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悲剧人物-----镇关西

332558805 收藏 48 19989
导读:重新阅读水浒传,发现其中的许多章节竟然与当初在课本中看到的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其实许许多多书中描绘的反面人物,细品看来,本也是个悲剧角色,除了前面两回被史进和山寨头子三兄弟这一B社会团伙杀了的本来是去执行公务的提辖,证人外,在第三回开始便是出现了书中涉及到得第一个悲剧化角色——镇关西。由此,也便拉开了梁山这一B社会组织的人员发迹史。为何说镇关西是个悲剧人物呢,那且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史进在史家庄杀了李吉和两个捉拿他们的提辖,及官兵若干人等后,只好跑路,投奔自己师傅王进,没想

重新阅读水浒传,发现其中的许多章节竟然与当初在课本中看到的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其实许许多多书中描绘的反面人物,细品看来,本也是个悲剧角色,除了前面两回被史进和山寨头子三兄弟这一B社会团伙杀了的本来是去执行公务的提辖,证人外,在第三回开始便是出现了书中涉及到得第一个悲剧化角色——镇关西。由此,也便拉开了梁山这一B社会组织的人员发迹史。为何说镇关西是个悲剧人物呢,那且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史进在史家庄杀了李吉和两个捉拿他们的提辖,及官兵若干人等后,只好跑路,投奔自己师傅王进,没想到竟然在路过渭州之时,碰到了时任提辖一职的鲁达,也就是后来因杀人而出家的鲁智深,此人生性暴虐,嗜酒如命,尤其是杀人手段极其凶残,出家之后不思悔改,被赶出山门。后在黑恶势力保护伞下,为虎作伥,公共安全专家机关协同军警部门曾多次予以抓捕,但都以失败告终,不过这都是后话,今天不说。 除了史进和鲁达之外,还有一个人是李忠,史进前几任师傅之一,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此人比较忠厚老实,知道史进从小狂妄自大,不敢让史进学会真功夫之后去为非作歹,于是只教授了些三脚猫的功夫,使史进不得要领,后由于史进和曾任八十万禁军教头的王进叫板,被王进打败。遂丢了饭碗,在街上拜小摊,做小生意。不想被史进鲁达二人碰到,在鲁达的要挟下,只好收摊,硬着头皮陪二人喝酒。不过此人物出场时间不多。不过后来在鲁达要去收拾镇关西的时候,不顾安危上前解劝,乃一忠厚老实之人也。但在书中这类人是不会被作者照顾到的,所以出现场景和台词都比较少。

人物介绍之后,看一段原文:

三人来到潘家酒楼上,拣个齐楚阁儿里坐下。提辖坐了主位,李忠对席,史进下首坐了。酒保唱了喏,认得是鲁提辖,便道:“提辖官人,打多少酒?”鲁达道:“先打四角酒来。”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又问道:“官人,吃甚下饭?”鲁达道:“问甚么!但有,只顾卖来,一发算钱还你!这厮,只顾来聒噪!”酒保下去,随即烫酒上来,但是下口肉食,只顾将来摆一桌子。

三人来到酒馆坐下,这时候要注意的几点就开始了,那就是酒保对鲁达的态度,本来酒保好好说话,问鲁达今天想吃点什么,怎奈鲁达性格暴躁,劈头盖脸将其一顿臭骂,叫他别问那么多,就捡好的上。骂人的话翻译过来基本上就是:你小子问他妈那么多干嘛?有好的你就给大爷我端上来,到时候给你钱不就完了吗,你这王八犊子,就他妈知道烦人!言外之意就是你要是再他妈烦我,给你丫酒馆砸了。

三人正在吃酒之时,听到了隔壁一个女子的哭声,搅乱了酒兴,鲁达一气之下将酒馆的盘子,碟子什么的扔于楼板,酒保听后心痛不忍,却又不敢劝阻,只好上楼赔罪,不免又挨一顿臭骂,但也只好向鲁提辖解释原由,鲁达便叫酒馆将啼哭之人带与前来,正欲发作,却见

那妇人,虽无十分容貌,也有些动人的颜色,拭着眼泪,向前来深深的道了三个万福。

顿时色从心中起,和颜悦色的问起女子话来。

听的女子将自己的经历介绍一番,原来是一家三口人来渭州找亲戚,来之前也没打个电话,发个信问问亲戚还在不在渭州,直接就来了,来了以后一看,亲戚都已经搬家到南京了。本来想的挺好的,来了以后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自己就什么都不干了,没想到苍天有眼,或者是亲戚一听说到他们拖家带口的来了,自己趁早跑了。无奈,只好现在旅馆住着,这时候亲娘也染病身亡,只剩下父女二人,在他们最危难的时候镇关西出现了,给予了他们最无微不至的关怀,唯一的要求便是让此女子给自己做妾。

可是女子说的话是真是假根本无从考证。

原文中这样写道:

女父二人流落在此生受。此间有个财主,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因见奴家,便使强媒硬保,要奴做妾 。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虚钱实契,要了奴家身体。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着落店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父亲懦弱,和他争执不得,他又有钱有势。当初不曾得他一文,如今那讨钱来还他?

