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狗狙击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山谷之战(三)

风月彷徨 收藏 5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size][/URL] “什么意思?”我有些纳闷的看着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摸摸大鼻子,像是在努力组织语言,想了半天才说道:“这个真不太好解释,嗯,邓正,你知道佣兵跟普通士兵,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区别就是佣兵没有政治立场吧?”我试着回答赏金猎人,不知道他突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

“什么意思?”我有些纳闷的看着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摸摸大鼻子,像是在努力组织语言,想了半天才说道:“这个真不太好解释,嗯,邓正,你知道佣兵跟普通士兵,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区别就是佣兵没有政治立场吧?”我试着回答赏金猎人,不知道他突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错,具体说,就是我们佣兵只为了佣金,可以今天帮着巴基斯坦打印度,明天也可以反过来帮着印度打巴基斯坦,我们是一群没有政治立场的士兵,所以就比普通士兵少了一件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爱国情啊!”赏金猎人叹了口气。

见我仍旧一副不解的神色望着他,赏金猎人拍拍我的肩膀接着说道:“士兵可以为了自己的祖国冲锋陷阵,即便前面是枪林弹雨也在所不惜,这就是他们的信念,还有那些穆斯林原教旨徒,为了他们心中的信仰,发动一场场圣战,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一种升华,而我们呢,我们没有政治立场,没有国家信仰,所以,如果能说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拼了命的去保护,那就是自己的兄弟!”

听赏金猎人说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他的意思,作为佣兵,我们需要有一种东西来支持自己必须活下去,所有绝大多数的佣兵都是虔诚的教徒,信仰可能不同,但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精神可以得到寄托,对于一名佣兵,每时每刻都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能够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的人,是自己至亲的兄弟,如果还有什么值得佣兵去拼了性命去保护,同样也是身边这些兄弟!

“佣兵间的感情是最牢固的,也是最难获得的,但你却恰好碰上了,刚才你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下了我们的兄弟,所以,谢谢你兄弟,欢迎加入疯狗佣兵团!”赏金猎人异常认真的盯着我重重说道。

“我...谢谢你,谢谢你们,我们是兄弟!”听完赏金猎人的话,我感觉一股暖流涌在身体里,不知什么原因,我竟有些回到家的感觉,在遍地染血,尸体四横的山坡上,闻着熏人的硝烟,我却仿佛找到了归属感。

攻下隘口后突击队长开始紧张的构建防御工事,防止印军反扑,看着那些巴基斯坦士兵兴奋的围着从基地紧急调运过来的四门14.5-mm/安扎SAM SP防空导弹兴高采烈的讨论,我的感受却跟疯狗佣兵团其他人一样,如果印军真的会来空袭,靠这东西的拦截,比中彩票概率大不了多少!

对比对那四门安扎SAM SP防空导弹的失望,我觉得身后那两架TPQ-36瞄准器反炮兵雷达更能帮的上我们的忙,有了这东西,如果不是在遭遇火炮和迫击炮袭击的第一时间被打趴下,还是能快速组织起反攻的,这东西能让我更放心一些。

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原地防守,等待第二天增援赶到,届时斯内德军官将带领突击队员会同巴基斯坦军队和***游击队,进攻谷口另一边的一个叫图内堡的小镇,那已经不是我这次的任务了,不过队长还是答应巴基斯坦政府会留在这里协助防守三天,算作是任务之外的额外回赠,跟政府搞好关系总是不会错的。

鬼刀在印军炮袭中伤到了左腿,因失血过多几度昏迷,好在及时救助,被紧急赶来的增援队送回了基地中疗养,因为担心印军随时都可能反扑回来,整个晚上帐篷外一直吵吵闹闹的,加上浑身如同散了架般疼痛难忍,我一直到黎明时才侧着身眯了一会,等到被噪杂的声音吵醒时,才发现帐篷外天光已经大亮,瞄了一眼军用手表,竟然已经早晨七点多了。

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床外,我才发现竟然就自己一个人仍在睡懒觉,揉着仍旧酸痛得如同要裂开的屁股走出帐篷,我准备先去找一下医生,问下我头上缠的严严实实的绷带什么时候可以取下来,现在自己看上去跟木乃伊差不了多少,顺便要些膏药涂抹一下已经明显肿起来的屁股,我可不想等到上战场了还如同鸭子一般一撇一拐的走路。

刚钻出帐篷就看到一大群士兵站在一片山岩上朝着下方公路方向指指点点,疯狗佣兵团里的几名兄弟也在站在人群中,好奇心下我也跟着凑了上去,这才看到下方狭窄的公路上一排排身着阿拉伯服饰的平民手持着各式武器,正沿着公路朝着隘口方向行去,而在他们后方则是一排排的巴基斯坦士兵,朝着远处看去还能看到队尾跟着几十辆装甲车和牵引火炮,整个场面看上去异常激动人心。

“这场面可不多见!”黑金刚呵呵笑着对我说道。

“原来***游击队就是指这些信奉***的原教旨教徒,以前以为会是一支正规军。”看着平民武装中,有些人竟然背的是双管猎枪,这帮家伙的日子看样子也不好过。

“克什米尔地区,特别是北方地区的居民,一向不满印军的统治,南部地区也不时发生暴乱,所以很多时候巴基斯坦政府一呼,***游击队便会跟印军拼的头破血流,克什米尔真他妈的是个好地方,政治、宗教推动下军事行动从来就没有停下过,这里就是各国政客们棋子的碰撞地,当然,还是我们佣兵的天堂,哈哈!”野猪凑过来一把搂住我,压的我膀子生疼。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佣兵团接这个任务吗?”我拼命挣脱了野猪的熊抱,他们俄罗斯人这种表达友情的方式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早晨的时候已经过去三波了,不过都是些不知名的小佣兵组织,真正像我们疯狗佣兵团这种,巴基斯坦政府只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雇佣,就像这次的任务一样,他们付不起太高的佣金!”标兵背着手走过来,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一副十足的军人模样,肩膀从来都是直挺挺的,这动作在军队上看没觉得什么,但放在一帮佣兵中就显得格外招眼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