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浒传》:一手抓改良,一手抓狗血

关于新版《水浒传》有一宗怪事。

别的王牌电视剧都是上星的时候,才会在网络上同步现身。这次的《水浒传》是地面频道还没开播,就已经被网络泄了30集的底儿。据说是盗版,经过整饬以后形迹藏了很多,但在不知名的小网站还是有链接。更惹眼的是,新年伊始,名门正派的视频网站居然与地面频道玩起了同步播出。实际上,网络现在的传播力一点儿也不亚于卫视,网络上先过了一轮,不知道将来卫视还要不要收视率?还怎么进行广告招商?难道说,《水浒传》玩的是舍车保帅营销法,有地面频道和网络点播就足矣,根本没把卫视放在眼里?可又不像,出品方和网络版权拥有方刚刚干了一仗,互指侵权。看来,出品方是很在乎2011年下半年的上星首播的,却未何自家的东西又看管不住,搞成这个样子?

这些发行上的事儿想不清楚,且不管,只看剧作本身。还是不爽。不能说新版是全不用心之作,但的确是太粗糙、太草率、太山寨了。

(1)改出来的新意

新版《水浒传》结构上最大的变化,据说是舍弃了小说单线叙事的风格,力图像《红楼梦》一样让主要的人物鱼贯而出、立体上场。开篇既不是洪太尉走妖邪,也不是王进受憋屈,而是宋江(张涵予)遭遇公孙胜(景岗山)--这倒真符合了宋江梁山泊头把交椅的身份。

公孙胜赶来见宋江,见面就装神弄鬼,补叙了洪太尉放走一百单八将的那一段,还表演了“捉鬼”的技法。但你别以为这是在宣扬封建迷信,慧眼如电的宋江一早就识破了他的底牌:天罡地煞不过是一段传说,凌空斩鬼原来只是戏法儿。这显然是要凸显宋江的冷静和智慧,为他将来做领袖打伏笔。公孙胜讪讪地笑了,说出了真实目的:邀宋江一起劫取梁中书下一年的生辰纲。宋押司志在朝堂,哪里肯从,反要捉公孙。只是他心眼虽多,武力却低,被公孙撒了一脸白灰,把人追丢了。

这一段改得不小,小说里公孙可是直接找的晁盖等人,哪里就生辰纲知会过宋江?宋江要等丢纲后官府下文捉拿晁盖时才知晓此事,乃担了血海般的干系给晁天王报信。如此一改,倒是让宋江的面目清晰了许多。随后,宋江和雷横追捕公孙胜,却拿了灵官殿里睡觉的刘唐,一起来到晁盖(吕良伟)庄上。看上去,宋江和晁盖交情泛泛,见面就围绕生辰纲打起了哑谜。宋江试探晁盖实力:说招文袋丢在了田地里,晁盖派庄客去取。几杯酒下肚,招文袋便找了回来。这是什么效率?这是香港油麻地老大的效率:若有人在自己堂口上失落了什么,一道命令下去,三教九流上阵,分分钟便能寻回。新版《水浒传》的导演是香港人鞠觉亮,一不小心就给晁天王安上了黑社会的底子。

然后吴用(李宗翰)亮了相,晁天王没太多想就定了要劫生辰纲,派吴学究去联络阮氏三雄,一干人热血沸腾,决意告别种田打鱼的寻常生活,轰轰烈烈地干上一场。下一步该是杨志押着生辰纲出场了吧?不,笔锋一转就荡到了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胡东)处。林教头先是和林娘子(袁咏仪)秀了恩爱,又开始为王进抱不平:怎么受到了高俅(李子雄)的欺辱而远走他乡。林冲训练禁军的场面像是今日之特种兵上课,爬高伏低滚泥汤。高俅并不是林冲天然的对头,开始颇有爱才之意,要抬举他向上动一动。可是林冲一听是要押送生辰纲,便装病辞了新差使。在宫外候旨这一节,四大奸臣全部亮相:蔡京、高俅、童贯、杨戬。别说,这四个坏蛋看上去是又奸诈,又压得住阵脚,让人很为梁山好汉们的未来捏一把汗。童贯说了句雷人的话:林教头果然是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这显然是在暗示此人的性取向有问题。看来,新版还真是重口味儿。

