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十七卷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遂既然,杜汉星是说出了自己的故事,那么,接下来建荣达也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建荣达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他是出生在东京里面一个平常人家的孩子里面,他是因为种种关系才开始学习医术的,并且,他学的是毒术。

当建荣达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杜汉星是忍不住发问道:“建荣达,你能不能是说的清楚明白一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才学毒术的!”

建荣达是好奇的问道:“杜汉星,你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杜汉星笑了笑,他解释道:“建荣达,俗话说:‘医者父母心’,我想知道一下你的过去,这样能够更好了解你的医术,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所谓医者父母心就是指医生对病人是一种很牵挂,很担心的心态,所以跟自己父母对孩子的心态一样,所以是印着父母心, 就是这个意思。

建荣达想了想,也认为杜汉星说的有道理,所以,前者就把自己的故事更详细的说了出来。

毒术是医学里面的一种,建荣达之所以选择用毒术而不选择用医术就是因为医术害人的不如比毒术简单,这就是建荣达选择用毒术的原因。

杜汉星听见这里以后,他是猛然的吃了一惊,杜汉星是有点惊愕的看着建荣达,然后,杜汉星是惊讶道:“建荣达,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学医是来害人的。”

建荣达听到这里以后,他是默然不语,接着,杜汉星看着建荣达是一脸沉默的表情,杜汉星就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里面其中肯定是有隐情,不然,建荣达是不会做出这种表情的。

由于,杜汉星和建荣达是初次见面,根本不熟悉,并且,他们两个人还是敌人的关系,所以,杜汉星是很犹豫自己应该问不问建荣达里面的隐情,因为,杜汉星害怕是破坏气氛,会造成尴尬的后果在里面,故此,杜汉星是在一直考虑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就在杜汉星在犹犹豫豫之中,他哪里知道,建荣达是率先发话了,建荣达是吐出了自己选择学毒术而不用医术的原因。

建荣达先讲述了自己的国家日本的社会,因为,这个和建荣达学习毒术有着莫大的关联,众所周知,日本这个社会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并且,讲究的是男权主义,男人讲的是实力,而且,欺负人的事情是经常的发生,屡见不鲜,源源不绝,所以,你要是想不被欺负的话,那你就必须有实力,不然的话,你就是死路一条!

杜汉星听见这里以后他就明白了一切,杜汉星虽然不是博览群书之人,但是,他也不是那种孤陋寡闻之人,所以,他对日本的社会也是多多少少了解一点的,杜汉星也知道建荣达所说的基本上都是属实的,并没有撒谎的成分在里面。

也因杜汉星知道这些以后,杜汉星是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是初见端倪,他慢慢明白了建荣达是学习毒术而不学习医术的全部事实。

杜汉星不是一个笨蛋,他建荣达也不是傻子,前者从后者的只言片语之中推断出整个事情的真相,那么,后者也能从前者的表情之中瞧出所有的事实。

建荣达是从杜汉星的表情看出了整个事情的真相,建荣达承认道:“杜汉星,你猜的并没有错,没有错,我学毒术不学医术的真实原因就是害怕被人的欺负和报复,这样,我学毒术可以杀死更多的人,而医术却做不到这一点,或者说效果并没有毒术好,这就是真正的原因了。”

杜汉星点了点头,道:“建荣达,我明白了!”

杜汉星是说完这一句以后,他就默然不语了,建荣达看见这种情况以后,后者是道:“杜汉星,你难道不想说一些什么吗?”

杜汉星一愣,道:“建荣达,我要说一些什么?”

建荣达给杜汉星提了一个醒,道:“杜汉星,你难道不该骂我这个人居然好好的医术不去学,竟然去学毒术,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或者说我这个人不安分,不地道,不应该如此做人做事情!”

杜汉星听见了以后,他是忍不住微微的笑了起来,道:“建荣达,你说的那些都是老思想了,我好歹也是上过学,读过书的,并且,还是一个大学生,你怎么这么看不起我呢!”

建荣达听见杜汉星说完这些话以后,前者是仔细的看着后者的眼睛,杜汉星被建荣达这么看着,他是一点也没有觉得什么,在杜汉星的心里面,他是一点也不慌张和害怕,他就是这么直愣愣的给建荣达看着,并且是看个够,但是,幸好的是在这里没有什么人,不然的话,还真的会有人误会建荣达是同性恋喜欢上了杜汉星了。

杜汉星是不知道建荣达是什么原因,后者是看着前者是看的相当的仔细和明白,这让杜汉星是看的是相当糊涂,不明白里面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了后来,杜汉星也张开眼睛看着建荣达,索性让建荣达是看个够。

建荣达到了最后总算是看清了杜汉星了的眼睛,前者是微微一笑,道:“杜汉星,我相信你!”

