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卫队出击 第三章 殷勤蓄电造风雷 第十二节 中央陆军学校

朱凯明 收藏 1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size][/URL] 南京黄埔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自民国17年(1928年)起,南京国民政府在原清朝陆军学校的旧址基础上,投巨资翻新扩建,终成一处规模庞大的以西式建筑为主调的现代建筑群。共有西式平房62幢,西式洋楼17幢,房间1075间。有可容纳数千人的新型大礼堂、教学大楼、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2.html


南京黄埔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自民国17年(1928年)起,南京国民政府在原清朝陆军学校的旧址基础上,投巨资翻新扩建,终成一处规模庞大的以西式建筑为主调的现代建筑群。共有西式平房62幢,西式洋楼17幢,房间1075间。有可容纳数千人的新型大礼堂、教学大楼、图书馆、体育馆、劈刺房、工字堂宴会厅、俱乐部、全国唯一的冬季保温的室内游泳馆等代表性建筑。整座建筑群在紫金山侧太平门内,与明故宫遗址遥对。这处占地极广、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就是时下中国赫赫有名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其前身就是享誉中外的黄埔军校。

军校分校本部、炮标、马标、小营、老五团等几个部分,其中校本部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同院,两单位分门进出。在两单位之间,是一处并不起眼儿,也不华丽的灰色建筑,这处普通的建筑却因其主人而带有神秘森严的色彩,它就是中国第一家庭的南京官邸。

民国21年(1932年)9月10日。星期六。

位于校本部西侧的小营,军校教导总队的门岗卫兵伸手拦下了一个车队,五辆福特轻卡军车整齐的停靠在小营正门旁。待到卫值的军官验过通行牒件后,忙挥手示意总队卫兵开门放行。看着一行车队鱼贯驶入小营,当值的军官小声的嘟囔道:“操,老子新学员兵蛋子见多了,还没见过新生入学这么牛逼的,上个学报个到还整了个车队,他奶奶的,还是军政部的车队,好神气啊。”

中央军校的教导总队是一个集步、炮、骑、工、通为一体的独立混成团,德械装备,制式精良,仗恃在天子脚下,俨如御林军一般,平时个个鼻孔朝天,自觉高人一等,时间久了,集体养成了习惯性的优越心理。具有这种心理的人或集体,往往最见不得的是比自己还牛气的。不过这一次,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学校里来了一群自我感觉比他们还好,天生就是鼻孔朝天长的,神气得气死人的一帮小牛人。

要说这何应钦的办事效率还真够沙棱儿的。与熊步云筹划商榷完毕后,略一思索,即刻向蒋委员长做了下一步的工作“汇报”。中国目前这位大当家的有个习惯,但凡重要的岗位,他都要兼职一把手,以示重视,再配置上一两个感恩戴德的属下具体承办工作,这样国府中重要部门的实际负责人,有事儿就可以向他这个单位的直属一把手直接汇报了,似乎看起来减少了中间环节,还可让下属有机会直达天听,便于他监管察听。最多时兼职了上百种大大小小的官职,光重要的官职就多达二三十个,这在从古至今的中国历代执政者中,尚无人出其右者,绝对是记录的创立者和保持者。

蒋委员长不仅身兼陆军学校校长,还在四月份的中央常务会上正式兼职了中国童子军总会会长一职(何应钦任副会长兼总司令)。何应钦深晓规矩,啥事儿事先跟领导打声招呼,这是官场上最保险的做事程序,事后出了事不犯忌讳。

当然何应钦的汇报是很讲究的,汇报说拟从全国童子军中招募一小批适龄的品学体劳兼优的学生,选送陆军学校,通过考试后,定点代培学习三年,毕业后充实到军政部各个厅署处室任职,用三民主义的新鲜血液带动起朝气的工作氛围,扩建国防事业,通过实践工作为以后战时做人才储备,并通过此事,激励全国童子军从军报国之志。略略一听,才百十来人的人事计划,根本是小痒无疾,委员长龙心甚悦,首肯通过。