接下来,鲁达(晋松)出场了,竟然是个自然之友。他捧着一条小鱼穿街过市,急急地进了一茶楼,又打又骂地让人端了水来,把鱼放进水里--一番乔张乔致,只为了存活生命。看来,这个粗鲁的家伙的确有慧根。再就是平行推进了。这边厢,林娘子被高衙内调戏。那边厢,鲁达义救金翠莲。高衙内的确好戏,他演出了人们心目中“官二代”的一切卑鄙可憎,他有段著名的道白:“打我啊!我是谁,我是高太尉的儿子!嫌官小我不做,马瘦我不骑,我打死人不偿命!兵马司是我家开的,谁厉害我欺负谁,谁有钱我讹诈谁,谁漂亮我娶谁!”的确是太强大了。鲁达则表达了对黑暗社会现实的愤懑:“慢慢吃酒什么时候才能混沌?清醒的时候心里难受,可是越想吃醉越吃不醉!”被欺压的金老儿具备顺民的一切可怜和可恨:鲁达问他,“为什么不拼命反抗(郑屠)?”他说,“我们这不是拼命唱曲(还债)呢吗?”都是“拼命”,老百姓似乎总也拼不到点子上。

鲁达开始也想走官道解决问题,可是郑屠是官府养的鹰犬,小种经略相公也没有办法。鲁达只好自己来寻郑屠的晦气。郑屠何许人也?遇弱是虎狼,遇强是犬羊。任鲁达百般辱骂,只是笑脸相迎。这却也改得十分符合泼皮无赖们的性情。不过他还是难逃一死,小说中那精彩的三拳描写被当作字幕打在了屏幕上,也算是聊补电视手段之不足。这在后面还有多次,遇到关于人的相貌和风景的文学性描写,便用字幕直接搬来。不知新版《水浒传》是不是去新版《红楼梦》那里取的经?用的次数有限,倒也不令人讨厌。鲁达打死人命,趁乱走脱,回衙门抱拳遥辞了恩相小种,又到茶楼偿还欠帐,这都是小说里没有的,让人物有始有终地更像样儿。只是演鲁达的这个演员轻飘浮躁,没一丝沉雄之气。

(2)露出来的马脚

高衙内相思成病,跟贾瑞也似。陆谦和富安开始设计林冲,大关节跟小说类似,只是陆谦说出大段枝节,以骗林冲入府比刀,也不见得有多巧妙,只让人费神,懒得再想。鲁达再遇金家父女,被荐到五台山上做和尚。从这段开始,新版的粗糙和蒙事让我再也无法忍受。

没错,厚黑和权谋是久传不衰的国学,可您让鲁智深刚刚落发为僧,智真长老手下的一众和尚就合伙儿算计他,这也太厚黑了。按电视剧的说法,不是鲁智深自己找的酒喝,而是和尚们给他放了酒,下了套,还诬他酒后行凶。下套还下了不止一次。这哪里是出家人修行的地方,这分明是阴谋飘飘的朝堂啊。小说里的鲁智深把别的和尚不放眼里,对智真长老是尊敬的。到这里却非如此。智真说他喝酒吃肉是“罪孽”,他反粗声大气地教训师傅说:没肉吃死了人才是罪孽!小说中的鲁智深只是急躁,却是个内明的汉子,并非不懂世道人心,这里的鲁达完全是个混蛋--混沌的蛋,智商和情商大有问题。小说中的花和尚是一等一的文学人物,这里基本白瞎了。别着急,后头还有累累背谬。

鲁智深两次酒闹,智真留他不住,打定主意送瘟神。他领着鲁智深下得山来,给他打了禅杖和戒刀。这在小说里是花和尚自己办的,这里也由师傅代劳了。更雷的一幕出现了,老和尚竟然教了花和尚一套绝世杖法,并说出一套故事来:你师傅不是常人,我的大徒弟卢俊义,二徒弟林冲,三徒弟史文恭,没错,我就是那名震寰宇的周侗!

我必须承认,在老和尚揭开底牌的瞬间,我赶紧接住了自己失落的下巴。这也太搞了,五台山文殊院住持智真长老,手下是一群世俗、狭隘的和尚,自己是隐姓埋名的老英雄。归了包堆儿,都跟佛爷爷没什么缘分,全是些避难和讨生活的俗人。这一招让鲁智深当场匍匐在地,我却开始为几十年后的抗金名将岳飞担心:你师傅周侗在五台山出家了,你这河南娃那一身好武艺又该从何处学起?这个情节的随意安插,彻底败坏了我的胃口,也彻底暴露了新版编导对《水浒传》的隔膜和不敬--随意从民间传说里拽了个影儿就胡乱接上了。

细节上也开始不堪入目。一柄62斤的水磨禅杖,居然由两个打铁的伙计抬了过来,您当那是孙悟空一万多斤的神铁?说是不见底儿的粪池,张三、李四们一伸腰站起来,液体不过腰部。说是为观众服务,见生脸就打字幕,可你打的都什么?“卖刀人”“酒店小二”“老充军”也上来了。他们一张嘴就暴露身份,还需要劳驾您费那笔墨?林娘子劝林冲避祸,收拾东西准备“回娘家”,看那意思是学王进,去外地。可是林娘子父亲张教头就在东京与林冲一处当差,“回娘家”却是往哪里去?林娘子叫林冲“相公”,也罢了,可是他转身叫两个公差“官人”,这却是何道理?林冲的职称被人拿走不说,林娘子就这么“人尽可夫”吗?林冲对张教头的称呼,也是一会儿“岳父”,一会儿“阿爹”,没个准儿。真不知道,这戏拍的时候过没过脑子?

