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人为何自我否认是超级大国?

fengyimin 收藏 1 1387
导读: 美国《华尔街日报》1月4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是超级大国吗?》,作者为Laurie Burkitt。文章摘编如下:   许多观察人士在大约去年的时候都觉察到了中国不断增长的自大情绪,西方的一些观察家已经开始考虑一旦中国统治了世界,那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可如果一项新的民调具有可信性的话,对中国已成为超级大国这种看法不以为然的一个地方就是──中国。   由共产党党报《人民日报》出版的《环球时报》进行的这项调查发现,仅有12%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该报说,这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华尔街日报》1月4日发表文章,题为《中国是超级大国吗?》,作者为Laurie Burkitt。文章摘编如下:



许多观察人士在大约去年的时候都觉察到了中国不断增长的自大情绪,西方的一些观察家已经开始考虑一旦中国统治了世界,那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可如果一项新的民调具有可信性的话,对中国已成为超级大国这种看法不以为然的一个地方就是──中国。



由共产党党报《人民日报》出版的《环球时报》进行的这项调查发现,仅有12%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该报说,这一比例低于2008年进行的一项类似调查。另有34%的参与调查者认为中国还不是超级大国,近53%的人说中国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还不能称之为超级大国(0.7%的人不清楚中国到底具备什么样的世界地位)。



此次调查对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及重庆的1,488人进行了抽样,调查出炉之际正值中国刚刚结束了国际关系中充满不愉快事件的一年。2010年,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与美国不合,与日本因领土争端发生冲突,在朝鲜问题上得罪韩国(起因是平壤击沉“天安号”战舰以及朝鲜炮袭延坪岛)。以上列举的仅是这些不愉快事件中的一部分。



这项调查表明,中国老百姓认为中国遇到的一些国际障碍是源于内部问题,60%的人指出政府腐败是阻碍中国崛起的一大原因。2010年发生的一些众所周知的争议性事件和丑闻也强化了公众对于这一问题的意识。



对于中国之外的问题,80%的受访者对西方意图压制中国的发展表达了担忧。《环球时报》说,约有40%的人认为北京应该对中国受到的威胁采取反制措施。该报并没有就此详述。



36%的中国人说,美国的战略遏制是改善中美关系过程中的最大绊脚石。台湾问题、汇率以及贸易也依然是问题所在。

尽管如此,84%的受访者对于今后的国际关系感到乐观,并认为中国的国际地位有望得到提高。


“跌跌撞撞”走向超级大国?


没有计划。我原以为,中国对任何事情都会有计划。在飞往上海的漫长航程中,我从有关材料上看到,中国政府已经制订了直至2050年的经济发展规划。有那么短短的几年,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似乎永远不会遭遇挑战,但中国非凡的经济表现,正重塑着地缘政治格局。这个凡事有条理、慎重考虑的国家,自然会规划好自己将要扮演的大国角色?



我错了。尽管全球其它国家都在奋力调整自己,以适应所谓的“亚洲世纪”,但中国自身所传达的信息令人奇怪地模棱两可。最近,在聆听了中国学者、军界要人、外交官和共产党官员的发言之后,我将其粗略概括如下:是的,我们希望并期待其它大国(包括美国)带着应有的尊重倾听我们的声音;不,我们还没确定要说什么。



让我受到这次“即时教育”的,是在上海举行的一个以“中国的全球大国角色”(China’s Role as a Global Player)为题的座谈会。日内瓦大学(University of Geneva)研究生院国际事务系和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是这次座谈会的牵头组织者,而这些主办者的身份本身,似乎表明了有关中国外交政策争论的公开性。能够听到美国情报分析人士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辩论战略选择的问题,机会很难得。



当然,在中国一方,有些事是确定的。西方一些国家也许将台湾问题视为外交政策问题。而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国家完整”的问题:任何人都不应该对中国政府实现“一个中国”的决心抱有一星半点儿的怀疑。



