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九章 兴师问罪出芦荡 聚议破阵搬救兵 第二九章(11)草上飞侠

bjunqing2008 收藏 0 27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汤敬渊不是魔术师,就是他会变魔术也得事先准备好道具,在这个时候,他就是会神仙的大搬运魔法也是难以变化出“白帖”来的!

他伸手从怀中掏出来的不过是一小卷擦屁股用的草纸,这是他经常随身带着的物事,黑夜之中真假难辨,就让他当做真的“白帖”给拿了出来。

眼见得三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而且又近在咫尺,稍微露出一点点破绽,他的前胸立刻就会被打成马蜂窝,这个形势他是看得特别清楚的。因此,他是轻易不敢动自己怀里的真家伙的!

他紧锣密鼓地与当面迎上来拦路的三个家伙应承敷衍,一是要给紧随在自己身后的两个战士打掩护,好创造机会让他们做好战斗准备;二是要通过以假乱真的手段来转移敌人的视线,给自己脱离危险制造机会!

只到他把手中的草纸在空中一扬,他脱身的机会就来了。见到三个拦路的家伙一惊愣,他马上斜身来了一个背跌,一骨碌就闪到了路边的草丛里去了。说是迟,那时快,插在腰间的驳壳枪已经握在了他的手中。

他闪避的动作虽然非常麻利,却也没有快过他身后的两个战士,还没有等他搂动扳机,他身后的枪声就响了。随着两声清脆枪响,当头两个拦路的家伙应声倒地,那个小头目似的家伙吓得立刻撒开了丫子。

汤敬渊看得分明,口中骂道:“你个王八日的,给我来个嘴啃泥吧!”食指一勾打了个连发,狂奔中的小头目身影儿一晃就乖乖地爬在了地上。

“上!”汤敬渊见到后面的两个战士已经冲了上来,把手臂一挥,带头向前冲了下去!

汤敬渊知道自己扮着个先行官的角色,这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事是自己义不容辞的义务,便带着两个战士似一支尖刀向西插了下来。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冲出十步开外,飞蝗似地子弹便迎面扑来。

这扑面而来的子弹不只是步枪手枪打过来的,其中还夹杂有歪把子机枪“哒、哒、哒”的连击声,飞蝗似的子弹打在芦苇枝头上,直打得芦花**。

眼见得敌人的火力威猛,汤敬渊和两个战士只好匍匐了下来,探头向前观察了起来。他们在前面这么一停顿,孔冠奎等人便从面撵了上来。

“怎么样,遇上扎手的点子了?”孔冠奎急切地问道。

“还没有弄清点子的来路,听口音像是从北面来的!”汤敬渊应道。

“他姥姥的,就这么几个小泥鳅,也想在爷爷们的地面上起个小浪头!”从枪声中孔冠奎已经判断出当面的敌人人马有限,多不过三二十人,他哪儿能把这点货色放在眼里,便下了一举全歼的决心。

在孔冠奎的指挥下,当面只留下了两个战士与敌人对打,孔冠奎和汤敬渊各带了三个战士从两翼里包抄了上去。


伪军的阻击阵地距离设卡地点不过七八十步,是为了在步枪的有效射程之内便于围堵前来偷袭的抗日救国军而构建的,不想却给孔冠奎、汤敬渊等人提供了便利,这么短的距离,对这些飞贼出身的人来说简直是形同虚无。

借着小路两旁草丛的掩护,不过在眨眼之间,就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给摸到了阻击阵地近前。因为当头有两支短枪与之交火对射,伪军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谁也没有意识到杀身之祸已经迫在眉睫。

孔冠奎绰号“草上飞”,那轻功可不是吹出来的,他第一个冲上了伪军的阻击阵地,然后把手中的双枪一摆就下了杀手,“当、当”两枪先把两挺歪把子机枪给打哑了,迅即又展开了一轮点射。

孔冠奎的突然现身一下子把伪军的阵容给打乱了,二十多个伪军一起甩头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瞄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汤敬渊的驳壳枪也“哒、哒、哒”地怪叫了起来,没等伪军回过神来,后面六个战士的枪口也喷出了火舌。

一轮枪声响过,阻击阵地上的伪军便死伤了一大半儿,其余的伪军一见形势不好,连手中的枪也顾不得拿,跳出战壕就向西窜了下去,慌乱之中哪儿分得清东西南北,只怨爹娘少给生了两条腿。

到了这种场合,人跑得再快也没有枪口里射出的子弹快,又一轮枪声响过以后,逃跑中的七八个伪军就几乎全都给报销掉了,只剩有两个黑影还在晃里晃荡地向西着西面奔跑。

“不要开枪,捉活的!”孔冠奎甩出一句话,人如飞鸟一般追了上去,片刻之间就越到了逃跑伪军的前头,嘿嘿笑道:“到了我孔二爷面前,还要卖弄你们的庄稼把势么,都不要命了!”

