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洲对华包围圈“识”美国

lnllddss 收藏 0 152
导读:2010年,中美两大世界级强权碰撞频频、你来我往,激烈过招。美国最大的战略变化就是构筑亚洲对华包围圈:除了传统的日本、韩国、反恐名义占领的阿富汗,更重返南亚、东南亚。在这眼花缭乱的背后,最令人瞩目的是粉墨登场的美国和越南的联合军事演习。 越南是美国冷战期间最大的难言之痛,甚至成为民族创伤。近六万士兵葬身于这个国家的热带丛林,并使得美国彻底退出东南亚。直到现在总统大选时,是否反战、是否参加过越战,还仍然能够被拿出来议论一番。然而,令谁也想不到的是,不过二十年,美国再度重返金兰湾:1995年双方重

2010年,中美两大世界级强权碰撞频频、你来我往,激烈过招。美国最大的战略变化就是构筑亚洲对华包围圈:除了传统的日本、韩国、反恐名义占领的阿富汗,更重返南亚、东南亚。在这眼花缭乱的背后,最令人瞩目的是粉墨登场的美国和越南的联合军事演习。


越南是美国冷战期间最大的难言之痛,甚至成为民族创伤。近六万士兵葬身于这个国家的热带丛林,并使得美国彻底退出东南亚。直到现在总统大选时,是否反战、是否参加过越战,还仍然能够被拿出来议论一番。然而,令谁也想不到的是,不过二十年,美国再度重返金兰湾:1995年双方重新建立外交关系,美国也取消了对越南的经济封锁,甚至在失踪士兵都没有完全解决的前提下给予了越南最惠国待遇,让其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直到今天,双方竟然共同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美越关系乾坤大逆转的根本原因有二:一是冷战结束,苏联解体。越南无法再扮演苏联对抗美国的盟友角色。二是中国逆势崛起,成为美国最大的遏制对象和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中国也不再具备对抗苏联的盟友地位。尽管1995年, 中国的崛起还没有得到像今天一样的世界性普遍性承认,但敏锐的美国却已经在越南进行布局。而且颇为不同寻常的是美越复交,得到了一向你争我夺、借题发挥的两党一致支持:执政的民主党克林顿政府、在野的共和党议员。特别是参议员麦凯恩居功至伟。然而令人倍感震撼的是,麦凯恩曾参加过越战,而且当过“共产主义越南魔鬼的战俘”,倍受折磨。但是当外界质疑他为何如此卖力促成美越复交时,他毫不迟疑的回答道:他既不喜欢越南人,也不信任越南人,但要紧的是从美国的安全体系考虑,扶持越南崛起将大有助于遏制中国成为亚太地区霸主。现在看来,美国的政治人物确实富有战略远见。


美国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确实有不少特殊机遇和不可复制的条件,但归根到底还是政治精英的实用主义。他们既无原则,也无信仰,有的只是“国家利益”。所以二战一结束,美国就联合法西斯国家葡萄牙、西班牙共同对抗苏联(联合苏联对抗法西斯德国是为了保护自由,联合法西斯国家对抗苏联也是为了保护自由)。葡萄牙不仅接受了马歇尔援助,还加入了北约(如果美国在亚洲建立类似军事组织,越南肯定会跻身期间)。后来曾被美国视为头号敌人的本.拉登、心腹大患萨达姆都是美国一手扶植起来的。就是被列入“邪恶轴心”的伊朗,美国可以支持三十年前世袭的封建王室,但却无法容忍现在有选举的***共和国。原因在于前者亲美、后者反美。当然对于这一切,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直言不讳地有过总结:那个独裁者“也许是狗娘养的,但他是我们的狗娘养的”。 所以,越南虽然还是一个一党执政的共产主义国家,而且两国曾杀红了眼,但并不妨碍美国捐弃前嫌和现在的意识形态差异,无比的友好起来。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美越联手,颇有令人相似之感。当年文革时的中国,反苏,反美。而且已经在朝鲜和越南两度与美血拼恶战。尽管如此,虽然两国还没有建立外交 关系,美国总统尼克松毅然跨过太平洋,不惜“屈尊”来到北京和毛泽东主席谈论“哲学”问题。但美国的收获也是颇丰:虽然失掉了东南亚,但却得到了东亚,改变了美苏不利的竞争态势。1979年中美建交之时,邓小平借访美之际,通告对方即将武力惩罚越南,并得到了美国全力支持。今天,美国却和越南联手,只不过这次针对的对象变成了中国。


中国的崛起已经无法逆转。否则美国也不会在经济危机尚未结束、两场反恐战争仍然无法脱身的背景下对中国霍然变脸,如此的兴师动众。这应该和美国制造的经济危 机有关。这场危机并不仅仅动摇了全球对美国的信心,美国政治精英自身也同样如此。但不管美国多么糟糕,只要没有一个替代模式,美国仍然可以在全球招摇过世,甚至得过且过也无妨。但中国模式的成功特别是在经济危机中出色的表现,打破了美国的幻想。试想,美国在全球可以称霸的资本不过有二:一是话语权,二是 美元的国际地位。一旦丧失,美国这个国家根本无法抵御和承受这样的经济危机。但对于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其凝聚力就在于其强大和提供致富的机会,即所谓的 “美国梦”。美国6%的人口竟然消耗全球35%的资源。而一旦美国再也无力提供,这对于一个缺乏主体民族向心力和凝聚力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中国比竟有大一统的传统,分还可以和。罗马帝国则崩溃后就再也无法复原)。这也为什么俄罗斯学者一再预言美国将会解体。这绝不是学者泄愤这么简单的。


