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兰登猛士 正文 第62章 拯救科少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49.html


1944年5月中旬,杨晓坤听说在缅甸的小鬼子压根就不顾其战术思想陈旧和供应不济的实际情况,头脑发热进攻印东英帕尔,决定让飞龙支队和外国佬部队前去凑份热闹。

5月10日,飞龙支队和外国佬志愿突击队、马特凯恩伞兵突击队的428人,搭乘英制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直飞英帕尔机场。此时守卫在这地方的盟军部队以英印军为主,再加上部分中国驻军和美国航空兵,使得盟军在兵力和装备上都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日军缅甸驻军第15军和33军派出了他们的几个精锐师,就连装甲部队和飞机也大多直接投入了战斗。

当满载华军飞龙支队和外国佬突击队的兰开斯特轰炸机降落在英帕尔机场时,马上就受到了盟军部队的热烈欢迎,其中一个手持汤普森的中国驻印军美械士兵敬礼说道“欢迎你们来到东南亚的凡尔登!”

杨晓坤不但看见了那些使用美械装备的中国新军,还意外地见到了那个英军少校杰拉德,后者高兴地说“现在这里都快要变成日本鬼子的绞肉机了,他们遗留的尸体在丛林里臭得要死。本来我也很想把你请过来,但由于不知道具体的联系方式,所以就想着要作罢呢。”

杨晓坤疑惑地问道“那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人跑过来围观啊?”

杰拉德回答“那是因为驻军很期待咱们的飞机能够在关键时刻送货上门,英帕尔这里是丛林地带,附加消耗肯定比平原作战要大。”

杨晓坤说“难道这次不会有又要让我给你送点什么吧?”

杰拉德立即接过话头“当然了,你今天是主动坐飞机过来的,总要给点表示啊。”

杨晓坤正好随队带了一批多达5吨左右的轻武器和物资,以备不时之需,于是他便顺水推舟送了出去。当天晚上飞龙支队与外国佬部队进入东面的密林,这次他们已经大规模配发了瓦尔特MKB42卡宾枪、SVT38\40半自动步枪、斯登MK2冲锋枪、MG42毁灭者通用机枪、RPZB54大口径火箭筒和FL41AM喷火器。杨晓坤和施瓦茨用ZH29半自动步枪和97式狙击步枪在前面打头阵,猛烈射击对面成群的日本兵。

日军第31师为了在这次战役中取胜,顽固地坚持着他们的极端武士道精神,鬼子们拼命朝着英印军和中国军队的后方补给基地科西马发动密集型的万岁冲锋。

杨晓坤从他的护目镜里,透过密林看到了日军的动作,他不由得骂道“我了个擦,这都过去7年了,丫的还是一成不变啊。”说着他用ZH29半自动步枪击毙了几个冲在前面的鬼子军官,旁边的华军与外国佬士兵们纷纷开始扫射,日本兵在中英联军的夹击下在丛林边上遗尸大片。掷弹兵则用他们的88毫米RPZB54王牌火箭筒攻击日军的垃圾坦克,它们和国民党驻印军装备的战车噩梦的祖宗、美制60毫米巴祖卡同台竞技,取得了很大的战果。

5月15日,杰拉德的英印军和澳大利亚营率先对对面的日军第41和15师发动进攻,紧随其后的是群刚刚到货半个月的美制M4谢尔曼坦克。杨晓坤见美国佬的这玩意还能非常如意地在热带雨林里披荆斩棘,于是不甘落后,也让他的电子报纸放出了采用丛林迷彩的加强型黑豹坦克,从另一个方向对日军阵地展开突击。马特凯恩的德式伞兵突击队与英军空降兵并肩作战,袭击日军的后方补给线,12架兰开斯特与德制He177鹰狮轰炸机则趁机越界攻击了缅甸北部密支那基地。

几天后,日军第15军前线部队开始部分出现断粮的情况,有些士兵也碰上了疟疾、瘴气等疾病和丛林野生动物的捕食。杨晓坤随即出动了大量的特种猎头蟹,其中的灰蟹和巨蟹部队也干掉了不少的鬼子。

施瓦茨看着丛林里不断被击毙的大批日本兵,对杨晓坤说“长官,这日本人的军官从来就不把手下的士兵当人看,还逼迫他们去送死,从某种意义上说,武士道精神也摧残了那些日本人的脑细胞。”

杨晓坤摇摇头说“没办法啊,这都是他们那些狗日的天皇和军阀惹的祸,也就是典型的自讨苦吃。”