女人说的确是镇关西是强买强卖,许诺给他三千贯钱,也没给,后来被人家正房太太赶出来,反而冲自己要钱。倒是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说的如真事一般。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便可以想象一下,父女二人,在渭州无依无靠,有人来此施救,那还不是喜上眉梢啊,干嘛这个金翠莲就不乐意呢?镇关西许诺给金翠莲三千贯的时候,便要了金翠莲的身体。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也就是说金翠莲是因为贪图钱财,才答应了镇关西的要求,充其量也就是个二奶的关系。再说古代为人做妾很正常,尤其是金翠莲和父亲在从渭州逃跑之后不是还是给一个财主做妾,当二奶嘛,而且有钱之后日子过得也很舒坦的,看过这本书的人都是知道的。不过这是后话。

但好景不长,金翠莲做妾做了三个月,估计是太能勾搭镇关西了,引起了镇关西正房媳妇的不满,将其赶了出去,并且和他要曾经镇关西许诺给他的三千贯钱。

说到这里,又一个疑点出来了,就是镇关西到底有没有真正给过金翠莲父女三千贯?我看应该是有的,因为鲁达也只是听了金翠莲一人的片面之言,并没有去求证,连个确凿的证据都没有。话说回来,如果金家父女真的没钱,怎能还住在一个小客栈中?客栈不要钱吗?金家父女又不是鲁达,没那么大的背景和影响力,要是他们没钱早被轰出来了。书中说之所以没有被轰出来是因为镇关西派人将他们软禁于此,如果镇关西知道自己的钱并没有给的话,肯定也知道这父女二人是根本拿不出钱来的,那干嘛还劳人费力的将他们软禁在客栈,供吃供喝?难道是等着正房媳妇死了之后再把她接回家里?那就更没有作案动机了……所以我认为,金翠莲肯定是拿了镇关西钱的。而且和他们要钱的不一定是镇关西,而是镇关西的大太太,并且镇关西在家肯定也是个妻管严,小妾被正房太太大出门,自己连屁都不敢放,只好吃个哑巴亏。而金翠莲不愿还钱,又无奈镇关西的太太将其软禁,只好到这种歹人经常来的酒馆之中寻求帮助,在隔壁听到鲁达的骂人之声,便知此人乃一介武夫,以哭啼为计,诱骗鲁达这种大脑简单之人上钩。

而鲁达也马上听信其言,得知所谓镇关西乃一屠夫之后,更加不屑一顾,要出门杀人,正中金翠莲下怀,但被史进李忠二人拦住,让其明日动手。

鲁达看女子容貌不错,将自己五两纹银给这父女二人,让他们回到东京老家,觉得钱财不够,还与史进要了十两银子,最倒霉的事李忠,小本生意没做好,让鲁达拉来喝酒,还为了鲁达的一时兴起,险些赔进去二两银子,由于钱不多,遭来鲁达白眼。鲁达吩咐父女二人拿钱回去收拾东西回东京老家,二人甚是欢喜,便回到客栈之中商议下一步计划,后面章节便知道,二人并没有回东京,而是到另外一个地方继续行骗的伎俩……

三人再吃了两角酒,下楼来叫道:“主人家,酒钱洒家明日送来还你。”主人家连声应道:“提辖只顾自去,但吃不妨,只怕是提辖不来赊。”

喝完酒之后没钱结账,鲁达便又开始显露出其B社会恶霸的本性,向酒馆赊账,酒馆老板惹不起鲁达,只得好言好语的应酬着,希望还能借此寻求一个黑恶势力保护伞。不过一直到最后,鲁达跑路,也没有见到鲁达来还酒馆老板酒钱。与前文中提到的鲁达刚进酒馆时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第二天鲁达先来到父女二人住的客栈,来了之后私自放跑了金家父女二人。但遭到了店小二的阻拦,店小二正欲与鲁达解释,自己帮人家看住这两个人,不能轻易放走,要不不好向人家解释。遂遭到鲁达一阵毒打,一个大耳刮子扇了个七荤八素,又将门牙打掉两颗。于是躲在房中不敢出来。怕再挨打,而鲁达却在客栈门口以怕他除去告状为名,又堵了两个时辰,相当于四个小时,一天工作的时间有半天都让鲁达给搅和了,伤人不说,还耽误客栈做生意。显示出了鲁达猖狂,目无法纪的本来面目。感觉着父女二人已经走远,鲁达便去街上寻找郑屠。

