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战士 正文 第十七章 逃出囚笼

qdshaying 收藏 5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说完,胖子汉奸递给了草鸡汉奸一支烟,草鸡汉奸连忙双手接了,先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问道:“你也又是搁哪搞的呀,净好货。”

“上哪搞呀,自己买的呗。”

两个汉奸说着,各自点上了。

下午的时候,杨勇又来了,一进屋就问:“招了没?”

胖子汉奸连忙回答:“没呢,我们什么法都使了,就是不开口,是不是他们真不知道呀?”

“不可能,就是不知道也得从他们嘴里弄出点什么来,要不怎么跟中村少佐交待,我这几天可没少挨批呀。”

“这些个鬼子就知道拿我们撒气,有本事他们自己进山去抓几个回来看看。”

“这个你可别瞎说,小心掉脑袋。我看你们是不是法子不对呀,他们还挺能扛怎么的?”

“那我们再来。”

胖子汉奸说着,抄起了一个大茶壶,草鸡汉奸一看,连忙捌来了鲁胜的嘴。胖子汉奸一看,说道:“哪能往嘴里灌,万一他好这口,这不还让他开了胃,合上嘴,从鼻子灌。”说着,便将壶嘴插进了鲁胜的鼻孔里,不停地往里灌着。

茶壶里盛的是辣椒水,一灌进鼻孔里,鲁胜就感到整个脑袋都火燎燎地,然后就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脑袋里撕咬一样,说不出的一种难受。

不一会儿,一茶壶辣椒水就灌到了鲁胜的鼻孔里。由于鲁胜在不断地挣扎,辣椒水弄得到处都是,也流到了鲁胜的眼睛里。鲁胜感到眼睛火辣辣地疼痛,睁不开,只是不住地咳嗽,辣椒水从鼻孔和嘴里不断地向外流着。

郝福来同样也被灌了一壶,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但是汉奸还是没有从两个人嘴里得到有价值的东西。

晚上的时候,两个汉奸被留下来看管,并继续审问,其他人都回去休息了。

两个汉奸对鲁胜和郝福来进行了轮番的拳打脚踢,并称这是活动活动筋骨。这个时候,鲁胜和郝福来已经没有力气做做作的反抗,只能任由两个汉奸摆布。在两个汉奸殴打的过程中,辣椒水和着血水不断地从鲁胜的嘴里和鼻孔里流出。

两个汉奸打累了便坐在一旁的方桌边喝水,嘴里不停地发着牢骚。这时,一个人推门探了个头进来,胖子汉奸一看,问道:“胡子,你来这看什么热闹,快走。”

来人一听,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推门进来了,然后哈着腰笑着说道:“听说你们俩老弟今晚值班,俺过来看看你们要不要点嘎叽嘴的,吃点东西不犯困。”

“怪不得他们都说你好,看来真不错,还能想到我们在熬夜,你那有什么吃的呀?”胖子阴腔阳调地说着,

“你们一等,一会儿就送来。”胡子说完就走了,不一会儿功夫,他又回来了,手里挎了一个提篮。进了屋,带上门后,将提篮里的东西一样样地摆到了方桌上,一只烧鸡,一包花生米,还有几根小黄瓜。两个汉奸一看,连忙各撕下一条鸡腿,边吃边说:“不错,不错,这两天可犒坏了,连点油星都没见着。”

“现在兵荒马乱的,有钱都难买啊。”胡子看他们吃着,连声说道。

“要是再有点酒就好了。”胖子边吃边说,

“可别,要是让队长发现了,非上火不可。”草鸡汉奸听胖子一说,连忙制止。

“怕什么,他们怎么不来看着,让我们哥俩儿在这受罪,你等着,我去搞点来。”说着,胖子汉奸放下了手里的鸡腿,整了整衣服出去了。

胡子见胖子走了,便靠到草鸡汉奸的身边问道:“听说游击队的人都有三头六臂,是不是真的啊?”