美国的崛起成功曾被总结为两大经验:一是绝不挑战当时的霸主英国,相反重大问题上往往站在英国一边。二是对国际事务从不主动参与,除非英、法传统大国邀请 (比如一战、二战),以打消其疑虑。这样最终使得英国把霸权和平的“禅让”给美国(二战时美国援助英国的条件是要求英国交出所有海外军事基地)。中国的崛起被认为也是复制了美国模式:中国除非涉及核心利益,对美国一向保持低调和合作。中国也只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军事行动(维和)。但现在看来这两条已经不敷其用,还要加上第三条:美国式的实用主义。中国也是一个讲究实 用理性的国家,但不同之处在于又是一个讲究道德和伦理的古老传统国家(中国不过支持一下朝鲜,就已经被自由派学者批的七荤八素)。因此在国家利益上博弈,表现的往往不如美国到位。然而,不发展就淘汰的当今世界,中国以美为师已经刻不容缓。美越军演以及对华包围圈,对于中国(特别是自由派人士),恰是一个认识美国的绝佳良机。




附:刚刚去世、全球华人社会颇有声望的学者史天健教授有一篇论中日关系的文章,虽然谈的中日关系,但也同样适用于任何国家。为了纪念史天健教授,特将此文转载。




对外关系从来不是让出来的


日本在过去四十几年来对钓鱼岛问题的战略是——利用两岸分制在战略上无暇顾及钓鱼岛的现实,逐步蚕食,期待最终确立对钓鱼岛统治的合法性。而这一次的争端,日本之所以坚持要以国内法来处理,目的就在于通过执法迈过重要的门槛,最终确立其对钓鱼岛统治的合法性。


现实情况是,日本通过近半个世纪的苦心经营,已逐步确立了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我们目前的境况相对被动,能选择的应对策略十分有限。如果我们在钓鱼岛和日本摊牌,不仅要面临与之发生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而且要面临美国直接进行军事干预的风险。


事实上,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同希拉里在纽约联大会谈之后就告知记者,希拉里在会谈中明确告诉他,钓鱼岛是属于日本管辖下的领域,适用《美日安保条约》第5 条,即此区域若遭到武力攻击,美日将采取军事行动共同应对。但如果我们不作为,不仅会永远失去钓鱼岛,更重要的是可能对政权的合法性产生巨大的冲击。这对任何领导人来讲,都是两难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找出一个可致命打击日本战略企图,同时不给美国提供直接干预借口的办法,对我们至关重要。如果我们最终目标是战略上的胜利,就应该仔细分析日本在钓鱼岛的战略目标,有针对性地进行斗争,让其战略目标最终无法实现。


具体而言,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战略目标,是要通过对钓鱼岛的控制,在东海大片海域获取专属经济区, 从而与我们争夺这一领域的海底资源。 这一战略企图在这次争端中清楚暴露出来。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日本领导人的言行,就会发现,他们无一例外地宣称日本在钓鱼岛与中国不存在领土争端。而日本与中国在东海有关专属经济区的争夺,就是建立在“中日在钓鱼岛不存在争端”这一虚假前提之上的。


如果这个判断正确,那么打击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战略企图的有效途径是,不承认日本对东海专属经济区的主张,大张旗鼓地把日本基于对钓鱼岛的非法侵占而宣称为其专属经济区的大片海域高调宣布为有争议的海域;否定中日双方过去对于中间线的默契,在立即投产“春晓”油田的同时,组建在专属经济区执法的海上警察部队;在争议海域主动、果断执法,用警察部队阻止日本任何在争议海域开采石油的企图。这样做的结果,实际上彻底否决了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打乱它的战略部署,同时使日本期望利用《日美安保条约》把美国卷入中日潜在冲突的阴谋无法得逞。


与此同时,我们应当高调宣布采取对日本适时实施稀土禁运的惩罚措施。目前无论在日本还是在国内都有些人讲禁运不符合世贸规则, 如果我们采取这样的举动, 就要将我们告到世贸组织。这样的说法,完全是在忽悠我们的百姓。世贸规则,并不禁止一个国家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对某些特定的国家实施战略物资禁运。而存在了半个多世纪的巴黎统筹协会的主要使命,就是组织与协调对于共产主义国家实施战略物资禁运。日本作为巴统的成员国,时至今日仍然在精密机床和其他重要的战略物资上对我们实施禁运,正因为如此,我们完全可以并应该选择合适的时间,公开大声地宣布对于日本实施稀土禁运,以惩罚其对于钓鱼岛的侵略行径。只要我们用法律形式宣布对日实施稀土禁运,就可以禁止装有出口日本稀土车辆过境。


当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不再相信日本提出的中日两国要向战略互惠方向发展,以及一些人提出的要顾全中日关系大局的外行话。(注:这句话也适用于美国)对日本来说,所谓的战略互惠就是“我非法侵占你的领土,但你要对我笑脸相迎,并帮我打压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 , “我要买你的稀土做战略储备,你就要低价卖给我” , “你要在国际市场买铁矿石,我就伙同矿主涨价从中渔利”……


难道这就是我们要顾全的所谓中日关系大局吗?回顾过去几百年的外交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外关系的大局,从来不是让出来的,而是斗出来的。事实上,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国际战略,从来没有让我们放弃对主权的坚持与斗争。在对美外交上如此,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更如此。没有邓小平当时对撒切尔夫人的强硬,就没有香港的顺利回归。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