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成祖朱棣首创了中国历史上的“慰安妇”制度

枭龙FC-1 收藏 0 126
导读: 被永乐皇帝罚去“慰安”的女人们 文/赵炎 国人特别是北方人,在骂人的时候,一般常用“他妈的”或者“你老婆的”之类,别人回骂也概莫如是。骂人与回骂,多局限在一个“骂”字上,图个嘴上痛快,真正越界去实践的人却少之又少,如果实践了,则后果很严重。 熟悉中国历史的读者,应该不会不知道宋太宗和南唐李后主的故事,宋太宗就是一个“你老婆的”实践者,李后主的老婆小周后,被他完完全全、亲力亲为地“实践”了个遍。而本文的主人公,明朝的永乐皇帝朱棣,则把“你老婆的”实践无限扩大化:但凡政敌


被永乐皇帝罚去“慰安”的女人们


文/赵炎


国人特别是北方人,在骂人的时候,一般常用“他妈的”或者“你老婆的”之类,别人回骂也概莫如是。骂人与回骂,多局限在一个“骂”字上,图个嘴上痛快,真正越界去实践的人却少之又少,如果实践了,则后果很严重。


熟悉中国历史的读者,应该不会不知道宋太宗和南唐李后主的故事,宋太宗就是一个“你老婆的”实践者,李后主的老婆小周后,被他完完全全、亲力亲为地“实践”了个遍。而本文的主人公,明朝的永乐皇帝朱棣,则把“你老婆的”实践无限扩大化:但凡政敌之妻女,一律送进教坊当“慰安妇”。


发动“靖难之役”的时候,朱棣估计没有骂人,因为他的对手是建文帝,他无法骂。骂“他妈的”,就等于骂自己的嫂子:建文帝的妈,是朱棣大哥朱标的老婆,兄弟感情不错,不能骂;骂“你老婆的”,也不能骂,毕竟建文帝的老婆是朱棣的侄儿媳妇。


朱棣不骂人,并不表示没人骂他,建文帝身边的一帮大臣骂的还是很厉害的。按照朱棣的性格,回骂是一定的,但时机选择应该是在他登上龙椅之后。关于朱棣的回骂,你休想在史书里找到,他是皇帝呀,谁敢写?不过,从朱棣后来把建文帝诸臣的妻女罚去做“慰安妇”的行为来分析,他不光是回骂了,而且骂得很凶,用“咬牙切齿”来形容都不过分。




在《南京法司所记》中有这样的两则记录:“永乐十一年正月十一曰,教坊司于右顺门口奏:齐泰姊及外甥媳妇,又黄子澄妹四个妇人,每一曰一夜,二十馀条汉子看守着,年少的都有身孕,除生子令做小龟子,又有三岁女子,奏请圣旨。奉钦依:由他。不的到长大便是个淫贱材儿!”“铁铉妻杨氏年三十五,送教坊司;茅大芳妻张氏年五十六,送教坊司。张氏病故,教坊司安政于奉天门奏。奉圣旨:吩咐上元县抬出门去,着狗吃了。钦此。”都是以圣旨的形式下达的,也就是说,都是朱棣本人的意见。


鲁迅先生在《病后杂谈》里介绍说:“那时的教坊是怎样的处所?罪人的妻女在那里是并非静候嫖客的,据永乐定法,还要他们‘转营’,这就是每座兵营里都去几天,目的是在使她们为多数男性所凌辱,生出‘小龟子’和‘淫贱材儿’来。”原来如此!


四个女子,一天一夜要让二十个男人折腾,过一阵子还要换地方,继续被折腾,生下孩子还要继续接班,这和“慰安妇”似乎没什么区别。史册上仅仅说齐泰和黄子澄主张削藩,并没写他们如何骂朱棣,这种“你老婆的”实践,在赵炎看来,有些莫须有了。


另一个忠臣铁铉确实骂了朱棣的,而且是“骂不绝口”(《明史》)。从朱棣愤怒到把铁铉一寸一寸地凌迟,然后再投入油锅中煎炸来看,铁铉的骂也是够狠毒的了。所以,朱棣将铁铉的家族全部屠灭的时候,独留下他的三十五岁的妻子和两个女儿,送到“教坊”里当婊子,让一群大兵们代表自己实践去“你老婆的”。


最冤枉的是茅大芳,一介文士而已,根本没有骂人,只是写了一首诗,寄给淮南守将梅殷:“幽燕消息近如何,闻道将军志不磨。纵有火龙翻地轴,莫教铁骑过天河。关中事业萧丞相,塞上功勋马伏波。老我不才无补报,西风一度一悲歌。”希望梅殷像汉丞相萧何、伏波将军马援那样建功立业,凭淮河之险阻遏燕兵南下。连累五十六岁的老妻也被朱棣罚做“慰安妇”,死了都不安生,钦命:“着狗吃了”。


有名气的“罪臣”,史书一般都会写下来,妻女做“慰安妇”的,也会做个交代;那些默默无名的,史书就不会客气了,一组数字罗列了事:朱棣即位后,杀戮、清洗用了十一年的时间,第一批榜示的“奸臣”有四十四人,方孝孺一案即杀死八百七十三人,胡闰一案弃市二百一十七人,坐累死者数千人,被籍没者数百家。所谓“籍没”,代表的意思是,男子世世代代为奴,女子世世代代为娼(你老婆的),永不翻身。


由于朱棣的极力实践,建文忠臣的妇和女们结局都很惨,以士人之女、名门之后而沦为下贱,那下场要比一般家庭的女子更难承受,她们成为各类男人的性奴隶的结局是无法避免的。唯一载于史册、幸免被玷污的女子,是胡闰的四岁女儿,她被发配于功臣家,渐渐长大,很明大义,每天用灶灰涂脏自己的脸,居然以此维持了清白之身,让朱棣的“你老婆的”实践泡汤了。赵炎认为,这个女子创造了历史奇迹。


朱棣死后,他儿子仁宗即位,当年立即下诏:“建文诸臣家属在教坊司、锦衣卫、浣衣局及习匠、功臣家为奴者,悉宥为民。”这仁政行得太晚,建文诸臣的妻女已经受了二十年的非人凌辱,死的死,老的老,活着的利用价值也不大了,而这时生下的“小龟子”和“淫贱材儿”都已不知多少了,正好继续做“慰安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