“都在那绑着呢,是不是真的你不会去看看。”草鸡汉奸头都没抬,自顾吃着,生怕一会儿胖子汉奸回来后没有自己的了。

胡子慢慢地走到鲁胜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托起鲁胜的脸又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郝福来,回到了草鸡汉奸的身边说道:“我看也没什么呀?”

“能有什么,共党也是人,也得吃饭睡觉,打他也疼,没有鬼子说得那么神。”草鸡汉奸边吃边说着。

这时,胡子很自然地走到了草鸡的身后,猛然间伸出左后从后面捂住了他的嘴,右后抽出腰间的刺刀一下抹了他的脖子。草鸡汉奸一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两只手才刚刚抓着自己的盒子炮就下了地狱。

胡子试了试,草鸡汉奸没了气息,便把他放在方桌边上,让他趴在那,并迅速把他的盒子炮插在了自己的后腰上,处理了一下桌子上的血迹,然后坐在桌子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思考着一会儿胖子回来怎么办。

不一会儿,胖子拿着一小坛子酒回来了,进门后迅速带上了门,生怕会让别人发现。

胡子一见胖子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他怎么了,睡着了?”

“没事,他说先咪一会儿。”胡子解释到,

“那好,你没事了,回去吧。”胖子走到桌子旁,放下了酒对胡子说道,说完就伸手准备叫草鸡汉奸。

胡子一看,生怕胖子会发现他的同伙已经死了,立即冲上去,左手捂嘴,右手出刀,如法炮制解决了胖子。

胡子轻轻地把胖子的尸体也放在了桌子上,心想,这两个汉奸怎么关键时候只记着找枪,不知道反抗呢。

取了胖子的枪后,胡子提着刺刀先到了郝福来的身边,一手捂着他的嘴,不顾他的反抗,结果了他的性命,然后给鲁胜松开了绑,轻轻地在鲁胜的耳边说道:“狗剩儿,我是你胡子叔,你别出声,我带你出去。”

胡子把鲁胜解来后,打开门看了看,除了门口两个站岗的,其他人都睡下了。

胡子把鲁胜背到了后门,推来一个独轮车,把鲁胜放到了一个箩筐里,并在上面盖了些袋子,然后便推着车向城外急步走去。

边走胡子边想,藏在城里肯定不行,只要宪兵队的人发现了人丢了,那就谁也出不了城,怎么才能出城呢。

正想着,胡子来到了东门口,远远地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伪军。没有别的办法,胡子硬着头皮走到了门口,站岗的伪军一看是胡子,认识,便问道:“胡子,这么晚了你干啥去呀?”

“不干啥,去车站推点粮回来。”胡子轻轻地放下车,努力地做出很轻松的样子,生怕被别人看出来车上有重物。

“宪兵队就是好,连粮都供给,不像俺们,跟后娘养的似的,光跟着打仗,吃饭都得自己去筹。”

“你们站到啥时候呀?”胡子客套地问着,

“半夜。”

“那好,你们给我留着门,我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胡子说着又推起了车,一个伪军则把工事间的栏杆抬开一个口放胡子出了去。

胡子出了城后,直接取捷径上了山,然后弃了车,背着鲁胜向山上走了一段路。

胡子背着鲁胜一走一颠,鲁胜又从嘴里吐了些血出来,胡子一看,赶紧把他放下,打开水壶给鲁胜喂了点水。

鲁胜喝了点水,抓着胡子的胳膊问道:“是……是胡子叔吗?”

“是我啊,狗剩儿,你别急着说话,你看咱们到哪去躲躲啊?”

“你把我送上河去吧。”

“好,到上河找谁?”

“找保成,或者刘寡妇也行。”

“好了,那我们马上走。”胡子不敢在这久待,背起鲁胜就朝上河走去。

后半夜的时候,胡子终于背着鲁胜来到了上河村。胡子把鲁胜放到了村外的树林里,递给他一把盒子炮,让他先在这等等,然后就拎着另一把盒子炮进了村。

村里没有亮灯的人家,胡子摸索着来到了一家门外,正打算敲开门打听一下,刚一抬手,就感到后背上顶上了两个冰冷的东西。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