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二卷.风云再起 第三章.平头显灵(1)

shugangj11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2.3.1 佐世保军港 “小鹰”号航空母舰 23:00 将两支绿色的荧光棒交叉着高举过头顶,不停的来回挥动着,好像NBA赛场边上卖力舞动短棒的拉拉队员。踩在脚下面的是白色圆圈里有一个红色H字母的停机坪符号,在直升机投射的巨大光柱下极其的醒目耀眼。从徐徐降落的直升机上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2.3.1

佐世保军港 “小鹰”号航空母舰

23:00

将两支绿色的荧光棒交叉着高举过头顶,不停的来回挥动着,好像NBA赛场边上卖力舞动短棒的拉拉队员。踩在脚下面的是白色圆圈里有一个红色H字母的停机坪符号,在直升机投射的巨大光柱下极其的醒目耀眼。从徐徐降落的直升机上望下去,“小鹰”号上的这个信号兵就像是一只落在大号图章上的大个蚊子一样,在强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渺小。

今天他很忙,时至午夜他还不能回到自己的住舱休息,在间隔十分钟的时间里,他连续的引导两架来自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陆航直升机降落在了“小鹰”号的飞行甲板上,而头顶上的这一架已经是第三架了,这让他多少有些心烦。


一架灰色涂装的直升机在信号兵的引导下,蜻蜓般轻盈的落在了“小鹰”号直通甲板的直升机专用降落区域内。明眼人看得出这是一架属于陆航特战队的AH-IW型“超级眼镜蛇”直升机。飞机降落得干净利落,就像是落在自家的草坪上,但是,只有驾驶员自己最清楚,如果军舰不是停泊在风平浪静的军港内,恐怕他是很难做得如此简洁又洒脱的。

飞机刚一落地,机舱门便哗!的一声打开了,理着一头干净利落短发的贺海从机舱里纵身跃下,他迈开大步径直朝着舰岛走去,头顶上方还在缓缓转动的旋翼鼓起了他的风衣,敞开的两襟带动着下摆朝身后飘起,感觉就像是踏浪而来的海上大仙一样,好不神气。甲板上的信号兵不由得侧目打量,心说,哇!难怪CIA都是牛拽拽的,看那家伙的脖子耿耿着,果然他妈的气度不凡呐!


老奸巨滑的佩奇.波特兰在与舰队司令哈里斯海军中将通过气之后,便将自己的助手“平头”贺海一个人派到了“小鹰”号航空母舰上,让他独立调查有可能隐藏在这艘行将退役的常规航母上的间谍。

这是件受累不讨好的事,无论能否从舰上查出有价值的东西,中情局都将得罪这整条船上所有的人,弄不好还会惹出麻烦来以致与海军部结怨。所以,佩奇.波特兰将这份差事下达给了自己的助手,年轻气盛的华裔特工贺海,授权他全权负责“小鹰”查谍的工作,以期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同时也为自己留下一个退身步来,以防事情不顺时好出面斡旋。

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简易停机坪上送走了“平头”贺海之后,佩奇.波特兰就打算躲回他在基地的临时住所里,关起门来与远在中国大陆的“老爹”联络,查证清楚“猛禽”坠落的细节,以防参联会甚至是国会质询时,自己好有洗脱责任的证据。毕竟是两架横空出世的“猛禽”啊!真的追究起来,其责任可大可小,是怪罪军方呢?还是责难中情局?倒时候就看白宫和国会更偏袒哪一方了。

如果,这家伙能在“小鹰”号上鼓捣点名堂出来,嗯,或许真的能够逮住一条“大鱼”也是说不定呀!毕竟,今晚航母猎情的消息是从中情局在大陆的一条极其秘密的渠道里传来的,可信度极高,没理由怀疑。那么,作为常驻东方的唯一一艘航母,“小鹰”号上的谍雾自然也就越来越浓重了,航母情资的源头必定就出自于它。佩奇.波特兰心里想着,禁不住叹道:

“啊!长夜漫漫,真的好难熬哇!”


