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男童天桥下拴养长大 母亲患病父亲蹬车养家[图]

男童拴在桥洞下已经一年多。

深圳晚报记者易芬摄影报道两岁多的健康男童,腰间一根结实的红绳子捆了几圈,绳子另外一端系在其偏瘫的母亲腰间,他的活动范围就被限制在离他母亲五六米的范围内。他的母亲,因为偏瘫,一直呆在家里——天桥下。这一幕,在布吉布李路中心天桥下,已经“定格”了一年多时间。

1

天桥下的“家”

充满难闻屎尿气味

宽约4米的天桥紧靠着铁路的围墙,两侧能挡风雨,周围到处堆满废品,天桥下一张简易的帐篷床就是一家三口的落脚处。

天桥下,一股屎尿的味道难闻,地上一个看不出颜色的垫子,一堆杂乱的衣服,旁边一个被丢弃的沙发和椅子。角落里,还有煮饭的煤炉和锅。“呜——”桥旁的火车道上突然传来刺耳的鸣叫,火车经过时和桥产生了共振。这个“家”,简陋到极限。

两岁的男童头发上打了个结,脸色黝黑,身上的衣服灰尘扑扑。走出天桥下,他对着经过的人天真地笑,有好心人给了他一瓶饮料,他贪婪地吸着。一只黄色的瘦猫,是他的玩伴,另外他有一把捡来的玩具手枪。

年仅19岁的田桂春是男童唐奥运的母亲,她躺在地面的床垫上,粗粗的红绳一头系在她身上,一头系在小奥运身上。她看着来采访的记者,有时候说些表达不清晰的话,有时候在笑,但不知在笑些什么。

两岁男童天桥下拴养长大 母亲患病父亲蹬车养家[图]

男童睡觉时仍被绳子拴着,连小猫都不如。

2

生于2008年8月8日

男童取名唐奥运

昨日中午,这个“天桥下的家”的男主人唐洪军踩着拉客的三轮车回来了。老唐身上有件皮衣,只是许多部位已有缺口,明显太短又窄。脚上一双脏兮兮的黑鞋子,没有穿袜子。

他告诉记者,2007年时他在一家工厂打工,经厂里工友介绍,认识了当时16岁的田桂春。婚后唐洪军才发现,原来妻子患有癫痫病,每晚都会发作。老唐坦承对自己仓促的婚姻感到有点后悔,但认为既然结了婚,就不能随便抛下妻子不管。2007年底田桂春怀孕了,产前几个月老唐将她送回安徽老家待产,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日这天,田桂春在当地医院生下儿子,老唐当即给儿子取名叫唐奥运,以此纪念儿子特别的出生时间。

2008年9月份老唐将妻子和儿子接回深圳,几天后发现田桂春双脚无法站立和走动,只能长时间坐躺着,到医院后医生也无法诊断出她到底得了什么病。由于妻子行动不便,无法照顾孩子,老唐不得不辞去厂里的工作,照顾生病的妻子和一个多月的儿子。白天老唐就背着儿子到外面捡垃圾卖废品,维持一家三口的生活。由于田桂春走不动,吃喝拉撒全在床上,弄得屋子臭气熏天,房东见状便将一家三口撵走。老唐拖着偏瘫的妻子,抱着年幼的儿子到处找房子,但没人将房子租给他,最后只好在天桥下安了家。

3

对儿子的未来

父亲说从没想过

“我这衣服都是捡的。”老唐并不讳言,“我们的衣服都是捡的,有些是好心人送的。”问起他每天的行程,“每天五六点我就出去拉客,这三轮车是借了600块钱买的,每天赚个几十元钱。我们穷,但要有志气。”他骑三轮车拉客后,早出晚归,每天中途回来五六次,看看儿子妻子。每顿两餐,买些包子、油条给妻儿果腹。“儿子小时候我背着他去捡废品,现在开三轮车不能带他,他又能到处跑,怕他跑丢了,所以找了根绳子,一头拴在偏瘫的妻子的身上,一头拴在儿子身上。”男童奥运被绳子系着养的初衷很简单。

由于城管交待不能在天桥下生火做饭,老唐每天只能打两份快餐,妻子吃不完再由自己和儿子吃,由于没有热水,一家三口已经一年多没有喝过热水和洗过澡。老唐告诉记者,他们每天就吃一些馒头和快餐,从没洗过澡,没喝过热水,但眼前的小奥运除了全身脏了点外,长得很皮实,生长发育一点不逊色于同龄小朋友。在这样的坏境长大,小奥运从没有过大病小痛,这对老唐是种安慰。

老唐称,妻子原来只有癫痫,在老家生完孩子之后发现脚也不能走了,经常吃药也没见好。”药从哪里来?“在批发部买的便宜货,一星期一大包。”他说,天桥下的家也曾经被清理过,他们被带到过救助站,在救助站呆了几天之后,不习惯,又回到天桥下的家。老唐说,他的愿望是治好妻子的病,而对孩子的未来,他从来就没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