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师侦察连缺一班长,陈曦驹调来正好让他补这个缺。帅青山在连里精心挑选了一个叫李光武的优秀战士,去接替陈曦驹的警卫员工作。


伙房里,两人就着一大堆从灶膛里掏出来的,还亮着火星儿的热灰,面对面地坐下,陈曦驹开始交代工作。


他摘下身上的皮挂包,又摘下鼓腾腾的帆布挂包,把皮挂包打开,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一件交代一件:“这是马列的书,这是毛主席著作。首长的老习惯,晚上十点以后要学习。这几本书,千万要带着,别的可以轻装,这不能。这些书怎么也得保护好,首长看后,要放进皮包里,下雨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别叫雨淋湿了。这是地图,呐,世界的、中国的、朝鲜的。这张中国地图有点旧了,过去首长常常翻看,入朝后不大看了。最近,朝鲜这张用的最多;世界地图看报纸时要用。驻军时间长一些,最好找地方挂起来,当然,现在根本没法挂。”他又把几本书和几份文件一一点清,交给了李光武。


接着陈曦驹打开大布挂包,取出用油布包得方方正正的一包东西,道:“这是一条半卷烟,小王那里还有四包。”


李光武因为要离开战斗连队,心里不大高兴,面对陈曦驹唐僧似的唠叨他爱理不理地问道:“哪个小王?”


“二号的警卫员。”陈曦驹道


“谁是二号?”李光武顺嘴接了句


陈曦驹晕了下,只觉得对这个即将上任的警卫员更不放心了,道:“这也不知道?二号是政委,一号是师长。可不能直接叫师长、政委,要叫一号、二号——这是为了保密,知道吗?这一条半烟是大前门的,小王那儿四盒是大中华的,是祖国慰问团送来慰问的。好不容易保存下来,只剩几盒了,你得掌握紧些。平时看个书,开个会,来个人什么的,你送他们那个大前门的烟就行了;战斗最紧张的时候,指挥要用脑筋,而且还特别的费,你得给他改善改善‘伙食’,那时候你再拿大中华的。


这是一副新扑克,小王那里还有副旧的,首长什么娱乐也没有,有时候会打打百分、争上游,这东西在朝鲜不好买,可别丢了。用旧了,你去宣传科要一副,可别让一号知道,知道就不让要了,弄不好还挨‘剋’。这是五条子弹,你会打驳壳枪吗?”


李光武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心里想:真是太小看人啦,这玩意儿谁不会?他几乎看都没看,点了点头。


“这是饼干,要用油布包好,不然的话,几天就软了。”陈曦驹继续交代道:“首长经常工作到半夜,记住,你要主动送上去,别忘了倒点开水。你不送的话,就一号的脾气,饿了也想不起来要。”他把火堆拨亮些,接着道:“这是墨水,这是火柴,这是蜡烛,这是……”


面对唐僧似的唠叨,一般人多少会有一总想自杀的冲动。不过,李光武打小在奶奶那儿练就了一种本领,就是人家说人家的,自己可以在脑袋中想着别的事情。这会儿他看陈曦驹那么认真,交代的那么仔细,心里想:你自然是积极了,你算交了好运,我可倒了霉,到后方当什么警卫员。


陈曦驹交代清楚后,看李光武爱听不听的,实在放心不下,又接着道:“对首长,你得抓紧点儿。我把一号的脾气、个性给你介绍介绍。一号这人吧,只顾别人,不顾自己,这是老毛病,改不了。你不抓紧的话,就说这十几盒烟吧,他连一半都抽不上,谁要他就给谁,大手大脚的。


还有,他一工作,就什么都不管了,觉也不睡,饭凉了也不知道吃。咱们当警卫员的,得管紧点儿,大胆提意见,别迁就。特别发觉他们有个伤风感冒的,你就不用等他说话,主动请医生来就是了。一号啊,在个人生活问题上非常地不自觉,有病了他也不吱声。还有些干部,只图自己工作方便,也不管首长疲劳不疲劳,深更半夜也要来找首长。碰到这种事情,你要问清他,只要是不要紧的事情,该挡就挡,不要怕得罪人。警卫首长,是党的保卫工作,很重要,是咱们的第一职责,随时随地注意首长周围的一切。首长睡了,我们得醒着;首长没睡,我们更得醒着……”


李光武耳朵本来在“打蚊子”,前面的话基本没听进去半点,这最后一句却鬼使神差地听到了。这回轮到他晕了下,赶紧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睡觉?”


