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二卷 野战医院奇遇 第二十一节 重伤初愈

巴顿战刀 收藏 13 1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小文,你终于醒了,你个混小子!老爸担心死了!”进来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子,肩膀上的将花在阳光下闪烁的扎眼。

彭小文气的想张嘴骂人,我还是你老爸呢!不过身体太虚弱了,张了张嘴没说出来。

伤病的滋味真不好受,尤其是伤口感染引起的高烧,身体滚烫手脚冰凉,九月份的上海那么热的天气裹着被子直哆嗦。

人家穿越怎么子弹炮弹都绕着跑,我一过来打了一个星期躺了一个星期,这都是穿越,怎么差别这么多呢?

13处伤口9个弹片5处感染化脓,所幸运的是内脏筋骨一点没伤到,医生认为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林彪只被打了一枪,就缺席了平型关后面所有的抗日战争!

可是那感觉实在是难受,7天时间只能靠营养液维持,滴米未进,医生告诫,彭小文最少需要一个月时间的恢复,天哪!一个月时间,10月中旬,那鬼子都打到哪里了啊,彭小文在昏迷中无数次大喊杀鬼子,醒来后就问战况,让医生和护士都感动的流眼泪。

对于知道历史进程的彭小文,没有什么比亲身把那些苦难再见证一次更痛苦的事情了,但是几乎虚脱的他连动一下都困难,连意识都说不上完全清醒,无奈,他只好多想想,这一个月时间自己能做怎样的准备,一个月之后重返前线,希望能够把历史逆转成功。

“别动,快别动!躺好!”将军疼爱地紧走两步,两个侍卫官慌忙赶过来扶住彭小文,帮他往身下塞了个枕头。

彭小文胸前背后都有伤,这一下扯动他的伤口,疼的彭小文嘴里直抽冷气。

将军挥手把两个手没有轻重的侍卫官撵了出去,喊了一个女医生和一个小护士进来,两人温柔地把彭小文摆放平整,彭小文才感觉舒服多了。

“彭将军,病人刚刚恢复清醒,不能让他消耗太多精神,你们最多能交谈20分钟。”医生出门的时候交代彭孟镇,将军点头表示感谢。

彭将军?老爸?哦,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二世祖彭小文的老爸,也就是国防部次长兼作战参谋室主任彭孟镇,呵呵,幸亏没骂。

骂也正常,那个二世祖喝醉了跟彭孟镇还叫过大哥,结果是被彭孟镇拿着皮带朝死里打。


(二)


“幸好没伤到内脏和筋骨,万幸啊万幸啊,你奶奶和你娘都要跟着过来,被我拦住了,幸亏没让她们过来,要不然你昏迷这几天,光哭她们都哭死了。”彭孟镇的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前面,忧心忡忡地看着彭小文。

“前线,前线战局怎么样,宝山还在吗?”彭小文现在对什么父亲母亲奶奶暂时还没有太浓厚的感情,他脑袋里想的是凇沪战场。

彭孟镇愣了一下,这个儿子现在跟变了性格似的,一开口就是前线,搞的自己这个国防部次长倒显的有点婆婆妈妈,跟以前那个整天就知道浪荡滋事的彭小文简直判若两人。

没什么奇怪的,本来就是两个人,彭孟镇又不懂穿越是怎么回事情。

对于彭小文现在的状态,彭孟镇又是欣慰又是担忧,欣慰的是终于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血性军人,担忧的是儿子的身体到底撑不撑的住。

逐渐彭孟镇恢复了军人的冷峻,他叹了口气,从9月9日宝山陷落开始讲给彭小文听。


(三)


宝山失陷当天,9月9日,日军在空军和舰炮的掩护下,向月浦外线发动连续的猛攻,战况激烈。第98师与新到的第1师相互配合,奋起反击。双方血战一天。

次日,9月10日清晨,98师阵地遭到猛烈的炮击后,日军在8辆坦克和1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月浦以东孙宅、周宅的588团和583团阵地冲击。很快阵地就被坦克突破,588团很快组织反扑,将阵地重新夺了回来。

9月10日中午,周宅第二次失守,588团的阵地上所剩无几,团长向敏思上校集合仅有的警卫排及勤务人员前往阵地增援,虽伤亡重大,终将阵地收复。

9月10日16点,敌增援部队再次突破周宅阵地,98师急调584团全力反击,经过血战,终将敌击退,第三次收复阵地。

同一天,日军对月浦镇北端也发动多次进攻,守军583团死守阵地,战斗中,该团团长兼98师参谋长路景荣少将亲临一线指挥、中炮殉国,团副李馨远少校、1营营长蒋文才少校先后阵亡,战况惨烈。 9月11日,日军集中兵力总攻月浦。