贺海在舰岛三层的一小块封闭的舱室内焦急的等待着,隔壁就是“小鹰”号的舰长室,他看见舰长的联络副官刚刚敲开了舰长的舱门,自己闪了进去,却把贺海一个人丢在了外面。

想必他此时正在费劲的向舰长解释中情局染指“小鹰”号的意图吧!贺海悄悄推测着,心里却在为自己该如何面对这艘巨大的海上巨兽而暗暗发愁。

这可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城市啊!它全长三百二十三米,宽七十六米,由甲板到舰桥高十一层,有二千四百多个舱室,除了二千九百多名船员,还有近二千五百余名航空人员,这里有医院、百货店、邮局、药店、银行…哦,天呐!

贺海不得不强迫自己停下思绪,转而面对现实。如此巨大的一条船,不要说舰长不为难自己,就算他敞开大门让自己随意检查…哦,兄弟,你该从何下手呢?


舰长室的舱门打开了,联络副官一个人退了出来,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绿色的胸卡,那是舰长特批的准许进入船上各个部门的通行证。

“好了,先生。舰长准许我来陪同您随意检查这条船上的任何一个舱室,也包括他的住舱,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

联络副官非常客气的说着,把那张绿色的通行证帮忙挂在了贺海的胸前。贺海脸上泛着笑容,边向联络副官道谢,边迈步走出了那间让他感觉憋气的舱室,来到了露天的剑桥上。

看着满天的星斗,呼吸着咸涩的海风,贺海茫然的望着脚下的这个庞然大物。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的上司为何如此放心的让他一个人独立承担起这样一个意义非凡的重要使命。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在心里肯定的对自己说。想到这里他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刚才的潇洒举止和踌躇满志转眼一扫而光。他的目光落在了胸前刚刚由舰长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上,不由得想道,既然已经惊动了“小鹰”号的舰长,总得干点什么才好,不能就这么放弃呀!不然,怎么跟舰长解释呢?贺海用手糊掳了一下二茬头,禁不住愁容满面,自己该如何收场呢?他可是航母战斗群的司令官呐!


一辆支楞着梯形弧状天线的电子测量车在空旷的飞行甲板上缓慢的开进,它车顶上的天线一刻不停的旋转着。从舰桥上望下去,就像是一辆遥控行进的玩具车一样。贺海觉得奇怪,怎么?舰载机入库以后,还要用这玩意儿来检修跑道吗?

贺海觉察到了自己身后的那个联络副官正默默的等候自己的命令,于是,苦于无从下手的他没话找话的问道:

“上尉,像这样的检查,每天都要做吗?”

年轻的联络副官生得仪表堂堂,估计靠着他的身形长相到了好莱坞也能混成个二三流的明星了,只是那样一来却远没有跟着“小鹰”号的舰长来得实惠了。像现在这样,每天养尊处优的混迹于舰长和各部门主官之间,既不用操心费力,又深得人们的尊敬,三五年之后便能升为校官,所以,何乐而不为呢?此刻,这位极有耐心的副官终于等到神秘的中情局特工发话,便连忙应道:

“噢!不是每天都做,今天是个特例。”

贺海没听明白,但又一时找不到其它的话题,于是,他回头看了眼联络副官,随口问道:

“怎么?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吗?”

也许是因为大人物见多了的缘故,副官仍旧是一副淡然的口气说道:

“啊!不是,刚刚接到舰队司令部的通知,说十分钟之前监测到一段强烈的信号,他们说有可能是从“小鹰”号上发出的。所以,舰队基地派来了监测小队,分乘两架直升机,就在你之前的十分钟里刚刚降落。

哦,上帝啊!听了联络副官轻描淡写的解释,贺海的大脑中灵光一闪。信号?什么信号?难道就是自己挖空心思正要查找的那个发送航母情资的信号源吗?

想到这里,二话不说,贺海转身便朝舰岛的舷梯走去,这让联络副官的神情为之一变,他以为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有不妥之处,但转念一想便当即明白了原因。

信号!间谍?哦,难道有这么巧的事?不等他想明白其中的联系,贺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舷梯口,联络副官只好连忙跟着追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