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女生苏紫紫裸体接受我采访(图)

枪倒扛 收藏 1 3843

这是我最忐忑的一次采访。


/来自***社区 */


我面对着一个裸体美女。



苏紫紫,最近在网上红得发紫的裸体摄影模特,她还有一个与其天壤之别的身份,中国人民大学艺术系一名大二学生。



她就坐在我对面,一丝不挂。



背景灯打在她雪白的胸前,将我隐于阴影。她说:“我可以洒脱的看着你,你能吗!”



这是她的一个拍摄想法,她把记者设计成作品的一部分,赤裸面对记者,记者是老百姓的眼睛,她是要对着人类发喊。



有那么一种感觉,你明知道有些地方不能看,你也不会看,但它杵到你眼前逼着看,即便你真么看到,你也会害羞,真的,不管你多大年龄,多少阅历。



我说,“这样子,我是不能采访你的。”



她说,“我采访你吧!”



“你问?”



“你什么感觉?”



废话,这种场合,万人瞩目,总得有一个不好意思的,你害羞了,我就坦然了,你坦然了,我就难以坦然了!那种说坦然的,都是步子迈大,扯淡了。



但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这个场合,欲望真没有。也许是她设计的拍摄过于恶毒。



她把自己置于鱼缸凉水中,要表现体验死亡。



她不会游泳,屡屡呛水,屋内没有暖气,从水中出来,瑟瑟发抖,端着杯子时颤抖叮当作响。



然后,你就联想到她这19年,不断走歪路,不断改正,不断自己探索,没有人告诉她应该怎么走,不知道界限在哪里,是件多么痛苦的事。



然后,就只剩下悲悯。



所以得出的结论,男人并不都是流氓。另外,我突然敬佩起《黄金时代》里王二和陈清扬是如何在冰冻冷霜驴都懒得发春的小寒季节早晨山坡上激发起双人运动解决了感冒问题。



“人大”女生苏紫紫:做裸模只是一项工作



苏紫紫,19岁,她的专业身份是人民大学艺术系大二学生,她更被大众记住了的身份是一名“裸体模特”。



她接受私人、企业家的邀请裸体拍摄,她在大学开办自己的“裸体展”。



她火了。当她顶着“以脑子最好使”名牌大学生的光环,做着国人仍无法接受的“靠身体赚钱”的工作时,对于她,毁誉参半。



她开始被质疑,卖身?炒作?她并未回避,她想回应:“这只是一份工作。”



她裸体躺在盛满水的鱼缸中,像一条濒死的美人鱼。



苏紫紫晃了晃脑袋,头发四散,一串水泡冒出,旁侧相机“啪啪”闪光。



双腿突然狠狠的踩水,乳房贴挤在缸壁上,一手抓着壁沿,略显青涩的身躯在水中飘摇起伏。



围观的记者瞬间将镜头对准缸内表情挣扎的女孩。



裸模,她花了半年时间让自己在这个圈子里出名,而今,她还想花数倍的功夫,为自己和所从事的职业在社会中正名。



她裸着身子让到场的记者坐在面前采访,背景灯打在她雪白的胸前,将记者隐于阴影。她说:“我可以洒脱的看着你,你能吗!”她的寓意是想借此问一问所有人,是否能如她一样坦然,是否有勇气去面对这个简单而真实的自己······



一、不回避拍摄



裸体拍摄不清场



1月6日晚,海淀区西三旗一家花卉市场的热带鱼馆内,站在鱼缸前,她大大方方的脱下所有衣服,站在梯子上,撩起一些水洒在光溜溜的身上,以适应寒冷。



屋内有前来采访的记者,市场里闻讯来的保安、老板、工人,他们“镇定”地盯着赤裸的姑娘。



在她跨进鱼缸的刹那,摄影师拿起衣服遮挡住下身。



“没事。”她摆摆手,转回头提醒摄影师,“等会儿你要抓拍我憋不住气的瞬间。”她蹲入水中,并未在意围观者。



她的身子逐渐下沉,双臂舒展,双腿弯曲。



“你感觉如何?”有记者问围观者,旁观的保安有些脸红:“我觉得那是美。”



她的身体在水中自由摆动,相机记录下她表情的每个瞬间,这是她自己设计的人体艺术作品《洛丽塔》:体验痛苦。



“她就是自然。”摄影师王维说,“她可以在脱下衣服的瞬间进入状态。”



这在网络间的非议是“不要脸。”



“那是他们的看法,我管不了。”苏紫紫说,“反正我不清场,因为我觉得很美好的东西大家都一起来欣赏。”



在她看来,清场的话自己也会觉得别扭,“就好像我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二、不回避赚钱



“我得靠自己养活”



她固执己见的开放,为她赢得敢作敢为的赞誉,也收入与其年龄不相称的包袱。



在百度上,她的名字一度被和日本AV女优苍井空相提并论。所谓的“私处照”也被网友做成种子放在网上提供下载。



“其实,我就是为了赚钱,养活我自己。”苏紫紫对此委屈。



这个来自湖北宜昌的女孩,3岁时父母便离异,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别人都是父母准备好一切,我不具有这样的条件,我只有一个人。”



她拿出那些做过的兼职照片,柜台员、发传单、平面模特......



