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曝日军兽行 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图)

从保亭县城到加茂镇的北懒下村,其实并不很远,但却需要走很长的时间。窄窄的小路在椰林里蛇一样地扭曲盘绕,还不时有岔道通往椰林深处许多个不知名的村庄。一路打听着来到北懒下村的时候,已过中午。


在村里找到陈金玉老人那两间小屋时,她刚刚从地里回来,正坐在自家的屋门前,咬着手里的一颗青涩的果子。陈金玉老人穿着筒裙,赤着脚,在田里时脚面上被藤条拉开了一条口子,口子上贴着一片草叶止血。


陈金玉那两间低矮小屋前放着自己的棺材,这口棺材是她在老伴去世的那一年和老伴的棺材一起打好的。陈金玉的老伴是在10年前去世的,她说老伴是自己这凄苦一生中最护着她的人。日本投降以后,刚刚从日军的魔窟中走出不久的陈金玉,经人介绍嫁给了一位当长工的农民,婚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他们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并养育大了五位儿女。


十多年了,陈金玉的棺材就一直放在自己那两间小屋的门前。老人望着棺材说:想起自己经历过的那么多屈辱和至今自己仍在承受着的冤屈,有时就真想早些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