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寒风中地下通道唱歌赚钱

眉开眼笑 收藏 0 218
导读:  [img]http://i1.sinaimg.cn/dy/s/p/2011-01-08/1294416845_67DF8r.jpg[/img]   李鑫今年21岁,在地下通道卖唱赚钱,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本网记者 朱翊 摄   [img]http://i1.sinaimg.cn/dy/s/p/2011-01-08/1294416846_ZfR5UD.jpg[/img]   李鑫今年21岁,在地下通道卖唱赚钱,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本网记者 朱翊 摄   [i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伙寒风中地下通道唱歌赚钱


李鑫今年21岁,在地下通道卖唱赚钱,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本网记者 朱翊 摄


小伙寒风中地下通道唱歌赚钱


李鑫今年21岁,在地下通道卖唱赚钱,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本网记者 朱翊 摄


小伙寒风中地下通道唱歌赚钱


李鑫今年21岁,在地下通道卖唱赚钱,每天能有100元左右的收入。 本网记者 朱翊 摄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像天使的翅膀,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亚心网讯(记者 徐娜 朱翊):一个人,一把吉他,一个话筒架——他独自站在地下通道的墙角,红色的麦克风上已经结了一层霜。他大声地唱着,目光投向很远的前方,看上去,他并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唱的好不好,或者,他是不是别人眼中的疯子——这么冷的天,傻站在这唱啊唱,吉他盒里,并没有得到几块钱。


相比吉他盒里那几张孤零零的一元钱,他看上去样子很时尚,黑色的棉夹克、牛仔裤、红色漆皮鞋子,特别是扎着小辫子、戴着低沿的帽子——的确,这造型让他常常被人当成摇滚歌手,就像留着大胡子、扎着长辫子的男人,常被人当成画家一样。


“耳朵冷,用手去捂,手是冰的;手冻麻了,往衣服口袋里揣,口袋里是冰的;最后,脚冻的没感觉了,嘴巴还唱——风雨中,那点儿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唱到‘怕’唱不下去了。”他笑着说:“嘴巴冻的张不开了,跑调了。”


1月6日,乌鲁木齐市最低温度零下25℃,已持续几天的低温天气,让乌鲁木齐走进了20年来最冷的三九天。这个在红山转盘地下通道唱歌的小伙子叫李鑫,21岁,宁夏人。


他拿出身份证,上面的名字叫“李康宁”,他说,“我初中毕业出来打工那年,我爸给了改名叫李鑫的,三个金,就是希望我能多赚些钱。”


李鑫的爹没想到的是,离家打工5年,只有初中文化的李鑫变成“艺术家”回到了家,看着这造型,老人冲着他没好气:“人家刘欢扎个辫子是歌唱家,你扎个辫子,就成歌唱家了?”


“我没学过一天的声乐,就是喜欢唱歌。”李鑫说,“我会唱300多首歌,流行的、民族的、摇滚的,啥都唱。刚出来打工那年,我去度假村端盘子,有天下了班,一个人唱了一晚上KTV。第二天我们老板都服了我了,说‘我还没见过唱一夜歌的人,你以后给客人唱歌吧’。”


去年10月份之前,李鑫在度假村、演出公司之间跑场子,也兼着在街边卖**,后来他开始做地下通道歌手。“我在乌鲁木齐见过地下通道歌手,我觉得我唱的不比他们差,他们能这样挣钱生活我也能。”李鑫说,“做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养活自己,挺好。而且,我必须赚钱养活自己。”


李鑫清楚地记得,他第一天在地下通道唱歌,一天唱回来180块钱,这极大地鼓舞了他——端盘子、背砖头、打零工,这些都没他唱歌挣得多,关键是,李鑫听到,很多人当面说“他唱的不错。”


按理说,零下28℃这几天,李鑫在家呆着也饿不着,可他说:“歌词里教我的,时间就是生命,不能虚度。我在家上网打游戏也过一天,我出来唱歌挣钱也过一天。冷是冷点儿,但我回到家,想想这一天过得有意义,我挣到了钱,就觉得踏实、舒服。”


李鑫说,他已经计划好了,唱过这个冬天,他就给自己买一把好吉他,然后找个好老师学音乐,他说现在挣的每一块钱都是为了这个理想在努力,“唱歌对我来说,是一辈子的事。”说这话时,他眼睛里闪着光,神情是向往的。


“哥们,这100块钱你拿着,你能陪我聊一会儿吗?”1月5日下午,李鑫唱歌的时候,一个小伙子走过来,请李鑫去肯德基坐坐。后来,李鑫得知,这个外地小伙子面临着情感的困惑,心里实在难受,想找个人说说。那天,李鑫告诉这个小伙子:“别人看不起咱,咱自己要争气。”


1月6日的下午,这个小伙子又来了,这次,他身边站着个可爱的姑娘。


寒风中,李鑫凝望着他俩,唱:“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在异乡的路上每一个寒冷的夜晚,这思念它如刀让我伤痛……”


人来人往的地下通道,这一对男女,顿时,泪流满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