杜汉星一愣,他完全是不明白建荣达的意思,前者于是问道:“建荣达,你这是什么意思?”

建荣达笑了笑,道:“杜汉星,就凭你说的这几句话和你这个人,我相信你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这下子我可以放心的和你合作了!”

杜汉星嗯了一声,道:“建荣达,你就不怕自己看错了?”

建荣达笑道:“不会的,杜汉星,我是不会看错人的,这点你放心!”

杜汉星和建荣达是敌人的关系,前者不想和后者扯上太多的关系在里面,因为,杜汉星现在是灭鬼队中人了,灭鬼队是一个整体,他杜汉星可不想因为部分的关系和日本人扯上太多的关系在里面,影响了整个整体,灭鬼队遭殃,不然,要是杜汉星本人的话,他杜汉星还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

杜汉星为了避免会有发生与建荣达有更多的好感情在里面,所以,杜汉星是赶紧的岔开了话题,道:“建荣达,你接下来的故事是什么,能不能和我说一说!”

杜汉星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来,目的就是想了解更多建荣达的故事,这样才好方便的做事情,也才能晓得建荣达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建荣达是听见了杜汉星话语以后,前者的脑子里面也没有想到太多太多的事情,遂建荣达就继续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当建荣达说之前,他先问杜汉星一个问题,道:“杜汉星,你晓得石井四郎是谁吗?”

杜汉星听了以后,他不由的是一怔,道:“什么郎!你说的是色狼,还是色鬼!”

建荣达听见杜汉星这么说,前者不由得是微微一笑,然后,建荣达道:“杜汉星,看样子,你也是不知道石井四郎是说了,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下石井四郎是谁,这样,我们的对话才能继续!”

石井四郎生于1892年6月25日,原籍是日本千叶县山武郡千代田村,其家是占有千代田村一带土地的大地主,当地农民对石井家族封建式的效忠,使石井四郎在中国东北从事细菌罪恶活动时,还招募了不少家乡农民,利用这种“愚忠”为其效力。石井四郎兄妹4人,他是次子,在家排行第四。念中小学时,就表现出记忆力很强,但同级同学中也有人反映石井四郎鲁莽、粗暴。

1916年4月,石井四郎进入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1920年12月毕业,当时28岁的石井四郎决心成为一名陆军军医,为日本军国主义和天皇效劳。所以大学毕业后不到一个月,他便入了近卫步兵第三联队,作为见习士官,开始接受军训。5个月后,于1921年4月9日,石井四郎被任命为军医中尉,分配到近卫师团。

1922年8月1日,石井四郎设法调到了东京第一卫戍病院,在东京,石井四郎就有色鬼、夜游神、酒鬼的名声,白天在医院,晚上则整夜狂欢于酒馆、艺妓馆,他偏好于十五六岁的艺妓。因为家中富有,他大把大把地挥霍,手头从来不缺钱花。1924年4月,石井四郎以代培学员的身分再入京都帝大,进研究生院学习和研究细菌学、血清学、防疫学、病理学和预防医学,以后作为陆军的一个干部、一个职业军人,在军界一直是青云直上,并在1924年8月晋升为陆军军医部大尉(日军称上尉为大尉)。

在京都帝国大学研究生院学习期间,石井四郎利用善于巴结奉迎的特长,使很多教授对他大为欣赏。石井四郎时常擅自登门拜访京都帝国大学校长荒木寅三郎,就连石井的指导教官木村廉也认为石井四郎的这些举动“真是厚颜,做得出来”。可石井不但博得了校长荒木的赏识,而且还娶了荒木的女儿。

1926年石井四郎毕业,他的指导教官木村廉是少数对石井不抱好感的教授,他回忆道:“石井是个很会找点子的人,读研究生时他住在河原町今出川下,经常是到傍晚时才来研究室。因为那时研究生有三四十人,实验器材不够用(不是想用就用),所以他就在大家回去后再来通宵做实验。这倒没什么,但他随意地把其他研究生洗干净的或是消过毒的试验管全部用了,早上,来的同学一肚子火。”

1927年6月,石井四郎获得微生物学博士学位,被分配到京都卫戍病院,此后,他在学术杂志上发表一系列论文,在医学界渐渐地颇有了名气。促使石井四郎下定决心从事罪恶的细菌战,源自于他发现了二等军医(相当中尉)原田撰写的有关细茵战的报告书,引起他内心的强烈共鸣。

无论是原田,还是石井四郎都十分清楚地知道:在1925年日内瓦召开的裁军大会上,宣布化学战和生物战(细菌战)为非法。可是细菌战所具有的杀人威力深深地吸引了石井四郎。在1927年间,石井四郎频繁往来京都和东京之间,远藤三郎(当时为尉官,后累升为陆军中将)曾在当时的日记中记载:“当时石井经常在参谋本部露面,大家都知道他,向各参谋游说细菌战的重要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