”粱倩梅对李飞说。

李飞,“这门艺术要用很大的耐心才能做到,像梅姐这样的忙人恐怕没时间来学吧。”

“我不忙,而且有足够的信心,我想我能够学成。”粱倩梅顿了顿说,“我发觉你好像很怕我。”

李飞:“没有,我们还不是很熟,所以跟陌生人我都是这样的。”

粱倩梅:“我不是说这个,你叫我什么?”她不喜欢他叫她梅姐,这样好像距离好远。

李飞直言不讳地说“梅姐不喜欢我这样称呼吗?那我该怎样称呼呢?”

粱倩梅说:“我们的年龄差不多,可能你还大过我,所以你叫我梅姐就显得....好像我都很老似的。你可以叫我阿梅或小倩。额......要来一支烟吗?”递了一支烟过去,她自己也为自己嘴里送上一支烟。

李飞委婉地拒绝了,对方优雅地将香烟点上,双眼没有离开过李飞的视线,想勾住对方的魂,可是李飞却将视线转移到旁边的兄弟们身上。粱倩梅翘着二郎腿,小嘴慢慢的吸一口烟,将烟雾又从香唇里吐出来。慢慢地说:“你不喜欢吸烟?”

李飞的确不喜欢吸烟,不仅是因为吸烟有害健康,最重要的是吸烟之后会感觉喉咙有股异味很难受。他没有明说,只是从侧面回答了:“不,我只是不喜欢女人烟的淡雅清香,我喜欢那种带有浓浓烤烟味的男士烟。就拿雪茄来说,它很耐抽,但我并不喜欢,因为我并非瘾君子,我吸烟只是在品尝它,而不是拿它来消遣。”

粱倩梅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意思,说道:“听你的话好像不喜欢女人吸烟?”她心里也明白,很多男人都是不喜欢女人吸烟的。尤其像他这一类型的男人。而她问因为她在乎他喜不喜欢.........

李飞说,“我不干涉别人的事情,你吸烟的姿态很特别,跟其他女人不同。吸烟的女人看起来比较的优雅,而你,却很高雅。”

“哦,李大哥对我们女性朋友挺了解的。”粱倩梅问道,“一定有很多漂亮的美眉追捧吧?”

李飞:“追捧倒是没有,我没有那么大的魅力。不过也曾交过几个女朋友。”

粱倩梅:“你女朋友待你怎样?”

李飞:“她是一个魅力善良的女孩,跟你一样喜欢打扮自己,但她无论怎样打扮都没有你的气质高雅。她是一个很细心的姑娘,但是有时候会将钥匙忘记拿就出门,然后打我手机哭诉。”

粱倩梅眼睛勾住他,看了很久,知道李飞再度感到心底发谎,像她这样的女孩,zhan有欲很强。心里想要的肯定会尽所能去争取,如果得不到就会狠下心来将其毁掉。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休想得到。可是面对人,人毕竟不是物体。她明白人比物体更容易破碎,感情上面比任何东西都容易受伤,并且很难愈合。如果他想要的人不要她,她会残暴地将其的心一点一点地割下来再往上面撒一把盐,放在烈日下暴晒。

李飞尽可能地回避这样火辣的眼神。得到的后果是也是后缩对手越是嚣张,想想自己也是一大爷们,难道要像一小姑娘那样吗?

粱倩梅盯着他看了很久了,没想到从她嘴里说出:“李先生双眼明亮,拥有女生梦寐以求的睫毛,如果闭上眼睛,也许会顷刻间让众女生尖叫哦。不知你喜欢怎样类型的女生呢?我可听说睫毛长的男生会比较喜欢活泼可爱的女生,也有朋友说是那些文静温柔,性格随和大方的。”她故意将淡雅的女人烟吹过李飞面前。

李飞为之一笑:“你真会留意这些,就连我喜欢哪一类型的女生你都知道。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的女朋友很温柔,做事细心,并且很开朗大方。

粱倩梅说:“茶泡得了,我们先品一下茶。”

服务员将茶给客人送去,放在每个人前面小桌的茶几上面。粱倩梅注意着每个细节,寻找机会下手,就在快要将茶拿到李飞的时候,突然他的手一颤抖溅出了几滴茶。服务员惊慌失措连连道歉。粱倩梅骂了他几句后很不耐烦的叫她走开。

这些细节逃不过李飞的眼睛,这是他们一起演的双簧戏。梁倩梅假惺惺地拿纸巾去帮他擦桌子。

李飞,我自己来吧,怎能样您来帮我擦桌子?