获蒋批准后,何应钦基本就放开了。即刻给军校教育长张治中将军做了工作指示安排。要说蒋介石手下的骄兵悍将真不少,但真正让他省心睡踏实觉的将领屈指可数,何、张二人就是其中的两个。张治中在国民党中属于以政治智慧丰富、避疑闪嫌能力非凡而见长。其实,生逢乱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在所属的政治利益集团里保命谋职固位的智慧和谋略。张治中的智谋是专职司教育或羽翼中枢,不染指军权,不惹人眼嫉,不陷入派系纷争。就如刚刚结束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何应钦奉蒋令临时为张治中编制的第五军,下辖第87师、88师及军校教导总队,这些可都是中央军精锐嫡系啊,多少人眼红军长一职,那简直是一步登天啊。可战后张治中将军却主动上交兵符,自卸军长一职,要求回军校继续当教育长,颇具故将之风。但谁又知道,此举有多少落寞无奈和乱世中的生存智慧呢?

与张治中的和光同尘殊途同归的是,何应钦自蒋介石第一次下野时产生怨隙,被复职后的蒋介石褫夺兵权以示警告后,意气风发的何应钦便洞悉了藏锋蓄志的门径,开始在官场低调做事,手不再染指兵权。这两位军中高僚锋机内敛,和光同尘,免除了蒋介石的疑忌之心,故能一路风顺,倚为股肱臂膀。只是张治中为人处世机变圆通,留有余地,在各种复杂的政治关系中左右逢源,保持中立倾向;而何应钦则是一根筋,选择一条路后,自顾走到头。

其实纷纭复杂的民国史,从人既是史的狭隘角度讲,无非是这些众多的高层人物的性格、品德、智慧在做事上的折射结果而已。

张治中自接到老上级何应钦的工作指示后,立刻着手安排。陆军学校是三年制,其中第一年是入伍期,也叫预科班,就是补习基础文化课,课程主要是数学、物理、化学和外语(外语分英、法、德、意、日、俄六种,一直学到毕业),是为后两年学习军事课打基础的。生性认真严谨的张治中其实和与他同岁的何应钦一样,做事让上上下下甚少能说出闲话来。进军校没问题,蒋公和敬公都同意的事,谁敢说不字,但得摸摸底儿,看看这帮孩子们的文化基础怎么样,心里好有个准备和预案。谁成想,出了一套入伍期新生入学试卷,结果同辉书院的童子军们全体优秀通过,那样子轻松加愉快。张治中不信邪,叫人又出了一套入伍期毕业试卷,结果竟然又是全体优秀通过。尤其是外语,每人的日、俄口语叽哩哇啦,那叫一个熟练啊。更叫他吃惊的是,这帮孩子们的基础军事知识和科目的掌握程度,已经远远不是童子军这个级数了。

张治中吃不准了,忙将情况汇报给老长官何应钦,何应钦第二天指示到,代培三年不变,第一年越过预科班,直接进行军事课程学习,时间压缩为一年半,剩下的一年半将由德国特聘教官执教特训。张治中也没多问,他知道不该知道的,别多打听,犯忌讳。遂安排步、骑、炮、工、交各科抽调教员,专职负责这个特别期的学员学习(陆校第九期是1931年5月入学,第十期是1933年七月和八月分两队入学,1932年未招生,只有这个特别期)。此外还应何应钦的要求,加派政治训育员和德语、英语教员编入了特别期教官组。


—————————————————————————————————————

“嘟——”五辆军卡整齐的停在小营的东侧营房前。领队的军官跳下车,吹响了军哨。

“呼”,军卡后厢的绿色苫布一齐向上翻起,从车上快速跳下几十个新兵,从落地的速度、姿势和声音看,一个个身手矫健敏捷,训练有素。一个中队的童子军成两列纵队,瞬间列队完毕。队列前一名少校,四名尉官,神情肃然,军姿挺拔。

何应钦对委培的这支未来特战队是真上心了,优异的文化课已经让他领教了熊步云和鲍里斯这些年下的苦功,至于艰苦的国术搏击训练和少年武备军校的基础军事知识养成,更是让他感觉如获至宝。为了使这帮孩子们尽快适应军校生活,尽早完成从童子军、少年军到真正军人的转变,特从军政部陆军署调出五个军事素质过硬的军官,配合学校的教学,入校做这支委培特别期班的监护辅导。因为按照学校惯例,这支39人的学员队,仅够区队的编制,需从上期的老学员中抽调优秀生任区队长和班长。何应钦不想让外人知晓太多这支队伍的事情,就用军政部的人来临时充任,他也不想想,用少校和尉官来暂时代理区队长和班长,这规格可够高的。