5月23日,杨晓坤和施瓦茨的飞龙知道与外国佬志愿兵,在协助英印军和国民党美械部队顶住小鬼子对科西马据点的进攻后,当晚坐飞机离开印东前往滇西。他想到国军的那个朋友胡德明也要发动反攻,于是便决定顺路去看看那里的情况。

此时中国军队新组建的两个美械集团军,按照委座的命令兵分数路渡过怒江,然后逐步向滇西敌占区推进。

胡德明的独立旅被升级成为第58步兵师,但同时他们也是国民党中央军目前少数仅存的成建制德械部队(作为代表的东西只剩下中正式毛瑟98K步枪、驳壳枪和M35钢盔)之一。初期由于希特勒在关键时刻出尔反尔,使得淞沪会战以来中央军德械师长期供应吃紧,最后士兵们除了头顶上戴着的钢盔和身上穿着的军服以外,现在还剩下的部分国军德械师在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

1943年,国军在大后方的地面部队开始统一进行美械化升级,士兵们从头到脚全副武装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货,这其中包括M1钢盔、暗黄色夹克式军服、高质量的胶鞋,还有各种先进的自动武器。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中央军高层对于目前还处于编制内的极少数德械部队(主要代表是第71军的第87、88和36师这3个早在抗战期间就属于骨干力量的德械师),进行了适当的保留处理。而胡德明的独立旅在云南升级成师的时候,也被当作受到照顾的对象。其具体做法是保留其原来的M35钢盔、中正式毛瑟和莫辛纳甘步枪、苏制装甲汽车和82毫米迫击炮,同时补充一定数量的美式装备,例如勃朗宁系列机枪、汤普森冲锋枪、巴祖卡火箭筒、57毫米反坦克炮、威利斯吉普与M3半履带车,使其成为半美械部队。

杨晓坤的飞龙支队在与胡德明的国军第58师会合后,出动装甲机械兵部队西进,然后协同第71军进攻日军重兵把守的龙陵与芒市。

飞龙支队与外国佬支援突击队的家伙们再度发挥了德式88毫米RPZB54火箭筒、瓦尔特MKB42卡宾枪和MG34A2与MG42毁灭者通用机枪在巷战中的威力,协助友军占领在龙陵的日军数个外围据点。杨晓坤的5号黑豹坦克也用75毫米炮压制日军的47毫米1式反坦克炮阵地和92式重机枪,为胡德明的国军部队提供直射火力支援,并击毙了400多日军,帮忙取得了滇西反攻的初步胜利。

1944年6月6日,百万英美盟军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展开全面登陆行动,从此打响了收复西欧的德占区的枪声。杨晓坤的老同学科莱特的侦察营,在那里被编入德军第352步兵师序列,而该师所在的奥马哈海滩,更是成为MG42毁灭者通用机枪对美国佬的屠宰场。

科莱特少校和他的反纳粹侦察营士兵们呆在距离奥马哈15公里的侧后区域,他们实在是不忍心看到被血水染红的海滩,以及大量美国佬的尸体,他随即下达了“机枪只允许射击在半空中活动的敌人飞机和降落伞”的命令。第二天科莱特又跑到德军第352步兵师指挥部,以手下的官兵们在精神方面无法忍受这场屠杀为理由,独自撤离诺曼底。随后他们又冒着被盟军空中打击和伞兵突袭的危险形势,带着侦察营从卡昂坐火车经巴黎回到了柏林。

与此同时,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滇西战场,日军因为从缅甸北部调来了大批援军,使得中国军队攻击龙陵、芒市的行动严重受阻。国军第71军仅存的3个“德械师”伤亡较大,军长宋希濂的副官找到了胡德明的独立第58师,请求其再次从侧翼发起攻击。

杨晓坤的飞龙支队与施瓦茨的外国佬志愿突击队,搭乘黑豹坦克和SKZ250装甲车刚刚从龙陵前线返回,正准备进行休整。

忽然副官认出了杨晓坤,就说“你不就是当年教导总队选送到德国的那个人吗?我可是你的老教官啊。”

杨晓坤抬头一看,不由得激动地指点说“哎哟,我还差点忘了,你就是当年给老子买了张汉莎航空飞机票的老曹啊。”

