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向世界说“不”中国制造业最给力

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月5发表文章,题为《在制造业方面积蓄力量的中国》,文章摘编如下:



“1979年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2009年只有中国才能救资本主义。”这是中国的流行语。虽然30多年前的中国改革开放获得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帮助,但是现在世界经济要依靠中国。中国现在对于不满意的西方经济标准说“不”。



如此的“经济霸权”宣言的力量来自制造业。因为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中国和德国可以坚持下来都是来自制造业的支撑。美国仍然有部分人嘲笑称“中国最多是生产手机壳的国家”,但中国的产业体质已经超越了以前的“外包工厂”水平。借助此前推进的自主创新战略,外包工厂也具备了头脑。



事例数不胜数。中国的产业竞争经常被表现为“生产一亿件衬衫,买回一架波音飞机的国家”。指的是,拼死拼活生产的1亿件以1美元出口的衬衫,只能购买一架1亿美元的波音飞机。但是去年12月在珠海航展上登场的中国首架民用航空飞机C919表明这样的结构正在改变。中国表示:“该飞机使用自主开发的引擎,除部分导航设备外,大部分都是以国产技术制造的。”



中国自信在C919进入实验飞行的2014年可以将波音(美国)和空客(欧盟)两分的世界民用航空飞机市场改为三足鼎立之势。这并非不可能。如果考虑到旅客需求正在以8%~9%的速度增长,中国每年需要购买约150架航空飞机。预计即使仅满足国内需求,C919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站稳脚跟。这就是中国制造业的力量,也是中国经济向世界说“不”的根据。


2011年中国制造业要过三关


临近春节,浙江等地的制造类企业传出用工荒,让中国制造业再次面对这一困扰。从今年年初的用工荒、汇率战、贸易战到下半年显现出来的通胀带来的成本压力,中国制造业今年遭遇了巨大的挑战。而即将到来的2011年对制造业而言也并不轻松。用国外媒体的话说,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制造业明年将面临更多难关。面对内外困局,分析人士称,中国制造业要想尽快地化解可能的危险因素,必须要设法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



用工荒问题难解决美国经济咨询公司环球通视早在今年6月下旬就发表报告预测,2011年中国制造业将后来居上,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从而结束美国保持了110年的全球制造业头号王国地位。尽管这句预言能否成功还有待观察,却足以说明中国制造业这几年蓬勃发展的劲头。然而,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发展很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首先摆在中国制造业面前的是用工难题。英国《金融时报》12月9日的文章称,中国制造业目前正面临严重的用工荒。据官方数据,出口加工业基地珠三角用工缺口高达90万,且这一趋势正蔓延到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由于居住、教育和生活成本不断上涨,许多来自内地的农民工觉得,尽管在沿海打工收入较高,但扣除这些开销,再考虑沿海和内地的物价差距,好处有限。文章指出了制造业内迁的出路,但也承认这条路同样存在许多坎坷。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由于中国内地制造业成本的上升,许多跨国企业正将其生产基地转移到其他劳动力更便宜的地方,如印尼、越南和柬埔寨,都成为新一轮的受益者。它们在上一轮东南亚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的加工业正迅速复苏,在制鞋、纺织服装、食品和电子产品等领域构成对中国传统制造业基地的挑战。正如美国一家鞋业集团CEO鲁贝尔所说的那样,中国曾经是一站式采购的乌托邦,但“乌托邦注定不会长久”,尽管中国制造业力图升级产业结构,且这些新制造业基地在基础设施和劳动力性价比等方面,与中国相比有较大差距,但这一切无疑增加了中国制造业2011年发展的不确定性。



汇率战愈演愈烈和劳工短缺相比,人民币面临的升值压力则更加考验制造业。2010年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压迫力度呈逐级上升态势,随着中美贸易顺差的持续,美国政府也显得越来越不耐烦。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财长盖特纳的态度。今年5月,第二轮中美经济战略对话时,他虽然也表达了希望人民币加快汇改步伐的态度,但还是强调“尊重中国汇率自主权”。可是到了10月美国中期选举前期,面对民主党支持率的下滑以及经济和失业率日趋严峻,盖特纳在国会上的口气变得强硬起来,10月6日他更是直接以“恐引发贸易战”相威胁。不仅如此,他还向IMF发出通牒,威胁如果它不能够对中国汇率问题采取更为有效的立场,就有可能失去美国在一系列议题上对该组织的支持。