中国的决策者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去设法缓和中国与日本之间目前危险的紧张局势。他们认为,历史要求日本政府表现出恰当的谦卑。我听到有人谈论到,中国和日本历史上从未同时强大过,这让人感到隐隐的威胁。



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复兴的事实显而易见。对自然资源的渴求,促使中国政府在各大洲都建立了合作与联盟关系网。在空前规模的政治和外交努力的支持下,一系列石油、金属和矿石交易纷纷达成。几乎没有哪个世界领导人像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那样,飞行过那么多里程。今年晚些时候,他们还将在北京主办一次独一无二的峰会,资源丰富的45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将悉数参加。



对这种在获取原材料供应上一味追求国家利益的行为,我也没有察觉到中国抱有任何歉意。毕竟,西方帝国也劫掠过世界其它地区的资源。我听说,中国达成的商业合同寻求的是供应方和自己“双赢”。至于被指责与世界上某些“比较讨厌”的政权达成交易,西方国家选择盟友的历史也不纯洁。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中国的犹豫也很好理解。直到不久以前,中国对重返超级大国俱乐部的自我描述一直是“和平”崛起。目的已经够清楚了——把今日的中国区别于19世纪末的德国。历史上,现存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爆发冲突的事例比比皆是,但中国将会有所不同。



然而,甚至连这种故意自谦的描述,也被悄无声息地抛弃了。外交界认为“崛起”一词太具威胁性,即便加上“和平”的字眼也是如此。外交家急切希望“淡化”中国的实力。他们认为,中国仍是一个实力相对较弱的国家,注定在未来数十年内继续落后于美国。



不管怎样,对于中国领导层而言,缓解那些伴随中国经济改革而产生的巨大的社会和政治压力,是一项远比任何国际事务都要重大的任务,而在这一点上,各方达成了广泛的一致。尽管中国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其多数国民仍生活在贫困的农村。



因此,人们如今青睐的词汇是“和平发展”和“和谐世界”。这些表述除了显示中国有意缓和国际上其它国家的忧虑之外,实际意义不那么明确。



面对美国和日本,中国人表现得比较自信。美国的战略是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推进民主,而中国则长期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并坚持自己的政治体系。有人告诉我,不干涉内政的结果就是尊重多元化:“没有两件东西是一样的。”美国政府应予以留意。



还有一些更广泛的紧张局面。中国现在一方面希望在国际事务高层管理委员会中获得一席之地,另一方面也要坚持其作为不结盟运动领袖的身份。我不止一次察觉到一种默认,即中国领导人对于大国地位带来的责任仍不习惯。



中国在联合国(UN)发挥着越来越积极的作用。中国将向黎巴嫩增派维和人员,还加入了防止敏感技术扩散的核供应国集团(Nuclear Suppliers Group),显示出其坚持核不扩散的承诺。但在其它领域,紧张局面正变得日益明显。



中国对苏丹石油资源的国家利益和它坚持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外交政策,促使它阻止了安理会(Security Council)向苏丹达尔福尔地区派驻维和人员的提案。中国政府坚持表示,任何此类行动必须得到苏丹政府的许可。但结果是,中国被指责为缓解达尔福尔难民困境的障碍,这一骂名让其感到不快。



中国的这种矛盾情绪,也令安理会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决策前途未卜。中国已支持不允许伊朗政府推进核武器项目的提议,但在对伊朗实施制裁的问题上止步不前。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藏在俄罗斯身后。然而,如果中国希望自己在国际规则的制定过程中发挥一定作用的话,它就不能无限期地逃避实施这些规则的责任。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总有不适用的时候。



此次上海座谈会多次出现有关中国(与美国不同)“决不寻求世界霸权”的说法。中国确实希望在国际事务中行使其新发现的实力。但如果说中国已经有了一个计划的话,它仍未准备好向世界公布这个计划。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