他站起来自己掏出了纸巾,梁倩梅突然在这个时候握住她的手佯装晕倒。

跟我来这一招?这个人得罪不起?怎么办?是接还是放手?正当他有点犹豫的时候,对方送入怀抱。

顷刻间梁倩梅如愿以偿,终于让"自己送入了对方的怀抱中"身体虽然与他相隔意见厚厚的西装但仍让她沉醉其中。良久没见李飞有什么动静。

李飞并没有惊慌,“梅姐?你怎么了?”一手揽过她的蛮腰像是抱狗熊玩具般将她带到椅子上,假装什么也不懂地说:“我都说了,梅姐那么大的人物怎么会做出这种小事出来呢?虽然说你热爱劳动,但是也不能热爱出这玩意呀!”

仿佛是被人贱骂了一番,有种被人嘲讽的感觉,还好这里没有旁人,但她的心怎么也不会高兴的。看着李飞忙碌的身影,此时的她却没有任何怨言,也许他是无心这样说的。此计不行再生一计,她心中暗笑道。

几分钟悄然过去,不见任何动作,李飞很担心,借口去洗手间洗手。走出了包厢,心情大为放松,疾步走向洗手间赶**出电话来打给潘权贵让他马上从KTV里滚过来。此时的潘权贵正在与一位小姐搭上话,也许是在商量着开房的地点。那边传来的喧哗吵杂的声音,令李飞心神不宁,自己对付不了这个女魔头啊。这兄弟在关键时候却忙着跟小姐搭话这怎能不让他心急?潘权贵的好事就这样被他搅了一团糟,任谁都高兴不起来的。心里愣是憋出一肚子火气,心里咒骂李飞思想迂腐、不会做人,他要宣扬自己的精神,不该去破坏的绝不进行干扰。任由李飞好说歹说,死活不依。李飞占了下风,败下阵来。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拨打了韩秩美的电话,就在通话之后他犹豫了,反悔地急忙将电话挂掉。做贼心虚地心里痛骂自己,难倒要一点小事都要靠女人来摆平才行吗?走回去途中他想了很多,或许当一个人做了坏事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特别是有背叛的意图时。

梁倩梅蚊声细语地问:“回来啦?去那么久,害的人家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咋一听像是对谁施用美人计?李飞心底为之一惊,暗叹倒霉时刻也许该到了,表面上装出很绅士地回应:“让梅姐就等了,真是抱歉。”

梁倩梅刚刚想出了主意,对自己没有多大的把握,方才又追加重金收买了女服务员帮忙。等李飞坐好以后,挑动了一下眉毛示意服务员开始准备。

李飞注意到这一小小的细节,见服务员面含微笑地送来一杯茶,走过他旁边递过来给他。李飞注意到这杯茶发现茶有些微妙的不同。(茶是干净的,里面的颜色却比梁倩梅手中的那杯略微深些,且上面还见有一些泡沫。)难倒放了毒药不成?李飞所担心的正是如此,对方可不是寻常的女子,而是黑帮老大的女儿,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呀。

“先生,您的茶。”服务员小姐说,“这茶要趁热喝才能品出效果哦。”

李飞猜想着他们会在里面做了什么动作?突然看见服务员往梁倩梅望了一下。梁倩梅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这无疑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想,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更不可有。跟这个女魔头打交道更要多加注意再注意。李飞容不得想太多,对他们笑了笑。尽可能地推延时间,没人看得出他在想办法。不出几分钟梁倩梅说道:“这茶不错哦,品茶要趁热,不要错过时间了。”

处于紧张状态的他被吓出了主意,对他们说:“茶够不够香,味道够不够味,砌的够不够好,品尝用尝就可以识别,但是对于不经常饮茶的人来说,这是很难识别的,若想喝道纯正的茶而自己又不会品茶,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难道他有办法?他们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于是都好奇地听他讲下去,“以前有个朋友告诉我,可以用一种方法轻易就可以知道,很简单很方便。”

“什么方法?”梁倩梅看着不知道是计。

李飞一边取出一张餐巾纸,将它慢慢卷起来,一边进行解说,像解说员一般。两人睁大了眼睛,亲眼看见他将餐巾纸往茶里塞,茶水被餐巾纸吸上一般湿的时候便将其拉出来。再将纸铺开。

“你们看,仔细看,有谁看出有什么不同?李飞的目的已达到,现在他要做的是应付地在继续骗。

两人倒是好奇地看了很久,服务员带着满脸的疑惑知难而退,百思不得其解地站着。梁倩梅很执着地看了又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看出来了吗?”李飞问道。

两人摇摇头,梁倩梅问:“可以告诉我们原因了吗?”

