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一节 血,泪(5)

拆哪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六十一节 血,泪(5) 一片废墟的闸北区,在夜幕下悄无声息。阵地上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爆炸所引燃的火苗,在夜风中星星点点的跳动着,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阵地上的士兵都瞪大了眼睛,极力想看清黑暗中可能出现的敌人。 “谁?口令!”哗啦一声,子弹上膛,警戒的中国士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一节 血,泪(5)

一片废墟的闸北区,在夜幕下悄无声息。阵地上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爆炸所引燃的火苗,在夜风中星星点点的跳动着,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阵地上的士兵都瞪大了眼睛,极力想看清黑暗中可能出现的敌人。

“谁?口令!”哗啦一声,子弹上膛,警戒的中国士兵冲着远处似乎在晃动着的人影喝问道。没有回答,士兵慢慢地伸出头,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啪勾!”三八式步枪清脆的响声传来,正在瞪大了眼睛张望的中国士兵一头栽倒在地。这一声枪响就像是投进了火药桶的火星一样,沉寂了许久的战场再次被曳光弹所划破。

“咣、咣、咣”的声音清晰可闻,日军精准的掷弹筒发射声接连不断地响起,中国士兵不得不四处躲避着似乎长了眼睛的榴弹,而从高处射下来的九二式重机枪子弹,又将那些离开了掩体的中国士兵像割麦子一样的扫倒在地上。

张金山的机枪连一直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四挺重机枪已经被炸毁了三挺,最后一挺重机枪的射手已经换了三个了。

“张金山,把楼顶上的重机枪压制住!”陆彬暴怒地喊叫着。而此时第四个重机枪手也已经倒下了。张金山一把拉过阵亡的中国士兵,亲自操起了重机枪。帆布弹带快速地被吞进然后又吐出,黄澄澄的弹壳飞溅在地上,铮铮有声。根据从远处高楼射下来的曳光弹弹道,张金山调整着自己的射击方向,突然间张金山感觉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倒,大口径的重机枪弹轻易地撕下了他的左臂。在艰难地爬起来之后,张金山吃力地用仅剩的右手控制着重机枪,强大的后座力让弹道的散布完全没有了章法。张金山心一横,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机枪上。已经发红的枪管灼穿了衣服,灼伤了皮肤,但对面的日军重机枪却被成功的压制住了。

天空中响起了不祥的轰鸣声。陆彬侧耳倾听了一阵子,大喊道:“都冲上去,和小鬼子缠在一起!小鬼子的飞机来啦!”尖啸声开始响起,黑暗的夜空中投下来的燃烧弹将阵地炸成一片火海。陆彬领着剩下的士兵向着对面冲锋,已经被压制的日军重机枪再次响起,一发子弹穿透了陆彬的右胸,并在后背留下一个大洞之后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陆彬的身体仍然向前冲了数十步,这才栽倒在地。

张金山望着成片栽倒的战友,咬咬牙再次调整好了机枪的射角,但大量的失血已经让张金山完全没有力量控制重机枪强大的后座力,一个弹链还没有打完,张金山的身体就一动不动地趴在了枪身上。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冲上去的中国士兵终于和日军纠缠到了一起。黑夜里开始传出白刃战的惨烈呼喊。

天色终于亮了起来,一切又归于了平静。阴冷而潮湿的的北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若有若无的细雨悄悄地浸润着一切。幸存的中国士兵开始在战场上寻找着伤兵,一个士兵抱着已经僵硬的尸体徒劳晃动着。一双中式的绣花鞋很突兀地出现在士兵的野里,鲜艳的绣花鞋,踏在被炮火熏黑的战场上,显得很刺目。士兵抬起头来,看到一张精巧的东方女性的脸。女人挽着中式的发髻,表明她女人的身份,精致的面孔上,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忧伤和悲悯。

“我弟弟死了。”士兵望着这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喃喃地说。

“把他交给我吧。”女人的语气柔美动听,带着典型的江浙口音。

士兵顺从地放开了手。女人吃力地搬动着沉重的躯体,鲜血和尘士将女人的衣裳涂抹成一种怪异的颜色。女人抬手掠了掠头发,回头喊道:“翠儿,来帮把手。”

“少奶奶,还是我来吧,你这样子回去,老爷少爷该骂死我了。”一个丫鬟赶紧走过来说道。

“没事儿,他们爷儿俩也正在忙着呢。快点。”女人笑了笑。

如修罗场一般的战场上,各色打扮的市民们都在忙乱地帮助士兵们清理着废墟。

“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是战场!”一个士兵推开一个年老的市民。年老的市民望着士兵的眼睛说:“这里,是我们的家。”

一五六旅指挥部

翁照垣正在打电话:“师座!我现在连一个预备队都没有了!”电话那头传来七十八师师长区寿年的声音:“先坚持住!第六十师和第六十一师正在迅速增援!我先把师部的警卫营给你派过去!就是人打光了,也不能撤退!”

翁照垣放下电话,望着挂在墙上的地图怔怔出神。

“翁兄。”突然传来的声音让翁照垣猛地回头,却见蔡廷锴一身泥泞地站在自己的身后。

“军座,你怎么来了?”翁照垣一脸的惊讶,“快,给军座换身衣服!”

“不必了。”蔡廷锴笑着摆了摆手,“前面打得很苦,我这点苦,又能算得了什么?走,去闸北和大场看看。”

“不行,那里很危险!”翁照垣连连摇头。

“军人,不上前线,如何指挥打仗?糊涂!”蔡廷锴面色一沉。

闸北 一五六旅六团一营阵地

张君嵩正在检视着工事和伤兵,猛然间抬头,吃了一惊,连忙快步迎上正匆匆赶过来的蔡廷锴一行。

“军座,旅座,你们怎么能到这里来?卫兵!”张君嵩四处张望了一下,喊道。

“喊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到这里来?”看到张君嵩紧张的样子,蔡廷锴摆了摆手。

一听到张君嵩的话,周围的士兵都呼的一下起立了。“干什么?都坐下!这里是战场!你们想害死军座吗?”张君嵩连连挥手。“不要紧张。弟兄们,我蔡廷锴,今天,和你们站在同一个阵地上!咱们脚下,是咱们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一寸也不能让小日本占了去!”

“军座,您回去吧,这里危险。”当蔡廷锴弯下腰检视一个伤兵时,伤兵挣扎着想站起来,对蔡廷锴说道。

“小兄弟,你们在这里流血,我到这里来看看你们,又有什么呢?”

“不,军座,您是大官儿,要指挥咱们三个师,上万人呢!”

“好兄弟,不愧是我们十九军的汉子!”

“军座!请回吧!”

望着周围数十双热切的眼神,蔡廷锴立正,向这些他不知道名字的士兵们敬礼。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