节奏上也开始明显狗血。林冲被陷害,刺配沧州,为免连累娘子,写下休书。这事儿表表态也就完了,可张教头当了真,坚决不允,两个人就此好一番纠缠。请问林冲,您这休书一写,高衙内就不来纠缠林娘子了吗?问题的要害在哪儿,只管在这上头聒噪何益?更匪夷所思的是,林冲和林娘子生离死别后上路,路过大相国寺看见鲁智深正在练武,顿时满腔愁云消散,身负镣铐地与之对打起来。打完之后还大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打一场了!这是人吗?自己行将充军远去,娘子旦夕之间落入虎口,愁还愁不过来呢,怎么就没心没肺地跟人切磋起武艺来?小说里,林冲和鲁智深相遇在闲暇时,研讨一下技击业务当然正常,不知道电视剧怎么让二人这当口相见。

还有,林冲和柴进(黄海冰)的相遇,按小说里是在进入沧州牢营之前,柴进款待为囚的林冲,见出其不拘一格结交天下好汉之豪情。可是电视剧里却让两人在牢营里偶遇,林冲为了吸引柴大官人注意力,竟然口占起施耐庵写的描写柴进和手下打猎场景的辞赋来,这才赢得同席共坐。说起来,柴进不过是因为先祖被迫让了天下给赵家,才有个闲在的藩王做,哪有多大的权势,就敢在牢营里随意更动人家的规矩,把配军奉到上席。这也罢了,坐上一坐赶紧散了就是。洪教头莫名其妙地跳出来,要与林冲比试。拜托,这是什么地方?是监狱,是国家关押囚犯的地方,怎么就成了你的私人角斗场?又是不明不白的,不三不四地打了一场。可惜啊,小说里“林冲棒打洪教头”写得多漂亮,到这里全然串味儿。

(3)综合评分倒数第一

看了前十集,开始还略有惊喜,越看越难受。归纳起来,新版《水浒传》过分处有三:一是时空错乱,以生辰纲为开头,意在让带头大哥宋江早出场,可是生辰纲开了个头,就转到鲁智深和林冲的故事细细道来,全然忘了那头还有十万贯珠宝悬在空中。从“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到“林冲火烧草料场”,没有两三年的工夫下不来,不知道等编导把线头再接回去的时候,那生辰纲是第几拨了?还是蔡京的生日是几年一过的?鲁智深和林冲认识的时间也不对,对了个眼儿就知己了,怪哉。这个全面出场看来远不如单线叙事更科学。二是制作粗糙。张绍林掌舵的老版《水浒传》精耕细作,摄影和美术是油画风格,动作是袁氏兄弟,演员是一时之选,台词风格统一,节奏明快,可是这一版画面没风格,动作大路货,好多景看上去似曾相识,台词或直白无文,或酸文假醋(林冲念诗),节奏拖沓冗长,在诚意和品相上差了一大截。三是失去灵魂。小说里的草莽英雄,在老版电视剧里雅驯了不少,新版里保留了草莽气,却丢掉了英雄气。宋江、晁盖以及几个奸臣露面不多,感觉还不错,不知道后头能不能保持。而前十集重点表现的鲁智深和林冲完全归于失败,因为情节设置的离奇和狗血,人物性格也就扭曲、矛盾、模糊,上不了台面。

在已经播出的新版四大名著电视剧里,《三国》是综合实力最强的,它没有完全忠实于小说,但开辟了自己的话语体系,制作也不错。浙江版《西游记》可排第二,它重新选裁了原著里的故事,对故事走向大胆更动,每集一个佛家道理,基本言之成理。其人物表演延续了老版风格,制作上也进步了不少。这两个剧成功的地方在于剧本准备得充分,拍摄和制作中细节控制得好,没有留下太多瑕疵。新版《红楼梦》公认是失败之作,首先在于剧本上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图解原著,而选角又有一大半人被放在了不恰当的位置上,但其制作还算精细,有贵气。新版《水浒传》看来只能敬陪末座,它看上去不是当名著来拍的,从剧本到表演到动作到制作,它都像是一部普通的江湖剧。如果一定要说它是名著剧,那也是山寨的。后面还有七十集,但一条鱼吃一口也就知道咸淡了,它不大可能咸鱼翻身而成精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