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阎罗 《玉面阎罗》 第一章 虎穴锄奸 第一章(11)越城而走

bjunqing200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size][/URL] 钱文昌引着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似一股轻风向南面的土围子逸去,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便来到了土围子的墙下,在一个牲口棚前停了下来。他喵喵地学了几声猫叫,便见从牲口棚的另一侧闪出了一个人影来。柳青三人定睛看时,见是一个戴着大盖儿帽的伪军,手里还端着一支三八大盖儿。 那伪军循声摸到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2.html


钱文昌引着柳青、夏云凤、夏云燕三人似一股轻风向南面的土围子逸去,不大一会儿的工夫便来到了土围子的墙下,在一个牲口棚前停了下来。他喵喵地学了几声猫叫,便见从牲口棚的另一侧闪出了一个人影来。柳青三人定睛看时,见是一个戴着大盖儿帽的伪军,手里还端着一支三八大盖儿。

那伪军循声摸到近前,轻声招呼道:“是钱老板么,我是林慕岳呀,您出来吧!”钱文昌向四周打量了打量,见没有可疑的动静,便一挺身闪了出来,急切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咱们的人可都来了!”

“都准备好了!”林慕岳一边答应着,又招手领着四人向东侧奔去,走过没有三二十步,便一弯腰在土围子的墙根儿下拎起了一根两丈多高的大竹杆来,悄声笑道:“有了这个家伙给帮忙,往城墙上爬就省劲儿多了!”

柳青一步抢上前去,把大竹竿给揽在了怀里,向黑黝黝的城头上望了望,谢道:“林兄可真有算计,这可帮了俺们的大忙了,不然的话,要上去还真得费点儿劲儿呢,这就方便了,这就方便了!”

林慕岳谦辞道:“谢什么,都是一家人,说谢不就见外了么!”又催促道:“两边都有弟兄给把着风,你们就快点儿上好了!”说着,又在暗中将一把老虎钳子递到了柳青的手中:“把这家伙也带上,过铁蒺藜网的时候方便些!”

柳青明白,林慕岳只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让他们越城而走,那都是算计好了的,片刻也耽误不得,便道:“钱老板,您来扶着,我这就上了!”话音甫落,脚下一较力,蹭地蹿起有丈把高,似猿猴一般抱着竹竿爬了上去。

钱文昌用力扶着竹竿,突然觉得杆头一松,又催促道:“快,拔胡子的小姑娘,该你了!”夏云燕也不谦让,一纵身飘上了半空中,也抱住竹竿溜溜地爬了上去。随后,夏云凤也象狸猫似地顺着竹竿嗖嗖地蹿了上去。

见到大事已了,钱文昌又学了两声猫叫,待听到城头上有了回应,便拎着大竹杆同林慕岳一起撤了回到了马棚去。喜道:“这下好了,把这三个小家伙一给送出去,我这心里就敞亮多了,咱们也该分手了”

林慕岳笑道:“您老人家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好了,折腾了这两三天,小鬼子和侯恩奇那帮特务队的家伙们也折腾得疲塌了,没有人再跟着他们上心儿了。看这三位小朋友的身手,外面的铁蒺藜网和护城河定是栏不住他们的,咱们也就用不着瞎操心了!”说着,摆了摆手,把三八大盖一横,大模大样地去了!


柳青与夏云凤、夏云燕三人伏在城头上左右瞄了瞄,见两下里无人,便相继轻身飘了下去。三人借着星光探身向前一看,只见沿着护城河的北岸蜿蜒隆起了一道人头多高滚筒似地铁蒺藜网,而且其内沿几乎紧贴着护城河的北沿,离着河坡不过三两步远近,让人碰不得,过不得。

柳青呆呆地看着这刺猬垛似的铁蒺藜网,见难以施展轻功逾越,不由得恨恨地骂道:“他姥姥个纂的,这不是成心跟咱小哥仨过不去么,若不是老林给了咱这老虎钳子预备着,还真是个麻烦呢!”一边气哼哼地嘟囔着,伸手便从衣兜里把老虎钳子给拽了出来。

这样的铁蒺藜网与寻常的立式平面铁蒺藜网大有不同,立式的平面铁蒺藜网只要剪开一两道人就可以钻过去;而这种滚筒似地铁蒺藜网转得如同蛛蛛罗网似地,剪断一层,里面还套着一层,又特别令人着恼的是,只是剪断了根本就不能通过,还要左右撕裂开一个窟窿才能够穿越。

柳青心里着急,下手便忙乱了起来,没剪扯到一半就把手给扎破了,弄得满手是血,疼得他差一点儿就叫出了声来。夏云凤见状,温言相劝道:“柳哥,咱这土围子都闯出来了,你还着什么急呀,咱也不争在这一时,大不了在这多呆一会儿罢了,你就小心着剪就是了!”

夏云燕也看着心痛,争抢道:“柳哥,你歇息一会儿,让我来试试!”伸手就要从柳青的手里把老虎钳子给夺过来!柳青制止道:“你就不要同我争了,我这剪扯了半天也搞出经验来了,你上来还不如我呢!”