彭博社分析称,美国之所以盯住人民币汇率不放,甚至有人喊出“人民币升值100%也不够”的论调,说到底,针对的是中国日趋发达的制造业,许多美国人希望通过逼迫人民币升值,让中国制造丧失竞争力,从而减少美国从中国的工业制造品进口,扭转贸易逆差。由于中国已成为“世界工厂”,美国的这种想法,许多国家都不同程度存在。



其实,不仅是人民币,10月以来许多非美货币都承受了较大的升值压力。日元持续走高,澳元兑美元汇率创下实行浮动汇率27年来新高,泰铢兑美元汇率创下近13年以来的新高,新加坡元连续触及汇改以来的高位,巴西雷亚尔汇率也连续攀升。故此,在日本政府干预汇市后,不少出口导向型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也有所举动。美国11月初推出的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也在间接压低美元汇率。尽管各国在11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共同表态称,将不发动汇率战,但是英国《泰晤士报》却认为,中美之间的汇率战在明年将成为制约中国制造业再创佳绩的重要阻碍。



贸易摩擦不会停止如果说汇率问题是欧美对中国制造业大发展间接表达不满,那么贸易战就是直接针对中国制造业的反制措施。今年全年,美国方面对中国制造品筑起的贸易壁垒史无前例。统计显示,今年中国继续成为美国反倾销措施的最大受害者,仅10月上半月就有多达24起新诉讼,进入12月以来,美国相继对中国石蜡、多层实木地板、木质卧室家具等实施或延长“双反”措施。不仅如此,欧盟、印度、阿根廷、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也都曾和中国起过贸易摩擦,其中印度更成为向世界贸易组织投诉“中国制造”最多的国家。


路透社分析称,在2011年,针对中国制造业的贸易战措施将有增无减,而贸易战的根源是“中国制造”强大的市场竞争力,因此中国制造业明年将不得不继续应付各种贸易战。



通货膨胀增加成本压力日趋严峻的通胀形势也在考验着制造业。国际上,大豆、棉花、铜等大宗商品价格攀升的传导作用正在显现。国内,中国11月份CPI同比上升5.1%,高于10月份的4.4%,以及年初制定的3%目标。据分析人士预测,这一形势还将延续到明年。日本《产经新闻》分析称,“中长期通货膨胀的趋势让成本-价格阶梯不断推高”,这将导致中国国内原来以规模和价格竞争取胜的工业企业陷入困境,“这对于中国制造业的调整升级计划无疑是具有破坏性的”。



此外,法国里昂信贷分析师称,如果中国政府明年大规模、频繁采用对付通胀最有效的武器利率杠杆加息的话,中国制造业的成本还会大幅上升,许多低端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将被抹平,甚至成为负数。然而,正如法国《论坛报》分析的那样,在存款准备金率措施2010年频繁使用已渐渐失去杀伤力,发行新的央票又遭遇认购阻力的情况下,政府最终也许不得不动用利率杠杆来治理通胀。一旦如此,中国制造业将外迫于反倾销壁垒、汇率上升和惩罚性关税,内迫于利率提高,势必承受更大的成本压力。



面对着劳工荒、原材料成本压力和汇率战等难题,《日本经济新闻》称,在现有的产业和出口分工等级上追求横向扩张的“中国制造”在新的一年可能将体会到 “越向上走,脖子就可能被卡得越紧”的感受。德国经济网也分析称,艰难的2011年,是中国制造业的关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丁一凡表示,对于中国制造业来说,就是要升级换代,不能再满足于进口产品然后简单组装。事实上,这种变化已经在悄然发生。英国《泰晤士报》最近的一篇分析文章称,现在,来自中国的出口货柜中有了更多的移动电话、电脑和其他具备高技术含量的产品。时至今日,当全球制造业重心移向亚洲之后,中国凭借具有竞争力的劳动力市场和全球化发展的眼光,正不断从粗放型出口经济转向具备高附加值产品经济转型,因此正像法国巴黎银行的投资专家们所说的那样,中国在出口产业领域的飞速发展并不完全是中国的选择,而是具有高需求的全球经济选择了中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