直到2010年1月份,她在在网上看到一家摄影工作室招聘人体模特,500元一天,而她此前的站柜台80元的收入。



“这也算是和专业搭边。”她这么想着,约老板视频面试,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扯下被单,挂在宿舍的窗户上,然后快速地脱掉衣服,打开日光灯,站在凳子上摆出几个造型。



女老板很满意,她踏进了圈子。



三:不回避业内乱



“你都脱了,还装什么清纯”



可第一次远没如今这么自如的展示身体。女老板很有经验的让她把眼睛蒙起来。



谁知拍完后,几个摄影师冲她乐。后来,一个摄影师悄悄告诉她,她被拍了很多*照片。



圈子里并不都是纯艺术,后来,她遇到一个50多岁的摄影师,约她到卧室单独拍。拍着拍着,突然让她摆一些令人难堪的姿势。她不同意,摄影师竟然骂道:“你脱都已经脱了,还装什么清纯?”



这样的情景屡见不鲜,一个摄影师约她吃饭,“我看过你的身体了,要不,你跟我在一起吧!我养你!”



也正因此,听说她从事这个行业时,父母大骂。



可她就这么执拗的坚持,在她当初看来,赚钱,而今看来,有意义。



从开始两小时500元一场的拍摄,到后来3500元一天的包场,她的身价日趋提升。



至少,她的生活质量已大幅提升,除了学校的宿舍,她还在外租下一套2500元每月的房子,以方便拍摄。



四:不回避污点



K粉、打架的痞子头



她的房间里,有着与她从事职业极不相符的书香,墙上挂着自己写的小篆,冰箱上贴着随手画的素描。



这些,更贴近她艺术系大学生的身份。



靠在沙发上,搂着卡通抱枕,不停的笑,她说喜欢和比她年龄的人聊天。



“名牌大学生”、“裸体模特”,两个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名词,被她拽在一起。



如果不了解她的过去,很难理解她现在的存在。



她拨开衣袖,展示胳膊上数个伤疤斑痕明显。她说,这是青春叛逆的记忆,“这个是拿烟头烫的,这个是打架留下的。”



她的经历远超同龄人,对于一个缺少父母管束的小孩,仅靠年迈的爷爷奶奶,很难拦得住她在外面带着“兄弟”持刀砍人,K粉嗑药,离家出走,无法无天。



直到有一天回家,房子被强拆了,最疼爱她的奶奶受伤住院。



她跑去市政府投诉,大雪天,甚至跪下来,没人理她,她迄今记得保安的眼神都充满了藐视。



她发誓,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3年,她考上了中国最好的大学。



所以,当好友幸雪得知她做人体模特时,她一点都不惊讶,“她生活大起大落,对自己狠的下心。”



如今,让她选择一项生活中的遗憾,她会很聪明的说,每个选择都很重要,这才组成了人的一生。



五:不回避忧虑



“我只是想工作”



但她仍在意别人的看法,虽然嘴上否认。



晚上回家,她的第一件事是去百度搜搜今天有没有关于她的新闻,去贴吧里看看喜欢或讨厌她的人有什么评论。



走进学校,她会习惯的带上口罩,遮住脸。她不想引起同学关注,在她自觉形象为转好前。



因为做模特时回学校晚,同学一度怀疑她在外面坐台。一天晚上回来,她遇到两个男同学,直接问她包夜多少钱。人体模特虽然被人看不起,但也是一份合法的职业。“与其被人说是“坐台”,还不如说明自己是人体模特。”



她随即想证明自己,在学校组织美术展览时,她展出了自己的人体照片。



好事者将其上传至网上,她越发火了起来。



而她的精神却也随之紧张,她渴望社会认同,又担忧。她会问记者:“你说我要不要去和学校说说。”



她已经决定明天去找老师谈谈,她希望有个明事理的长辈,给她指指路。



不过,这条路绝不能是放弃人体模特的职业,“我会一直做,可能到怀孕了、老了,乳房下垂了,也在记录。那种感觉,那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生命过程。我要去记录他,因为那是我,那是我的生命。”



只是她的日记中仍流露她的忧虑:“我对陌生人没有过多的欲求,只是单纯地希望,他们在打量我这个怪物的时候,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即使偶然挡住,也能善意地离开,让我在这不可多得的阳光下扑捉生一丝丝生的希望。”[fwchenkun的博客]



本文内容于 2011/1/8 19:06:05 被huazhiqiao编辑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