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玩文化:老北京玩鸟最忌的“脏口”是什么

世界王牌 收藏 0 810
导读:跟老一代纨绔子弟聊聊天,会发现现在的人连当败家子儿的资格都没有。败家也是一门精致的学问。我认识一个满族老大爷,他们家祖传的爱好是养鸟,而且是相当难养的画眉鸟。这种鸟之所以难养,因为它最大的特长是叫,但刚买回来时,却并不会叫;要想让它开口,须得每天早上拎着笼子去遛,遛够了一定的路程,它的心情才会好。而等鸟儿的兴致上来了,就得找一处百鸟齐飞的树林,让它在那儿现场观摩,学其他种类的鸟儿叫。按照行家的说法,学得好的画眉,有“百转千回,入耳即娱”之妙。 “知道养这鸟儿的大忌是什么吗?”他得意洋洋地问我,

跟老一代纨绔子弟聊聊天,会发现现在的人连当败家子儿的资格都没有。败家也是一门精致的学问。我认识一个满族老大爷,他们家祖传的爱好是养鸟,而且是相当难养的画眉鸟。这种鸟之所以难养,因为它最大的特长是叫,但刚买回来时,却并不会叫;要想让它开口,须得每天早上拎着笼子去遛,遛够了一定的路程,它的心情才会好。而等鸟儿的兴致上来了,就得找一处百鸟齐飞的树林,让它在那儿现场观摩,学其他种类的鸟儿叫。按照行家的说法,学得好的画眉,有“百转千回,入耳即娱”之妙。


“知道养这鸟儿的大忌是什么吗?”他得意洋洋地问我,“就是脏口儿。”


“意思是鸟儿骂脏话吗?”


“外行。”满族老大爷鄙夷道,“所谓脏口,就是画眉鸟学会了那些不入流的鸟儿叫。比如有种白玉鸟,那是观赏鸟,叫声最下贱了,画眉要是跟它学,就叫脏口。而一只画眉的口儿脏了,还会传染其他画眉,到时候,玩儿鸟儿的人都得躲着你……”


敢情鸟儿也有口音歧视。而这位老大爷很有意思,一天到晚都听他说,我却从来没见过他真的养过一只鸟。我说:“您纸上谈兵。”


他一翻白眼:“现在怎么玩儿啊?脏口都没处学去,拎着鸟儿一上街,学一嘴汽车喇叭声儿。”


原来是宁可不玩儿,也不能玩儿现了。如今的人,恐怕只有养孩子时,才有过去人养鸟儿的那种精细劲儿吧。我有一个同学比较早婚早育,孩子现在已经差不多能打酱油了,而他最为烦恼的,恰恰也是“脏口儿”的问题。


最初的烦恼是保姆,保姆是山东人,带了孩子几个月,教了孩子一嘴大葱味儿。同学的老婆不干了,为了口音,把保姆辞了。但随后烦恼又来了,这次却是姥姥。姥姥是山西人,孩子口音里又有了老陈醋的味儿。可是姥姥总不能辞退,同学老婆只好说:“为了孩子,您全当自己是哑巴行吗?”姥姥之后,祸根就变成了偶像--这孩子崇拜上了小沈阳,说话就开始有大米查子味儿了。


“北京的语言环境太差了。”同学感叹,“口音太杂。”


我说:“那你希望孩子说哪种口音呢?感冒味儿的老北京话吗?那只能到二环路里面学去了。”


“不不,胡同北京话也透着粗俗。”同学说,“我只是想让他学好标准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就像英语的牛津腔那样的感觉。”


原来他认为这种口音是高档的。但孩子尚小,不够资格去上广播学院,同学最后使出了狠招,每天晚上七点,把孩子按在电视前面听新闻联播,邢志斌或李瑞英说一句,就得重复一句。


终于,孩子在众多口音的混杂中走上了正道。只不过上了幼儿园以后,同龄的孩子不爱跟他玩儿,因为他嘴里常常冒出一些“亲切会见”“友好交流”“重大成就”之类的大字眼儿。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