“吖嗬,哪来的一群童子鸡呀,还整得像模像样的,毛都长齐了吗?哈哈哈。”一个放荡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引来了一阵放肆的哄笑。自打车队进院,西面营房里就溜达出来三三两两看热闹的。这帮人可不一般。

军校有一个高等教育班,专门招收全国各部队的中下级军官,尤以中级校官居多,轮流入训,半年毕业。这些人都在军阀混战时期,南征北战打过仗,死人堆里骨碌过,个顶个老兵油子出身,他们对于上军校回锅儿念书,抵触情绪大,行动散漫,纪律松懈,住兵房象住旅馆,逃课旷课家常便饭,还常常在学校惹是生非。有一次高级班集体罢课闹事,校方出面解决,这帮兵油子软硬不吃,横竖不行,把张治中都气得回老家安徽巢县躲避养病去了,后来还是蒋介石出面摆平了风潮。于是学校把每期的高级班中不安分的一部分人另编为宪警班,组织关系脱离学校,成为独立的一个单位。宪警班臭名远扬,没有人愿意跟他们住一个营区,所以偌大的小营显得空荡荡的。

当初关于特期班的住宿问题,张治中征询过何应钦的意见,打算把他们安排在炮标营区。哪知熊步云听说小营的情况后,坚决建议改在小营学习训练,理由是营区人少,少干扰,至于宪警班,熊步云只撇撇嘴,告诉有些担心的何应钦,咱们是在培养未来的特种战士,将来他们是要投放到特殊战场上的,很多突发事件需要他们自己决断,哪能事事请示呢?不具备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还叫特种战士?这点小事都摆不平,还当什么特种突击队员,你只需要做好擦屁股的事就行了,听得何应钦心里直突突,总感觉上了熊步云的一个大当,怎么琢磨怎么感觉像是代培了一群狼崽子呢?

这一期的宪警班里大部分都是有家庭或军方背景的,其中以唐孝斌为首的四五个刺头最为猖狂。这小子仰仗老家亲戚唐生智和中原大战时打过几场恶仗,从上军校那天起,就没正经上过课,吃喝嫖赌,夜不归营,兵棍恶相十足。此刻,唐孝斌叼着根烟,光着膀子披着上衣,嘴里不干不净,眼睛却在梁小蕙那一队女队员身上瞄来瞄去,样子色淫淫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哎呀,还有女兵,小模样挺俊啊,不知道开没开包啊,啧啧,穿上丘八服有点糟蹋了。”又是一阵哄然浪笑。

他奶奶的,一众兄弟怒火万丈,憋得脑门上的青筋嘣嘣直跳,都侧目瞅着队首的老大熊再峰,见老大面沉泰山,纹丝没动,便都压下火,目不斜视,昂首肃立。领队的少校皱了皱眉头,一摆手,四个尉官各领一小队进了营房。那几个“兵衙内”盯着女队员的身影,流里流气的吹着口哨,浑然没把少校放在眼里。

“老大,这帮孙子太他妈的嚣张了,**他大爷的,竟敢当着咱哥们的面调戏咱姊妹儿,咋办他?”前脚刚进了营房宿舍,胡硕他们几个就聚在熊再峰的房间,等着熊再峰发话。打小长这么大,啥时候受过这窝囊气,一个个眼睛里冒着火星子,全然没考虑身在何处,也没考虑对方的军阶、年龄和实力。

正在握拳运气发着狠话的时候,少校领着几个尉官走了进来。对刚才的事儿,几个人的脸上挂着尴尬和气愤的表情。熊再峰见状,脸一沉,厉声说道:“都吃错药了?忘了今天二叔和鲍里斯校长送我们的时候说啥了?今天是我们第一天报道,按照学校规定,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不许惹事,你们都回到各队,听从代理区队长和班长的指示安排,谁也别给我整事儿,听见没有?”

