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应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挑衅


一直到2010年最后的日子里,日本外相前原诚司还在歇斯底里叫嚷,根据日本明治政府非法占领琉球之后的侵略结果,钓鱼群岛是日本领土。作为一国外长怎么不翻翻1945年的无条件投降书和波茨坦公告呢?如果明治政府的侵略合法,1945年日本为什么要退出琉球呢?如果明治政府的侵略合法,那是不是台湾、朝鲜、“满洲”、菲律宾、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国都是日本的“合法领土”呢!在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眼里,二战所占领的地方,都是日本领土。正如身为首相的菅直人要向朝鲜派兵一样,他们觉得自己还生活在明治时代,朝鲜的主权还在日本手里,想派兵就可以派兵。或许有人会说这是他们忘记了主权问题。那么它的防卫大纲以中国和朝鲜为假想敌,不断增兵琉球,挑明了要以军事手段对付中国,难道也是记忆错误吗?不是,这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卷土重来,它的一切军事行动和指导思想都已回到了明治时代,它正在以实际行动重温明治时代的侵略旧梦。与此同时不断地发出侵略叫嚣,不断地展示军事实力,一方面警告周边邻国不要挡我的道,另一方面正在测试国际社会对其军事崛起的容忍度。如果谁都无动于衷,那它就真要原形毕露再次制造人类悲剧了。


其实这场悲剧早已在日本国内开始,战后几十年,深受战争之害的老一代日本人民是极力反对军国主义复活的。可现在,整个日本就像希特勒时代的德国一样,群情激奋地只想攻击别国。对美国的军事存在视为耻辱,要报原子弹轰炸之仇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蔑视中国、朝鲜和韩国的情绪空前高涨,不少人做梦都想找机会教训“支那人”朝鲜人和韩国人。以钓鱼岛撞船为例,明明是日本抓了中国的人扣了中国的船,中国人民还没开始抗议,全日本举国上下就开始了游行示威,恨不得立即向中国宣战。舆论也一边倒地煽起狂热,非要全民都成了炮灰才肯罢休。在这样的气氛中,谁能保证军国主义分子不将日本民族再次推向死亡呢!在日本民族走向覆灭的过程中,周边邻国要遭受多少践踏?要拿多少鲜血和生命给它垫背呢?


不能让它这样下去了!除了外交上让日本人民理解中国的友好诚意,军事上提高警惕避免措手不及之外,还需要强有力的措施,使误入岐途的日本民众猛醒回头,像老一代一样坚决地站出来反对军国主义复活。什么措施能有此功效呢?法律措施!西方世界最瞧不起的就是口头抗议和领导定调,越是领导定调它越认为你是在搞专制,该推翻。只有法案,它才会感到神圣和不敢逾越。如果我们通过全国人大立法明确以下三大原则,看它还闹吗:


一、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原则,将和平作为友好的前提。只有和平我们才跟你谈友好。如果两国交战,或日本打进门来了我们还谈友好那岂不成了汪精卫吗!今天你日本设中国为假想敌,已经破坏了友好的基础,如不迅速纠正,两国将无友好可言。


二、“日本对华开战则视同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则。日本明治时代以来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带来的灾难,超过长崎、广岛原子弹爆炸的二三百倍,比任何核武器的破坏性都大。如果日本再敢轻启战端,我们完全有权利将其侵略视同首先使用核武器。


三、“老账新账一起算”的原则。中国放弃战争赔款,不是为了让日本重建军事机器再次发动侵略。而是在日本永不再战的宪法保障下支持日本的和平建设的。今天日本凭借战争赔款之力复活军国主义,制定战争法案,再设中国为假想敌,部署对华侵略力量,不惜与中国开战。已完全违背永不再战的原则。中国政府和人民完全有理由追索战争赔款。日本胆敢再次对华开一枪,则中国放弃战争赔款的承诺自动失效。而且中国政府有权老账新账一起算,加倍清算日本的战争罪行!


破坏和平基础,与13亿中国人民为敌的结果是什么?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后果是什么?加倍追索战争赔款的代价是什么?这都是日本人民算得清的账,想得到的东西。红线划清了,他们才会觉醒,觉醒后还会让军国主义不顾后果地无端挑衅吗?还会稀里糊涂地去跟军国主义当炮灰吗?


问题是我们的外交工作习惯人治,不习惯法治,谈起外交法制化,似乎是听别人的故事。我们的立法机构也不习惯动用立法手段处理对外关系,即便深受美国的“对台关系法”所害,也没想过要有“对美关系法”。能不能够从遏制日本的军国主义复活开始动用宝贵的法律武器,恐怕还得靠大家来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