陈曦驹闻言,不高兴地道:“看你!还没去呢,就想着睡觉。什么时候睡觉?抓空隙呗!你要体会我说的精神实质,也就是说,咱们管首长的,睡觉也要睁一只眼……”


这回李光武耐着性听陈曦驹唠叨完,满脑子的不高兴不知不觉消了些,绷得紧紧的脸也松弛了些,语气也不那么生硬了,问道:“那么大的首长,咱能管得住吗?”


“没关系!一号脾气好,你就大胆干吧!三五天就习惯了。等打完这一仗,我就回去看看,有困难的话咱们再一起解决。啊!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儿忘了……”陈曦驹说着话往口袋里掏去,掏出一包东西后,接着道:“这是盒云南白药,这是两卷特制纱布,止血裹伤最见效。我跟医院的马院长蘑菇了半天,才给我这点儿。你好生保管着,万一战斗中首长出了事,医生一下子来不了,就用上它了。要放在干燥的地方保存。这个,对一号、二号都要保密……”


陈曦驹总不放心,老象还有什么事情没交代清楚,迟迟疑疑地不肯结束。直到连长派人来叫了,他才勉强要李光武去取背包。


(题外话:这一章的“唐僧念经”我敲完字不容易,您看完它更不容易,在这说声——您受累了,阿弥陀佛!不过,它却非有不可,是为后面的章节打基础的,特别还有《猎手》一文,大家可以更好地了解陈曦驹和吴师长这两个人,呵呵!书归正传)


在等待陈曦驹交代工作中间,帅青山实在忍不住了,他走到师长跟前,惭愧地道:“一号,你批得好,对症下药,我检讨。我有——”有什么他没说下去,斟酌着该用什么字眼儿。


师长紧绷着的脸松弛了下来,道:“好嘛,能认识到错误就好,要改呦!我等着看你的行动。”


帅青山道:“我有个意见,能不能……”


他本来打算再要要指导员,王科长在一旁看出来了,瞪了他一眼。帅青山这才发现,现在不是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可是现在话已出了口,讲点儿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样一句话:“首长!这次任务,可别因为今天出了这些事,就撇下咱侦察连。”


师长稍稍一怔,问道:“什么艰巨任务?”


帅青山答不上来了,偷偷看了一眼王科长。


这点小动作怎么瞒得过师长的眼睛,他含着笑,道:“哼!你准是听到什么小广播了吧。”师长也看了王科长一眼,又对帅青山道:“少胡思乱想,你目前主要的任务是,把工作做扎实,包括思想工作。”


“一号,要有重要任务,不管多艰巨,你交给俺,俺要完不成,就不回来见你。”帅青山急道


师长听到这话,笑着道:“不见我,你想见谁?我们这一辈子就算永别了吗?”


“这——”帅青山被师长问的噎住了,瞧着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大家都笑了,师长笑得更响。哈哈大笑后,道:“你这个青山,真有意思!决心是不小,可是,不能落在空喊上。任务是有,给谁,你少操心。你不把连里思想狠狠地抓一抓,就算提什么意见也白搭。懂了吗?”


“懂了。”帅青山悻悻道


师长在返回师部的路上,好象在思考问题,眉头紧锁着,一句话也不说。


王科长紧走两步,跟上去,道:“一号,今天出现的情况也不能全怪青山,该去个指导员了。”


师长不太高兴地道:“这个向旭东是怎么搞的!是留恋国内不想过来?你再发个报,要他见报后立即动身……”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