李飞说道:“起初我以为我朋友会给我什么建议,后来经过观察,发现原来是被他骗了。因为这个茶的颜色深浅并不是茶好坏的关键。比较深的是沏的较浓罢了。”

“深和浅从杯子里就可以看出来了,还要用这个方法来做那不是瞎子点灯吗?”服务员嘟囔了几句。

“以前我也没有时间来论证朋友教的这个方法,刚才我又见到同是一种茶颜色不尽相同,所以借此机会看看这个方法行不行。”李飞狡辩地说,“我当时在想,是不是你把好茶给梅姐了,将不好的茶留给我?.....”

梁倩梅心里为之一震,难倒让他给发现了?厅服务员解释道:“先生真会开玩笑,我给先生的茶与给小姐的茶都是同一壶茶,事先到给小姐的,后才倒给你,所以小姐的较淡些,而您的较浓些。”

李飞笑着说道:“这种方法不好要学习日本的才好,斟茶要一杯一点,在轮过来,到最后的时候,两杯都是一样的分量,每一杯都是精华,才不会有浓有淡,有深有浅的区分。”

服务员:“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说完急忙换另外一杯。

等服务员走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明知这家茶馆一贯采用的是轮流斟茶的日本式倒茶方法。可从服务员口中听到的却不是这样,因此判断走对了这步棋。

这时梁倩梅接了一个电话,看了一眼李飞便借口不方便将电话挂掉。以争取多一点时间与他沟通。

李飞很无奈,让他高兴的是自己的电话终于在苦等中等来了,一看,脸上立即露出灿烂的微笑。因为救星来了,他顾不得那么多,也没想梁倩梅是什么感受,只拿了电话就聊。她一边喝着苦茶,一边数着手指头,很无聊地盯着李飞的一举一动。

“喂,您好啊,这么晚了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边“没事,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一通就挂掉,现在没事了,听到你的声音就证明你没出事,我就放心了。”

李飞:“这么说你担心我,你这是关心我的一种表现吗?真不愧是我李飞的女朋友,我现在很好,在跟一个很有钱的朋友在喝茶,不用担心。你过得开心吗?”

电话那边:“这几天,我过得很开心,看到了以前教过我的老师们,他们都很关心我,这让我感觉好幸福。知道吗?叫国语的老教授突然见到他的时候我差点认不出他来了,他退休了,人也一下子变得苍老了许多,于是病魔就缠上了他,前两个星期就住院了,我从学校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去武汉人民医院看望老人家,去他那里认识了一个来自汉城的老乡,真的好巧哦,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他和我是同一天来到武汉的,而且两天后他也要回深圳。因为他的公司就在深圳,到时候我可以同他一起坐同一航班回深圳。”

李飞亲切地问:“有没有叮嘱老教授多注意身体?”

电话那边:“叮嘱?他比我还懂,老教授得的是中国人的传统老病,因为工作劳累了,所以难免会伤害到健康.......”

“飞,跟谁打电话?聊得这么开心?”梁倩梅故意用这种温柔的语气尽可能地往电话里面说,给电话里面的人听到。

韩秩美听到电话里突然传来这样肉麻的声音,感觉好像他们的关系并不一般,质问李飞:“李大哥,刚刚是谁在跟你说话?”

李飞做贼心虚地急忙回答:“是很有钱的朋友,而已。”将手机离开自己远一些对梁倩梅说:“我在跟我的女朋友说话,嘘.....”

梁倩梅不高兴了,心想:管你跟谁聊天,至少也不能冷落客人啊,嘿嘿,女朋友是吗?正好让你们之间搞出点小误会。

她依旧用刚才那怪声怪气说道:“飞,你这样做可不太好哦,跟我喝茶还同其他女孩子聊天。”

李飞不及提防,被说得无力反驳,只觉自己被权势压倒了,“抱歉,请原谅,朋友的电话不能不接,不接叫我怎么办?”他并不想去无缘无故得罪她这样的小女子,不妥协,还能怎样?