老曹现在是宋希濂的上校副官兼后勤管理员,时年44岁,正处于春风得意之时。他把杨晓坤拉到一旁说道“当年要不是我给你填了张报表和飞机票,还轮不到你小子去柏林呢,也许到时候就有可能是你哥哥了。你看看现在咱们的队伍比7年前要厉害多了,有美国佬的飞机大炮撑腰,小鬼子肯定猖狂不了多久。还有就是71军的这三个德械师是军政部特别要求保下来的,主要还是因为淞沪抗战的光荣传统,呵呵。”

接着他又把声音压低了些“其实我和那条金枪鱼以前是老朋友,在你回上海之时我就特别让他留意你,毕竟国共合作了,我也算是为他们做点好事吧。”

杨晓坤这才明白,原来金枪鱼和老曹当初是在暗中一块安排,把他送到共产党的游击队里面去的。而现在那支游击队,已经在鲁东战区成长为精锐的双龙联合军,这便是杨晓坤到了那里以后所作出的最大的贡献。

老曹对杨晓坤说“你也不要为我们当年替你选择出路而感到后悔,我已经收到了那边的来信,也听过你的狙击战打得不错。要不今天你就帮下教官,把龙陵的鬼子阵地给炸平吧,我知道你可以调用那些东西,而且这次就算是伤及平民百姓也在所不惜。”

杨晓坤为了搞清楚龙陵和芒市内部的具体情况,决定亲自化为幽灵进行侦察。当最终确认两地的平民百姓在战役开始后纷纷撤到没有多少日军的郊区后,便同意按照老教官的请求,动用卡尔超级迫击炮和兰开斯特轰炸机猛攻龙陵和芒市的日军防御据点。

7月7日是全面抗战爆发纪念日,中国军队自缅北密支那到滇西的芒市龙陵、松山等地同时发起大规模进攻。杨晓坤的黑豹坦克打头带领飞龙支队与施瓦茨的外国佬志愿突击队,配合国军第71军与胡德明的58师打进郊区,歼灭了日军第2师的两个团5000余人,从而使该师在瓜岛作战之后再遭华军的报复。

但杨晓坤的部队也已经是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了,当天他就命令部队搭乘轰炸机空运回到龙王基地休整,同时临走前还为他的老教官留下了24门德制150毫米榴弹炮,算是对国军中央军到目前为止还在继续作战的剩余德械师表达自己的敬意。

没过多久,杨晓坤接到来自德国老同学科莱特自柏林发来的密电,称他和他舅舅罗斯特将军所在的陆军军官团已经准备在近期启动瓦尔基里计划,把他们那天理不容的小胡子元首给送进地狱。杨晓坤虽然明白自己跟德国方面根本就没啥实际联系,按理说应该不用插手,但他出于对以前一起在国防军勃兰登堡部队学习的特殊友谊,还是决定冒险去帮一把。

7月15日这天,一架涂有巨型纳粹万字标志的英制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从中国渤海龙王基地秘密飞往德国柏林的滕伯尔霍夫机场降落。身穿德国国防军上尉军衔的M41橄榄绿军服、佩戴护目镜和野战帽的杨晓坤,在空军少尉马特凯恩与SS党卫队突击小队长施瓦茨的与乌尔班NPC士兵陪同下走过停机坪。

杨晓坤他们碰到了那位在北非见过的德军上尉,在说明了具体的来意后,这个德国人便热情地招来了奔驰车,将他们送到了位于本德勒街的国防军陆军总参谋部。

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反纳粹的德军将领和校官,从他们急促的对话中,杨晓坤得到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们派出了担任炸弹人的施陶芬博格上校。今天希特勒在东普鲁士的拉斯滕堡狼穴指挥部,与国防军的直系高级将领商讨有关如何应对西线盟军大举入侵法国的问题。

那个德军上尉将这些来自中国的特殊客人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杨晓坤的老同学科莱特少校、两个将军与3个尉官在那里讨论着,上尉踏下脚并敬礼说道“长官,你们有客人来了。”说完他转身出去并关上了门。

科莱特大吃一惊“我的天啊,现在柏林太危险了,兄弟你还是回渤海去吧。”

杨晓坤不慌不忙地说“你们不是要准备干掉希特勒吗?咱们怎么就不能来观战啊。”科莱特听了这话,摆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一个白头发的德国将军问道“这个上尉是谁啊?”