柳青虽然心里发急,手上刺痛,可在两姐妹的热诚关心之下,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手上也变得灵巧了起来,渐渐加快了剪扯的速度。尽管如此,等到把穿越的通路打好,也用了足足有半个钟头的时间。他先试着钻了钻,见已经全无挂碍,便退了回来,悄声催促道:“好了,你们小姐俩快过吧!”

夏云凤和夏云燕对视了一下,都要谦让柳青先过。柳青发急道:“什么时候了,还这样扭扭捏捏的,快点过,再磨蹭下去天都要亮了!”夏云燕见夏云凤还在犹豫,一推她的肩膀,娇嗔道:“你还等什么呀,快过!”

夏云凤怕耽误工夫,便低头轻轻地钻进了撕扯好的窟窿通道里去,又小心翼翼地从对面钻了出来。这个时候,夏云燕再不相让,主动将身一缩,轻轻巧巧地便穿越了过去。待等到柳青通过以后,三个人又对着河面儿发起了愣来!


护城河虽然无源无头,可时下正是秋水连绵的季节,水面已经上涨到了三五丈宽,不要说他们三人在这样狭窄的场地上难以纵跃,就是把三级跳远的世界记录保持者请来,也是无法跨越的。——这让柳青三人打了怵!

当然,这条小小的护城河拦他们三人是拦不住的,他们本就是在娘娘河边长大的,水性就是算不得精熟,泅渡过去也就跟闹着玩儿似的。不过,这可不是他们打心眼里所喜欢的方式;因为一下水,人就会变得象落汤鸡似地,这在柳青还勉可接受,对于夏云凤和夏云燕姐妹俩来讲就大大的不雅了!

夏云燕面对着平静宽阔的水面,后悔不迭地叫道:“真是人慌没智,这要是把上城用的大竹竿给提出来,咱们一撑不就过去了么!这个该死的钱老板,净要咱们小哥仨来出这个洋相,再要见到他,非把他的胡子给拔光不可!”

夏云凤禁不住笑道:“你就是日后寻得机会来拔光他的胡子,今夜咱们这个落汤鸡也是要做的,这又没船没浆的,不泅水又怎么过呀,咱们还是狠狠心先游过去再说喽!”说着,便要迈步向河下溜。

“慢着!”柳青这时已经有了主意,笑着拦阻道,“要当落汤鸡有我一个大老爷们就够了,用不着让你们两位大小姐也跟着落汤的!”他这样突然一挡,把夏云凤和夏云燕都给挡糊涂了,谁也不猜不到他想出了什么高招儿!

夏云燕娇笑道:“难道你想要把俺们姐俩给驮过去,你想得可倒美,让你一给沾了身子,那以后还怎么让俺们再嫁人呀,除非你能把俺们姐俩一块儿给娶了!”说着,又忍不住嘻嘻地轻笑了起来。

夏云凤嗔斥道:“你这个小嘴子怎么就没有个把门儿的呢,再要这样胡说八道,我可要掌你的嘴了!”一句话没有叨扯完,自己也跟着笑弯了腰。姐妹俩的一阵娇笑,把柳青也给笑成了红脸儿的关公。

柳青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说你们俩笨,你们可能还觉得委屈的慌,难道除了驮着你们俩过去就没有鲜招了么?真是的!”又道:“我来告诉你们俩好了,这个法子很简单,我先溜到河当中去,在里面一站就是一个着力点儿,你们俩一个个纵跃下去,先飞跃到我的头顶之上,我往起一托不就都过去了么!”

夏云燕雀跃道:“那好,你就先下去好了,等你站稳了,我先过!”说着,便上下紧束了起来,做好了纵跃的准备。一等柳青游到了河中心定住,便一个紫燕穿云蹿飞了出去,堪堪将要落在柳青的头顶,又被柳青的双掌奋力一托,一个细胸翻巧云便轻轻落在了河对岸。

夏云凤怕柳青后力不继,稍等了一会儿,待看准了柳青所在的位置,一个梯云纵起在了空中,然后翻着筋斗奔向了柳青的头顶,等到与柳青双掌相接的刹那间,两个脚尖在柳青的掌心一点就飞上了河对岸。

小姐俩一见此招奏效,都大感欣慰,赶忙招呼柳青上岸,就在这个时候,城头上响起了拉枪栓的声音,又听有人咋呼道:“下面什么人,再不应声,老子就要开枪了!”把小姐俩登时给吓出了一身冷汗。柳青也忙不迭地奔向了南岸。

夏云燕急中生智,赶忙在腰中一摸,叫一声:“接着!”迅疾地把一棵软索给抖了下来。柳青此时已经接近了岸边,右手抓住软索的索头,脚下一用力,借着夏云燕的一抖之功便飞了上来。

三个人见到情况紧急,也不回头,随即展动轻功飘身而起,从河边的铁蒺藜网上嗖嗖飞越了过去。还没等他们三人跑出多远,就听得在镇中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击声,不一时便满镇鼎沸了起来!



——越城而走凭内应,飞渡更能显英雄!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