电话还没有挂掉,韩秩美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莫非自己被欺骗了?跟他说话的女生才是他的女朋友?似乎是他有意隐瞒却心虚,害怕那女生。听着口气,多少让人这样想。

李飞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不要误会,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刚认识不久的。”

电话那边:“只是朋友而已?刚认识不久就那么亲密了?那我们算什么关系?你在骗我。”

李飞:“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骗你,哎呀,怎么跟你说你才理解?”

电话那边:“李飞,你当我是傻瓜吗?我听得清清楚楚的。”

李飞:“你听错了,不是那个意思,她真的只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电话那边:“你是清白的,那她就是不清白的,不要解释那么多,解释便是掩饰,掩饰就是有事。”

听她这么一说,好像在解释下去已经没有意思了,李飞说道:“那我不说话了总能证明我是清白了吧?”

韩秩美不依不饶:“不说话就是默认。说明你已经心虚了。”

“我.....”李飞顿时无语,心想这位韩国来的女孩真不简单啊,人生第一次感觉这般无奈。

梁倩梅心中窃喜,听这般对话,改善对方怀疑并认定了李飞有第三者的嫌疑,她推算着,脑子里遐想着美好的未来。

李飞再次哀求道:“秩美,你听我说。”“不听。”对方不出意料地一句话过来。

“不听也不要挂掉嘛。”将手机放在桌上心情显得很烦躁,自言自语道。转头看见梁倩梅正定定地坐着发呆,好像思春的贵妇,模样不禁让人觉得可笑。李飞那会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什么,单凭多年的经验推算也知道多半是与男人有关。

梁倩梅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终于来了。男人在伤心的时候最需要的是安慰,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亲人,但如果是异性就会更好。于是她显示出了她博大的胸怀,又是安慰,又是劝告。见到李飞在她的安慰下逐渐从迷茫中走出来,认为自己的努力有了一点点的效果。高兴之下,她又说了许多自己不纯正或变态的想法。梁倩梅出身于黑道家族,平时所接触的人物多半是思想不怎么好的人。原本天真可爱的女孩逐渐长大,进出各种娱乐场所,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因为其父亲的当地有钱有势的人,黑道上的人都不敢惹她,久而久之养成了她这种心高气傲的性格。

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李飞睁开眼睛见对方正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说,我辛苦的说那么多话来安慰你,你竟然睡着了?那种眼神出奇地恐怖他连忙说:“真是抱歉,太困了,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没事,你还好吧?不要太难过了,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对于这种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在意它,让时间将它遗忘。”最让人受不了的事情又来了。李飞习惯性地看了看时间,居然凌晨一点钟了,怪不得会觉得眼困。

见梁倩梅意犹未尽真不想去打搅,李飞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时间不早了,今天这餐夜茶我喝得很开心,谢谢你的邀请,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早上还有工作我们就此别过吧?”

梁倩梅客气地说:“希望下次约你出来的时候你不要拒绝就行了,就怕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招待不周委屈了飞哥哥。”

“哪会,能与梅姐这样的大人物喝茶聊天,我觉得很荣幸。”

李飞将话说出口顿时觉得自己好虚伪,话说的这么恶心,不过这是一种礼仪方式,作为一名中国人。生在礼仪之邦这点是最基本的功法。

他急忙地告别了梁倩梅,再不走怕是会后悔了,然后打了电话给潘权贵。此时的潘权贵正在同某一漂亮美眉高兴,很不高兴地接了电话说了几句便又马上挂掉了。李飞很明事理地知道,做人不要太过分,不要随便打搅人家高兴,否则他会恨你一辈子的。他没想太多,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开着车窗,迎来的风让人精神百倍,城市的夜灯四处闪耀着光芒。三三两两的行人或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携手走往酒店,小排档的生意渐渐冷清了,店主们也该收摊了,烧烤城逐渐少了火光、烟雾。

让李飞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感觉做现在的工作找不到方向感,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所扮演的人物性格与自己的性格格格不入。尽管很自信,但还是有些担心,生怕完成不了任务。

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说过,活着为了别人更好地活着的人是最幸福的人,也是最伟大的人。活着先让自己更好地活着不考虑别人死活的人是最现实的人,一个太现实的人永远都不会成为伟大的人。在他幼小的心灵播上这段话,让他当时就决定做一个现实的人,普通的人。不需要太过于伟大,对自己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