“是。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众兄弟齐声答道。少校和几个尉官见了,暗暗称奇,看不出来,这支队伍自成体系,这个姓熊的不是一般二般战士啊。

这时梁小蕙推门进来,见代理区队长他们在屋里,便没有吱声,只是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众兄弟刚想迈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

“区队长,入山守山规,进庙遵庙法,我们今天第一天来,一定听从指挥,遵守校规。只是外面的那些人是干什么的?怎么看着不像是学生呢?”熊再峰客客气气的跟军政部的几个长官攀谈起来,态度很是恭敬。少校那几个人都是在社会上混了几年的老兵了,哪还看不出这帮小子谁是头啊,眼见何长官这般重视他们,心中早已有了一定的判断。少校开口将这个宪警班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末了,口气恳切的说道:“临行,何长官一再交代,要你们遵守校纪,有事由我们负责向校方沟通。”

“区队长,你想过没有,我们是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入军校学习呀?”

“对啊,既然进了军校,我们就应该认真学习军事知识,认真训练,要对得起长官对我们的栽培。但是——”少校几个人正为熊再峰识大体、明事理而暗自赞叹时,不想熊再峰话锋一转,“但是学习训练是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的,你看在这种环境下,守着这么一个邻居,我们能静心学习吗?能安心训练吗?我们队里的女队员人身安全问题能得到保障吗?”

“这个……我向上边汇报一下,争取给你们换一处营房。”少校的脸色越发尴尬起来。

“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想何长官一定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要知道我们虽然现在是入伍在校的学生了,但我们同时还是军政部的人,我想这是咱们共同的长官何将军给我们出的入学试题。这张试卷,我们答也得答,不答也得答,还得答好,答优秀。”

听完熊再峰的一番话,少校几个面面相觑,心中震惊不已,随即卸下脸上的尴尬之色,正容严肃道:“不错,临来时何长官确是如此告诉我们的,叫我们只负责对你们前期的典范令(即入伍新生第一年的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阵中勤务令,三科简称典范令)进行强化学习,因为你们跳级越过了第一年的入伍期,这课得补上。但何长官还一再关照,要我们只是负责督促你们学习和训练,其他事务由你们自己定夺处理,不要我们替你们做事,也不要我们干涉你们智慧的发挥和自行判断处理事务的自主权。说实话,刚才之前,我还不明白,这西洋的教学方法适不适用在你们身上,现在我多少明白何长官的意图了。你放心,你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做吧,但要跟我提前言语一声。”

“好,多谢区队长坦言相告,我现在就提前通知你,这几天之内,我要把营区扫荡一遍,清理清理学习环境,到时候,请几位长官站得远一点。我想,既然何将军出了题,那他就一定能解题。我们只是学生,打个架斗斗嘴,学校顶多给个处分啥的,不碍事,但如果你们参与进来,那可能就是军法无情了,因为你们是现役军人。”

“嗯,好,我明白了。多谢提醒。不过最好不要用过激行为解决问题。”

“区队长,我们来此学习训练的目的,是为了有一天代表中国走向战场。从今天开始,我们也是中国国防的一员兵了。自己的事情都解决不好,将来谁会敢用你,谁敢在战场上指望你?现在虽说是学习期,应以主业为本,但作为军人,此时一屋不扫,将来何以扫天下?”

“那帮人就是一群军中败类,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再说,他们就半年的学习时间,没剩多少时候了,犯得着冒险吗?”

“我和我的弟兄们有一个脾气,人投我以桃,我报之以李,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但是——人若欺负我,我必牙眼相报,绝不隔夜。我们的战队就是狼性的战队,同态复仇,以暴抗暴,一旦结仇,纵天涯海角,誓杀不悯。今天是第一天,我没有出手,已经是破例了。”熊再峰说完,眼中寒芒一闪,一抹刀锋一般的冷冽杀气倏然敛藏起来。

就这瞬间的杀气外泄,惊得少校几人浑身一震,上过战场的几位军官心里明白,这是杀过人见过血的老兵才有的眼神,操,何长官从哪淘弄来这么一帮野狼崽子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