拂晓后,日军先以火力覆盖,月浦镇外围阵地工事多处被毁,阵地遂被日军突破。

月浦守军退入镇内,与敌展开巷战。双方白刃肉搏反复争夺。幸得第14师79团的1个营奉令赶来增援,守军趁势反击,夺回月浦。

由于日军炮火猛烈,防守张家村、吴家宅一线的第1师和第78师伤亡惨重。两师4个旅分4次支援前线,结果被日军集中兵力逐次击破,该防线于15点失守,第1师和第78师后撤杨行以南。

9月11日深夜,经血战6天6夜之后,月浦和杨行终告陷落。

至此,战局全面逆转。


(四)


得知这几天的战况后,彭小文痛苦地攥紧了拳头。

一切又回到了历史原来的轨道上,宝山保卫战尽管歼灭鬼子数千,终于是未能使大局发生改变。

彭孟镇接着说道,由于宝山一战震动了整个前线,连老蒋也非常关注彭小文的健康情况,现在不仅仅是要把彭小文当成花瓶和典型的事情,而是要对彭小文重用。

接着彭孟镇讲了老蒋亲自过问彭小文伤势的情况,连带着讲了点轻松的花絮,说关于凇沪战况,日本方面大为不满,而民国政府这边,老蒋对三战区司令冯玉祥和凇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同样严重不满。

八一三开战前几天,老蒋几次打电话给上海指挥部,张治中、冯玉祥等高级将领都联络不上,张治中因通讯线路被炸毁不得不亲临一线指挥,而冯玉祥也因日军轰炸太厉害,经常更换指挥部。

打不通时候生气,打通了更添堵。

老蒋对冯玉祥说:“前方将领都太年轻,勇敢有余,经验不足,望大哥多多指教,不要客气。”

冯玉祥一贯讨厌老蒋对战役指手画脚,他说道:“当年日俄战争之时,日军大将乃木希典将所有的指挥计划的重要人物都委于他的参谋长,自己却每天骑自行车和打猎。别人问他,你的任务是什么?乃木说,我的任务有二,一是骑自行车和打猎,二是等死。前方的将领年轻嘛,当然是一件好事,他们都是有血性、有良心、英勇善战的革命青年。他们在前方拼命,打仗流血,国家就有希望了,我没有什么多指教的,我的任务也就两个,同乃木希典一样,一是骑车打猎和作几首歪诗,再一个就是等死罢了......”

老蒋大度地笑赞冯玉祥有大将风度,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挂了电话就召集国防部开会,决定把冯玉祥调到第六战区去,由老蒋亲自担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

大型会战不到十天就就临阵换帅,也就老蒋干的出来。

原来真的有这一回事情,看来一些野史不一定都是假的。

老蒋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现在打了一个多月,形势没有象当初设想的那样乐观,老蒋已经又动了换人的念头了,现在新的三战区司令部已经筹备完成,老蒋即将亲赴昆山指挥作战,新的三战区司令部顾祝同担任副司令长官,彭孟镇将担任司令长官部参谋室主任,现在已经提名把彭小文调到三战区司令部参谋室担任作战参谋,挂中校军衔。

我靠,半个月时间,从少尉见习排长一路升到中校作战参谋,这不是什么直升飞机,简直是登月火箭,真是朝里有人好作官!

也好也好,现在才9月中旬,我还有时间把我现代的很多战术广泛应用,可能这是个巨大的机会,可以一举导致抗战的大形势产生逆转。


(二)


讲完公事,彭孟镇看到彭小文有了点精神,就黑下脸说道:“听说你小子宝山一仗自己订了个亲事,还差点在战场上把婚事就给办了?”

彭小文一听,问道:“你怎么也知道了?小小现在怎么样了?也在昆山吗?”

彭孟镇哼了一下,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小东西躺在担架上还手拉着手,到了医院都不舍得分开,你现在名气比你老子可大多了,你自己看看吧!”

彭孟镇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头版是彭小文和颜小小的照片,标题是《将门虎子,战地风流》,啧啧,这个标题还真不错,言简意赅,就是他娘的有点八卦。

“笑你个头!这个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我已经安排把这个姑娘送到了内地医院,你那个二小姐那边,你自己想办法交代吧,老子是没办法!”

彭小文听的一头雾水,二小姐是谁,什么交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