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驳西方关于中国的“五大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1/2月号文章]题:五个关于中国共产党的迷思(作者英国《金融时报》前驻北京记者理查德·麦格雷戈)



“中国只是名义上的共产主义。”



错。如果列宁复活来到了21世纪的中国,抛开那些炫目的摩天大楼和消费热潮,他会立刻发现执政的共产党正在复制他近一个世纪前为布尔什维克革命胜利者设计的体制。只要看看这个党的结构就会发现,中国的政治体制仍然保持着共产主义和列宁主义。



当然,中国很早就抛弃了共产主义经济体制的核心,将严格的中央计划经济改成了有商业思维的国家企业与繁荣的私营部门并存的形式。不过在解放经济的同时,中国领导人很小心地掌控着政治上的领导权,方法是牢牢把握三个方面:人事、宣传和人民解放军。



人民解放军是党的军队。像苏联一样,共产党通过宣传部门控制着媒体。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共产党通过组织部控制着部委、公司、大学和媒体的高层人事任免。通过这个部门,共产党监管着国内各个领域的重要职位。



“共产党控制了中国生活的各个方面。”



不再是这样了。从1949年到1976年,普通职工连结婚、生孩子这样的事都要征得上级领导的同意。



但在那之后,中国共产党开始认识到,过度干涉人们的个人生活对建设现代化经济是不利的。改革开放之后,共产党放开了对普通人私生活的管束。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工作、医疗和其他社会福利的旧式“从摇篮到坟墓”体制的逐渐改革,一种以居委会为中心的微妙的管控体制也开始瓦解了。



这种转变也让共产党受益匪浅,许多年轻人现在对共产党知之甚少,认为它和自己的生活毫不相干。这正合共产党官员的心意。他们并不希望普通人对党的内部操作感兴趣。共产党最大限度地让人民自己去改善生活,只要他们不问政治就好。


“互联网会推翻共产党。”



不会。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十年前曾说,中国共产党企图控制互联网的努力是不会成功的,简直就像是“想把果冻钉在墙上”。现在可以说,他的话应验了,但并不是以他所设想的那种方式。在中国,互联网并没有成为西方民主价值观的传送带,而是在很大程度上起了相反的作用。政府的防火墙挡住或过滤了西方思想,而在防火墙内部,具有狂热民族主义思想的网民则可以畅所欲言。



共产党经常靠民族主义的旗号来确保人民的支持,中国遭受西方侵略的历史也成了有力的武器。当民族主义思潮在网上被热炒时,政府总能巧妙地引导其自生自灭,像中国一艘渔船的船长被日本扣留后,中国政府就利用了网上的反日情绪对日本施压。这种做法对中国在海外的形象并无益处,但它巩固了共产党在国内的统治,媒体总是喜欢塑造共产党政权对抗西方强权的形象。



“其他国家都想效仿中国的模式。”



祝他们好运。当然,许多发展中国家都羡慕中国的崛起,哪个穷国不想连续30年保持10%的年均增速呢?哪个专制者不想在实现 10%增长的同时还能保证自己的长久执政呢?毫无疑问,中国有很多管理发展方面的重要经验可以传授给其他国家,像通过在各地试点来微调改革,管理好城市化进程,使大城市不出现大规模的贫民窟和棚户区等等。



此外,中国在做这些的同时还刻意摒弃西方的建议,既利用市场又不被市场所诱惑。多年来,外国银行想方设法向中国推销金融自由化的理念,劝说中国官员让汇率浮动,并开放资本账户。谁会责怪中国领导人察觉这些建议中显而易见的自私企图并拒绝这些建议呢?中国的成功使得一种避免强加自由市场和民主的新兴的“北京共识”流行起来,而老牌的“华盛顿共识”则正是以自由市场和民主为标志的。“北京共识”提供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经济和适应特定需求的专制政治。


不过仔细研究一下中国模式就会发现,要想复制它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没有中国的官僚体制深度和传统,也没有中国共产党结构所形成的那种调动资源和控制人事的能力。



“共产党不可能永远统治下去。”



不,它能够统治下去,至少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是这样。与台湾和韩国不同,中国的中产阶级对西方式的民主还没有明显的需求。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的几个亚洲邻居是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成为民主国家的。但它们都是美国的保护国,美国在推进它们的民主变革和体制化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韩国在1988年汉城(今称汉城——本报注)奥运会之前宣布进行大选就是美国直接施压的结果。日本和韩国都相对较小,属单一民族国家,不像中国幅员辽阔,有着众多的民族。而且,日本和韩国也都没有经历过以赶走帝国主义侵略者为使命的共产主义革命。



关于中国有一天会成为民主国家的想法只是西方的一厢情愿,是从我们的政治体制演化理论中发展起来的。然而,迄今为止的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些理论是错误的。中国共产党说得很清楚:它不想让中国成为西方式的民主国家——而且看起来它也有所需的一切条件来确保中国不会走上那条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