且说郑屠开着两间门面,两副肉案,悬挂着三五片猪肉。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鲁达走到门前,叫声“郑屠!”郑屠看时,见是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提辖恕罪!”便叫副手掇条凳子来,“提辖请坐。”鲁达坐下道:“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作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郑屠道:“使得,——你们快选好的切十斤去。”鲁提辖道:“不要那等腌臜厮们动手,你自与我切。”郑屠道:“说得是,小人自切便了。”自去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细细切做臊子。

这里就不得不说鲁达的又一罪状,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身为提辖,也就是类似于现在的武警,擅自假借上司之名,戏弄郑屠这种老实的卖肉者,使其就范。

郑屠倒霉就倒霉在遇着骗子二人组不说,只不过就是生意在自己的努力下做大了一点,却也遭来了别人的嫉妒和不满。从郑屠的服务态度来看,自己的生意做得红火确实也是和店面的口碑分不开的。在鲁达那样无理的要求下,精益求精,争取做到最好,就是现在的人也未必能做到郑屠这一点,愣是切肉切了一个上午。镇关西这个名字,我想也只是在他家买过肉的百姓给其的昵称,正是因为为人老实,忠厚,童叟无欺,肉铺才名满关西。也正是因为郑屠过于老实,不会巴结权贵,更不会向酒馆老板那样对鲁达卑躬屈膝,也招致了今天这场祸害。

郑屠道:“着人与提辖拿了,送将府里去?”鲁达道:“再要十斤寸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郑屠笑道:“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睁着眼,看着郑屠道:“洒家特地要消遣你!”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郑屠大怒,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心头那一把无明业火焰腾腾的按捺不住,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托地跳将下来。鲁提辖早拔步在当街上。

可怜的郑屠居然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寿命已尽,明知道自己是在被欺辱的情况下,依旧好言好语,甚至在询问鲁达是不是在戏弄他的时候,竟然也是笑着问的,而鲁达终于也就在这个时候爆发出自己暴虐的本性,将郑屠辛苦切了一上午的肉扔到郑屠脸上。

这种情况下,再老实的人受到如此屈辱也该爆发了,于是郑屠准备于鲁达决一死战。但不曾想过,本以为是打一架就完事了的郑屠却因此断了性命。

郑屠右手拿刀,左手便来要揪鲁达;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赶将入去,望小腹上只一脚,腾地踢倒在当街上。鲁达再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看着这郑屠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郑屠挣不起来,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打得好!”鲁达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先挨了一脚踢翻在地。鲁达一边将人打到,一边还不忘问问郑屠如何强骗金翠莲,残暴的本性一览无余,而郑屠则还没等要向鲁达说明情况,或许是鲁达根本也没打算听郑屠解释,一拳将郑屠鼻梁骨打断,谁在这时候还能说出话来,就剩嘴出气了。悲剧性的一幕就在这里出现了,原以为鲁达只是撒撒气就算了,怎奈老实的郑屠不会拍马屁,打成这样了,还要奉承鲁达,说鲁达武艺高强,一边挨打一边还要大叫鲁达打得好,听了这话鲁达打的却更起劲了,一拳又打在了眼眶上……

郑屠当不过,讨饶。鲁达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只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今对俺讨饶,洒家偏不饶你!”又只一拳,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鲁达看时,只见郑屠挺在地上,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动掸不得。


但见郑屠打不过鲁达,说鲁达打得好又不管用,只好向鲁达讨饶,谁知鲁达打红了眼,反而不吃这套,又觉得郑屠就是一个软柿子,打两下就服输了,太没面子了,感觉自己就像是欺负郑屠一样,口中还是破口大骂,在郑屠已经讨饶的情况下,毫无血性的给了郑屠致命的一拳,结果了郑屠的姓名……一个享誉渭州的优秀工作者,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伟大的民主战士就这样惨死在了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黑恶势力头目鲁达手下。

鲁达在打完人之后还骂骂咧咧的,只见这郑屠真的死了,才觉得跑路要紧,为了欺骗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口中还说郑屠诈死,为自己开脱。十恶不赦,天理难容的鲁达就在这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了这个老实巴交的肉贩子——郑屠。


悲剧从此上演,渭州人民从此少了一个好屠夫,郑屠的正房太太失去了好丈夫,觉得此事因己而起,寻求轻生。猪肉价格一涨再涨,欺行霸市也渐渐风生水起,渭州的鲜肉市场从此陷入了一片混乱。


由此事件也开始影响全国共建的和谐社会,从此以后时局动荡不安,当街杀人也已是常事,一个以盘踞梁山为窝点,更大的B社会团伙也随着时局的动荡慢慢发展着自己的实力,收拢着这些地痞流氓们,对抗go-vern-ment,扰乱民心……大宋江山从此一蹶不振。


那其余的黑恶势力又是怎么到梁山的呢?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真挚的爱情故事又是怎样以悲剧的结尾告终?杨志又何以杀了调皮顽童?孙二娘的黑店是怎么回事?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11/1/8 21:00:45 被332558805编辑

4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