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23间房屋遭强拆 工人称事发时被限自由

农场23间房屋遭强拆 工人称事发时被限自由


工人卢万雄在废墟前哭泣。前日,朝阳区一农场遭5名不明身份男子强拆。本报记者 王申 摄


农场23间房屋遭强拆 工人称事发时被限自由


昨日,66岁的卢万雄在废墟前寻找自己的家当。


本报讯 (记者 朱开云)前日,朝阳区孙河乡后苇沟村一家农场23间房屋遭强拆。农场工人称,5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开铲车,在限制自由的情况下,对农场强拆。昨日,后苇沟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称对强拆不了解,拆迁已经交给拆迁公司。


工人称强拆时被限自由


昨日,数百平方米的农场,地面上全是砖块。


看管农场的工人卢万雄在砖堆旁用棉被、床架、自行车等搭起一个棚子。


卢万雄介绍,前日下午5时许,从外头进来5名男子,其中一名开着铲车,他们限制了自己和老伴、闺女的人身自由,并把东西搬到屋外。随后,铲车开始对23间房屋和工棚强拆。这些男子拆完房子离开后,卢万雄报警。民警到场进行调查。


66岁的卢万雄称看护农场超10年,前晚露宿过夜。


“拆迁方曾欲强拆被制止”


该农场老板王涛介绍,公司于1994年与后苇沟村签订了租赁合同,租赁面积75亩,使用期为50年。近年,后苇沟村开始列入旧村改造,他承包的农场也被开发商征用,用于建设住宅。


王涛介绍,2006年,村委会曾起诉农场房屋是非法建筑,但法院予以驳回。此后,他与村委会和乡政府多次协商,但一直无果。


王涛介绍,他投资建设这个农场,投资超过500万元,他希望村委会能够补偿成本。去年底,拆迁公司曾试图强拆,报警后被制止。


“补偿价格一直未谈妥”


昨日,孙河乡政府大门紧闭。记者致电办公室及相关负责人电话,均无人接听。


后苇沟村村委会相关负责人张有为称,2006年,法院虽然判决村委会败诉,但是法院组织第三方评估价格为110万元,村委会最终答应补偿150万,对方一直不同意。


张有为称,对于强制拆迁他不了解,拆迁工作已经委托给了拆迁公司来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