科莱特向那个将军介绍说“舅舅,他就是我经常提到的那个中国同学。”

将军仔细地看了看眼前身穿橄榄绿军服的“德军”上尉,不由得点点头说“嗯,你算是交对朋友了。那位中国朋友请坐吧,我们知道你们还有点合作的关系,对了,我就是他的舅舅罗斯特,负责最高统帅部和总参谋部的机要联络。”说着他让副官给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端上几杯浓茶。

那群反纳粹的德军军官们此时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企图在施陶芬博格爆破成功后,立即逮捕在柏林的纳粹高级官员,并解除SS党卫队的武装。杨晓坤心想他们这计划从表面上看还是挺周密的,就是那该死的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和帝国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可能会出现问题。一旦这些反纳粹的将领们在行动中有个闪失,那可就得赔上他们的身家性命,毕竟SS党卫队的心狠手辣谁都清楚。

杨晓坤让施瓦茨、马特凯恩和乌尔班NPC守在司令部的外面,他们与陆军的士兵们在门口聊天,并大概了解到部分有关于策划政变的情况。

这天晚上,独眼龙施陶芬博格上校在东普鲁士的狼穴无功而返回柏林,戴眼镜的军政部长官奥布里奇将军和退役大将贝克得知希特勒在五天后还要再次开会,就决定的7月20日正式对纳粹党的那群家伙们下手。

科莱特少校向杨晓坤介绍说“这个施陶芬博格上校,在北非战场因为英国人的空袭而身负重伤,被打断了几根手指头,狗眼也瞎了一只。但他还身残志坚,想要为德国做点比较实在的好事,所以自愿担当执行爆破任务。”

杨晓坤问道“这倒是个很不错的上校啊。你的直属部队在什么地方?”

科莱特说“就在柏林的玉特堡火车站,那里也有很多党卫军的人,一旦得到消息,他们马上就可以解除那些家伙的武装。”

杨晓坤想了想说“解除党卫队的武装倒是容易,可万一元首和希姆莱都没死该怎么办?”

科莱特想了想回答“这……我们还没想过出现意外的预案。”

杨晓坤说“这就不对了,不过我在这里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要不你叫人到郊区找片很大的空地,其他的就由我和副官处理。”

科莱特立即命令他侦察营的部分士兵到柏林南郊找了个合适的空地,然后进行严密封锁,但他并不理解这个中国老朋友的意思。

杨晓坤带着马特凯恩赶往那里,悄悄地让电子报纸放出了大量的兰开斯特轰炸机,然后杨晓坤向科莱特说道“我估计元首可能命大炸不死,所以提前为你们准备好退路,你想想如果行动失败了,希姆莱和戈培尔一定会先拿你们这些人开刀。”

科莱特这才恍然大悟,于是命令他的侦察营士兵们“你们在得到不利的消息后,无论如何都要登机撤离柏林,然后向中国飞去。”

杨晓坤气坏了“我今天只不过是来帮忙把你拉出柏林,没想到你居然想去中国战场,我可带不了这么多人啊。”

科莱特点点头说“放心吧,兄弟你在渤海的那个世外桃源我还不知道?地下兵营里能容纳3000多人啊,你还说养活不了吗?”

杨晓坤见这个老同学态度坚决,心想现在局势紧张,自己也就干脆好人做到底,于是说道“那好吧,不过你们到了那里以后千万别给老子惹出什么麻烦,否则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科莱特说“放心吧,我们到了那里以后绝对会服从您的安排,呵呵。”

7月20日,施陶芬博格上校在东普鲁士的元首狼穴终于引爆了炸弹,德国陆军反纳粹军官团立即启动瓦尔基里计划。杨晓坤从护目镜里看到了狼穴内部的即时画面,发现装有炸弹的公文包被一个不明真相的将军移位,元首希特勒只是被部分破片给炸成轻伤,国防军总参谋长凯特尔陆军元帅更是毫发未损,而实际靠近公文包的几个将军却成了替死鬼。

科莱特就在杨晓坤的旁边跟着看电子报纸,他在看到爆炸现场的图像后,沮丧地拍拍头说“完了完了,这下行动算是彻底废了。”

他们两个随即派人跑回本德勒街,把科莱特的舅舅罗斯特和其他几个将军带出来,留在玉特堡车站的两个侦察连也很快就被取消了缴械任务,侦察营的所有人员和装备全部都到柏林南郊的临时机场集中,然后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兰开斯特重型轰炸机“逃命”。

结果科莱特少校连同他的侦察营,就这样被杨晓坤这个老同学从柏林给成功地“拯救”出来,直接送往中国渤海的龙王基地。而科莱特的舅舅罗斯特和其他几位将军则被送到了中立国瑞典,从而逃避了希姆莱SS党卫队的疯狂报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