孔冠奎的轻功和双枪在方圆百十多里是出了名的,见到的人虽然不多,听说过的人那可是海了去了,尤其在绿林之中名头异常的响亮,他这么一亮字号,把被截住的两个伪军都给惊呆了!

跑在最前面的两个伪军都是绿林出身,是小站大土匪李修山的老部下,手下都有十年以上的功夫,武艺非同一般,所以给他们跑在了前面。一见到孔冠奎后发先至,就知道跑也是白跑,便当场跪了下来求饶。

其中一个求告道:“不知道是孔二爷驾到,恕罪、恕罪!我们都是小站李三爷的老兄弟,大家原都是一条道上的朋友,二爷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弟兄这一回吧!”

孔冠奎杀气腾腾地喝问道:“你们既然是李老三的手下,就应该懂得道儿上的规矩,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个地盘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来的吗?”

“不是,不是!二爷您息怒,我们原本也是不想来的,就是我们李三爷也是不情愿来的,可是日本人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不来就要吃掉我们,我们现时下端着日本人的饭碗,不来不行呀!”另一个伪军抢先解释道。

“我来问你们!”孔冠奎又喝问道,“你们李三爷没有告诉你们,要你们到爷的地盘上干什么来了,来了多少小鬼子!”他想弄明白这些伪军前来拦路打劫的意图,所以又追问了起来。

先前求告的是伪军的一个小头目,知道的多一些,赶忙应道:“这一次来得人马多了去了,连沧县刘司令的人马也过来了,我们到这儿来驻防,就是刘司令的与我们交接的!不过,我们也就是知道个大概其,究竟日本鬼子增派了多少人马过来,我们哥俩就不清楚了!”

“听李三爷他们叨叨,这次日本鬼子调了这么多人马过来,也不是专为与咱们港里的队伍开战的。说是来搞搞什么封锁,要断了港里的粮道,逼着你们各位老大自己从港里走出来!”他把自己见到的听到的都抖搂了出来。

孔冠奎见汤敬渊等人都围拢了上来,又斥责道:“你们俩回去给李老三带个信儿,做人要守规矩,不要贪得无厌,没得坏了朋友的情面!”

两个伪军一见孔冠奎开言放行,不禁大喜过望,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站起身来又深深一揖,称谢道:“谢谢二爷的活命之恩!给我们李三爷带的口信儿我们哥俩一准儿给传到!”说罢拔步就要溜。

“恩!”孔冠奎长长地“恩”了一声,又厉声斥责道:“你们哥俩是怎么在道儿上混的,怎么连一点规矩也不懂呢?不留下个表记就想走?”

两个伪军都是晓事的,那里是不懂什么规矩,不过是一时情急要赶紧开溜而已,眼见得孔冠奎发横,知道不能善了,又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孔冠奎冷笑道:“看你们两个的熊样,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你们怕得是什么呀?”又吩咐道:“老汤,你来动手,一人留下一只耳朵就成了!”

干这一行汤敬渊可是个老胳膊旧手,他从腰间嗖的一声把匕首亮了出来,不待二人挣扎,嚓、嚓两下就把两个伪军的耳朵给割了下来,而且一个割得是左耳朵,一个割得是右耳朵。然后用脚一踢:“滚!”

两个伪军怕再生变故,忍着割耳之痛又行了一个全礼,这才跌跌撞撞地向着三虎庄方向跑去。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枪声从三虎庄村口爆响了起来。


孔冠奎见到敌人的大队人马涌了上来,当即吩咐道:“算了,今天不是同他们打哑巴缠的时候,扯乎了!”

一路向回走着,来到伪军的阻击战地前面,汤敬渊笑道:“咱们可不能做亏本的买卖,这两挺歪把子就当个彩头好了!”

孔冠奎调侃道:“你老弟也忒大方了些,大家都仔细瞅瞅,能找到的枪支弹药都带上,这些王八日的若是真敢追上来,咱们还没有长家伙用呢!”

在孔冠奎的指料下,汤敬渊和一个大个子战士各提了一挺歪把子,其他人各拣了一支步枪,然后匆匆地没入了来时的小路之中,似一股湍急的溪流向着黑龙港里飞流而去。



——草上夜飞侠士行,雌伏留耳凭威名!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