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399)

青岛。信号山。

两栖纵队营地旁,一丛布满柏树林的冈峦上,战士们在筹建一座纪念碑。

马歇尔和朱德上将、史迪威上将、魏德迈中将、泰勒少将等一起,为纪念碑破土奠基。

他注视着,朱德将军细心地打开一只层层包裹的小木箱,用颤抖的双手,缓缓捧出那只9英寸大小、用棉布和小麦作成的、染满卡尔迅血迹的熊猫。

那位八路军总司令,把它轻轻放在遗像前,然后直起身,端正而长久地,敬了一个军礼。泪水挂在他沧桑的眼角。

……

离开青岛前,马歇尔将军在那10本《时代》周刊上分别亲手签名。然后交给史迪威和魏德迈两位将军。

这位五星上将嘱咐他们:务必亲手转交给名单上的李宗仁、陈诚、白崇禧、薛岳、卫立煌、关麟征、杜聿明、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等10位著名将领。

马歇尔凝视着熊猫,叮嘱道:

“看看这个。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可以组成一种生动的和谐。……为了中国的前程,请他们好好收藏这幅照片吧——珍惜这份由军人血水凝结的友谊。”

马歇尔目光掠过信号山头,望向远方。喉咙喑哑:

“今后岁月里,卡尔迅的名字,和这只染血的熊猫,应该成为中国军人之间,停止内战的信号。”





(卷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